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莲花主角受人设崩了 》甜腻小米粥

生气

卓谦心想他是不是要辩解一下——都是齐昊淼在自言自语,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可是这话说出来无疑是卖了齐昊淼。

虽然他和齐昊淼不熟,但这么做确实不地道。

于是卓谦憋了半天,憋得耳根子都红了,硬是没憋出一个字来,他把资料书随手放到一旁,起身走下台阶,扶起齐昊淼:“你没事吧?”

齐昊淼扶着腰,要不是靠在卓谦身上,恐怕连站都无法站起来。

他痛得呲牙咧嘴,说话的声音都在抖:“嘶,痛死我了,半条命都摔没了……”

沈加澜这个人看着弱不禁风的,也不知道从哪儿来这么大力气。

卓谦看齐昊淼的确摔得不轻,有些担心,加上余光中的沈加澜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一直站在台阶上冷眼看着他们,他不想和沈加澜发生冲突,便对齐昊淼说:“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齐昊淼嘶了一声,痛苦地点了点头。

卓谦把齐昊淼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抓着齐昊淼的手腕,一只手抱着齐昊淼的腰,二话不说要往医务室走。

结果刚走出几步,身侧的台阶上就有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迅速逼近。

沈加澜三步并作两步地跨下台阶,只是眨眼间,便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沈加澜冰冷的神色并没有因为齐昊淼的受伤而有丝毫好转,他的眸子里仿佛结了一层冰渣,凉飕飕的目光在卓谦和齐昊淼之间徘徊片刻,最后定格在齐昊淼苍白的脸上。

“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沈加澜声音不大,却咬字清晰,每个字都一清二楚地传入齐昊淼耳中。

虽然齐昊淼才被沈加澜踹了一脚,但他着实被沈加澜森冷的眼神吓到了,并且他背后说人私事在先,本就理亏,一时间甚至连沈加澜的眼睛都不敢看。

“对不起,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这些事。”齐昊淼声如蚊呐,“以后我不会乱说了。”

沈加澜冷声问:“听谁说的?”

“……”齐昊淼怎么可能回答这个问题?这不是得罪人的嘛,他支支吾吾,“听那些人说的。”

“哪些人?”

沈加澜咄咄逼人的态度让齐昊淼很是难受,他被踹了一脚不说,还这么低声下气地道了歉,况且这些八卦又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沈加澜光逮着他不放算什么事?

“我忘了,反正就是学校里的那些人。”齐昊淼说,“你都不看论坛吗?你和宴舒阳在论坛里可是大红人。”

说完,他对卓谦道,“我们去医务室吧。”

卓谦点了点头,扶着齐昊淼继续往前走。

可是沈加澜就站在他们正前方,一个人堵住了两人可行的道路,他表情冷漠,纹丝不动。

齐昊淼等了一会儿,没忍住开口:“我能说的都说完了,你也该让让了吧?”

沈加澜依然没动。

齐昊淼压着火气道:“沈加澜!”

沈加澜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齐昊淼终于忍无可忍,轻轻推开扶着他的卓谦,一面攥紧拳头走向沈加澜,一面咬牙切齿:“你真是欺人太甚,别以为你姓沈我就怕你。”

“齐昊淼,你别冲动啊。”卓谦见势不对,赶忙拉住齐昊淼的手臂,不停摇头劝他,“算了算了,和气生财。”

沈加澜可是文里的主角,顶着一身闪瞎路人眼的主角光环,根本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人。

就连原主这个恶毒配角都会在后期被沈加澜收拾得身败名裂,更何况齐昊淼总共就没在文里出现过几次,连恶毒配角都不如,拿什么跟沈加澜斗?

他们这种炮灰要时刻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才能在这个属于只沈加澜和宴舒阳的世界里走得长远。

卓谦对这一点还是有很清楚的认知。

然而齐昊淼不知道卓谦在想什么,一个劲儿地试图甩开卓谦拉他的手:“别拉着我,我一定要和他说个清楚,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吗!”

“算了算了……”

“别拉我!”

“算了,冲动是魔鬼……”

“我都说了别拉我!”

卓谦松开手。

前一秒还张牙舞爪恨不得把沈加澜撕碎的齐昊淼动作骤然一滞,他怔愣片刻,似乎感受到什么,回头看了眼自己空空荡荡的手,又看了眼已经和他拉开距离的卓谦。

齐昊淼顿时傻了:“你怎么不拉着我?”

卓谦无语地说:“你不是要和他说清楚吗?我给你机会。”

“……”齐昊淼回头看向沈加澜,发现沈加澜不知何时向他走近了些。

他作为班里的体育科代表,身高自然不矮,可沈加澜竟然比他还要高一些。

低垂的睫毛遮住了沈加澜漆黑的眸子,他嘴角轻抿,即便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势让还是让齐昊淼下意识地感到畏惧。

沈加澜开口:“你要说什么?”

