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京记事 》雒邑鸣鸾

第43章

孙婉对于子矜给出的答案是有九分信的,剩下的一分是因为答案没出来之前不能肯定,经过这一遭杀鸡儆猴各地的宗室肯定要收敛一段时候,毕竟虽然皇家的旁支不值钱,但顶着宗室的名头大多数还是挺占便宜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闲话便早早歇下了,馆舍中对于灯火控制极为严格,过了时候就不允许再点灯,像子矜这种习惯了晚间读书的更是适应了好几日才把作息纠正过来。

不过不能夜读,子矜干脆开发出了一个新的技能,在夜间背书,背到那里背不下去再睡。

今晚子矜却是没有默背,反而思索起了以后的路。

她和王琰说要仔细想想并不是敷衍,她以前一直以为她会按照大多数手握实权的近支宗室的路线——获封世子、到金陵进学、进入军中——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但这条路被子矜亲手堵**,为了避免燕王府势力的分化,她和萧敄两人在军中只能有一人属于从属地位,子矜把主位让给了萧敄,自己又不甘为副,只能另觅出路。

今天萧敄那种危险的思想让子矜有了紧迫感,她有种预感,萧敄如果真的把他的想法说出来,他们燕王府绝对落不了好,还是趁着他没想明白的时候早早经营草原,到时候有一块自己的地盘就把萧敄捞过去,不在皇帝手底下混,皇帝管得再宽也没有管到藩属国的王室内务头上的。

至于到底是哪块地还需要好好想想,如今朝廷打着收复失地的名头对辽国用兵,那么故晋地自然不可能划给她,甚至和这些地方临近的城池她也不能沾手,回头要好好看看舆图才行。

是要往北海走还是往西域走,还有待商榷。

夜色渐深,子矜缓缓睡去。

书院三天的中秋假期不是平白给学生放松的时间,更多的是让他们接着这三日整理好冬日要用的小东西,中秋之后直到元日可就再也没有大假了,就连冬至也是在书院里和同窗一起过。

书院的课程围绕着君子六艺展开,比之同龄的孩子他们这些书院的学生算得上是课业繁重,书院里甚至还提供契丹、女真等北部游牧民族的语言教学,更难的是书院收学生的时候不论贵贱只凭天分,也无怪什么人都想把自家孩子送到了书院读书了。

在子矜比照着藏书阁里的舆图和游记完善她的设想的时候,京城又出了一件大事。

益州一刘姓将领在家中藏匿甲胄近千副,更兼各式刀柄,**也有不少,这事意外被益州都护撞破,引起了宣武帝的高度重视,等到萧绍走内部通道之后,那个将领已经死在了押往金陵的路上。

宣武帝难得在陈皇后宫里发了脾气,又不能对皇后的摆件下手,恨得满宫乱转,“你说说他们想干什么?!**吗!为了排除异己,好!真是好得很!”

陈皇后只当没听出来宣武帝隐晦的指责,朝政上的事,和她一个早就退居幕后的皇后有什么关系,要不是宣武帝忍不住要对那群人下手漏了风声,他们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和宣武帝对着干,毕竟撕破了脸对他们可没什么好处。

她早就同宣武帝说过,等那几个人老家伙**,趁着他们后辈上位老将不服的时候,挑动他们几系搞内斗,朝廷只管坐收渔翁之利,宣武帝偏偏忍不了,非要现在就下手,这下好了吧。

“陛下还是想想怎么安置刘卿的家眷吧,难道真的要按照谋逆这种十恶不赦的罪行来判?怕是要寒了功臣的心。”

人家辛辛苦苦的打入敌人内部,一颗忠心向皇帝,现在因为皇帝**,怎么也算是以身报国了吧,要是真把人家的家眷杀的杀流的流,以后谁还敢替皇帝办事?

“此事交给梓童。”宣武帝窜到陈皇后坐下,“朕得仔细想想,这时绝对不能让他们攀扯道凉国公身上,怀庆刚刚有孕,要是凉国公出了事,怀庆那个不成器的驸马也跑不了。”

“他们还敢攀扯凉国公?!”陈皇后心态崩了,那群人是真的要跟朝廷撕破脸了,“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荆益扬三州一直同进同退,占据江南大片土地,交州那地方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刮风下雨,当地驻军不是在救灾修堤防洪,就是在演练救灾接着修堤防洪,说是驻军其实更像是老妈子,压根就不能指望他们让三州觉得如芒在背,宁州更是如此,当地的土人**跟玩似的,吐蕃更是虎视眈眈,当地守军不仅要警惕内忧还要防备外患。

萧家坐了天下三百年,足以让天下人看清他们的大概理念,萧家人可是宁愿把皇位让给国内的反贼也不愿意便宜那些外族人,事实也确是如此。

允许宗室近支在九州之外列土而王就有这么个意思在里面,万一中原内乱,这些在外的萧氏族人是勤王也好,自个儿打下天下称帝也好,总会都是自家人,反之如果这些特殊的藩属国发生了内乱,朝廷也有可能会趁火**把这些地盘收入囊中,不然晋朝的地盘是怎么变得那么大的。

这种特殊的亲疏思想表现在这件事上,就是比起在背后给三州插刀子,宁州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防备吐蕃趁火**上。

这还是建立在吐蕃不会和三州勾结的基础上,要是这群人推举出一个共主,直接攻下交宁二州与朝廷隔江对峙,那才真的是麻烦。

正当太平盛世的时候,居然弄出个南北朝来,他们就是**也没脸去见列祖列宗。

“当务之急是稳住他们,不能让他们狗急跳墙,只要他们还没起兵,这事就有转圜的余地。”

只要那层遮羞布还没扯下来,朝廷就有时间徐徐图之,从内部瓦解他们,只是经此一遭,怕是不容易。

也不知道这么着急干什么,明知越急越容易出错,还偏偏不听劝!

陈皇后在心里埋怨着宣武帝,还只能压着脾气宽慰宣武帝,“只要它们一日没反,他们就是臣,陛下对他们有天然的压制,若是他们敢反?”陈皇后冷哼一声,“今年的禁军可是刚从北境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