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府表妹 》百果酒

47. 第 47 章

温落晚带着绿漪急急的赶回了应春院。

今天忌出门!

只出来这一趟,就把她未来打算傍辅国公府的计划搞砸了,得罪了辅国公府未来的少夫人……温落晚简直糟心透了。

唯一能让她开心一下的就是她看到了那位夫人,她为陈馨宁高兴。

回到应春院一看,果然,陈馨宁仍旧颓废着坐在那里发呆,身前的茶水都已经不冒气了。

“馨宁,你猜我刚才回来时看到谁了?”,温落晚来到近前,笑眯眯的看着陈馨宁道。

陈馨宁连动都没动,依旧保持着温落晚离开时的姿势,仿佛已经成了一尊没有生气的石像。

温落晚又气又心疼。

那个聂观砚就真的那么好,值得陈馨宁如此失魂落魄?!

隐隐的,温落晚又有一些羡慕。

她觉得她这辈子估计都不太可能像陈馨宁这样倾心爱着一个人,因为,她活得太清醒。

“你真的不敢兴趣?唉……难为我看到那位夫人,便什么也不顾了,兴奋的跑回来给你报信儿……也算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打扮一下来不急去见聂夫人的……”,温落晚一边看着陈馨宁的脸色,一边故意说道。

陈馨宁眉梢终于动了一下,似是在回想着温落晚说话的意思,然后,猛的跳起来,直视温落晚,红唇抖个不停道:“你……你是说……聂……聂夫人……来了?”

温落晚乐呵呵的点头。

陈馨宁现在眉眼生动的样子真是好看极了。

辅国公夫人果然还是舍不得女儿难过,就算聂府并不让她满意,可是,她还是愿意为了女儿去接触、去了解。

陈馨宁得到了肯定的消息,激动得眼圈发红,直哽咽。

她现在明白温落晚让她与母亲坦白心意的用意了。

母亲愿意给聂家一个机会,若是聂家经得过母亲的考查,那是不是就代表……就代表她有那个机会嫁给那个人。陈馨宁想起温落晚说过的,如果聂家真是个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妻贤好家风的人家,那么,也许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希望,但若是聂家是个不成器的烂泥坑,国公夫人就绝对不会让她嫁过去的。

为人母的,绝对不会害自己的孩子。

国公夫人为人开明,并不是那种听不进去意见,独断专行的母亲,在合理的范围内,她还是乐于看到陈馨宁幸福的。

聂观砚家势低又如何?

如果聂观砚确有才华,有辅国公在,一品、二品不敢说,但三品……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不管如何,聂夫人今天能现在辅国公府,就是一个好兆头。

“温姐姐,我……我现这个样子……”

“怎么办?来不及了……”

陈馨宁兴奋的往外走了几步,猛然醒悟这些天她黯然神伤,懒于梳妆,现在这个模样是见不了人的,不禁急得泪珠纷纷,怪母亲不提前给她透个信儿。

温落晚见陈馨宁真的急了,急忙上前安抚道:“放心,来得急,我保准把你打扮得美美的。”

“绿窈,命人端水净面。”

“蓉滟,去嘉云院里拿新衣饰来……”

温落晚气度从容的将所有人都支使得团团转,所有的事情都没落下,时间调度合理……陈馨宁这才明白温落晚的意思,不用跑回自己的院落梳洗,这时间自然还来得急。

心情即激动又感激。

待在绿窈等丫鬟的服侍下净过面,又重新梳了头后,蓉滟带着丫鬟们带着两套新的衣饰正好赶来。

“快,蓉滟,服侍你家小姐换上……”,温落晚指挥道。

“是!”

蓉滟屈膝抿唇笑着应道。

蓉滟是陈馨宁的心腹大丫鬟,素来沉稳心细,陈馨宁的心事哪里能逃得了她的眼睛。自家小姐若是能心想事成,她也是高兴的。招呼着小丫鬟们端上两套新衣饰,让小姐挑选。

一套是比较艳丽奢华的流彩芙蓉衣和相配套的红宝石头面。

一套是雅致清新的月牙白绣金玉兰衣和相配套的暖玉头面。

以陈馨宁容貌,其实最适合的是那套艳丽奢华的流彩芙蓉衣及红宝头面,必定艳色逼人,让人难忘。可是,陈馨宁是要去见有可能是她未来婆婆的聂夫人,哪有婆婆喜欢自己儿媳长得太艳丽的?

望着自己往日喜欢的风格,陈馨宁在月白与流彩之间犹疑不定,最后,还是温落晚替她选了那套流彩衣。

陈馨宁自然是喜欢的,可是,又但心聂夫人不喜欢。

“温姐姐,要不……我是穿那套月白的吧?”,陈馨宁犹豫道。

老夫人们不都喜欢素净的孩子吗?

