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婶成长日记[主刀剑乱舞] 》长发不及腰

第 12 章

自发现药研藤四郎不会被幼崽例行对待后,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和泉守兼定决定观察幼崽被其他刀剑喂药时的情况。

其实负责给幼崽喂药的刀剑包括他在内也就六位。

拉着堀川国广一起暗搓搓的观察几次,发现连烛台切和一期一振到现在都没受到特殊对待时,心里才稍微平衡一些。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谁会成为第二位像药研那样,在给幼崽喂完药后很快就能让她啾咪一口的刀剑呢?

药的味道对幼崽来说,是超出她目前认知的难以下咽。

药研在当初配药时除了考虑每次小剂量以外,还有考虑过要不要让味道更甜一些。

但想到药效会因此打折不少后他便放弃这个想法,毕竟自家幼崽还十分好动。

一咽下药水,幼崽便眯起眼,喉中溢出类似于怒气值满槽的猛虎上前扑咬敌人的威胁声,随后毫不客气地往面前那人手上一咬。

“呜嗷~!”

我真的生气惹!超凶哒!(#皿)

“嘛嘛,就跟小奶猫似的,连牙印都没有。”把开始扑腾要下地的幼崽抱紧,鹤丸一脸淡定的把杯子放好,笑眯眯地往她脸上捏了捏,“今日份的喂药工作完成,主配合得很好,真乖。”

扑腾了一会发现还没有下地,于是幼崽没有松嘴,目光比刚才更为奶凶地瞪着他。

动弹不了=不能去熟悉的地方让柴犬犬安慰我。

好气噢(╯‵□′)╯︵┻━┻

“嘛,是生气了吗?”鹤丸笑出声,抱着她到柜子前把柜门拉开,从里边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柴犬玩偶。

这个玩偶和放在她婴儿床上的那只大小一样。

拿着玩偶在她面前晃了两下,发现她如预料之中那般视线全被吸引过去。

她现在是个已经松嘴并停下闹腾的幼崽。

眼眸亮了亮,她朝那个玩偶伸出小手。

只不过在她快抓到时,鹤丸便把玩偶的距离拉远一丢丢。如此往复了几次,看到幼崽把脸鼓起的鹤丸笑出声。

感觉到她要准备再咬他时,鹤丸突然把玩偶拿近,用柴犬玩偶的嘴部碰了碰下她的脸。

并且还用那种低沉磁性,又带着宠溺笑意的嗓音适时为那枚啾咪配上了“MUA”的声音。

十分好听。

幼崽愣了愣,随即弯着眼“诶嘿嘿~”地笑出声。

两只小手把柴犬玩偶抓紧,她低头啾咪了玩偶一下,再凑上前给那人一口啾咪。

=w=开心心

躲在远处没参与到喂药过程,但会暗中观察的刀剑们:“……”

长谷部甚至把半边门给扣下来。

GET到这个方法之后,给幼崽喂药的过程相对之前顺利很多。

不过机智的幼崽很快就察觉到有哪里不对。

“嘛……”

看了眼又爬去老地方背对着自己的幼崽,和泉守看了眼手上的柴犬玩偶,有些好笑地摇头。

虽然主变聪明了让刃感到高兴,但一想到是在自己这里被主这么嫌弃……呃……

他捏着下巴看着那种幼崽,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接下来该给幼崽喂药的轮到药研。

听完和泉守说的话,药研推推眼镜,眼神莫名:“既然能保证大将不会排斥的话,这次就你来吧。”

在动用小半私房小判的情况下,获得“幼崽绝不可能嫌弃”秘密武器的和泉守脸上带着极大的自信。

“主,该吃药了哟。”

在温暖被炉旁瘫成婴儿饼的幼崽动了动耳朵,抬起头打算用平常那副凶狠模样看向发声人时,突然闪起了星星眼。

呜噢!( ,,ω,,)

她直起身子,飞快往那人的方向爬去。快爬到他跟前时小小一只就直接往他腿上扑,抱稳后蹭了一会才抬头,看向他的眼神满是期待。

“唔~”

快抱抱我鸭!QWQ

在心底说着“本大爷果然是最帅气”的和泉守,凭借整套毛绒卡通柴犬服成功让幼崽乖乖喝药,并在之后几天获得乖巧黏人的幼崽一只。

从那以后,本丸的刀剑们人手一套毛绒卡通柴犬服。

—————

拜倒在毛绒卡通柴犬服下的幼崽感冒很快就被治愈。

但在生病期间多出来的几个小毛病让傻家长们有些哭笑不得。

小毛病一,会记小本本。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刀剑男士观察,曾经给幼崽喂过药的六位刀剑男士在抱着幼崽的时候都会被她拍脸,随即被无情的推开,然后幼崽就开始挣扎下地,爬到那个熟悉的角落里呆着。

