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将军妇好 》王青01

第三十一章 外访

扫除这样一个内忧,特别是这个与土方还有勾结的叛党,宫中总算风平浪静,但是土方一直对大殷商的领土垂涎已久,怎么可能因为失去黑蝠这样一个隐线,就放弃对大殷商的非分之念想呢?

武丁大帝早前的计划就是准备到雪方去拜访一下,做一下沟通交流,以便将来结成联盟,共同抵御外来袭击,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武丁不想让他大殷商在遭遇外来侵袭时显得孤立无援。他带上了大殷商的珍贵礼品,打算乘上马车前往雪方。

武丁大帝还想带上棠妃一同前往,施棠棠前段时间溺水,受了惊吓,他想带她出去散散心。不料安太后知道了却极力反对,数落道:“微服出巡,奔波游离就带上妇好,出去游山玩水就带着施棠棠,你未免也太偏心了吧?”

“母后您真是吹毛求疵,正是妇好上次陪我东奔西走,一路上遭受了大磨难,所以我才想让她在圆露院安静歇息几天。”武丁大帝说道,“未曾有偏心的想法。”

“妇好乃我大殷商的大将军,以后会随你征战沙场,你与邻国拉关系,不带上她说不过去。”安太后说道。

“征战沙场与和邻国处理关系是两码事,照您说的,那孤还得带上孤大殷商所有奔赴战场的将军,干脆连同那些士兵都带去?”武丁大帝说道。

“这......”安太后低下了头,“好吧!随便你,我不干涉你。”

武丁大帝带着施棠棠出发了,北殷翠翠得知这个消息后,气得脸色发白,暗想:“好你个施棠棠,上次不但没有将她淹死,反倒帮了她一把,帮她俘获了武丁大帝的心。”一团炉火在北殷翠翠心里燃烧着,她一怒之下掀掉了桌上的茶壶和杯子,打落在地上,发出剧烈的破碎声,枝儿听到物什破裂的声音,慌慌张张的推门进来了,看着地上狼籍一片,再看翠妃的脸色,补吓了一大跳。

“娘娘!您这是遇到了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吗?说与奴婢听,看奴婢能不能帮您抒怀?”枝儿边捡拾落到地上的碎片,边问道。

“没有人能帮我!没有人能帮我!”翠妃大声喊道。

“不就是那个陛下带着棠妃到别国游山玩水去了,您心里不痛快吗?”枝儿猜测着说道,翠妃望着她没有做声。

“依奴婢看,您大可不必将这看做有多大的事,说不定他们在路上彼此相看生厌,回来就生远了。正如上次陛下带着妇好出去,这次就换人了吧?”枝儿劝道。

“乱弹琴。”翠妃矢口否认道,不过听枝儿这样一说,心里倒是舒坦多了。

此次出行武丁大帝还带上了饥钟,饥钟武功高超,万一有什么危险,可以独挡一面。一路上,武丁大帝对棠妃嘘寒问暖,非常殷勤,一向威严的帝王今日坐在自己身边如平常夫君那样关心自己,令施棠棠感动不已。

马车行了半天,行驶上一条鸦青石板铺盖的道路,道路两旁的翠绿树木直耸云霄,给大地笼罩上一层层绿荫。他们掀开马车帘看外面的热闹,同时在道路上行驶的马车来来往往,马儿身上的脖铃声声响彻四野,那些马儿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人家喂养的马儿,道路边上一些人肩上挑着担儿,但丝毫看不出疲惫。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经商之人总是视时间为生命,为营生忙于奔波。

行过这条青石路,已近㫾午,饥钟饿得肚子“咕咕”直叫,武丁大帝看见前面有一个客栈,示意马车夫阿丘停下来。他们欲住进去将肚子填饱之后,稍作休息后再上路。他们刚一坐定,店家见有生意来了,连忙上前伺候。阿丘照着菜单点了几个菜,店家正要退下去,突然门口进来了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子,武丁大帝一眼瞅过去,只见他一袭华服,看起来气宇不凡,面相似乎有点熟悉,但一时竟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他,旁边还跟着一个身材丰腴圆润的女子,衣色艳丽、面容精致,后面还跟着一个唯唯诺诺的男子,一看便知是那男子的马车夫。

待他们坐定,店家也迎了上去,问那男子需要点些什么菜,他说了两三个。听那男子的声音非常熟悉,武丁大帝突然想起来了,他不正是“精良马车坊”的坊主萧恪吗?此时他为何出现在这里,他这是要到哪里去呢?

武丁大帝连忙走上前与他打招呼:“兄弟!没想到这么巧,在此地咱们又遇上了?”

萧恪在这里遇见有人与自己打招呼非常意外,但由于平时各项事务缠身,非常繁忙,一时也记不起他是谁,一脸愕然的望着他。

“丁爷,您可能认错人了。”见那人一脸茫然的样子,施棠棠担心武丁大帝认错了人,走上前去欲将武丁大帝叫回来。

“你不是‘精良马车坊’的萧坊主吗?我曾在你那里买过马车。你不记得了吗?”武丁大帝没有搭理施棠棠,继续说道。萧恪陷入了回忆,此时记忆突然被唤醒,拍拍脑门道:“哦,我想起来了,丁爷,瞧我这记性。失敬、失敬!”

“只是不知道萧坊主此时是要到哪里去?”武丁大帝好奇的问道。

“我们是要赶往雪方。”萧恪回答道,“我们‘精良马车坊’与雪方一直有硕大的生意往来,我每年要到雪方去好多次。”

“原来如此,我们也是要赶往雪方,不如一起同行?”武丁大帝说道。

“这......不知道丁爷具体要赶往雪方哪里?”萧恪问道。

“反正就在雪方。一路同行,可以多个伴,也可以互相照应。”旁边有人,武丁大帝此时不方便告知他一些什么,只是如此说道。

“那好吧!”萧恪答应了,和武丁大帝他们坐在了一起,他心里一直觉得眼前的丁爷很神秘,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也想多一些了解。吃过饭后,他便让自己坊子里的马车夫驱车返回去了,坊子里的杂事太多,多个人手可以分担好多事务。

稍微休息了一下,喝了茶水之后,他们就启程上路了。马车非常大,五个人坐进去,一点儿都不显得拥挤。

在马车之上,萧恪问道:“丁爷,您是做什么的呢?”丁爷愣一下,这个问题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还是如实告之于他吧,于是郑重其事的说道:“我是当今天武丁大帝,前往雪方做友交。”

“啊?原来您是当今天子,那草民真是失礼了!”萧恪闻言非常惊讶,他只是感觉丁爷有些不同寻常,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丁爷会是当今天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路上我们隐姓埋名,你们就当我们是寻常百姓吧!你们称呼我丁爷即可!”武丁大帝望着他和他旁边的那位女子说道。

“好!”萧恪说道,“雪方所有的马车几乎都是从我们精良马车坊买进的。我是为了维护生意往来的需要,也要去拜见雪方国王。”

“这位女子是?”武丁大帝忍不住问道,此时她正瞅着对面坐着的这位戴面具的男子饥钟心生好奇。

“她是我‘精良马车坊’的一位客官——黎婉,对雪方很好奇,遂这次邀请她与我一同前往。”

“见过武丁大帝!”黎婉说道。

“勿需多礼!”武丁大帝说道。

一路上武丁大帝与萧恪除了谈去往地,谈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见闻和一些感同身受的点点滴滴,可谓是“高山流水”堪称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