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在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coser 》萧清颜

暗堕鹤丸篇

本丸里。

所有人都表情严肃的在会议室,樱谷千代也捏紧手指坐在烛台切光忠身边,听着他们的讨论,樱谷千代才明白,那个人真的失踪了。

樱谷千代抿了抿嘴角,因为那个人那么强大,也以至于忽略了他是个16.7岁的少年,听审神者的前辈说,带走审神者的,很有可能是审神者的家人,樱谷千代内心充满了迷惑,为什么审神者的家人会强制性的带走审神者呢?

其他刀剑也伤心的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他们心爱的主人,一直以来,都是主人在包容着他们,救赎着他们,对于他们来说,审神者就是他们的一切,如果有伤害审神者的存在,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宰杀!

现在,他们得想办法救出他们心爱的主人,没有留下纸条,就代表着,他们的主人是被强制性带走的,那么,他们必须要把主人带回来!

刀剑们眼里闪过一丝红光,他们本来就是暗堕刀剑,现在即使被他们的主人净化,但是现在…已经容不得那么多啊!就算再次暗堕,他们也甘愿如此!

清珏黑下一张脸,冷霖抱着双臂冷着一张脸,洛染擦了自己的武器,柒夏也把玩着自己的鞭子,对于他们这个后辈自然还是很熟悉,对于他的背景也是一清二楚,为什么会把他强制性带回去呢,还不是因为要他继承家业,啧,又不是只有他一个血脉,没什么非要有真去继承呢,说白了就是保持血统的纯正,那些表亲根本就不算,真是腐败。

有真和他们说过,他们也曾经见过有真家里寄过来的信,无非都是让他早点回家,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还说刀剑付丧神这种生物就不该存在,因为太过于弱小了。

本就爱惜刀剑的有真就不愿意听了,没想到,他们还真是越来越不耐烦了,见有真还不回来,就强制性来抢人了!

洛染脸上笑眯眯心里mmp,那群老家伙们可真是活腻了!今晚他们就去抢人回来了!

有真闭着双眼不去看那个今他胸口发闷的照片,暗想:老爷子真是越来越阴险了,居然拿母亲的照片来要挟自己,说白了,那些老爷子们就是太古板了,为什么非要自己来继承啊,非要嫡子来,烦死了,所以他才不愿意回家啊!!这个家本来就思想古板,本就就有一群老古板,他可不想变成小古板。

至于他爹?拉倒吧,不给我添麻烦就算祖上积德了,真是的,肯定是老爹出的主意!果然是一群老古板教出一个大古板!他们家虽然除了他和他母亲都没有灵力,但是他们会制作一些压制灵力的东西,比如那个符纸。

这时,门开了。

“我知道你醒着,不要装睡了”一个高傲的声音响起。

有真不理,装死中。

俗话说的好啊,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个人叫了好几声,有真也不理他,终于他恼羞成怒了。

“你要是再装作听不见,信不信我把你那早死的妈妈的骨‖灰盒给砸了!”

听见这话,有真凌冽的眼神就落在了来人身上,来人一头黑发,眼睛却是和有真一样的碧蓝色眼瞳,此人是有真的表亲。

只有纯血的才是金发,其他血统不纯的都是黑发,有真则是这一代唯二的嫡子,还有一个是他妹妹,这个妹妹是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就是所谓他后妈的女儿,可惜的是,他这个妹妹只有六岁,根本就继承不了家族,于是,就来找他了。

有真越想越头疼了,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哼,果然纯血的就是不一样啊,根本就不屑和我们这些混血的人说话”那人冷嘲热讽道。

有真早就习以为常,只求他赶紧bb完然后滚出他的世界,他的世界不欢迎他蟹蟹。

这家伙每次来都要冷嘲热讽一番自己,如果不理他,他就要闹,真是够了。

有真冷冷的看着他,直直的把那人的汗毛给看起来了,“干嘛?看什么看,你现在可打不过我!!”妥妥的虚张声势。

烦死了…有真逐渐暴躁起来了。

那人见有真又不理他,怒火直直冲上了天灵盖,“啧,纯血的就是没教养!简直是鼻孔看人!!你要不是纯血早就被杀了,灵力被压制了还这么嚣张!!”

有真冷着一张脸,左耳进右耳出。

直到一个脚步声响起,那个人的逼逼赖赖才结束,“你在这里干什么!”

“对不起,我马上就出去!”刚才该嚣张的人,现在立马就夹紧尾巴跑了。

有真看到那人,表情更臭了。

“每次都要我请你才回来是吗?有真”

这家伙就是他那古板的一批的老爷子。

“今晚就开始继承仪式,这次你就乖乖听话吧,你跑不了的”说完,那人就离开了。

啧。希望能在继承仪式之前来救我啊,前辈们!

