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扒上了城主! 》本草石南

第十三章

脸烫,脑袋烫,就连意识都开始发烫。

猛地闭上双眼。

画扇放空满是羞愧的大脑,试图用放空来麻痹自己。

他的发烫的脑子脏了。

空着又烫着,紧张的情绪渐渐消失,不知不觉间,他就睡了过去。

而这时,城主睁开了双眼。

他翻身侧躺,撑着脑袋,盯着那睡得安稳的画扇,独自在黑暗中笑了许久。

这可比以往要有趣得多。

·

这一觉睡得很沉,很久。

画扇醒来的时候脑子还有些糊涂,只依稀间感受到自己似乎抱了个硬邦邦又有些暖的东西,伸手在那东西上随手摸了两把,触及某种细腻的手感,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的他强撑着睁开了眼。

睁眼就看到了某张好看又有些觉得讨厌的脸,视线再往下,就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胸口……

以及,自己强行扒伸入胸口衣襟中的手。

顿时间,画扇所有的睡意都被吓得不剩半分!

他讪讪收回自己的爪子。

又很是礼貌的为城主整理了一下四下散开的衣襟,做完这些,就低头看着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上的被子。反正看什么就是不看身旁那个大活人就对了。

“手感如何?”

城主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开口询问道。

画扇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继续低头盯着被子看,仿佛能将身上这张纯色的被单看出个花来。

失策。

他昨夜不应该睡在这里。

或者说,就不应该应邀过来!

城主没再继续开口,轻轻挥袖,床帷便勾挂好。

他翻身下床,简单洗漱着。

画扇虽然盯着身上的被子,却也留心着城主的举动,见着对方不过挥袖就使得床帷飘起再勾挂稳妥,便回想到昨夜对方将他抱在怀中时,不过三步,就从庭院到达这卧室前。

如果说勾挂床帷只要内功高深皆可做到,那三步就到达不知多远的地方,可不是人类能做得到。

难道对方也如玩家那般来自星际?各有形态与能力?

但老城主却称城主是主子,而分系统也与他提过,系统并不能改变npc的想法与思维。

老城主虽是个老狐狸,却也算得上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然也不能将原本的珺阳经营得这般欣欣向荣。若说与妖魔勾结,将人选换作是他父亲,可能性还会大一些。

可若是人……

人真能有这般能力吗?

只凭武功能做得出使人定身且无法动弹?

画扇有太多太多的疑惑,却不能轻易开口询问,他将所有思绪都压在眼底,刚下床,就听到屏风那头的水声,以及城主那道清朗温和的问询。

“水温正适,小扇子可要随我一同沐浴?”

画扇只想溜,这位城主究竟有没有那种意思暂且不提,总之他是没有的,至少现在没有。

他迅速穿好衣服,同时开口说道:“昨夜多有打扰请城主见谅,楼中还有事务需处理,且先失陪,若城主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唤……”

“有用得着你的地方,且先留下。”只着里衣的城主从屏风后走出,牵扣起画扇的手,声音轻缓的说道:“你这一觉睡得可有些久,都已经申时了。陪我去泡个温泉罢,待回来府里也备好饭菜,时间正好。”

边说,他便带着牵着画扇推门而出。

房门一推开。

出现的竟不是庭院,而是山洞之中的一汪冒着热气的清泉。

日光从山洞顶斜斜打下,将大半个山洞都照的明亮,照得空气中的灰尘在阳光下带着光圈飘飞不停。

这下画扇连到了嘴边的拒绝都忘了说,愣愣的看着眼前突然变幻的场景,又傻傻的回头看去,却没有看到房门,只有冰冷无情的石墙矗立着。

视线在山洞里转了一圈。

很明显,这个山洞目前看来只有一个出口,就在正上方,那阳光落下的地方。

问题来了,他是怎么到这里的?

怎么可能一打开房门,就达到山洞?

城主看着画扇茫然又好奇的视线却忍着不开口的模样,笑着说道:“这是缩地成寸,想学吗?”

听到这话的画扇猛地转头看向城主,开口道:“我也能学?”

