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虐文当外挂[快穿] 》江色暮

55、星际ABO(8)

("我在虐文当外挂[快穿]");

贺云琛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景暄。

景暄显然被他的目光伤害到,
可又理亏,只能站在原地,还是很不知所措地看他。

贺云琛……倒是没怀疑眼前这个景暄是不是假冒的。他和景暄之间的标记还在,
虽然里面沾了其他alpha的味道,
让贺云琛有点犯恶心,但这也是最牢靠的身份证明。

他想了想,
问:“蒋风林呢?”

景暄面色变化。他似乎想要掩饰,可脸上还是透出些愤怒、厌恶。只是这回,
厌恶的对象不再是贺云琛。

贺云琛明白了。

真奇妙啊。

两三个月前还爱得死去活来、可以婚内出轨的人,到现在,
竟然闹翻了?

景暄深呼吸一下,
说:“你提他做什么!”

他这一句话,
带了一点之前和贺云琛对峙时的气势汹汹。但是,里面又有谁都听得出来的着心虚。

贺云琛觉得,自己是没办法从景暄这里问出什么了。他往前走去,在沙发上坐下,
“尤尔。”

作为一个上将,他家里也有可以让尤尔的拟态被投影出的设备。

尤尔出现在他面前,还是盘腿悬浮在空中,
只是这次没有倒着。

不用贺云琛再说一遍,尤尔已经开始说:“蒋风林的生活痕迹在上将离开后就消失了。咦,
一个半月前,
景先生去了一趟医院信息素科?”

贺云琛没在意后半句,
“消失?”

尤尔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蒋风林的最后一次消费记录,是上将离开的第二天,当时景先生和他一起。”

贺云琛瞥一眼景暄。景暄面色苍白,
沉默地走到他身边。

贺云琛这会儿还穿着军装,看起来英俊又冷峻。景暄之前一直觉得贺云琛性格太无趣,可这会儿被他看着,景暄竟然有种战栗感。

他从双脚开始发麻,这种麻一直窜上他头顶。可他没来得及再说什么,贺云琛已经说:“看来不用我多问了,会有人来问你的。”

景暄瞳仁一颤,不可思议道:“你要做什么?!我可是你的omega!”

贺云琛微笑一下。景暄更颤了,他口舌发干,因贺云琛这一个表情而感到恐惧。

“正在和我离婚的、很可能对一个身份不明人士泄露了军机的omega,”他纠正,“尤尔?”

尤尔不坐了。他站在贺云琛面前,敬了个军礼:“报告上将,已经通知军部了。”

贺云琛点了下头,再看景暄,礼貌地说:“你还是去换个衣服?”

景暄:“不……”

贺云琛没再看他。他往沙发上靠了一点,打开自己的终端,开始思考蒋风林可能的目的。

景暄看他这样,在沉重的压力之下,有些崩溃,质问:“蒋风林一开始出现的时候,你难道没查过他吗?贺云琛,你不能这么污蔑我!”

贺云琛没理他。

景暄又开始哀求。他的信息素在屋内释放,是很受alpha欢迎的一种甜香。味道介于花香与果香之间,清而不腻。他想要靠近贺云琛,甚至于,他能看出来,贺云琛也被自己影响到。

贺云琛的坐姿变了。他的身体挺直一些,面颊紧绷,像是想要用意志对抗本能。

景暄心中一喜,柔和地叫他:“云琛。”

他在贺云琛身边坐下,缓缓靠近。

a和o之间,有什么事情不能通过睡一觉解决呢?

景暄觉得,自己已经快成功了。

可就在他要吻到贺云琛的时候,贺云琛侧开头去,说:“你知道你现在一身蒋风林的味道吗?”

景暄面色微变。他隐隐咬着牙,但还是微笑,说:“我去咨询过了。现在的技术,没办法完整清除我身上……多余的东西。”

所以,景暄权衡之下,还是选择用现在的样子面对贺云琛。

至少当下,他还能对贺云琛施加影响。可如果他把贺云琛的标记一块儿洗了,寄希望于自己动动嘴巴就和贺云琛和好,那他就是真没脑子了。

贺云琛明白了:哦,这就是他去信息素科的原因。

他看着景暄。景暄舔了舔唇,小声说:“老公,我——”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面色忽然僵硬一下,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贺云琛。

这样的目光也没持续多久。几秒钟时间,景暄的身体就软了下来。不过他没来得及倒在贺云琛身上,而是直接被贺云琛抓到一边。

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一个小型医疗机器人举着针管。不用说,这是尤尔控制的。

针管里是致人昏迷的药物,不过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

烦人的苍蝇暂时没了,尤尔同情地看着贺云琛,提议:“上将,你需不需要先去,咳,处理一下?”