温落晚亲自为她整理了一下衣领,摇了摇头,道:“不必如此。“陈馨宁性格纯白娇憨又易冲动,她可以装一时,却不能装一世……那也不是夫人期盼她要过的日子……”

一切……都随缘吧……

温落晚也相信若是国公夫人入眼的夫人,想必也不是那等迂腐之人。

陈馨宁有些似懂非懂。

但是,她相信温落晚。

温落晚几次三番救她于危难,她比她聪明,她说的话一定不会错的。

”那我就穿这套了……“,陈馨宁坚定的点点头。

最后,被十几个丫鬟围住打扮一新的陈馨宁终于出了应春院的门。

这一次,陈馨宁没有要求温落晚陪同,纵然紧张,仍然一个人带着丫鬟出门往花园而去……温姐姐说的对,这是她的梦想,她的姻缘……如果她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就不要闹了,洗洗睡吧……等待母亲为她挑中一户母亲认为好的人家便是。

温落晚站在应春院外的台阶上目送陈馨宁缓缓远行,突然,有一种陈馨宁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不过短短几个月……

情之一字,真可让人脱胎换骨。

温落晚笑笑后,便转身回了应春院,她的绣品还没有绣完呢。

傍晚时分,待国公府宴客结束后,温落晚这边晚饭都吃完了,都打算落锁了,陈馨宁居然跑来了,看着她小脸红扑扑的美丽模样,愣是晃得温落晚一阵眼花。

难怪说谈恋爱的女人是最美的。

陈馨宁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与早上那个生而可恋的她相差太远了。

”怎么了这是?这大晚上的怎么还跑了来?“,温落晚拉着陈馨宁的手坐在床边。

陈馨宁兴奋得双眼晶晶亮,手心里汗津津的,”温姐姐……我娘说……说……要带我去鸣泉山品茶……“

鸣泉山品茶?!

温落晚心念一动,含笑道:”是不是与聂夫人一起?“

陈馨宁见温落晚猜到了,一连的点头。

她都不敢想像,她竟然真的盼来了这一天……

她娘亲竟然真的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陈馨宁激动得都快要落泪了,哽咽的连声道:”谢谢你,温姐姐……谢谢你……“

若不是温姐姐一直陪伴鼓励她,她都不敢想像她会有这么美好的一天。

温落晚被陈馨宁真心实意的道歉,弄得心头发酸,”这没什么……原也是你和聂府有缘分……“

看样子,聂府虽然子嗣众多,但想必聂府家风不错,聂观砚其人也确实优秀,否则,国公夫人也不会到了让两人互相相看的地步。

温落晚温柔的替陈馨宁抹去眼泪,柔声道:”别哭了,哭肿了眼睛就不漂亮了……你这些天要好好休息,养好气色,争取那一天是最漂亮的姑娘。“

陈馨宁本就美艳明媚,天性纯白,温落晚相信聂观砚会喜欢她的。

就如同一团火猛然间跳入心间,久久难忘。

”对!温姐说的对!“

陈馨宁抹了抹眼泪,嘴角止不住的上翘。

马上就要再见到心上人了,她一定要将自己养得漂漂亮亮的。

紧接着也顾不得哭了,虔心的向温落晚请教如何才能在这几天将气色养好,好到那种就算不用水粉胭脂也能让皮肤晶莹剔透如温姐姐这般。

她这几天因为伤神难过,神色憔悴了许多,今天可是用了上好的胭脂水粉才好的。

陈馨宁可不想这个样子去见聂观砚。

”这当然没有问题了,但是,现在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回去好好睡觉,睡眠好了,气色才能好。“

温落晚也替陈馨宁高兴,只是,应春院马上就要落锁了,她可不想和陈馨宁秉烛夜谈,那是绝对养不出好气色的。

女人的好气色可是睡出来的。

陈馨宁其实很兴奋,她一点儿也不想睡。

她有很多话想与她的温姐姐说,可是,温姐姐说好气色是要靠睡养出来的,陈馨宁纵然心里再不愿意,也只好乖乖的按照温落晚说的回去睡觉了。

走的时候,还一步一回头的满眼的不舍。

看得温落晚直摇头。

什么长大了,其实,还是个没长大的。

”有什么话,明天说也是一样的……“,温落晚安慰道。

陈馨宁这才恋恋不舍的走了。

然后,在第二天,应春院一开门的一大早儿,就来报道了。连吃早膳都是在温落晚这儿解决的。

温落晚能怎么办呢?

只能想办法为陈馨宁尽快养回陈馨宁的好气色来。

什么汤汤水水、补水面膜,天然滋养的水粉胭脂,全部拿来以补气色。

总算在去鸣泉山之前,将陈馨宁补成了一个水当当的美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