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府表妹 》百果酒

4. 第 4 章

靖宪长公主府的花园就是比皇宫的御花园都不差。

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

在靖宪长公主府的花园里几乎什么花草都能找到,哪怕不是应季开的,都能看到那些花草的身影,听说是引了地下温泉来灌溉的。

满京城的高门小姐们就没有不喜欢在靖宪长公主府的花园中斗草的。

因为种类繁多啊……

这样斗起来才有意思。

这斗草分文斗和武斗。

武斗就是大家在花园中找寻叶梗比较坚韧的叶子,然后,两人用叶梗互拉较量,看谁的叶梗不会断,更坚韧。

文斗就文雅多了。

多是大家比谁采的花草种类烦多,还新奇。

靖宪长公主府的花园是从家小姐们最喜欢斗草的地方,这些高门贵女或清纯、或娇俏、或妩媚、或端庄,看得人赏心悦目,眼花缭乱,一时间竟把满院的芳草春色都给比了下去。

“啧啧,乱花渐欲迷人眼啊……”

八角凉亭上,监察御史之孙宋凛‘唰’的一下打开手中的*屏蔽的关键字*镶边洒金扇子,自命风流的扇了两下,笑道:“我说世子爷,您可真是好福气啊……这满京城的贵女都可您挑了……”

“去!去!不会说话就憋着,没看世子烦着呢吗?”

没有丝毫形象椅在凉亭一角身材微胖的当朝丞相之孙钱棣一脸嫌弃的开了口。

这满园子的春色看得人闹眼睛。

一朵两朵也就罢了,这么一大群,光是花香都得把人熏死。

从花园方向传来的阵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反倒让钱棣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耽误他赚钱!

若不是看到世子有难,是好兄弟就得共担,他才不愿意来这里看一些女人对着莫名其妙的花发花痴呢。

“我说世子爷,您真不打算在这里面选一个吗?我看也有几个不错的啊……”,反正都是要娶妻的,早娶早利索,省得年年来这一出。

温文尔雅的理国公之子张竹宣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年年都要来一回,真的很烦人啊。

他有点羡慕沈云丛了,找了借口,就扔下他们这群难兄难弟了。

三人哀怨的目光齐聚一处,那里坐着一个极其俊美的少年。

凤眸含情,似笑非笑,仙人之姿。

就是有点冷清。

那就是靖宪长公主之子,所有高门贵妇心中最满意的佳婿人选──云寒,云世子了。

以云寒的身份来说,他应该继承的是他爹镇国大将军的爵位,做个小将军什么的,按理说公主之子是不能称为世子爷的,只有王爷的儿子才可以。

可是,当今圣上是他亲舅舅,当今太后是他亲外祖母,两座大神大笔一挥,就特赐了一个世子爵位给云寒。

他们觉得云寒这是还小,若是再过几年,就是给个异姓王,他们都不意外。

云寒可以说是京城佳婿榜上的热门人选了。

炽手可热!

热得烫手的那一种!

而且,靖宪长公主就只得云寒这一子,从云寒十四岁起就开始张罗给他娶媳妇了,他们几个就云寒被逼婚逼得勤,这也就是云寒,若是他们,早就得疯了。

“她忙她的,咱忙咱的,不耽误……我若是不同意,她又能如何?!”

听了身边好友的话,云寒薄唇微挑,眉眼中全是犀利。

那淡漠的模样,天生的贵气,分外吸睛。

就算他们几个常年混在一起,钱棣也不得不承认,云寒长得是真好。

凤眸含情,风流俊美,出身高贵,似笑非笑的样子真的很容易让女孩子们羞红了脸,难怪,年年公主府的赏花会都是热闹非凡。

就算他是他们这几个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的头头儿也一样。

还是有大批不怕死的高门贵女前扑后继的扑来。

看到云寒,就像狼看到羊似的。

不过,这事儿只要云寒不点头,靖宪长公主就是年年将赏花会开得再盛大也是无用。谁让当今太后疼云寒疼得紧,有当今太后在,谁敢逼云寒?

