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审神者的咒术师先生 》不雾

第31章

在夕阳的余晖之下,人类少女身后跟着一群吱吱喳喳的小妖向东之森林的方向前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少女时代的幸说是妖怪头子也不为过啊。

“幸大人,您好像很久没来看小的们了呢。”

“因为去外面上学了啊,”冬川幸慢悠悠地往森林的方向走去,随口答道,“话说和你们一起厮混的事情,可千万要保密,被我奶奶知道可就要糟糕了呢。”

“放心吧放心吧,一般的除妖师才不会和妖怪说话。”跟在幸脚边的小妖怪嚷嚷着说。

穿过一条被杂草包围着的小丛,就靠近了森林的入口,天边橘黄色的夕阳光线投射在森林上面,似是拢上了一层迷蒙的轻烟。

“所以到底是猫妖少年还是女猫妖强抢民男呢?”

听着小妖怪们在耳边吵吵嚷嚷,一个说“是新化形的猫妖少年”,另一个说“猫妖因爱生恨把漂亮的人类少年转化成了猫”,更有离谱的小妖怪说“这猫妖少年时妖怪们的储备粮,今晚就要供妖怪们来享用。”

“哈哈哈,无论哪个说法都很不可思议啊。”

少女嘴里发出了一阵悦耳的笑声,随着风声飘荡到不远处的森林,说话时微仰起来的脸,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漂亮得熠熠发光。

东方森林在黄昏时刻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让身为原住民的部分妖怪产生了一丝丝不满之心,不论怎么说,把妖怪居住的地方当做自家后门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实在是胆大包天,这种行为是在公然挑衅他们妖怪的脸面!

一定要给那个人一定教训!

才不是因为很久都没看到那位大人了呢!

“想要从这条路上过去,必须要回答我们一个问题!”几个小妖怪手拉手拦在了冬川幸的面前,挡在了道路中间,气势十足地说,为首的是一个身高只到冬川幸膝盖的草木小妖,头顶着一片青葱的绿叶。

“嗯?”幸支着下巴,好笑地看着这几个妖怪,随口问:“是什么样的问题啊?”

“要问数学的话,我可不懂哦!”她摊摊手,逗着小妖怪们玩。

“数学是哪个妖怪?”几个小妖交头接耳一番,摆出一副正宫的样子质问冬川幸,“所以是这个叫数学的小妖怪在外面缠着幸殿下,才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的吗?”

“才不是啦!”幸忍俊不禁,笑着摆摆手,“数学要是妖怪的话,那也一定是讨人厌的妖怪,那有你们可爱啊。”人类少女的脸上展露出了笑颜,弯腰摸了摸小妖怪们的头说。

“幸大人说我们才是最可爱的呢!”

被人类少女的甜言蜜语哄了几句小妖怪们就变得飘飘然起来了,自动自觉地编入了少女身后的小弟队伍,吱吱喳喳地和后面的小妖怪讨论着猫妖少年的事情。

冬川幸没管身后吵吵嚷嚷的小妖怪,心想那个猫妖少女微化形之前就特别喜欢长得好看的人类少年,她真担心小妖怪口中说的猫妖少年会是被猫妖转化的。

妖怪无拘无束惯了,遇到喜欢的抢了再说,才不会顾忌人类的规矩。

这样想着,冬川幸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没走几步,就见前面几个妖怪围成了一个圈,在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而且都是这片森林中比较高级的妖怪。

“发生什么事情了?”冬川幸从一堆妖怪中挤进去,看见中央正在哭泣猫妖少女,少女眼泪珠子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两只毛茸茸的猫耳朵蔫蔫地往下耷拉着,看起来好不可怜的模样。

诶诶?所以传闻中的猫妖少年呢?是猫妖又闯祸了么?

