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心尖宠 》飞翼

第 14 章

唐菀在惊慌之后,又有些害怕。

她怕太后娘娘觉得她是一个不安分的姑娘。

毕竟太后也知道她和凤樟的婚事。

如今她所谓的心意,会不会叫太后因此对她生出厌恶呢?

因为这样,唐菀心里又忍不住惶恐起来。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姑娘,因此此刻慌张的样子落在太后的眼睛里,太后只觉得眼前这唐家的小姑娘就像是溪水一样叫人一眼就能看得到底。

她忍不住微笑起来,抬手轻轻地揉了揉唐菀的发髻,见她又慌乱又羞涩地看着自己,一张美丽年少的脸上是她这样久居深宫,见惯了这世上最丑恶的嘴脸之后再也难得遇到的单纯,便温和地说道,“你放心。你的心意,只有我知道,也只有我信任的人知道。外头的人……我都不告诉他们。”

她笑容慈爱,唐菀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被拯救了。

“我只是害怕……”

“我明白。身为女子,又怎么会不明白女子的艰难与小心呢?你的清誉也很重要。就算是宫中很快会赐婚,可是我也希望你得到的是旁人的祝福还有喜爱,而不是被人指指点点。”

太后的话叫唐菀忍不住红了眼眶,她在这样温柔慈爱的照顾里扭了扭衣角低声说道,“如果不是之前我的名声已经不堪,我不会这样紧张的。”她已经被凤樟给祸害成了一个弃妇,如果再传出她口口声声要给清平郡王守寡,那她的名声得变成什么样儿?

如果她的名声坏了,被人嘲笑的话,也会连累已经战死的清平郡王的名声的。

那样的一位英雄,怎么能有一个声名狼藉的妻子呢?

唐菀便垂了垂眼睛,红了眼眶。

“我都明白。这赐婚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你和清平郡王都没有关系。”太后笑着说道。

广陵侯坐在一旁沉默着。

他看起来格外安静,然而一双眼睛却看了唐菀片刻,慢慢地收回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菀觉得太后这话有些怪,不过却还没有想到哪里怪的时候,却听见宫门口一个宫女脆生生地说道,“罗妃娘娘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了。”她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生得美貌婀娜的美人带着几个年少漂亮的宫女笑吟吟地进来。

见了脸色变得有些冷淡的太后,她才要上前奉承,目光却落在了一旁的广陵侯的身上。

当看到广陵侯的那一瞬间,唐菀就见罗妃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之后露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快,努力在太后审视的目光里挤出了一个假笑来说道,“给太后请安。还有,阿穆也来了?真是多日不见,没想到你也喜欢在太后娘娘的跟前奉承。”

她这话说得阴阳怪气,也不像是一个身为后宫嫔妃该有的气度。

甚至唐菀想,罗妃这沉不住气的样子,比她这个笨笨的人还差些。

在太后的面前都能掉脸子,这非蠢生什么样儿呀。

+

说起来罗妃能有如今的身份,大概也就是因为她对皇家有功,为新君生下了大公主与二皇子凤樟,也或者是因为新君当年做太子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广纳嫔妃,罗妃这种不知身份高低看不懂人脸色,只喜欢自说自话的侧室尚未遇到东宫争宠的好手就被已经被先帝给都关到冷宫去了,因此罗妃才能这么十几年下来,依旧是这样一副比唐菀还愚蠢的脾气。

唐菀都看得出太后脸色格外难看,可是罗妃却仿佛看不到似的。

不过唐菀也明白罗妃为什么对广陵侯那么不自在。

广陵侯李穆就是当初被偷偷换进宫中,代替凤樟在冷宫受苦,十几年之中在冷宫长大的那位假皇子。

他被养育在冷宫之中,因罗妃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儿子,因此对他心生芥蒂,也对他生不出慈母之心,素来疏远,这十几年的冷宫生活,罗妃与李穆之间的母子之情就格外冷淡。更何况罗妃不喜假儿子,因此李穆算得上是被皇后娘娘一手抚养长大,自然与罗妃完全没有什么感情。

也正是因为母子之间亲情疏远,而且……李穆当年在冷宫又因一些事瘸了腿没了前程,罗妃才会在新君登基之后迫不及待地希望各归各位,叫凤樟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真假皇子之事闹得满城风雨。

罗妃本以为可以将假皇子李穆打回原形,叫他滚回李家去侍奉那位严厉的嫡母,然后从此与李穆大路朝天,再也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一个落魄的官宦子弟,又没有功名,又瘸了一条腿,他和凤樟不是云泥之别么?

