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八零女骗子 》桃花锤子

第 11 章

谢栀栀怎么可能没死?

她明明……明明亲手把谢栀栀推下了河,亲眼看着她在水中慢慢停止了挣扎。

为什么谢栀栀还会活着?

陈小雨是在逃跑的途中记起了上辈子的事情。

她和谢栀栀是一个村子的人,谢栀栀身世可怜,爹是被下放到牛棚的文人,亲生母亲是下乡的知青,后来亲妈抛弃谢栀栀父女俩回了城,谢栀栀的爹也重病去世,十岁那年就成了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

而陈小雨的父母重男轻女,把她当作他们小儿子的保姆,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和洗不完的尿布,还打算等陈小雨长大了就把她卖掉给他们的儿子换彩礼钱。

陈小雨一直认为她和谢栀栀是一类人,都是没爹没妈的孩子,所以她鼓动谢栀栀一起逃出了那个地方。

谢栀栀要去京市找那个抛弃了她的妈妈,陈小雨想去京市闯一闯,两个人正好可以结伴而行。

可是她们没钱。

陈小雨想到了骗,谢栀栀有一张能够轻易迷惑别人的脸,陈小雨告诉谢栀栀利用这张脸她们就能得到钱,谢栀栀很信任她,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果然,靠着谢栀栀的脸和她的口才,肥羊争着给她们送钱。

路过台子镇的时候陈小雨和谢栀栀遇到了蔡金花,和之前用一样的套路,她们成功忽悠住蔡金花,让她把给儿子娶媳妇的钱乖乖交出来了。

分钱的时候陈小雨和谢栀栀发生了分歧,谢栀栀觉得蔡金花是看中了她的脸才会提前给了聘礼,所以她该拿大头,陈小雨在心里嗤笑,如果没有自己,谢栀栀这个蠢货早就露馅了,既然谢栀栀不仁就不要怪她不义了。

于是她拿了全部的钱逃走,包括之前行骗得来的,一分没有留给谢栀栀。

两辈子都是这样,区别的是,上辈子陈小雨一路北上去了京市,代替谢栀栀认了亲妈,见识过了谢栀栀本该拥有的一切,陈小雨才知道她错了,她和谢栀栀从来不是一样的人。

那个时候她才知道,谢栀栀那个被关在牛棚里一辈子的文人爹谢关山,号称旧时最后一位贵公子,博闻强识精通各国语言,年轻时留洋国外,归国后专门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短短几年就成为文学界的大拿,开一为学流派先河,后来被聘为Q大的教授,在考古、建筑、古代历史多个领域都是权威,几十年后他是写在历史书上的人物。

陈小雨还记得小时候去找谢栀栀的时候偶尔会遇到他,花白的头发让看起来比她爹还老,破旧的衣衫打了无数个补丁,村里再穷的人也比他穿的体面,人人都可以喊他穷鬼。可他看起来和她爹和村里的男人们一点也不同,他不会大呼小叫,永远挺直着脊背,不会说些不着调的荤话,也不会喝完酒就打孩子,他总是温声和小孩子们交谈,他也十分宠爱谢栀栀。

小的时候不明白,长大以后才懂,那是风骨。

谢栀栀的妈秦之遥是下乡的知青,因为仰慕谢关山不顾一起和他结婚了,婚后生下了他们唯一的女儿谢栀栀,秦之遥是城里姑娘,受不了没日没夜的劳作和看不到希望的生活,最终还是离开了谢关山回到了城里。她再嫁给了一个军官,那个军官是京市周家的长子,秦之遥成了周家的当家太太。

这就是谢栀栀的父母。

而她呢?她的爹妈是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的农民,一辈子从没有出过那个小小的镇,活得愚蠢又自我满足。

可是凭什么谢栀栀能拥有这些她却不可以?

于是她代替了谢栀栀,讨得所有人的欢心。

如果后来谢栀栀没有出现,秦之遥就是她一个人的妈妈了,她就能完全取代谢栀栀成为文学大拿的独女、京市秦家的外孙女、周师长的继女,不过好在谢栀栀是个蠢货,成功让所有人都讨厌她,她才能成为周家的养女继续留在周家。

甚至后来周家要和顾家联姻,所有人首先想到的都是她陈小雨,谢栀栀非常不满整天吵闹,却被人发现她已经结婚了,她丈夫就是蒋峻衡。

陈小雨顺利嫁进了顾家,成功挤进了上流社会,可这也是她一生困苦的开始。

想起前世的丈夫顾情,陈小雨忍不住颤抖起来,那个人就是一个疯子,他伪装着自己是个正常人,和她在一起时假装被她温暖拯救,假装一步步爱上她,只不过是为了得到周家的势力报复那些曾经伤害他的人。

等到她没有了利用价值后,就对她不屑一顾,甚至露出了他真正的面目,冷酷、偏执、邪恶、视人如草芥。

后来谢栀栀疯了,一个人出现在大马路上朝着顾情的车跑来,她亲眼看到顾情的脚就放在刹车上,可是他却始终没有踩下去,任由谢栀栀撞上飞驰的汽车,任由谢栀栀死掉。

陈小雨终于明白,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从此以后她活得战战兢兢,生怕惹到那个疯子丢了小命。

