《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心尖宠 》飞翼

第155章 番外五

第一次知道郑国公府大姑娘, 是在他很年少的时候。

被幽禁在冷宫之中,每天都只能仰头看着那四四方方的窄窄的天地。

外面春寒料峭,依旧很冷。

冷宫被他的皇祖父封锁, 就连棉衣都成了奢侈。

他的身体不好,早年受了寒, 总是病恹恹的。

冷宫里只有一件棉衣。

说是贵妃心善,赏给他们一家的。

他们一家好几口,贵妃却只给了一件棉衣, 恶意透过了这件棉衣传递到了每个人的心里。

她想看他们挣扎,争抢, 反目成仇, 自己一家子败坏,然后看他们可怜的笑话。

可是棉衣是没有罪过的,哪怕只有一件, 只暖一个人也是好的。

他们依然愿意接受。

父亲把棉衣给了母亲, 母亲微笑着披在他妹妹的身上。

他小小一团却十分泼辣厉害的的妹妹蹲在地上挑剔了那棉衣好久, 说是不漂亮,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说道,“我这样如花似玉的姑娘,怎么传这么一件破棉袄!丢人死了!”她嫌弃地把棉衣丢在他这个做大哥的怀里,跑开了,高高兴兴地抱着他的母亲取暖去了。

他身为长兄, 怎么能叫弟弟妹妹冻着, 就递给了他的弟弟。

可是弟弟却阴郁地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一脸恨不能嫌弃地把棉衣踩上一脚的样子。

他把棉衣还给他体弱多病的父亲母亲。母亲最后把它给了哭哭啼啼又哭着说怕冷的罗氏。

他的父亲母亲抱在一起取暖,笑眯眯地看着他,把哼了两声的弟弟妹妹都抱在一起。

漫长的寒冷的冬天,他们就这样彼此依偎着度过。

如今天气暖和了一些,他出来散散心,透过冷宫的门缝里仿佛映照出了冷宫外春天的花朵。

仿佛冬天就快要过去了。

天气也会春暖花开吧。

可是这一年的温暖来得格外慢。

他沉默地坐在门口,仰头看着还残留着积雪的冷宫,却突然,从冷宫厚重的门外传来了女孩子的叫声。

“郑大妹妹,你怎么来了这儿!”

这样清脆妩媚的女孩子的声音,叫他感觉到有些奇怪。

他动了动,从冷宫的门缝里看过去,却见是华美的裙边在远远的地方荡漾出了美妙的弧度,还带着少女的娇媚的香气。那女孩儿匆匆地走过来叫了这一声,又是好久的沉默并未回应之后,才有一个年少的小姑娘温和的声音说道,“我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是了,打从他的皇祖父开始宠爱贵妃,他的祖母虽然身为皇后,却被转到了这样冷僻的,与冷宫同路的宫室里来,因他祖母已经失宠,随时都有可能被废去后位,这条路上早就很少有人走动。

无论是来冷宫的人,还是去见他祖母的人,都很少了。

那样沉稳温和的声音,少了几分小丫头特有的柔媚,却叫人心里很舒服。

想到她刚刚的回应,他的目光温和了起来,想要透过门缝去看一看是谁还这样有心,还愿意去拜见他已经失宠的祖母。

可是透过门缝,他却什么都看不到。

只能看到那轻快妩媚的少女的背影。

他第一次觉得这样美好的背影有些碍眼。

那少女却似乎十分惊讶地说道,“去见皇后?可是……今日是贵妃娘娘邀请咱们进宫陪娘娘说话玩耍的呀。这又与皇后有什么关系。”她的声音带着几分轻慢,显然对已经失宠的皇后不以为然。

然而那温和的小姑娘的声音却沉稳地说道,“虽应贵妃娘娘邀请,可这宫中,皇后娘娘才是后宫之主,既然入宫,怎能不先行拜见皇后娘娘。这才是失礼不敬。”她每一次说话的时候,都是那么温和,然而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凛然的威势。

那少女似乎沉默许久,才说道,“可皇后都要被废。这后宫已经是贵妃娘娘的天下了。”

“就算被废,也是陛下元嫡正妻,尊荣不减。”那小姑娘平和地说道,“姐姐要去拜见贵妃娘娘,无可厚非。只是于我郑家,先有皇后,再有贵妃罢了。”

“你!你不怕贵妃娘娘震怒么!”

“我家祖父教导言犹在耳。若只为畏惧陛下与贵妃娘娘震怒,就忘记嫡庶尊卑,忘记体统礼法,那才是家门不幸。”

那小姑娘说了这些话,仿佛是因那少女气急败坏,顿了顿,转身慢慢地走了。

他只能看到那气得浑身发抖的一个背影,许久,才听那声音娇媚的少女唾了一口说道,“说得仿佛自己是个圣人!罢了,等贵妃娘娘生下皇子,我看你们郑国公府这些老顽固是个什么下场!”

