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心尖宠 》飞翼

第 23 章

那位大人威胁她的时候多么强势呀。

唐菀都被他威胁到了,那一瞬间,真的觉得自己的婚事要拖延了。

可是明明说好的,她什么时候花光了金子银子,他才会允许赐婚的旨意下来。

没想到赐婚的旨意竟然这么快就到了。

唐菀莫名觉得,此刻那位大人怕是正躺在病榻上气得要昏过去了吧。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因这是皇帝的赐婚,因此唐菀忙起身,且见太夫人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她,她垂了垂眼,掩饰着脸上的欢喜。

长平侯夫人觉得心口憋闷。

就算是这一切都是如了她的心愿安排好的,长平侯夫人的确是想叫唐菀去做清平郡王的这个寡妇,可是当听到这是皇帝赐婚之后,长平侯夫人不由怜惜地看了一眼身边正呆呆地咬着嘴角,露出几分伤心的爱女唐萱,心里还是无比的难过。

唐萱与二皇子是天作之合,可是或许是因为二皇子在婚事上没有听从长辈,也可能是宫中对她的爱女有些误会,不明白她的阿萱其实是一个善良单纯的姑娘,因此直到现在,宫中也没有召见唐萱。

唐菀占了进宫的先机也就算了。

可是皇帝赐婚这样体面的事,却也落在了唐菀的身上。

唐菀与清平郡王的赐婚,算得上是新君登基之后的第一个赐婚。

这样的荣耀风光,只怕满京都都在观望这一次的赐婚,唐菀在这一刻是多么的万众瞩目啊。

可明明第一个得到赐婚的应该是她的女儿才对。

“别难受,不过是要去做寡妇,再风光有什么用。与你和二皇子情谊深厚,日后儿孙满堂全然不能相提并论。不过是个虚名儿罢了。”长平侯夫人垂头忙着安慰唐萱,唐萱急忙仰头对她笑着说道,“我没有难受。母亲,我为二妹妹高兴。二妹妹总算也有人家了,而且还是做郡王妃,有了这样好的前程。看见她婚事这么好,我就放心了。不然因为我和二皇子……我会愧疚得不能安睡的。”

她这样懂事善良,长平侯夫人便忍不住温柔地拍了拍她的手,心里再不心甘情愿,也不得不带着唐萱出来接旨。

等宫中赐婚的旨意被接到了唐家的手中,那过来宣布的內侍还特意走到了唐菀的跟前笑着说道,“太后娘娘今日见了姑娘,等陛下去给太后娘娘请安的时候就对陛下说,姑娘温柔娴静,正直善良,外柔内刚,是个极好的姑娘,堪配清平郡王,因此就命陛下即刻赐婚,免得娘娘惦记着姑娘睡不着觉。”

他也不看唐家人的僵硬的表情,只对脸红得不得了的唐菀说道,“陛下都说,太后娘娘这么多年难得会这么夸奖一个姑娘,夸了这么多的好话,可见姑娘的确是才德出众,因此叫我过来,还赏赐姑娘一柄万花筒,是前朝的贡品,年少的姑娘都会喜欢的。”

“多谢陛下。”

唐菀急忙说道。

其实她上一世在宫中往来,对皇帝并不是不熟悉的。

那是一位性情温和,并且十分和善的人。

不仅善待长辈与妻妾,也善待着唐菀这个清平郡王的**,甚至连当初过继儿子的时候,觊觎清平王府王位,把儿子们送到宫中给唐菀挑选做儿子的皇族无数,唐菀挑选了凤念的时候,本有着巨大的阻力。

因凤念并不是寻常王府幼子,或者没有继承权的皇家子弟,而是一家王府的嫡长子,原配所出,身份尊贵,本该继承那家王府的王爵,却到底因为唐菀的央求,还有凤念自愿,因此皇帝做主才将凤念过继给了她。

想到那些事,唐菀不由眉目越发柔和了。

“姑娘不必客气。陛下说了,若姑娘当真感激,就时常进宫去给太后娘娘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而且大公主也说宫中无趣,想与姑娘时常亲近地说话。”这內侍笑吟吟地说到了这里,目光扫过了脸色阴晴不定的太夫人,便温煦地笑着说道,“陛下还说,能养出二姑娘这样德才兼备的姑娘,府上到底不算是全无优点。”

他这话顿时叫长平侯夫人变了脸色,不由忙勉强笑着问道,“您这是何意?”

难道从前陛下觉得唐家的女儿没有优点么?