齐昊淼:“……”

这下齐昊淼什么话都不想也不敢说了,赶紧让卓谦扶住他,像条夹尾巴狗似的带着卓谦从旁边绕开了。

经过主席台时,卓谦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沈加澜还站在原地,面向他这边,意味不明的目光正好落在他身上。

四目相对。

卓谦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

好在沈加澜皱起眉头,很快转开了目光。

沈加澜整理好心情,正要离开,冷不防瞥见宴舒阳走近的身影,他想起刚才路过时无意间听到的话,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沉到底。

宴舒阳何其了解沈加澜,一看便知不久前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他走过去,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你脸色很不好看。”

沈加澜察觉到宴舒阳的靠近,皱着眉往边上避了几分。

宴舒阳把沈加澜毫不掩饰的动作看在眼里,却没往心里放,他自觉往后靠了靠,见沈加澜紧皱的眉头松开一些,才开口:“我过来时看见你在和两个人说话,其中一个人是卓谦?”

沈加澜点头。

“卓谦他……”宴舒阳顿了顿,“又来打扰你了?”

沈加澜知道宴舒阳误会了,尽管他一直对卓谦没什么好感,却也不会随便往卓谦身上泼脏水,便难得解释了下:“我路过遇到他们,就多说了几句。”

宴舒阳笑着问:“说什么了?”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沈加澜顿时恶心得仿佛吞了一只苍蝇,他没回答这个问题,扭头就走,才走两步,忽然瞥见卓谦落在台阶上的资料书。

于是他又想起刚才听到的话,心中噌的一下冒出一股无名的怒火。

他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抬脚踹向那本资料书。

资料书被踹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栏杆前,书本可怜兮兮地摊开了第一页,空白的页面上被人用隽秀好看的字迹写了“卓谦”两个字。

沈加澜看也没看那本资料书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在宴舒阳独自站在台阶上,他慢慢收敛了笑容,面无表情地看着资料书上的名字,半晌,他走下台阶,捡起那本资料书。

-

第六感告诉卓谦,沈加澜肯定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还有可能气不过跑来找他和齐昊淼的茬。

想到这里,他生无可恋。

他是真的不想和沈加澜交恶啊!

神经比电线杆还粗的齐昊淼倒没想那么多,他腰部一侧撞得乌青,校医给他上药时疼得五官都扭曲了,嚎得跟峨眉山的猴子似的。

等校医走后,齐昊淼心有余悸地对卓谦说:“沈加澜的眼神也太吓人了,和美剧里的变态反派有得一拼,你看过汉尼拔没?汉尼拔要杀人时就是他那个眼神。”

好家伙。

这个世界里连汉尼拔都有。

卓谦坐在椅子上,一边发愁一边说:“你明知道他吓人,还去招惹他?”

齐昊淼挠了挠头,有些委屈:“我这不是气不过嘛,你看我腰上这块青的,疼死我了!”

卓谦知道齐昊淼有多疼。

他腰间也有块差不多大的乌青,上周末在手机售后维修店撞的,现在还没散去,摸着也疼。

不过疼点也好,让齐昊淼长点记性!

“现在知道疼了?早干嘛去了。”卓谦道,“以后不该说的话别乱说。”

齐昊淼反应过来:“你不相我说的?你不信你去论坛里搜索宴舒阳和沈加澜的名字,好多人都这样说!”

卓谦当然信,他不仅信,他以前看文时还对宴舒阳和沈加澜今后的恋爱过程了如指掌,甚至记得他们的初吻是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一个乌漆墨黑的山洞里。

但现在宴舒阳和沈加澜的感情还没苗头,沈加澜也很排斥别人把他和同性捆绑,所以他们这些炮灰有多远躲多远吧,别瞎掺和这些事。

“道听途说的话别太当真,还有很多人说我在追求宴舒阳呢。”卓谦站起身,走到病床前,单手搭上齐昊淼的肩膀,“你看我像是喜欢宴舒阳的样子吗?”

齐昊淼托着下巴仔细端详卓谦的脸,然后重重点头:“你简直是爱惨了宴舒阳。”

卓谦:“……”

连齐昊淼这个炮灰都能看出来,原主到底表现得有多明显!

卓谦不想说话了,转身就走。

身后响起齐昊淼的喊声:“喂,你去哪里啊?”

“上体育课。”

“那你记得去论坛里搜索宴舒阳的沈加澜的名字。”

“……”

搜个屁……

好吧,他也有些好奇,可是他没有手机呜呜呜……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沈加澜果然生气了。

之后的两天,卓谦又在走廊里遇到过沈加澜几次,但每次沈加澜看见他都阴着脸扭头就走,仿佛多看他一眼会脏了眼一般。

卓谦无奈极了,为了不影响沈加澜的心情,只得尽量避着沈加澜。

没办法,主角受最大。

这两天都在为沈加澜的事发愁,卓谦连去理发店染头发的计划都忘了。

周六早上,卓谦特意找乔杰借来一顶鸭舌帽,从学校出发去沈莲告知他的地址——他还没拿到手机,联系沈莲也是借用了乔杰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