不怪冬川幸这样想猫妖,毕竟她爱捣乱的性子是整座妖怪森林都出了名的,而且还十分爱哭,原先冬川幸是见不得猫妖少女哭的,但随着猫妖哭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都是为了芝麻绿豆的小事,她现在见到哭得梨花带雨的猫妖,已经能做到心如止水了。

“幸大人,呜呜呜……”猫妖少女抹着眼泪扑到了冬川幸的身上,微微仰着头,可怜巴巴的,那噙着泪水的蓝色猫像水洗一般清澈,睫毛轻颤,泪眼蒙蒙地看着她。

诶诶!不要仗着天生的长相优势就公然卖萌啊!怕自己会心软的人类少女稍稍拉开了与猫妖少女的距离。

冬川幸心里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毕竟上次猫妖少女抱着她的腿哭就是闯下了大祸的时候,竟然胆大包天到去偷了的场家供奉神明的祭品,还被的场静司抓了个正着。

“幸大人,我知错了!呜呜呜!”猫妖少女用毛茸茸的耳朵蹭了蹭少女的脖子,撒着娇说。

“说吧,你又闯什么祸了?”

少女双手抱臂,肃了肃表情问。

“我说了,你保证不打我!”

还没等冬川幸说什么,少女猫妖就噗通一声非常浮夸地跪了下来,把两只白嫩的手掌摊开放在了人类少女的面前,低着头,做出了忏悔状,“我错了,我不该偷玩下山,我不该见色起意,我不该把人类少年偷回家,我不该把人弄丢了!”

“吓——”慢着,信息量太大,幸要缓缓。

“见色起意之后的事情,麻烦详细说说。”冬川幸按着有些头疼的额角,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才问猫妖少女。

猫妖少女脸色红红,对着小手指说,“是这样啦,我今天下山玩耍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漂亮的少年,我跟在少年后面,喵喵地问他要不要跟我回家。”

“然后人类少年就摸了我的头,我就当他答应,把他抱回家了!”

“……”冬川幸脸黑了,所以这是妖怪抢亲的另一个版本吗?不要这么随意啊!

“你是怎么把他抱回家的?人呢?”冬川幸摆出封建大家长的场静司看人时的脸色,冷着脸问。

“因为我把人类少年也变成和我一样的小猫妖了啊……虽然变得比我想象中还要小一点点……不过也没关系嘛,迟早也会长大的。”

猫妖少女对着手指,抬头飞快地督了冬川幸一眼,小小声地说,“其实,我本来想今晚和人类少年举行婚礼的,但是我刚才回妖怪洞穴的时候,发现人不见了。”

“我的新郎跑了啦呜呜呜。”猫妖抹着眼泪,使出了惯常用的技俩,期待会得到人类少女温柔的安抚。

“太过分了啊,狸井。”

少女轻而淡的嗓音落到了猫妖的耳朵里,因为已经有许久不曾有人这样称呼过猫妖的姓名,猫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立马就意识到人类少女生气了,抬起头,猫眼怯生生地看着少女。

她站在昏黄的夕阳余晖之下,周身笼罩着一层冷冷的气息。

“所谓的答应,也是你自己任性的一厢情愿吧,你知道随便地带走一个人类,会对他本来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吗?”

冬川幸抱臂看着她,那双惯常爱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有种凛冽之感,她看着低着头不敢说话的猫妖,没有心软,“如果再胡作非为下去的话,那些除妖师就真的要来收你了。”

“到时候,我不会再帮你说情了。”

“呜呜呜幸殿下,不要呜呜呜。”猫妖哭得更加厉害了,整张脸都布满了泪水,抽泣着说话,“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猫妖少女抽泣着说话,冬川幸铁了心要让猫妖长长记性,是以丝毫没有要去安慰她的意思,而是冷着脸问,“哪个人类少年是在哪里丢的?你把他变成什么样了?”

“如果天黑之前找不到的话,在森林里是会遭遇危险的!”冬川幸认真地说,顿了顿,她又皱着眉说,“要是少年的家人找了除妖师的话,就算你有九条命你也逃不了。”

“人家抱走人之后,用猫毛变了一个假的出来啦,一时半会才不会被发现呢!”

