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书斋 》锦书如画

第一百二十九章 故梦(15)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灵书斋最新章节!

大学时期二人在一起,没有像上辈子一样的波折。韶韵也像上辈子的选择一样,在医学毕业后从商。

和金霖记忆中的不同,他们二人的感情很好,这辈子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结婚了。他们的孩子比上辈子要早出现,依旧被金霖取名为金墨忘,莫要忘记上辈子的事情莫要忘记现在的感情。

在金墨忘三岁的时候,韶韵正坐在车上和金霖打电话。

“我很快就回去了,我带了好多好玩的礼物给墨忘。”韶韵侧头看着摆放在一旁的礼物,眼中满满的幸福。

“好。”金霖看了一眼办公桌旁的闹钟,低头继续工作,在签字的合约上面金霖注意到了时间。12月20日,这个时间节点。

金霖突然抬头,目光骇人。站在前头的秘书一惊,心中纳闷着老板怎么又生气了,自己也没有干什么坏事。

“今天是几几年。”

“啊?”秘书愣了一下,很快回答,“2056年。”

2056年12月20日,上辈子韶韵找她离婚的日子也是上辈子她离开自己的时间。金霖立刻停下手头的工作,拨通韶韵的手机。

“怎么了?老公?”韶韵看着手机的来电有些诧异,刚刚通过电话的人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

“韶韵,你现在在哪里?”

韶韵眉头微蹙,交往后金霖就再也没有称呼她全名过跟别说成婚后以老婆相称。现在听他这慌张的语气,韶韵舒展眉头轻笑道:“车上啊,我看看啊!我现在在五麟街,等下马上就到——刺——啊!”

话还没说完留给金霖的是嘟嘟嘟的停机声音,刚刚手机内传来刺耳的刹车音效,金霖我在手中的手机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重回高中,弥补了许许多多上辈子的。他过的太安逸了,都快忘记这个时间节点了。没过一会儿,他就接到了警察打来的消息。

强烈的刺激让他昏倒,耳边还响起秘书呼喊的声音。

“滴——滴——滴。”再次睁开双眼,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床边站着的是成年的金墨忘,苍老的他流下泪水。

“孩子,我梦到你母亲了。”

金墨忘认真握住金霖的手,呜咽的开口道:“爸,妈是不是让你快点起来否则她要生气的。”

金霖摇摇头浑浊的双眼看着早早成家立业的金墨忘,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隔着氧气罩说,“我梦到我回到高中时期,护着你的母亲。婚后没有吵架,可是——可是——”

金霖说着泪水从眼角低落,浸湿了病房的枕头,“可是你母亲还是在2056年的12月20日因为车祸离开了我们。”

金霖说完,那父母金墨忘的手无力下垂。一旁摆放的心率仪化为一条直线,金墨忘怒吼道:”医生!医生。“

最后得到的却是病人确认死亡的消息,成功的男子此时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小时候母亲死了父亲又当爹又当娘,不停的再后悔。

哪怕医学再厉害,没有想要活着的心又怎么能和阎王抢人。

化为灵魂体的金霖漫步在轮回界,只见一位红衣女子朝着自己走来。

”我是来带你见一人的。”懵懂的金霖没有意识的跟在红衣女子身后,缓缓走到桥边。

桥旁站在孟婆身旁的女子转身,冲着金霖微笑。金霖的意识瞬间回笼,鬼魂不可能流泪,他看着女子的脸满是哀伤。

“我.....你....对不起。”好久,金霖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韶韵看着金霖抿唇低笑,“嗯,所以我们走吧。”

她伸出手就像生前一样,站在原地祈望着金霖。金霖激动不已,他慌张的将手擦在衣服上面,似乎要将手擦破皮了才把手放在了韶韵的手里。

“多谢姑娘。”

韶韵侧头向红衣女子道谢,二人相视一笑喝下孟婆递来的汤,在快要忘记的那一刻手牵着手走上了奈何桥。

前世今生,化为尘土。

孟婆看着红衣女子,随手递了一碗汤道:“沈老板要不要尝尝。”

“算了。”沈轻幽一阵言辞的拒绝,“孟婆我又不是鬼魂不需要这些,对了告述轮回一声我走了。”

红衣渐渐化作豆粒大小,慢慢消失在孟婆的眼里。孟婆看着手中的汤无奈摇头,自己喝了下去,舔了舔嘴角道:“挺好喝的,为什么拒绝呢?”

回到灵书斋,沈轻幽盯着正在工作的冷峰和铃音,盯得二人脊背发麻工作的速度越来越快。

“小峰峰~我....“沈轻幽还未开口述说自己要什么,就被铃音塞了一块糕点在嘴里,”唔,还挺好吃的。“

她的思绪一瞬间被铃音的糕点所吸引,再次抬头,铃音和冷峰二人已经不见了踪迹。沈轻幽气恼的将糕点吞进肚子里,变出烟杆随意拿了几瓶酒离去。

既然他们不愿意理她,她就自己玩。

黑夜笼罩,树林深处一人飞快的跑过。那人身后追着的几人在空中御剑飞行,其中一人落在地上查探着地上的脚印。

”脚印在这里消失的,这人一定在不远处。“

又有一人从剑上下来,他看着说话的人点点头道:”师妹,掌门说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人从小养在我们宗门懂得宗门仙法,我想他应该就在这里。“

话落,手中的剑化作银光直接插入身后的树上,原本猫着腰逃跑的人不敢再次动弹。

乌云悄悄散开,借着月光可以看清逃跑的人的模样。头发上沾着几个树叶,让这名俊俏的少年郎显得狼狈不堪。

少年和二人穿着同样的衣服,白衣蓝边,与二人不同的是他的领子上又不同地花纹。

女子袖口中飘出一根长绳,飞快的缠绕住少年的身躯,“小师弟不要逃了,和我们一起回宗门吧。”

“我不。”少年嗓音略带沙哑传入女子耳里,“我死也不会回去的。”

“师弟,你这又是何苦呢。”男子轻轻摇头嘴里念叨着繁复的咒语顺手朝着天空扔出一道符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