“自然。”

得到肯定回答,画扇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想学。”

“那可得从头开始,我想你学这个要多久。”城主的语气有些怀念,在数万年的记忆中搜寻许久,他才缓缓回答道:“约莫三千年。”

那时,他压着飞升已有千年之久,雷龙愈下,修真界已然无法再容得下他。

许是因他那句道侣未渡劫誓不飞升。

竟在雷龙中擦了一道雷与画扇,天道制衡,渡劫也不过转眼间的事情。但劫雷却不是可以随意收放的,收到牵连的画扇只能边受着天道馈赠边继续顶着道道雷龙,直到烦不胜烦,无意间缩地成寸离开了劫云范围。

恰好是三千年左右。

但他成仙已然数万年,这早前的三千年,在记忆深处,太久也太远。却比而后的数万年都要鲜活,清晰。

画扇可不知道此时的城主在思考什么,他一听三千年,差点想学玩家翻白眼。

他要是能有三千年的时间,还会跟对方在这里磨蹭?

“且不提那些,这温泉瞧着可不错,且试试?”

城主牵着画扇来到水边,往事已成追忆,还是将视线放回当下的小扇子身上才是最重要的。

他的小扇子以往可只敢偷偷反抗。

现下转世轮回,倒是长了那么一点点的胆子,更是有趣了。

画扇踢了脚边那颗小石头下水探深浅,试图用水太深为借口,但可惜泉水清澈见底且也算不得太深,连借口都没办法用出来。

这都没整清楚城主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是什么意思,怎么就开始同泡温泉了。

真不是他思想不干净,虽然昨夜的睡觉只是字面意思,但那个吻可是结结实实的,让他心慌,还有点脸蛋烫烫。

最后,画扇还是顶不过城主‘真挚’的邀请。

主要是盯着城主那精壮有…的身体,他不知不觉就点头,下水泡了泡,试图给越来越烫的脑袋降降温。

但他却忘了,温泉是热的,还冒着热气。

越泡,自然越热。

城主看向小半张脸都没入水中的画扇,笑着询问道:“穿着里衣泡温泉真的舒服吗?”

“还行。”

画扇眼神闪烁,盯着石壁,将脑袋冒出水简单回答两个字,又迅速缩了回去。

说是盯着周围的石壁,但不知不觉,总会不小心转到城主身上。他说不出有什么好看不好看,就是不怎么能移得开视线。

也许是男人之间的攀比心,他嫉妒了吧?

谁能不嫉妒呢?

那流畅结实光是看着就知道充满力量的肌肉……

打住打住。

画扇闭上了眼睛,半靠在石壁上,在脑海中呼唤分系统,打算用玩家来麻痹一下自己。

但不知为何,他呼唤了好几声都没见分系统出来,连一开始就在耳边响起那应当叫做系统提示音的东西都没有出现。

折腾许久,也只在眼前成功投放出屏幕。

而那屏幕上正条条列放着他的任务,当前主线任务一,交换姓名。

画扇先是将那几句任务详情仔仔细细再来回重复的阅读,他终于意识到,这系统似乎打算做红娘,撮合他与城主?

不然怎叫做红娘系统!

呵,他才不会让这奇奇怪怪的东西得逞!

但话说回来,城主的名字似乎在忘仙城无人知晓?他也曾向老管家套话,但对方半个字都未曾透露,眼下仔细想想,也许就连老管家都不知道城主的名字。

温泉水泡得画扇昏昏沉沉,盯着任务看了许久的他也不知道是脑子坏了,还是真的过于好奇,竟开口说道:“还未曾知晓城主唤作何名,可方便告知?”

城主的视线在那块投放的屏幕上轻轻滑过,只在那几句‘天道为契,大道为约’上停留一念,但很快就移开。他笑着说道:“倒也不是不能说,只不过小扇子你可知姓名是带着力量的?”

泡得有些热的画扇将脑袋冒出水面,捧场接话道:“什么力量?”