真假皇子之后,那必然李穆与皇家再也没有瓜葛了。

罗妃盘算得很美好,然而现实却给了她巨大的打击。

都说生恩不及养恩,这话反过来也差不多。

李穆襁褓时便留在东宫,陪伴着新君与皇后甚至太子度过了最艰难黑暗的一段岁月,这样相互服侍,相互维护的亲情是身在宫外太太平平的凤樟永远都赶不上的。

更何况李穆虽然不是皇家血脉,然而他到底叫了新君十几年的父亲,叫了皇后十几年的母亲,这样看着他长大的情分是新君与皇后绝不可能割舍掉的。这世上又有几个如罗妃一般享受了假儿子的风险和对她亲儿子的救命之恩后,翻脸不认人的人呢?

而且唐菀也知道,李穆得到了宫中认可的原因是当真假皇子这件事闹出去之后,他一声不吭地离开。

他不去怨恨纠结自己无妄之灾度过的那十几年暗无天日的岁月和受到的伤痛,也不去怨恨罗妃对自己的翻脸无情,过河拆桥。

他一声不吭地从宫中离开,除了给新君还有皇后磕了头,之后就径直回去了李家,没有抱怨地代替喜极而泣忘记了一切只知道投奔宫中亲人的凤樟,承担起了照顾自己嫡母的责任。

这样的做法,对比了凤樟头也不回,忘情地离开李家忘记了嫡母的养育之恩,之后又公然退亲抛弃贫贱时没有嫌弃他的未婚妻子的行为,自然在皇家人的眼中都是有一杆秤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新君也认为无论皇子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是就算是真假皇子这件事的确属实,可李穆顶替二皇子,令二皇子平安长大,这对皇家就是大功一件。

因此,当京都稳定一些之后,李穆被封为广陵侯,用以表彰他对皇家的忠义。

甚至新君在日后屡次对众人说,李穆是二皇子的恩人。

上一世的时候。罗妃没少看李穆不顺眼。

甚至当李穆被封为广陵侯之后,罗妃在宫中哭闹了一场。

假皇子都封侯了,可是真皇子却依旧只是一个白身皇子,爵位还没影儿呢。

唐菀想到上一世二皇子始终是二皇子,不由抿了抿嘴角,偷偷看了广陵侯李穆一眼,却见他已经起身对罗妃说道,“见过罗妃娘娘。”

他的脸色有些阴郁,叫唐菀想,那大抵是十几年被困居冷宫,从小儿长大却只能被困在巴掌大的地方因此养成的性子。虽然看起来阴郁,不过唐菀却知道广陵侯并不是一个不好的性子,相反,他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上一世的时候,唐菀母子承了广陵侯很多的照顾。

不过可能是因为打小被幽禁,因此广陵侯的性子有些古怪孤僻,所以上一世他才会推辞了许多次皇后娘娘说给他的亲事。

到唐菀死去的时候,广陵侯也依旧没娶到媳妇儿。

然而虽然性子古怪些,唐菀却知道李穆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在朝中辅佐太子的时候,为太子清除了许多次的危机,算得上是太子的臂膀,至少比只知道风花雪月的凤樟要靠谱多了。

也正是因为太子更倚重广陵侯,因此上一世罗妃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甚至还担心过李穆会卷土重来,与凤樟争夺皇位。唐菀到底是刚刚重生,此刻看到罗妃对李穆的这份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一时心中感慨。

想到上一世凤樟最后的样子,她觉得罗妃还不如不要把凤樟认回来呢。

至少李穆可比凤樟正直孝顺多了。

她心里感慨的时候,罗妃已经勉强对十分守规矩挑不出错儿的李穆笑了笑,之后仿佛唯恐太后对李穆更加关注,便笑着看向唐菀,之后眼前一亮问道,“太后娘娘今日身边怎么多出这样一个美人儿来?”

无论怎样,唐菀都是十分难得的美人,且因今日穿得素净,她虽然纤细单薄,瞧着弱柳扶风的,却凭空多出几分安静温柔。珠玉一般的美人儿自然是叫罗妃另眼相看的,太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脸上带着喜色的罗妃,便淡淡地说道,“这是唐家二姑娘。”

“唐家二姑娘?是哪个唐家?”罗妃觉得唐家耳熟,不由好奇地问道。

“长平侯府二姑娘。”

罗妃笑得无比殷勤的脸突然僵硬了。

长平侯府二姑娘,那不是之前被她儿子退了亲的那个倒霉鬼么?

她怎么进宫了?难道是想告状,还是想……

就在罗妃心神不定的时候,太后又施施然地给了她当头一棒。

“也是我给清平郡王挑中的清平王妃。”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