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书斋 》锦书如画

第一百八十章 黎明从未到来(16)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灵书斋最新章节!

沈轻幽回眸望向第一次穿现代装的百里醉,接过他递来的东西笑了笑,”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下次让你和冷峰一起出外务。“

说曹操曹操就到,冷峰过来时带着一张信纸。他双手奉上给沈轻幽,”这是这个位面特调处总部赵营部长送来的。“

沈轻幽接过信纸快速扫视了一眼,运起灵力将它燃烧殆尽。小黑猫太尽职了,只不过这事她不能够掺和。

”冷峰,你去回话说这件事只能他们自己做。“

沈轻幽挥退冷峰,随后瞬移回自己的房间一溜烟的钻进被窝。

季颜骆收到赵营的消息后,无奈叹息一声,看来是不能靠那位姑娘了。云苏同样收到了消息,她沉重的拍了拍季颜骆的肩膀无奈摇摇头。

除了那个视频外,现在微弱的灵力波动也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了。

远在郊外的别墅里头,沉茵倚靠在门边轻晃着酒杯眼中不带一丝情感的望着安轻语,“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坐在床边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星空,安轻语眼中划过一丝不耐烦,暴躁的指着门口缓缓吐出一个字”滚。“

沉茵轻轻晃着酒杯,拖着长长的裙摆冷笑道:”真是不可爱啊!“

安轻语合上手中的相册,凌厉的朝沉茵所在的方向投掷出一张卡片。沉茵侧头躲过,只不过她的长发被这纸片割断了一缕。

沉茵仰头喝下酒杯中的饮品,粉嫩的舌头舔舐了饱满的嘴唇。丝毫不在意的坐在了安轻语的床上,低头看着自己红色的指甲。

她撩起裙边妖娆的撑着身段,轻笑道:”轻语,你在烦躁着什么。太容易暴怒,可是对身体不好的噢~“

沉茵轻轻摇晃了一下食指,丝毫不畏惧安轻语漆黑的双眼。

”没什么。“安轻语拨弄了一下她的头发,周身遍布阴霾,”只是想到还要让那群人多活一日,非常不爽。“

”圈养计划才刚刚实行没多久,特调处那里有人在这座城市有些不好办呢!“

沉茵晃荡她修长且白皙的双腿,面露愁容。安轻语回眸望着坐姿妖娆的沉茵,闭上双眼不语。

”这可如何是好啊!“沉茵撑着脸略微忧愁。

忽然嘭的一声,一团黑雾出现。一个穿着执事装的银色长发男子出现在这里,他恭敬的对沉茵说道:”公主,有人在查你和安小姐的信息。“

沉茵轻笑一声,将酒杯递给他”查,就让他查。抹去了那么多信息,伪造了很多身份,他们能查到什么。“

沉茵摆弄着安轻语房间内的红玫瑰,神情冷然,芊芊玉手一把抓住花蕊用力揉搓。地上残留一地的花瓣,她转身冷傲的望向男子,朱唇微动。

”明日你就去闹一闹,我和轻语要演个戏儿。“

”是。“男子低头悄然离开这里。

沉茵拖着长长的裙摆走到安轻语跟前,弯腰挑起她那张犹如小白花的脸蛋道:”演吗?“

”当然。“安轻语用力挥开沉茵的手,”只有*屏蔽的关键字*才不会惹人怀疑,更何况是*屏蔽的关键字*两次的人。“

”你我想到一块去了。“沉茵拍拍手,高傲的离开这里。

安轻语垂眸落向那一地的花瓣,冷漠的将怀中的相册撕碎。一张张照片飘洒在天空,她纯黑色的双眼看不清情绪,只能从她的动作得出她很讨厌照片里面的人。

她右手划过宛若开刃的刀,飞快将这些整张的照片划得七零八落。但依稀可以看到照片里面的人,那一张张碎片拼接起来可以看出是华诚高校她所在那一届的全部学生和老师的照片。

其中赵司、许烨、章子谦、爱新觉罗逸、宁韶光等人的脸上被红色马克笔圈起来画了巨大的叉叉。

她不需要睡觉,只需要吸收月光以次来修炼。安轻语伸手抚摸着她的胸膛,这里面的心脏早已不曾跳动。

她白皙的手掌渐渐握成拳头,起身回头望向镜子中的自己。刘海下阴翳的双眼鲜红饱满的嘴唇,微微撤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像极了曾经的自己。

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安轻语的容颜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就算对方拿起照片和高中的她进行对比,也只会觉得二人又五分相像罢了。

第二天,沉茵的手下就开始生动的表演。银发男子冷漠的走到学校教室的办公室,让学校给一个交代。

学校的领导头疼,一手拨打给季颜骆等人。季颜骆赶到现场和银发男子点头握手后道:“这位先生,我们正在全力搜寻请你放心。”

银发男子眉头微蹙,从夹在手边的包里拿出一个平板道:“我家小姐和安小姐的手表上装了定位系统,很明显小姐和安小姐就在这个学校,你们为何说她们二人失踪了。”

季颜骆掐灭手中的烟头,接过银发男子递来的平板。在看到那两个相近忽明忽闪的红点,心中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

召集手下快速寻找,在地下停车库果然发现了二人,只不过失去了生机。季颜骆想起昨夜将停车库翻了个顶朝天也没有找到,现在突然出现那东西果然不简单。

空气中残留着微弱的灵力,足以证明了一切。他们没有任何理由阻拦对方将安轻语和沉茵耳热的‘尸体。

但季颜骆的心中涌出异样,就随意瞟了一眼沉茵的面庞,他总觉得有些熟悉。

被接走的二人回到郊外的别墅,一直闭着双眼的人猛然睁开眼睛。沉茵拍拍身上的衣服起身笑了,“这样才方便行事。”

“是啊。”安轻语搭在一旁,阴翳的双眼闪过讥讽的笑容,“今夜的食物就他了。”

周末回家,章子谦坐着家里派来的车望着外头的景象。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真是个不好的兆头。

回到家中,家里依旧冷清无比。不用想,父母在工作。天黑了,吃些什么好呢。他独自一人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殊不知身后有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