这种日子过了十年,陈小雨几乎要崩溃了。

幸好,在一次宴会上她遇到了蒋峻衡,他竟然摇身一变成了能和顾情相提并论的著名企业家,斯文英俊充满绅士风度,俘获了在场所有女人的心,但他对所有接近他的女人一致不假辞色。

女人私底下讨论他,陈小雨才知道原来他至今都没有再婚,至于什么原因陈小雨也很好奇,它不认为蒋峻衡是放不下谢栀栀,当初她看得清清楚楚,蒋峻衡不爱谢栀栀。

但她没想到,那个对所有女人都冷漠的蒋峻衡竟然会主动和她搭话。

一开始陈小雨以为他另有所图,可是慢慢的她发现蒋峻衡只是把她当成一个认识的朋友,他看出陈小雨不开心,永远温和而又有距离的安慰她、鼓励她,他的温柔是令人感到强大的温柔。

开始不甘心的人变成了陈小雨,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蒋峻衡,不甘心和他永远都是朋友。

她想离开顾情了,不过走之前她要拿回她应得的公司的一半财产。

蒋峻衡帮了她,帮她入主公司董事会,成为和顾情分庭抗礼的大股东,甚至为了她和顾情死磕,差点引起社会动荡。

虽然蒋峻衡什么都没说,但是陈小雨相信他是爱自己的,爱到愿意拿打拼多年的公司冒险。

只可惜她还是低估了顾情那个疯子的疯狂程度,别墅失火,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往外逃,没人管她这个夫人,陈小雨只好自救,谁知道却被烧掉的一排书柜压在下面,她大声呼救。

终于有人来了。

是顾情!

陈小雨拼命求顾情救自己,她不想死。

可是顾情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着她,脸上竟然带着欣赏的表情,她一瞬间毛骨悚然突然明白顾情是在欣赏她临死前的挣扎。

她死了,顾情也死了,那个疯子根本就没有逃。

再睁眼她回到了十几年前,正在前往京市的路上。

她思索再三决定回到蒋家,代替谢栀栀嫁给蒋峻衡,这辈子就让谢栀栀代表周家嫁给顾情那个疯子吧!

路过河边的时候,陈小雨无意中看到谢栀栀慌慌张张的往村外跑,她刚要叫住谢栀栀,猛然顿住。

她记得谢栀栀不会游泳。

一个想法浮在脑海,如果谢栀栀消失就好了。陈小雨就那么轻轻一推,毫无防备的谢栀栀失足掉进了河里。

这个世上没有谢栀栀,那么她陈小雨就是谢栀栀了,再也不会有人来抢她的一切,不会有人戳穿她、代替她,她会和蒋峻衡幸福的在一起,成为商业巨头的太太。

为了给蒋峻衡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陈小雨特意坐车去城里烫了头发,买了一身漂亮衣服,她相信蒋峻衡一定会再一次爱上她的。

可是现在她听到了什么?

谢栀栀没有死,那她看到自己推她下河了吗?

陈小雨心里有些慌,勉强开口问道:“大娘,栀栀呢?栀栀去哪了?”

蔡金花可不蠢,陈小雨这态度怎么看都不对劲,听到谢栀栀没有死第一反应不是高兴,反而看着有些慌,她眯了眯眼睛说:“栀栀和老大去山上锄草了,晌午才能回来。”

“什么!?”

陈小雨失声惊叫,她知道蒋峻衡在蒋家排行老大,在乡下孤男寡女一起上山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订了亲或者结了婚的男女单独相处才不会被人说闲话。

陈小雨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问:“栀栀和蒋大哥是什么关系?”

“还能是什么关系,谢栀栀昨天嫁给了我大哥,汉子和婆娘的关系呗。”蒋小妹撇撇嘴。

陈小雨眼神飘忽,脸色煞白,晚了一天,如果她没有自恃不会出意外,如果她早点回来是不是一切就能改变?

还能改变吗?

是了,蒋峻衡不爱谢栀栀,前世在一起那么多年都不爱,他们甚至都没有孩子。

现在他们才刚刚结婚,一切还来的及,想到这里陈小雨定下心来,柔柔开口道:“真没想到栀栀竟然和蒋大哥结婚了,她之前说过自己喜欢的人是蒋三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陈小雨是在蔡金花面前给谢栀栀上眼药,同时也是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两个毫无关系的人走到了一起,还那么匆忙的结了婚,这个疑问从前世一直延续到了这辈子。

蒋小妹可不乐意了,她三哥是什么人呢,谢栀栀配得上吗?当初她妈老眼昏花看中了谢栀栀,可不能让她嫁了人还来碰瓷她三哥。

“我三哥清清白白一个人,见都没见过谢栀栀,我警告你不准再拿他和谢栀栀说嘴。”

陈小雨心里讽刺一笑,兄弟易妻的事蒋家人都干得出,这会儿竟然还会在乎蒋老三的名声,面上仍是笑意满满:“哎,我知道了,我就是不大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妹你快告诉我,让我心里也有个数。”

蒋小妹闻言看向蔡金花,这事儿说起来都是她妈做得主,她也不明白怎么开始说好的把谢栀栀卖给瘸子章,到后面就变了卦。

蔡金花也在琢磨呢,这陈小雨要不是个骗子,那谢栀栀也不是骗子,她要真是个城里姑娘,这事儿弄来弄去是不是便宜老大了?

蔡金花心里不得劲儿,就在这时听到蒋小妹大呼一声:“大哥二哥,你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