冷霖拿出一张纸,“这是计划”

救出他们后辈的计划!

所有人都围在一起讨论,樱谷千代心里也莫名的起了一丝斗志,他第一次想要去做什么,他耳边响起了鹤丸国永曾对他说过的话,他的内心即使还有些胆怯,如果…如果能…他也无妨一点一点的去改变。

樱谷千代想要压制住自己内心陌生的情绪,它却一直紧紧缠绕着自己,不给自己一丝退缩的机会。

烛台切光忠安抚性的拍了拍樱谷千代的手,“没事的,鹤先生”

樱谷千代的双眼印入了烛台切光忠的脸,他那温柔的金色眼瞳让樱谷千代不敢直视,只能落魄的低下头。

计划在晚上进行。

于是,很快到了晚上。

所有人全副武装准备去救他们心爱的主人。妖孽,能女。

这边,有真像是被人偶一样被装饰,耳朵上带着金色的流苏,手腕上缠绕着像树叶一样的手环,身上穿着复古的和服。

有真一脸嫌弃,啧。

有真几乎是被强行压着一步一步走向祭台,心脏在胸膛里不停的跳,看着那个地方,内心心理性的产生厌恶。

长谷部…

就在要踏上祭台上时,一个让有真十分熟悉的鞭子出现了,黑色鞭身上围绕着紫色的电流,那是柒夏前辈的鞭子!

粉发少女一鞭子抽开了压住有真的两个男人,一道烟灰色的身影立马就扶住了有真因为失去支撑力而往后倒的身体。

那扬在空气中的烟灰色发丝让有真一眼就认出来他,“…长谷部”

“…是,主人,我来救您了”

压切长谷部的眼眶红了一圈。

“你们是谁!!”一个老者呵斥道

耍着大刀的紫发女性笑着说:“我们就是你们口中的不三不四”

最后,众人把有真的家族搅了个底朝天。

在离开前,有真把他母亲的骨‖灰盒和相框带走了。

金发少年脱下那沉重的衣服,换上了今他舒适的休闲服。

“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的”金发少年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当然了,你是我们的朋友嘛”洛染揉了揉少年金色的发丝。

樱谷千代不远处看着那温馨的一幕,那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穿越了…

“鹤丸”

有真突然呼唤道。

顿时,鹤丸国永和樱谷千代都看向了有真,鹤丸国永还活泼的眨了眨眼:“怎么了?主人”

“啊…我叫的是黑鹤啦,鹤丸”有真有些尴尬的挠挠头。

的确,本丸里有两个鹤丸不好称呼啊…

樱谷千代一愣,然后缓缓走到了有真面前。

有真柔和下眼神,伸出手摸了摸樱谷千代柔软的发丝:“…我很高兴,你愿意踏出这第一步,鹤丸”

樱谷千代瞬间缩小了瞳孔。

“我们回家吧…”

回家…

樱谷千代喃喃道。

心脏好像被什么包裹住了,柔蜜又温柔…

这股感情好陌生,樱谷千代条件反射的想要退缩,想要退回他那坚不可摧的壳里,有真却轻柔的拉起了他的手。

“没事的哦,鹤丸”少年轻柔的嗓音温柔的安抚住了樱谷千代恐慌的情绪。

他缩了缩手,挣不动…

那只握着他的手,十分的温柔。

束缚住樱谷千代的铁链裂开了一个口子。

最后他被有真牵着手带回了本丸,正如有真所说的,他会带他回家。

耳边的嘈杂声,惊醒了樱谷千代,樱谷千代回过神时,他已经回到了属于他的时代里了,口袋的手机不停的震动。

他回来了…

樱谷千代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那是被那个温柔的金发少年所握过的,那温柔的暖意似乎还留在上面。

“千代!!!”

友人的呼唤让樱谷千代看向了她,鹿岛樱拉着木野由奈跑了过来,“真是的,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不接,你在干什么啊,笨蛋千代!”

“啊…抱歉”樱谷千代条件反射的低声道歉。

鹿岛樱鼓了鼓腮帮子,不满的拉住樱谷千代的手臂,非要讨个说法。

“你让我们等了好久,总有个表示吧!”

木野由奈绞了绞手指,小心翼翼的看了鹿岛樱一眼,“小樱…算了吧”

樱谷千代低头思考了几秒:“那…我们请你吃蛋糕吧,算是赔罪吧”

“好哦!!”鹿岛樱欢呼出声。

两女一男并肩走在大街上,三人身下的影子越拉越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