那岂不是看不起唐萱。

唐萱再单纯,此刻单薄的身体也已经摇摇欲坠了。

她美丽的面容变得苍白,眼底的泪珠儿不由滚落下来,在脸颊上划出了凄然的痕迹。

她突然抽噎了一声。

那內侍却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堂妹赐婚的大喜事上梨花带雨,此刻泪流满满的唐萱,挑了挑眉尖儿没有说什么,却格外郑重地给唐菀施礼,之后才带着浩浩荡荡的宫中人走了。

不过他才走出了几步,唐菀便急忙对站在一旁的青雾眨了眨眼睛。青雾忍俊不禁,便将刚刚准备好的几个鼓鼓的荷包无声地塞到了这几个皇帝跟前的大內侍的手里低声说道,“知道你们不想要。不过好歹这是二姑娘的大喜事,就当博一个彩头,跟咱们二姑娘一块儿高兴高兴。”

“这是郡王府的银子吧?”內侍嘴角抽搐地低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

“都……在宫里气得吐血了。”那內侍含糊地说道。

青雾不知怎么,嘴角也抽搐了一下,转头看着唐菀懵懂天真的眼睛,小声儿说道,“咱们二姑娘真是辛苦。”她也不说是怎么辛苦,那內侍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了这么一句高深莫测的话,这內侍突然一个激灵,顿时发觉自己说错了话,不由去看青雾的脸色,果然,青雾的脸上已经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这话有些道理。我替我们二姑娘记住了。”

“你不能……”

“多在陛下与皇后娘很跟前说说咱们二姑娘的好话。”

“我怎么敢在陛下与娘娘跟前……”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青雾见这大內侍一脸木然,如幽魂一般走了,这才走过去,对忍不住偷偷开心起来的唐菀低声说道,“姑娘,已经打点好了,这位大人说日后好好在陛下与皇后娘娘跟前给姑娘说好话儿。”

她笑吟吟的,温柔慈爱,唐菀犹豫了一下问道,“会不会为难了这位大人啊?”她自然知道皇帝与皇后的面前有这样的心腹內侍时常说好话是极好的,可是又觉得会为难了人。青雾便笑着说道,“不为难。这位大人难得是个好人,并不勉强。相反,他真心愿意为姑娘说话。”

她一向都是一个温和稳重的人,唐菀两辈子都一心相信她,便忙露出小小的笑容说道,“那就好了。”其实这內侍她上一世见过,对她这郡王妃十分客气,虽然没有笑脸相迎什么的,不过瞧着人也不坏。

唐菀顿时就相信了青雾。

她此刻握着赐婚的旨意,却还是觉得身在云端,有些不敢置信的感觉。

她竟然……这一世这么简单,就这么快地拿到了赐婚的旨意。

之前,她总是担心,总是怕这一世的许多不同叫她的婚事出现变故。

可是好在无论是改变了多少事,唯独没有改变的就是她的婚姻。

她会嫁给清平郡王的灵位,一辈子守着他留下的郡王府,好好地活着,努力长命百岁,看到清平郡王府再一次的昌盛还有繁华。

然后……她愿意再给他求一辈子的佛。

想到这里,唐菀不由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她握紧了这赐婚的旨意,仿佛握住了她的性命。

不……或许与清平郡王的婚姻,是比她的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还要叫她坚持。

想到这里,唐菀不由眼眶酸涩,一滴滴的眼泪落了下来。

上一世的她并没有从一开始就珍惜这场庇护了她一辈子的婚姻。

而这辈子,她希望自己守着他的灵位,养大儿子,好好孝顺太后与皇后,再也不要做上一世那个到了最后才明白要珍惜什么的唐菀了。

她也不要再做上一世那个隐忍了一辈子的唐菀。

她这辈子,就是想仗势欺人,就是想恃宠而骄,先把自己的生活活明白,活高兴了。

“二妹妹。”就在唐菀抓着赐婚的旨意落泪的时候,她的面前缓缓走过来一个梨花带雨,可是脸上却已经露出欢喜微笑的美貌少女。

她走到唐菀的面前,用天真却快活的笑靥对唐菀笑得满面欢喜,恭喜她说道,“恭喜二妹妹能嫁给郡王呢。二妹妹有了这样好的归宿,一跃成为郡王妃,享受无尽的荣光,日后终身有靠,我真为二妹妹感到高兴。而且往后我和二妹妹还能做妯娌,咱们还要做最好的姐妹呀。”

唐菀眼眶泛红,听着这天真却残忍的话,慢慢抬头看着唐萱那张为她仿佛在真心高兴的脸。

她高兴得仿佛唐菀不是去做寡妇的样子。

看着唐萱这样笑着祝贺她,还口口声声还要与她做好姐妹,唐菀突然笑了笑,一手握紧了手里的圣旨,另一只手霍然抬起,劈手给了唐萱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忍你很久了。”

她一巴掌把唐萱抽得踉跄着摔倒在地上,看着她脸颊涨红,突然觉得心里无比地痛快。

她想这样做很久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