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武陵春 》橘子柒柒

第三十章:蝴蝶印记

他们是第一个赶到徐府的,这事恐怕刚刚传到宫中,宫中还没有来得及派人出来。

下人们都跪在院子里哭泣,徐大人对他们这些下人都很好,他们都是真心实意的哭,此时看到楚枫书等人哭的更加厉害,嘴里都在呢喃着大人,大人。

楚枫书本还有一丝希望,希望这一切不过是谣言,可是他见到此情此景,再也没有办法自己骗自己。

府中的管家陈伯恰从屋中走出来,他哭的眼睛都肿了,徐府的主母去世已有三年,大儿子和二儿子都还没回来,妾侍也都主持不了什么。他本来想出来张罗一下事情,可是看见了楚枫书,眼泪又涌了出来。

楚枫书看到陈伯的样子猛地跑到屋中,看到自己的外祖父就躺在地上,脸上早已没了血色,旁边几个侍妾在嚎啕大哭,可是哭了半天也没什么眼泪。

徐大人死得毫无预兆,棺材都还没到,此时他的尸体还没有被移动。

楚枫晚皱眉看着徐大人的样子,脖子上的勒痕已经青了,加上提到的椅子和还悬挂在梁上的绳子,应该是自尽不错。

可是徐大人官途顺利,儿子孝敬,女儿在宫中二十年依旧受宠,如今外孙儿更是夺嫡人选之一,徐大人没有任何理由自尽。

“爹...爹...”

外面传来声音,而后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扑在徐大人的身前,摇着徐大人的尸体就哭了起来,这两位便是徐大人的两个儿子,徐源和徐立。

“您究竟为何要想不开...您为何不跟儿子说说...”

“父亲...您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

两个儿子哭的一个比一个声大,江尽舟觉得这屋中有些烦闷,朝徐大人先是鞠了一躬,而后悄悄地退了出去。

江尽白仔细观察着徐大人,他的身上看起来并无外伤,死状也很安详,可他也想不通徐大人为何自杀。

徐大人虽然不是楚枫晚的外祖父,但是总归对她还是不错,她眼眶中的泪水不自觉的滑下脸颊,这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接触亲人离别,这种感觉真的让人窒息。

她甚至不敢想象,若是之后再有别的亲近之人死去,她该怎么办。

“父亲!”外面传来静妃的不敢置信的声音。

她在深宫之中消息并不快,这个消息还是皇上告诉她的,也是皇上允许她今日出宫,为她的父亲送行。但是按照宫规,天黑必须要回宫。

“母妃。”楚枫书扶住腿软快要摔倒的静妃,将她扶到徐大人的尸体前。

“静妃娘娘,要节哀啊。”几个侍妾轮番安慰道。

徐源和徐立也安慰这个妹妹道:“娘娘,您要保重身体。”

可是这叫她如何节哀,如何不伤心,如何保重身体。

前些日子书儿封王之时她还见过,父亲的身体还安康的很,父亲也绝不会是会自尽的人,这件事背后一定有别的原因。

静妃的手搭着楚枫书,借力站起身来,她方才便看见了江尽白,这件事也只有江尽白能查出东西。她转身看向江尽白,沙哑的开口道:“江大人。”

“静妃娘娘。”江尽白低下头以表默哀:“您放心,若是这件事身后有隐情,我定会查出真相。”

陈伯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棺材...准备好了,灵堂...也摆好了。”

灵堂摆得很简单,棺材也是方才从店里买得最好的,徐家所有人都跪在棺材前,江尽舟和江尽白则在徐大人的房间检查,而楚枫澜磕了头之后便回了皇宫,没有多逗留。

江尽白将房间上上下下找了一遍,却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想要的是一个蝴蝶状的黑色印记,关于这个蝴蝶印记,他曾在钱大人的身上和张三姑娘死的房间里发现过。

因为一开始只有钱大人的身上有,他甚至有怀疑这是钱大人的胎记,但是询问过之后发现并不是,那时他也只是在心中打了个疑点。

直到张三姑娘枉死的房间中再次出现了蝴蝶印记,他才知道这不是偶然,严居也许是被污蔑的。

“哥哥,你看这个。”江尽舟指着床底一个奇怪的印记,这个印记有点四不像,但是又有点熟悉,他歪着头不确定的说道:“这个...像是蝴蝶印记的...一半?”

江尽白凑过去,发现真的如江尽舟说得那样,若是单单的看确实猜不出是什么,但是若是把另一半也想象出来,确实像是江尽舟所说的...蝴蝶印记的一半。

“啊——”

灵堂中突然出现骚乱,江尽舟和江尽白对视一眼,同时朝灵堂赶去。

当他们赶到灵堂时,只看到一群黑压压的蝙蝠在灵堂中乱飞,楚枫书没有带剑,只能将静妃和楚枫晚护在身后,用袖袍击打蝙蝠。

而灵堂中原本不多的人到处逃窜,楚枫晚紧紧的靠在柱子上,看着此情此景眉头愈发紧锁。

忽然,她身旁出现一个身影,速度之快,让她甚至来不及反应,只看那个人张着血盆大口朝她扑来,就在那个身影要扑到她身上的一瞬间,她模糊了双眼,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嘶...”护住她的人沉着声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

江尽白清清楚楚的看到发了疯的徐源一口咬到江尽舟的肩膀,他着急的喊道:“尽舟!”

是江尽舟,楚枫晚猛地抬起头,看到江尽舟紧紧的皱着眉,嘴角扯着,好像十分痛苦的模样,看见楚枫晚抬头,咧嘴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发了疯的徐源早已松开了江尽舟,江尽舟踉跄一下,楚枫晚赶紧扶住江尽舟,将他放置在柱子下,看着他越发惨白的脸着急的问道:“你没事吧。”

“第二次...”

“什么?”

“第二次救你了。”

“你疯了,什么时候你还说这些。”

“呃——啊——”

灵堂中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徐源吸引过去,只见徐源的嘴上还有方才咬江尽舟流出的血,而他此时就像着魔一样正在自己掐着自己,没有人敢上去阻拦,就连楚枫书都不敢。

这太诡异了。所有人都呆呆的站着,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江尽舟倒是想阻拦,可是他有心无力,此时他连站起来都很困难。

随后徐源像是十分痛苦的样子,仰天大叫一下,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头撞到徐大人的棺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