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书斋 》锦书如画

第六十九章 狗血(8)

钟茗在莫辗的带领下来到一家私人菜馆,听着身旁莫辗的报菜心中泛起凄凉。他点的才都是姐姐爱吃的,他真的很了解姐姐。

也不知道今天莫辗会带她来认识谁。

当她看到来人的时候,险些从座位上站起来。姐姐记忆中的前男友!那个在巷口中堵着姐姐的人。

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样子,没想到内心极度扭曲。还真不愧是RLV组织的人,眼眸快速划过一丝恨意。

男子过来看到莫辗身边坐着的钟茗,也是一怔。这人和钟灵长得一模一样,他目光死死盯着钟茗,眼里全是钟茗对莫辗的笑容。

刺目,他心中满是不甘。为什么!钟灵会和莫辗在一起,这位和钟灵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还和莫辗在一起。

演员到齐了。

莫辗合上手中的菜单交给服务员后才正眼看着坐在对面相貌平平的男子,“这位是你姐姐的前男友。”

“姐姐的——前男友?”钟茗疑惑眨眨双眼,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在她心中,这人配不上她的姐姐。

男子抓住字眼,一句姐姐让他瞬间明白了。钟灵的确有个妹妹,他没有想到钟灵的妹妹居然和钟灵长得一模一样。

一顿饭吃的很压抑呢!钟茗忽然起身对着他们二人说道:“抱歉,去一下卫生间。”

钟茗离开了,那压抑着怒意的男子重要拽起了莫辗的衣领。莫辗脸上挂着微笑,右手握住对方的手腕轻轻一转。

男子因为疼痛快速抽手,只能扭转者手腕干瞪着莫辗。

“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别想一些有的没的。“莫辗嫌弃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扯出浮现的笑容。

“**?”

门外服务员的声音响起,让包厢内的两人迅速收敛了动作,回归到平和的状态。

钟茗尴尬的抚摸了一下头发,“这里是天字号包厢吗?”

服务员点点头,有些怪异的望着钟茗,但能在这里工作的人都知道顾客的事情他们不能过问,哪怕心有疑虑也要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什么该问,什么该说,这是这家店的规矩。

钟茗表面淡定的推开包厢大门,心中其实慌的一批。莫辗投来的目光让她内心直冒冷汗,她略微抱歉的说,“迷路了。”

干巴巴的解释也不知道莫辗信了还是没信。钟茗悄悄打量着对方,这个笑面虎真难摸透心思。

“咳,吃饭吧。”

偌大的包厢内,动筷子的就只有钟茗。坐着的两位男性,只是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喝着红酒。

点这么多菜却一口都不吃,很浪费。钟茗无意识的咬住筷子的动作,让坐在她对面的男子眼眸流光四溢。

钟灵的小动作他最为熟悉,这人——

警方封锁了关于钟灵的消息,男子有没有亲眼见到钟灵的尸体,他坚信着组织说钟灵已经**的消息是假的。钟灵要死也只能死在他的手上,不配死在别人手上。

一场饭局,三个人心中各怀鬼胎。

钟茗在吃完饭后踌躇了一会儿,才抬眼深深凝望着莫辗说道:“阿辗,我想逛商场。”

“好啊!”莫辗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牵着钟茗的手去了最大的商城。

钟茗解开安全带下车的那一刻,他眯起双眼。饭局上的小动作让他都差点认为钟灵活过来了,是双生子本来习惯就相同还是刻意而为之?

承载着钟灵的记忆,无意识的将钟灵拥有的小习惯带入身上。就好比现在钟茗挑衣服的时候纠结的模样和钟灵挑衣服纠结时候的模样别无差别。

当然,钟茗也不是全被钟灵的记忆所影响。她喜欢喝很甜很甜的奶茶,钟灵却喜欢苦涩的咖啡。

钟茗习惯在喝奶茶的时候咬着习惯,钟灵却不会有这些幼稚的举动。

“阿辗?阿辗?”

钟茗的声音唤回莫辗的思绪,他望着眼前笑靥盈盈的女孩心头划过一丝异样。在他认为难以区分的时候,不是属于钟灵的小动作便会出现,有时候他都怀疑这人被钟茗附身了一样。

钟茗慌张的将在莫辗眼前晃悠的手缩到背后,这个眼神她怀疑对方要将她的手砍下来。不过要买的东西已经买到了,也不在意这些细节。

钟茗出了服装店左探探头右探探头,目光锁定后急促的朝前走去,心中的雀跃怎么样也掩饰不住。

在人群中有一人看到钟茗的侧脸,飞快的像前跑去。

“不好意思,让让。“

路人疑惑的目光看向这位面色焦急的男子,纷纷让道。好在男子奔跑的速度很快,在钟茗要跨入人山人海的店之前抓住了她的手腕。

钟茗见到不认识的人握住她的手腕下意识的皱眉,刚准备开口看清对方那张脸,立刻甩开。

”你是谁?“

萧警官打量着钟茗,开口道:”钟**,关于你姐姐的事情...“

话还未说完,萧警官就见莫辗将钟茗护在了身后。他眉头皱起出声询问道:“莫先生,我和钟**有事要讲,能否——”

钟茗小心翼翼的从后头抓住莫辗的袖子,清明的双目含着泪水,“阿辗,他是谁?他和姐姐是什么关系?”

身为警察的萧警官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钟茗,发现事情有些糟糕,钟**似乎不记得他了。她似乎很相信这位在她姐姐凶案中的嫌疑犯。

“没事。”莫辗安抚了一下钟茗,冷淡的回绝对面的人,“萧警官,请你不要刺激小茗。”

一句刺激,让萧警官肃然起敬。这人?这语气?他为何听出了挑衅。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对随后赶来的小警官说道:“去监视那人。”

疑似掌握证据的姑娘失忆了和疑似嫌疑人的人待在了一起。而且他总觉得哪里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来。

钟茗被莫辗牵着来到停车库,她笑容越发灿烂,带着一丝天真的询问:“刚刚那人是?”

莫辗驱车行驶在第一个红绿灯处停下,他打开蓝牙听着手下的人汇报情况,时不时抬眼借着后视镜观察钟茗的情况。这倒是沉得住气,车辆缓缓行驶着,车内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