“自然是我能听得到的力量。”城主看着画扇通红的小脸,语气特意放轻再放缓回答着。

画扇只觉得城主有些神神叨叨,说的话不清不楚,听得他也有些不太真切,脑子还很昏……

正这么想着,他眼前一黑,还真就差点昏进了水里。

之所以说差点,那是因为某个温热的结实怀抱将他抱出了水面。

说实话,画扇觉得挺丢脸的。

他,身强体壮,内力深厚,暂且算得上是武功高强。

但没想到才泡了不到半柱香的温泉水,竟然就承受不住了?这不应当!他连着泡了三天三夜的药浴,都还精神得很,怎么可能会被这温泉水泡得昏沉?

“我忘了,你不应同我泡这温泉。”

城主有些懊恼。

他已是多年仙君,呼吸间都是仙灵之气,而小扇子眼下还是个凡人,至多也只算是刚入炼气,可承受不住经他力量冲荡的泉水。

依旧觉得丢人的画扇无意间碰到城主的皮肤,又想到自己此时与城主都刚从泉水中出来,耳根更烫了,他自觉昏沉已消退不少,便开口说道:“我可以自己走。”

这都什么事?

不过泡个温泉,怎就整的自己同话本里身轻体柔还娇弱的美娇娘似的?

“莫要勉强。”

随着城主这道清朗温柔的声音,画扇只觉得身上暖风拂过,湿热感便全然消失,依旧头胀着的他拽着自己换了个颜色的青衫,又愣愣的盯着城主身上同样颜色的衣袍,愣是想不明白衣服是什么时候又是怎样换上的。

妖术恐怕都做不到!

这是仙法吧?

再眨眼的功夫,就回到了并不算太陌生的卧室中。

画扇被放置到刚起身没多久的床上,眼神迷茫的打量着四周,因双手正紧紧抓着城主肩头上的衣袍,对方也只能继续维持着这个动作,直到他回过神,才匆匆松开手,并且伸手拍了拍褶皱。

见状,城主勾唇笑了起来,他直直注视着怀中人还带着茫然的双眸,轻声说道:“我名唤简元华,可莫要再忘记了。”

“简元华?”

画扇开口念了一遍,头昏脑涨中,似乎又回到了方才光线不甚明亮的洞穴中。

他似乎正在洞穴中移动变幻不停的石洞里奔走着,手里正握着一本书的虚影,低头依稀可分辨出上面并不太陌生的‘乾坤经’三字。

而这时,前方传来了交谈的声音。

某道声音嘶哑至极,光是听着都毛骨悚然,另一道却清朗温和使人心声向往。

也许是出于顾及,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心思,他闪身接着石壁遮挡,躲了起来,凝神听起远处的交谈。

“少主何时归位?可是忘了我魔窟所在之处?难不成是等着我血陇老魔给您引路?”

“此处有天灵地宝,其他改日再议。”

“简元华,你可是当魁首大弟子当久了,忘了自己的出处?”

“你说是便是罢。”

“你…你做什么!你便是杀了我也无用,莫要忘了,魔只能是……”

“那便杀光。”

清朗温和的声音中不带一丝情绪,冷静,又无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

他依旧藏在原地不敢动弹,但耳边竟突然响起那道清朗嗓音。

“你听到了?源宗,画扇。”

画扇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从无尽的压迫与恐惧中醒来,他望着不太熟悉但也不陌生的床幔顶,依稀只记得自己做了个与城主有关的梦,梦里有山洞,有黑雾缭绕的怪物,还有…乾坤经。

梦的最后。

他似乎被城主抓住了。

即便画扇拼凑不起梦境的全部,也记得梦中的城主就是最可怕的存在。

而城主昨夜似是已告知了他姓名。

唤作……

“简元华。”

画扇轻声念道。

他不再多想,见屋里无人,翻身而下,在书案上留了张纸条,便迅速离开了城主府。

在城主府中接触到的事情太过‘神’奇。

还是先回楼里,好生琢磨,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与此同时,正在城主府中另一处同老管家交谈的简元华抬起头,朝着小扇子离开的方向看去,勾唇说道:“府上的花要明艳些的,合适他作画。”