如果当时旁边还有其他刀剑男士在的话,幼崽便会扒拉着那人的裤腿让抱,在被抱起后便直接往那人怀里一埋,一枚眼神都不会给被记小本本的那位。

尤其是某位来自新选组的刀剑男士,幼崽连抱都不想给他抱。

如果他强制的让幼崽待在他怀里的话,会被幼崽一直叼着脸。

咳,虽然这会让某些刀剑羡慕嫉妒就是了。

“那个,主最近这个样子,是不是说明她成长了不少,会开始记仇了啊?”和泉守挠挠脸颊。

等到幼崽睡下后,傻爸爸们按照惯例聚在会议室里讨论幼崽最近的表现。

“什么记仇?那明明是懂得记小本本的可爱举动!”加州清光反驳到。

“话说回来,你有几次是故意的吧!抱起放下抱起放下,一直让主黏着你!”说到这个,加州清光开始磨牙,“我都看见了!”

“咳咳。”有些心虚地握拳虚咳几声。本打算把脸撇向一旁的和泉守转过脸时对上某几位刀剑十分核善的视线。

“……”

“现在时间还早,一会再去手合场也不迟。”一期一振笑得十分温柔。

和泉守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现在的时间刚过凌晨十二点。

“……”

“嘛,会记仇,呃不对,是会记小本本。”鹤丸在接收到同僚们的视线后连忙改口,“这个举动勉强算是有所成长。只不过……那个,她这个反射弧是不是太久了一点?”

话音刚落,会议室突然陷入一阵迷之沉默。

“走吧。”坐在离门很近位置的长谷部站起身,“因为有两位,所以还是趁早过去手合场吧。”

鹤丸:???我说的可是实话啊

小毛病二,随地都能睡着。

因为之前病中还十分好动的缘故,幼崽有时候爬着爬着感到困了,便会直接在原地睡觉。

不过生病的那会身边有一位随时看护她的刀剑,在她快睡着的时候及时把她捞起带回天守阁的婴儿床上。

但现在不同。

于是,没有出阵远征或是特命调查任务的刀剑们在本丸里转悠的时候,会在走廊上或者某个部屋捡到一只睡着的幼崽。

某些时候的睡姿用歌仙的话来说便是“十分的不风雅”。

虽然这个场景看上去十分可爱,但现在毕竟天气冷,再生病可就不太妙。

捞起趴在厨房门外睡着的幼崽,烛台切无奈地叹口气。

正打算把她抱回天守阁,走到半路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睡醒。

“主,你那样做是不对的哦。”看向用小手揉着眼睛的幼崽,本打算严肃一些的烛台切不自觉地把语气放软,“不可以在那个地方睡觉。”

把幼崽带回刚才她睡着的地方,等她彻底清醒后先是伸手指了指,然后在她眼前画了个X。

她现在知道“X”是代表不允许的意思。

见她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懵,他从内番服里拿出之前陆奥守边飘着花边摁快门的照片给她看。

第一次在照片里见到另一个自己的幼崽十分好奇地睁大眼。

她伸出小手戳了戳照片上的自己,然后一脸呆萌地看向烛台切。

什么时候把我装进去的?明明我还在这里鸭0v0

“主。”他握着她的小手点了点照片上趴在走廊睡着的她,然后带着画了一个X,“要记住,这样是不可以的哦。”

幼崽歪了歪头。

想到什么,他抱着她去天守阁把她最经常抱着睡的那只柴犬玩偶拿了过来。

在玩偶底下垫好东西把玩偶侧着放好,他表情严肃地朝她摇头:“睡在这里是不可以的,这里并不适合睡觉哦。”

说完,又握着她的手在柴犬玩偶的方向画了一个X。

她眨巴着眼看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被放在那里的玩偶,再看看他,然后跟着摇头。

随后烛台切把玩偶捡起,又回到天守阁,把柴犬玩偶放进婴儿床里,扬起笑容点头:“你看,睡觉要睡在这里才对。”

说着把怀里的幼崽放回婴儿床里。

“你最喜欢的柴犬玩偶都在这里睡了,以后要好好的睡觉哦。”

幼崽看了看被就在自己身旁的柴犬玩偶,在看了看面前的男人。脸上虽然还是很懵,但她还是眨着眼点了点头。

“主真乖。”伸手蹭了蹭她的小脸,他眸子里满是宠溺。

“诶嘿嘿~”

幼崽咧开嘴角,伸出小手示意他低下头后往他的脸上啾咪了一口。

下午从万屋采购生活用品回来,烛台切在厨房门外发现一只趴着的,旁边还放着柴犬玩偶的幼崽。

抓着自己心爱玩偶的幼崽还睡得十分香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