贺云琛瞥他一眼,尤尔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

贺云琛眼角抽了抽,尤尔开始看天、看地——这样子就是装出来的,对人工智能来说,所有镜头都是他的眼睛。他的拟态把视线从贺云琛身上挪开,可事实上,整个屋子依然在尤尔的“视线”里。

贺云琛说:“看着他。”

尤尔再敬礼,这次倒是严肃多了。

贺云琛短暂地离开片刻。他再回来,军部的人也正好上门。

景暄被移交。景家有人来问,得到一个“景暄的情夫很可能是对联邦图谋不轨的星盗”的答案。再私下查了查,景家沉默了。

景暄在审讯室里醒来。他出身还在,又是omega,军部没人虐待他。可这样的环境本身,就够景暄喝一壶的。

不用专门审问,景暄就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情况说出来:贺云琛离开中央星后,他只当甩掉一个包袱,还隐隐埋怨贺云琛不够“知情识趣”,竟然不主动提出离婚——那个时候,景暄把后续舆论上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贺云琛会被泼上一大盆脏水,“他是联邦的英雄,但他对自己的omega并不好”云云。

不过景暄不着急。空出来的时间,正好够他准备更多“证据”。

他高高兴兴,把这个“好消息”和情人分享。出乎景暄意料的是,在知道他和贺云琛摊牌、想要与蒋风林结婚之后,蒋风林并不高兴。

他在屋子里踱步,问:“你就那么直接和贺云琛说了?”

景暄说:“对啊!”

蒋风林:“你……为什么不把我的信息素遮掉?”

景暄有点不高兴了。他在为自己和蒋风林的未来考虑,结果呢,蒋风林竟然是个孬种?

他面色一沉。以往这个时候,蒋风林总要来哄他。不是贺云琛那种磨磨唧唧的哄法,而是更加激烈、刺激。可是,蒋风林却说:“贺云琛是什么反应?”

景暄笑了,“他能有什么反应?”

蒋风林问:“我说真的!他是什么反应?”

景暄奇怪地看他一样,还是回答:“他申请调走,现在已经出发了。不过没关系,我们……”

他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看到蒋风林面上的冷笑。

那种冷笑,混合着嘲讽、轻蔑。

景暄喉结颤动一下。他开始愤怒,但他没来得及说什么,蒋风林就离开了。

景暄惊了。他觉得,蒋风林是有病吧?如果不是确定蒋风林是a,他几乎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对贺云琛爱得深沉。不过,即便是a……

景暄的心情七拐八拐。他等了两天,蒋风林还是没出现。景暄的怒火愈熊,他怀着被愚弄的愤怒,让人去“招待”蒋风林。可这一次,自己手下的人回来,告诉他,蒋风林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意思?

景暄不是傻子。他察觉到了不对,开始仔细回想蒋风林那天的表现。好像是在他说贺云琛离开之后,蒋风林就彻底不掩饰了。这么说,他真的是冲着贺云琛来的?可当初,两个人见面,明明是一场“英雄救美”啊!

景暄再去查。这下子,他的脸色真的变得没法看。

当初劫持他的几个歹徒,竟然早早都死了。

不是被法律判了死刑。这个时代,死刑已经在被废除的边缘。依那几个歹徒犯下的案件,等待他们的是去边缘星上做劳力。可是,还没来得及被转交,他们就一个个病死、和其他犯人斗殴死、吃饭被骨头呛死。

景暄眼睛都红了,这是气的。

往后,他还发现,蒋风林的身份也有问题。

他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一场美好爱情,可这从头到尾都是阴谋!

景暄带着被“背叛”的怒火。他心里的朱砂痣成了蚊子血,而后,再想到贺云琛。日思夜想,原本已经降格到米饭粒的贺云琛又成了白月光。

蒋风林接近他时不怀好意,其他所有alpha接近他时大多也是冲着他的样貌,他的生育能力,他身后的景家。只有贺云琛,两人结婚七年了,最开始的时候,景暄真心想要和贺云琛二人世界,所以贺云琛哪怕在结合热的时候都把持得很好。到后面,他不喜欢贺云琛了,更不想要一个贺云琛的孩子,贺云琛也始终尊重他。

他的家世,贺云琛是最不用贪图这些的人。当初景暄嫁给贺云琛,受到多少人艳羡?之后那么多年,贺云琛也没想过动用一下景家的关系,让他过得更好。

景暄开始后悔。他明明已经拥有“美好的爱情”了,为什么之前会不满足呢?

他想要挽回贺云琛。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俗套的“发现朱砂痣原来是烂掉的蚊子血于是幡然悔悟”的剧本啦。

感谢在2021-04-07
23:58:22~2021-04-08
12:10: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神木天使
5瓶;星星告诉你别哭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我在虐文当外挂[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