就是当今圣上也不敢啊。

“……那倒是。”

宋凛得意的笑道。

娘亲们虽然个个强大无比,奈何,他们都是家里祖母们最疼爱的孙子。

因为这个,他们几个才能无忧无虑的稳当京中恶霸。

“不过,你真不打算看看吗?有几个真的长得不错哦……嗯……又来了两个……快来,快来,这两个长得真不错……名花倾国两相欢……”

宋凛‘唰’的收起手中的扇子,摇头吟哦道。

宋凛的眼光有多高,几个人还是知道的。

能让宋凛评价‘名花倾国两相欢’,这评价可不低,一时间,众人也不禁顺着宋凛目光的方向看去,一边看一边还招呼云寒……云寒也随大流往那边淡淡一瞥……

陈馨宁和温落晚来得有点晚。

斗草的武斗部份已经结束了。

最后是兵部侍郎家的秦小姐获得了胜利。

两人时来时,武斗正告一段落,正好大家就都看到了两人。

瞬间,两人就成了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这些目光中有好奇的、有嫉妒的、还有审视的,各种目光,形形色色。

陈馨宁出身辅国公府,其地位已经大多数京中女子们要高出很多。除非是王孙贵女,否则,陈馨宁不用看任何人脸色。

所以,这些暗含各种释意的目光对陈馨宁来说,压根就不在意。

她一来,就兴冲冲的去找她玩得好的那几个闺蜜去了。

她的闺蜜群自然是以她为首的。

她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

陈馨宁都对这些目光毫无感觉,温落晚就更是了。

连靖宪长公主的目光她都没怕过,又怎么可能在意这些丫头片子的目光?迎着这些目光,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温柔笑意,跟在陈馨宁的身后往前走去。

“这就是辅国公府的陈馨宁和她家那个寒酸表小姐?”

“也就那么回事吧……”

“就是……”

“来公主府参加赏花宴,都迟到……好大的威风……”

“哎……没办法啊……人家家世好、出身好、长得好……已经入了靖宪长公主的眼了……”

“你们还不知道吧……就刚刚……虽然人家来得晚,可是,靖宪长公主可是喜欢得很呢,还叮嘱她‘好好玩……’”这可是她们都没有的待遇。

她们去给靖宪长公主请安,可就只得了一句‘下去玩吧……’。

一时间,众位贵女的脸色就都有些不好看了。

若真是靖宪长公主相中了李嘉宛,那还有她们什么事啊……

当然,有这种心思的贵女也不多。

毕竟也有一些是小的,真的就只是想来公主府是开开眼界的,来玩的。

只是能有这种心思的贵女虽不多,但是,有那么几个有手段的,也就够陈馨宁受的了。

翰林院掌院学士之女魏芷兰便是其中之一。

看着远处被大家宛如众星捧月般的陈馨宁,魏芷兰面色难看,运气了半天。

魏芷兰是嫉妒陈馨宁的。

明明两人容貌不相上下,甚至她的性格要比陈馨宁更好。

可是,她却没有陈馨宁高贵的出身。

陈馨宁出身辅国公府,位居一品公,并且国公夫人顾荣华就得她一女,对她千依百顺,疼爱有加。而她呢,虽说是出身翰林院掌院学士,说出去好听,什么非翰林不入内阁。可是,一个翰林院掌院学士只是个从二品,还十分清廉,她家姐妹又多。

人都说云寒是纨绔子弟,没什么大出息,可是,她不在乎。

只要嫁进了公主府,她就是一辈子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权势滔天。

看着陈馨宁那一整套用鸽子血红宝石装成的头面,在看看自己寒酸的几件金饰,魏芷兰就嫉妒得双眼发红。

若是,那套红宝头面戴在自己的头上,她一定会比陈馨宁更美丽。

想着那被众星捧月的人是自己,魏芷兰就止不住的心潮汹涌,就好像真的看到了那一幕般。

陈馨宁能嫁进这锦绣膏梁的公主府?!

“那可不一定……”

魏芷兰冷冷的一扯嘴角。

因为,她也是得到靖宪长公主青睐和颜悦色说话的几个贵女中的一个。

谁又能说她就没有胜算呢?

毕竟,虽说她们翰林院穷,但是好歹也是二品大员。

为了给林世子找个好媳妇,靖宪长公主今年可是连四品官员家的女儿都请了,就说明靖宪长公主并不是太在意出身。

她家虽然比不是辅国公府,可也比四品京官家的女儿强上许多。

听到有人说刚才靖宪长公主对陈馨宁特别的关注,魏芷兰越发觉得果然这个陈馨宁就是她最大的绊脚石。

原本想着给陈馨宁制造点乱子,让她来不及参加公主府的宴会……没想到,她们虽然是来晚了,但还是来了。

来了也好……

辅国公府她是使不上什么手段的,可是,这里是公主府稍微使点小手段,让陈馨宁丢丢面子还是可的。

看丢了面子的陈馨宁还有没有这个脸和她争?

只是……

温落晚怎么也来了?

不是已经让人放话给陈馨宁的那个大丫鬟蓉心听了吗?她怎么还会来?

有她在,可就不太好动手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