郑国公在前朝拦着皇帝不叫皇帝废了皇后,废了太子,还屡次请求皇帝将太子一家从冷宫放出来。背后的女眷竟然还以皇后为尊,不把如今已经在前朝都拥有影响力的贵妃娘娘放在眼里,就算如今郑国公是三朝老臣,皇帝动他不得,可是日后贵妃生下皇子,郑国公府全都没有好下场。

她气势汹汹地走了。

他靠在门口停着那少女的抱怨还有诅咒,微微笑起来,突然觉得,似乎这天也没有那么冷了。

他从没有看见过这个有趣的小姑娘。

可是似乎从这一天,他若是认真的时候,似乎偶尔能听到这样熟悉的脚步声从冷宫外面的小路上走过。

再遇她,就是在他皇祖父即将驾崩的时候。

那时看守宫门的已经是对东宫抱有善意,总是被他妹妹嫌弃却板着脸跟着他妹妹收拾乱摊子的南安侯。

冷宫把守不严,有些与东宫亲近的人家就能时常将一些吃用之物送进来,叫他们过得好过一些。

冷宫的门也敞开,他可以偷偷地叫担心他安危的南安侯陪着出去散散心。

外面的自由的气息叫他觉得很轻松,也很自在。

他站在宫中的小路上,看见从另一侧走过来了一个生得格外端丽沉稳的华商少女。

她并未打扮得花枝招展,可是眉目之间的温和还有端庄却叫人觉得,这应该就是一个十分贤惠的女子。

不知怎么,他的心里突然轻轻一跳,怦然心动。

她从远处走来,他唯恐被人看见,勾着皱眉,嫌弃地要推开他的南安侯躲在了树枝之后,透过了碧绿的树叶看向她,依稀觉得,这从未谋面的姑娘叫人熟悉得很。

“姑娘,贵妃娘娘的话是何意?为何说要将你嫁给太子长子?难道这是在威胁你么?”她身后一个丫鬟见四处无人,压低了声音凝重地问道。

“将我嫁于太子长子,这算什么威胁。”“那女孩子笑了笑,并不在意,停下了脚,看着花园里开得极美的花枝,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那瑰艳的花朵。

“怎么不是威胁。不说东宫不稳,只说太子长子都说,都说身体单薄,还,还子嗣艰难,这不是叫姑娘陪着东宫……”那丫鬟急了,在那女孩子不悦的目光里不敢吭声了,低声说道,“还不是咱们老公爷在前朝总是与贵妃娘娘那样作对,贵妃才会迁怒了姑娘。姑娘,你可是郑国公府的嫡长姑娘,怎么能嫁到东宫去。”她似乎很不愿意叫她嫁到东宫,这女孩子却看着她很久,才缓缓地问道,“贵妃给了你什么好处?”

“什么?”

“我也没有想到,带你进了宫中没几次,你就成了贵妃的人。”见那丫鬟惊慌失措,想要否认却不能的样子,女孩子笑了笑,温和地说道,“想要从你影响我,影响祖父的态度,那绝不可能。你也不必帮贵妃娘娘说那些威胁的话。我郑家满门忠良,从不会因这点小小的威胁就忘记正统,忘记忠君。太子乃是元嫡皇子,又安居储君之位,郑家绝不会背弃东宫。若贵妃娘娘怨恨郑家,将我嫁于太子长子,那也不是威胁,也不是惩罚。太子长子身体单薄,我来照顾就是。至于子嗣……若他一心待我,愿意夫妻互相扶持提携,就算无子,人生也未必不是圆满。我更敬佩东宫上下这些年受到欺压却从未屈服,想必,太子长子也并不会是一个软弱的人。”

“姑娘,我,我……贵妃娘娘她答应我……”

“我不将你发还贵妃。只是日后,你与你的家人也不必留在郑国公府。郑国公府不养吃里扒外之人。”

她的声音温和,却没有大度地原谅。

他站在茂盛的花枝之后,看着那女孩子一张端丽却温和的脸,只觉得那一刻,春暖花开。

那天晚上,他躲在床上舔着笔尖儿,单独给这姑娘开了个单行本,郑重又羞涩地写下她的名字。

郑……大姑娘。

他失落地发现,他还不知她的名字。

她是郑国公府的嫡长孙女,一等一的豪门贵女,正是花期,只怕要求亲的豪族公子不计其数。

可是他呢?困居冷宫,朝不保夕。

或许,他们没有缘分。

就像是那一年冷宫之外灿烂的花枝,近在咫尺,可是却是他无法触及的美好。

当他的皇祖父驾崩,他入主东宫,忙碌后清闲下来他皇祖母问道,“是不是该给你寻一门亲事了?”

他一愣,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那一年,那个端丽温柔的女孩子,站在他不远处的花枝之后,温和地说着那些嫁给他也并不觉得是威胁的话。

他心里生出几分期盼。

“郑国公府的大姑娘……当初经常来给您请安么?”

太后似乎错愕了片刻,看着他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年,郑国公在前朝不答应先帝废后废太子,他们家的女眷也经常来给我请安。”

“风骨之族,令人敬佩。想必教养出来的女子也是如此。”他咳嗽了两声对太后小声说道,“求您帮我偷偷口风,若那姑娘还没有定亲,若她愿意嫁入东宫,那其实那姑娘……”他抬头迎着太后戏谑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爱慕郑国公府大姑娘。”

这样的一句话,不知是从何时开始,或许是那幼年的时候叫他侧目的风骨,也或许是第二面的时候的一见钟情,还是当他能够左右自己的人生,能为她撑开天地,给予她尊荣,他不愿再隐瞒任何人。

若她愿意嫁给他,他愿意付出一生来对她好。

只对她一人好。

她期待夫妻扶持,一心一意,他会给她。

哪怕是他先动了心,可是他愿意等待她,给她自己全部的珍惜喜爱,叫她也能爱上他。

当她嫁入东宫,满目大红,他笑着握住她的手低声说道,“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她抬起眼,明亮的烛光落入她的眼睛,璀璨生辉。

他终于知道她的名字。

阿媛。

曾经不可触及的花枝,终于落在了他的怀中。

飞翼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