·

画扇回到引玉楼时恰好遇上四处搜寻他的数多下属,这才发现,自己竟消失了整整两日。

回想起泡温泉前城主说得申时,才知道他竟又睡了整整一日。管事赵羽娘担忧寻不见他,便将会见客人的日子又多加推迟了几日,仔细算算,眼下成了七日才接待三人。

若是师父知晓,定要骂他懈怠,不愿在人物上多费些功夫了。

但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所生活着的世界都不知能稳固到几十,人物什么的,便且先搁置着,也能理解,毕竟事亦分缓急。

画扇想是这样想,但还是老老实实去完成师父布下的课业,每月一副人物画作,需得心中有数方才可下笔。

掐算日子,今日似乎就到最后一日了。

这月来事情着实太多,不是海外人,就是玩家系统,不然就是城主,就连会见客人都减轻再推脱。

若不是担心师父他老人家已至高龄,会被自己的不作画而气着,恐怕画扇眼下都没想到要完成课业,而是打算打开系统,好好研究起游戏来。

回到屋里,摆好纸张笔墨,画扇思索片刻,便开始下笔。

也不知是一开始下笔时就不对,还是画到中途有了其他想法,画纸上竟就浮现出了城主的容貌与神态,那半勾着的唇角,似笑非笑,温和中带着冷漠。

可以说这是他画人物以来最为传神的一张!

传神是传神,好也是好,就是图不太对劲,似乎不小心忘了画衣服……

衣服也不是主要。

主要是那身形,那充满力量的肌肉。

还有未来得及画的下半身。

……

画扇红着耳根逃离了案桌,他猛地躺到床上,随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被红线紧紧缠绕的木牌。

指尖磨砺着木牌上的道道红绳。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犹豫片刻,将红绳小心翼翼的拨开。

这样的动作他自小做了无数遍,也算熟悉,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避开刮散红绳看到了木牌上刻着的字。

‘简’。

画扇忽就想到了城主简元华,也许是这个姓氏的人太少,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下意识觉得木牌与对方有所干系。

但这种想法只在脑海中飘了一瞬,很快就消失。

木牌是师父儿时交于他的,怎会同城主有关系呢?只是字相同,也可能连字都不同,不过是读起来相似罢。

记起儿时,画扇只觉得那仿佛已经过去一辈子那么久,他如今体健身强又有武功傍身,谁又能猜得到他自生来便是天生五感皆失。

目盲,聋哑,无味,无痛。

他甚至都不知自己是个什么,就连维持生命的吞咽也不过是父亲特意训出的习惯性。

直到三岁那年。

父亲的下属叛乱,他无意间走失山林,在山林中静静等待死亡时遇到了师父。

师父带他走遍天下,使他渐渐恢复五感又助他寻到父亲。

这一切就像梦般。

画扇永远都无法忘记睁开双眼看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他才知道,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美丽,拥有那么多的颜色,还有那么多的快乐。就连所谓的丑陋,都是特别的,都是不一样,在他眼中都是极其漂亮的。

年纪尚小且刚‘正式’接触世界的他还没有学会太多的东西。

他只有一个念头,要将看到的所有都记下。

不止是记载脑海中,还要记在笔下,记在他的心里。

从画扇认识师父画中仙开始,就看到对方的白发白须,至今,那白发多白须更长,谁也问不出画中仙的年岁,就连画扇也不例外。

画中仙除了医术一绝外,最拿手的还是书画。

且还有些神神叨叨,虽不寻仙问道,但却极为相信所谓的命数,还有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

就像‘画扇’这个名字。

画中仙直言,只有也只能使用这个名字,才能勉强安稳长大,不然十五岁前必定夭折。

却也说过,这个名字牵扯太重,普通人压不住,便是只能使用这个名字的画扇,也得去借用更强的力量。此后,画中仙消失整整一年。

那一年,画扇疾病缠身,五感时而消失,时而好转,数几次都差点醒不过来。

在五岁生辰时。

画中仙赶了回来,他取出一块紫红的木牌,以画扇鲜血浸染红绳,再借红绳将木牌紧紧捆稳不再露出半点木牌的痕迹,随后赠与了画扇。且说是,若红线散开,那便是天意是命运。

小小的画扇可不明白什么天意什么命运。

他只知道得到了木牌后,自己再也没有生过病,不仅可以拿起画笔,又能摆弄他的小纸扇,还能随着师父继续四处云游。

对于木牌,画扇自然十分好奇,但都是在保命的前提下摆弄摆弄,再多的,他是不会做的。

见识过这个世界的精彩,谁又想恢复只有黑暗的世界?