“……做了坏事,你还这么得意?”

“人家知道错了。”猫妖红着眼睛,可怜兮兮地说。

“先不管这个,还是把人找到再说,”幸转身,看了看自己身后一群看热闹妖怪小弟们,“也请你们一起去帮忙找找吧,谁先找到的话,我明天就陪谁玩哦!”

“话说,那个人类少年长什么样子啊?”

“是个很漂亮的少年,眼睛和头发都是漂亮的赤红色啊,还有和我一样可爱的猫耳和尾巴呢,身形的话要比我小一点啊,大概只有我膝盖那么高吧。”

听到这,幸的脸上布满了愁云,把人转变成猫真的没有问题吗?话说这形容已经是把少年变成小孩了吧!

猫妖这种胡作非为的妖怪,果然就是缺少教训啊!冬川幸一只脚踏进茂密的草丛,没在里面发现有人类少年的痕迹,又从草丛里面钻了出来。

她有些懊恼的抓了一把头发,刚才好像忘记问猫妖那人类少年的名字,不过既然暂时被转化成了半猫妖这样的存在,到底是该喵喵喵地喊人还是喂喂喂啊。

在森林外围找了一圈之后,毫无所获,天边的夕阳已快要落到地平面之下,天很快就要黑了。

少女的心也随着快要下山的太阳沉沉落了下来,夜晚的森林比白天还要危险,她咬咬牙,朝更深处的林子走去,“喂——有人在吗——喂——听到请回答——”

整座森林似乎只能听到自己声音的回响,以及风吹树叶簌簌的声响,冬川幸喊了一会儿,只觉嗓子干涩,最后她为了省口力气,干脆偷懒换成了“喵喵喵”的叫声。

“喵—喵—喵—”

少女口中发出了没有感情起伏的喵叫声。

“到底在哪里啊?”

少女边留意着周围的半人高的草丛,便嘀咕道,抬起头的瞬间缺见左侧的草丛中露出了两只赤红色的猫耳朵。

欸?是这个吗?但是为什么他不出来呢?难道是害怕吗?

考虑到这点,少女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去,满心纠结。

左思右想之下,抱着对面或许是猫的想法,就算不是,也没有人类会对一只会喵喵叫的人类少女产生恐惧呢,就姑且扮作一只猫作为招呼语好了。

“喵~?”嗨!

少女慢悠悠地绕到了被转化成半猫妖状态的小孩面前,挥着一只手,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这个人是笨蛋吗?

明明那小孩什么话都没说,但冬川幸还是从他的脸上读出了这句话。

不过嘛,这张脸,很眼熟啊……

如同猫妖所说的那样,面前的小孩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赤红色的头发,不过瞳孔的眼睛却和猫妖描述的有点出入,是很特别的异色瞳,一赤一金,看人时即使有着猫耳猫尾巴这样的萌属性存在,却还是有着凛然气势。

“我是冬川幸,请问你的名字是?”

她走近,在他面前蹲下身,微笑着问,同时注意到他的脸上、脖子上以及手上的露出的皮肤都有划伤的痕迹。

小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漂亮的异色瞳带着防备,似乎在衡量她这个人值不值得信任,冬川幸保持着蹲下的姿势,温和地看着他,不太在意他的打量,也不催促他的回答。

“你是人类还是妖怪?”过了约莫一分钟,他问。

“人类。”幸看着他的脸,微笑说。

“那么你还记得你是谁吗?”预想到了可能会出现的糟糕局面,冬川幸抱着试探下的心态问。

眼前的小孩抿紧了嘴唇,一言不发。

“没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事嘛,有我在的话。”少女脸上露出了那种很轻快的笑容,同时朝他伸出了手,“就先跟我回家好了。”

小赤司想了想,依目前的状况来说,跟这个人走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话说,你现在几岁啊?”走了一段路,少女瞄了一眼可可爱爱的猫妖小孩,总觉得有种十分眼熟的感觉,但死活想不起来。

“……”

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