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书斋 》锦书如画

第六十一章 嬉闹

哪怕他的胃再不停的翻涌着,酸胀的味道涌上口腔他依旧笑着。

冷峰抱着醉醺醺的沈轻幽,目不斜视的看向已经将床铺铺好的铃音,回答道:“受不了、罪有应得。”

是啊!一环扣着一环,青年以为是他赚了殊不知是他赔了。

陷入沉睡的沈轻幽在床上翻了个身,找了舒适的位置继续睡。她不在的时候灵书斋迎来了两个大人物。

天道看着铃音慌张的将酒壶手中,怒气节节攀升,可在看到沈轻幽熟睡的侧脸时,怒气又消散殆尽。

女儿老是喜欢喝酒抽烟,怎么办,急、在线等。

“还好叫你来了。”天道惆怅的抚摸着沈轻幽的额头轻声道:“那个瓶子还需要你的帮忙,清淮。”

“无妨。”

沐清淮勾勾手指的功夫,一个带着裂痕的小玻璃瓶从天道的风衣口袋中溜了出来到了他的手中。

“今日,他死之时一切都将归为原位,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

沐清淮轻声低吟着,月光化作星辰环绕于玻璃瓶四周。在瓶子破裂的那一刹那,青年正从35层高的楼房上跳下来。

这个因沈轻幽创造的第三个空间破碎还原,一切回归到正轨。

那躯体的父母依旧收到了沈轻幽给的银行卡,还上了所有债务却白发人送黑发人。

柳汝纥还是死了,受到网络暴力因抑郁症自杀身亡。

而在小小的出租屋内,青年睁开双眼,还未来得及庆祝自己回到了原来的躯体上就被警察带走,关在了牢房。

玻璃瓶上的裂缝渐渐消失,四张契约不在膨胀乖乖的待在狭窄的瓶中。

“不过,代价付了就该收回来。”

盖上瓶盖的那一瞬间,在狱中的青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狰狞着面孔扒着墙壁,喘息之间他看到了来往的狱卒,艰难的生出售抓住他的脚也在这一时刻失去了生机。

“还没有结束。”

“够了。”

幽幽传来的一句话打断了沐清淮的动作,天道难得严肃的望着他。沐清淮立刻放开双手,失笑道:“知道了。”

屋内陷入短暂的寂静,连沈轻幽翻个身的动静都能听着一清二楚。

睡眼惺忪的沈轻幽缓缓坐起,混沌的脑袋忽然想起今日天道要来,刚掀开被子一个激灵。凉意唤回了她的神智,这才发现天道和沐清淮正互相对视。

哦嚯~有趣!

她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变出一袋瓜子看着热闹。

忽然,二人的视线齐齐落在她身上。沈轻幽嗑瓜子的动作不减像个没事人一样,甚至还提出邀请,“来么,这个牌子的瓜子挺好吃的。”

天道/沐清淮:......

沈轻幽讪讪一笑收回手中的瓜子,侧躺在床上左手撑着头道:“二位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坐?”

沐清淮目光落在沈轻幽身上没多久,不自然的别过脸。而天道看到沈轻幽的躺姿,飞快的变出一条毯子盖在沈轻幽身上。

“老大不小的了,还学不会照顾自己。”

沈轻幽垂眸望向盖在她身上花花绿绿的毯子,脸上写满了嫌弃,“天道,我说你的品味什么时候能够换换。”

“闺女大了,爸爸管不住了。”听着沈轻幽的话,天道右手捂住嘴眼角泛起点点泪光,委屈至极。

“爸爸?呵~”沈轻幽轻蔑的笑声传入天道耳里。

天道还来不及回归正常,迎面一个枕头朝着他袭来。他侧头躲过,露出骄傲的神色。

“规矩呢!”

身后清冷中带着些许怒意的声音传出,天道虎躯一震看到沐清淮手中拿着的枕头,尴尬的笑了。

他忘记后面还有人了,怎么办?这位爷发起脾气来,他就算是天道也受不了啊!

罪魁祸首正躺在床上吊儿郎当的笑看着他该如何处理,目光滑向沐清淮身上,视线交汇她也只是笑笑。

“天道,回去罚抄守则。”

明明天道是天道局的统领却要被无数条例制约,太难了。

“好了好了,说笑的话停一停。”沈轻幽轻挑的神色渐渐收敛,“二位还是先把正事说了,不然,过会儿天就亮了。”

天边泛起微光,正是黑暗与黎明的交界时刻。

一张红色的信纸从天道手中飞出,沈轻幽侧头躲过袭击食指和中指快速夹住信纸。她低头打开一瞧,原来是一张请帖。

“情和缘的?”

她轻微挑眉,戏谑的晃了晃手中的帖子。这俩人终于不在否认相恋了,连婚帖都发出来了。

“咳咳,看破不说破。”

天道知晓沈轻幽心中所想,用咳嗽来掩饰着自己的心虚。想当年,他带沈轻幽的时候打包票对她说那俩人没有一腿,现在请帖都发过来了,脸真疼。

“时间?地点?”

沈轻幽垂眸继续翻阅着手中的请帖,发现没标注一切,她狐疑的看着天道,怀疑这是天道为了让她去局里看看出的主意。

天道疯狂摇头,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要他以天道的身份命令沈轻幽,沈轻幽是绝对不会违抗的。他犯不着用这种拙劣的手段,

天道一个劲的朝沐清淮使眼色,沐清淮放下手中的茶杯淡道:“这是情和缘的结婚典礼,时间和地点没定的原因是他们夫妻二人想要等那个小家伙出生。”

“小家伙?”沈轻幽啧啧称奇,“名字取好了吗?”

“嗯。”沐清淮敛去眼中的笑意回答道,“还不知道性别,不过名字定好了叫爱。”

“爱吗!因缘而现、因情而生,是个好名字。”沈轻幽轻声呢喃着。

“确实。”天道难得正经一次,“所以,你参加还是不参加?给个准,也好让情安心养胎。”

“当然会去,让他们夫妻俩安心吧!这么重大的事情,我不会错过的。”沈轻幽双手一合发出刺眼的光芒,“这是我送给爱的礼物。”

她张开双手,一个蓝色蝴蝶停靠在曼珠沙华上的水晶出现在二人眼前。是属于她的花押,是陪伴一生的东西。

“这个,送给即将出生的爱。在以后的某一天里,可以用这东西向我许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