师父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木牌,为何会有这般神奇的功效,画扇也都曾问过,但得到的只有一声叹息,并说‘这是你的决定’。

画扇就纳闷了。

他小小年纪,还做过什么决定?

难不成是病得糊涂了,随口说的胡话被师父当真?

画扇轻轻将红线调绕回去,确保两面都全然被红线所覆盖后,他才将其放回枕下。

想了想,便默念起分系统的名号。

他记得是二二二二,也是奇怪了,这两日都不见分系统的影子,莫不是跟他去城主府时不小心丢了不成?可还寻得回来?还是需得他同城主再讨要一个?

“宿主你要抛弃我吗?”

分系统突然出现在了床幔之中,伤心大哭的同时身上金光都变得有些发红。

它是真的难过。

被城主关了禁闭不说,一被放出来就听到宿主要重新去讨要系统!

越想越难过,哭着说道:“宿主你怎么能这样!一统一绑定,你怎么可以想着找其他的统!被城主关小黑屋就已经很痛苦了,你还要抛弃我!你坏蛋,你三心二意,你不顾旧情……”

画扇面容平静,很是和善的看着分系统吵闹,虽然耳边的声音喳喳个不停,但至少安心啊。

总比面对城主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做些什么好。

直到分系统哭得越来越凄凉,嘴里说得也像是他抛妻弃子似的,才开口安慰道:“我以为你不见了,原是打算找找的,既然眼下找到了,自然不会再去绑定其他系统。”

“我不听。”光球猛地塞进被窝里,将光芒全然遮挡住,它闷闷的说道:“除非宿主哄哄我,不然我就继续自闭。”

听到这话的画扇突然就想起早前几个颇为熟悉的女玩家总爱花上一些钱来他这里抱怨自己的未婚夫,思索片刻,他才斟酌着开口道:“别生气了,被子里头多闷,出来透透气。”

虽然并没有弄明白到底要怎么哄。

但最核心的问题他还是清楚的,就是‘抛弃’,所以他一定不能主动提起抛弃以及讨要系统的字眼。

事实证明,画扇的做法是正确的,就这么简单哄了几句,就把奶声奶气的分系统从被子里哄出来。

编号2222的分系统诞生并不久,自我意识也没有那么强烈,算是个不记仇的统,它跟自家宿主闹了一会儿后,就开始了正经工作,总结汇报道:“您目前的主线任务进度是5%,支线任务是3%。检测到城主大人暂时为您屏蔽系统相关事项,是否选择重新开启提示音?我的建议是锁定开启,不然您会错过很多与游戏相关的消息,鉴于城主大人拥有小黑屋的功能,系统2222很有可能无法及时对您进行提示。”

画扇思索片刻,权衡之下,如同系统所说的那样选择了锁定开启提示音。

系统确实是个好东西。

而提示音,也许能让他在城主面前保持大脑暂时的清醒。他需要的不多,只要不昏了头顺着城主的意思做某些事情,就已经足够。

【已开启系统提示音,欢迎宿主画扇回到游戏《世界》,主神大道致力为您打造最快乐最放松的游戏。】

【锁定系统提示音】

【检测到宿主游戏进度有所更新,以下为您逐一播报。】

【主线任务一:交换姓名。已完成,恭喜您完成任务,奖励‘画扇’魂飞魄散的残魂0.7%,已发放,融合成功。天道存魂多艰难,且行且珍惜。】

【开启主线任务二:偶遇。任务详情:一切的一切开始都在于偶遇,而大多数的偶遇都是精心策划,红娘系统提醒您,请用心经营您的爱。】

【支线任务已经开启。】

【支线任务一:城主赋予的权利,‘这所谓的游戏,便交于你玩’。任务详情:‘武起忘仙’已顺利开启主线,游戏稳定度30%,其中20%为主神大道鼓励赠送。】

【主神大道友情提醒您:《世界》名下所有游戏初始皆为50%,因‘武起忘仙’已偏离原定主线,主线任务自行安排。加油哦,少年郎,相信简城主选择的你是最棒的!为你的世界而奋斗吧!稳定度88%您将获得某位时刻都在忙碌的主神天道赠与的神秘大礼包。请勿消极怠工哦!】

【经系统检测,宿主身上带有不存于游戏且浓郁过量的**气,来自于城主大人。经城主大人调整,现于宿主无碍,故不作理会。】

【系统提醒您,您已获得主神天道迟来三日整的神秘小礼包,已为您寄存于背包,轻早日使用。】

数道声音接连在画扇脑海中响起,起身坐于床边的他双眼紧紧盯着屏幕,犹恐自己漏看了些什么。

任务会有所调整,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完成任务的奖励以及某些像是特意留给他的话,就很是骇然了。

像是无所不知的天那般,竟将他的想法,都摸得透彻,那句‘为你的世界而奋斗吧’既是在鼓励他亦是在警告他,让他只能拼命去完成任务。

天道,大道。

莫非真的就是他所想的天。

画扇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表情,若真是天,那为何要搅乱生活,非得让另一个被称作是星际的世界来搅乱这个世界?

又为何要派出城主…这么个瞧着就觉得有反骨还不大对劲的人?

可惜画扇并没有与天沟通的能力。

若是有,恐怕画扇会听到令他异常失望的声音。

毕竟此时,某个连发放礼包都迟到的忙碌天道正在欢庆着,甚至难得好心情的使得灵气小小复苏一波,终于把疯狗赶走了,还顺带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的麻烦也一齐送走,祂不高兴,谁高兴?

感谢大道,感谢主神系统。

终于让万千世界的天道松了一口气,虽然游戏仍然在研发,但必定要努力啊!这是祂们的希望!

主神大道的压力无人得知。

就像是天道的快乐没办法共享一般。

而画扇,还在逐字逐句的研究着方才的提醒。

他先是打开了系统背包,左右观察着那个据说是来自天道的礼物,金灿灿的盒子,上头还用粉色的绸带打了个奇怪的小结,按分系统的话来说,这叫做蝴蝶结。

对礼物观察再三后,他还是没有去打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画扇把视线移到了支线任务上,那句既含着鼓励又含着威胁的话对他的影响可不算小。

而系统低于五十的稳定度……

他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那该死的城主,竟然提出稳定八十便对他道出真相,可如今只有三十,而其中的二十还是鼓励赠送!简而言之,实际上这个主线任务只有十。

那么,问题来了,他需要做多少的任务才可以到达五十呢?又要做多少事,才能达到所谓的八十?

画扇将这个艰巨困难的问题抛给基于游戏存在并且善于分析数据的分系统。

“变量太多,不符合系统算法。”

分系统很是无情的给出无法计算的标准答案,但它也没有放弃,继续搜寻着数据库,过了半晌,才继续说道:“虽然无法计算出准确数值,但已得知50%是在游戏各项任务齐全完善并且符合‘武起忘仙’主题的基础上得到,只要您设定出合理的任务,并且将其完善至整个世界,就可以达到50%。至于主题,主神系统已将此世界定义为自由发展,您可自由发挥哦!惊喜吗?”

画扇不仅不觉得惊喜,还有点觉得惊吓。

原本还算是有个主题。

眼下主题都没有了,是让他随意摸索呢?还是就差没直接明了的告诉因为太难所以就需要自己想办法?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个原本属于简元华的烂摊子,要丢给他?而且还这么熟练的发出了安抚警告并用的话语?

他也只是个平平无奇的npc而已,至多会作画会点武功又长得好看一点。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系统提示的声音。

【您收到一条私信内容】

『长高长高在长高:大佬,您有空吗?我接到来自城主府老管家的主线任务中的神秘任务,说是要去挖最漂亮最鲜艳的神秘花朵,好让城主送给心上人作画!天啊,作画,肯定是画扇公子啊!所以,大佬有兴趣参加吗?』

……

画扇面无表情,他有预感,城主又开始作妖了。

呵,作妖。

这个词简直太合适简元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