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惊悚练习生 》妄鸦

第186章 疯狂马戏团

“你说会不会是你的骰子灌了铅, 就是灌到刚好能扔出那些数值的那种。”

分系统不高兴了【系统公正严明,绝不可能在骰子上出现任何问题】

为了佐证它的话,土御门拿着宗九的两枚十面骰扔了五次。

五次, 一次都没中。

土御门:“”

土御门:“我还想说我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呢。”

阴阳师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宗九,遮在面纱下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毫无波澜的死鱼眼。

“讲道理,我们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这些也没用。”

确实。

分系统现在联系不上主系统,连个主线任务都没有,他们还只有三天的时间。等到三天后要是他们没能找到离开这个超s级副本的办法,那就得永远留在这里。

宗九掩下自己的思索, “先暂且放下这个事情, 我们继续去后面几个地方看看,别耽误时间。”

繁殖工厂很暖和, 空气中似乎都充斥着一股股甜腻的气息。

这里和猪圈同样没有多少两样,浑身**的人类躺在分割开的农场里,只不过农夫们给他们身上扎了催情激素, 于是他们便日日夜夜在繁殖工厂内配种生育。

或许是为了提高生育效率, 动物们不知道给人类注射了什么东西, 使得男性也变成雌雄同体的模样, 能够进行受孕,到处都能看到挺着大肚子准备生产的人类。

不仅如此,宗九和土御门甚至看到了长着多手多脚的畸形人,每节手臂大腿上都充满了肉,一个个大腹便便, 配种成功后便被拉到一旁的隔间里等待生育。

工厂内到处都是血与废弃的脐带, 还有直接从下体生拉硬拽出来的染血婴童, 随意扔在一旁的死婴, 比比皆是。

人类的大脑的确聪慧。但若是从出生开始便与外界隔绝,养在猪圈里,不接受任何智慧开化式的教育,那么人类同样与猪圈里的猪没有两样。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也出现了那个奇怪的符号,但依旧和他们在指示牌上看到的不一样。

接下来是屠宰场和加工工厂。

拿着尖刀的屠夫们站立在屠宰场之内,刚刚从养殖场和繁殖工厂内运出来的人类和婴儿被摆放在一条条长长的案板之上,发出凄厉的嚎叫。

屠夫们毫不留情地将人类像拎小鸡一样拎起,尖刀手起刀落,一个个至死都睁着呆滞眼神的人头就滚落到一旁。

它们如同人类杀鸡一样抓着人类的脖颈,轻而易举地切开他们满是肥肉的身体,顺着脊椎一路切下,露出内里白花花的脂肪和黏连的血肉,翻开白森森的肋骨。

在这个过程中,有些无头尸体还没死透,就像鱼被切掉脑袋后身体还会挣扎一番。然而来自屠夫绝对的力量压制却使得他们无法动弹任何,有时候有些屠夫们兴致来了,还会活生生地将人按在案板上开肠破肚,从里面拽出猩红的内脏,发出残忍的怪笑。

在加工工厂之内,一张张血淋淋的人皮被剥下,头颅上的头发也被搜集起来,手臂和大腿被扔到不同的篓子里分满别类地放好,码得整整齐齐。

尸山血海,不外如是。

看到这一幕,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土御门也有些面色发白。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心里想是一回事,亲眼看见那又是另一回事。

厨房里,那只兔子nc还在急得绕圈圈,里面只有一位戴着厨师帽的棕熊挥舞着锅铲正在努力烹饪的庞大背影。

刚刚从屠宰场运出来的,一块块从人类身上削下来的整齐肉片码在一起,香油声滋滋作响,淋上一层肉酱,美味到叫人口水直流。

“快点,快点,晚宴就快要开始了!”

兔子手里握着怀表,时不时低头看上一眼,像热锅上的蚂蚁。

厨师将一个活着的人类固定在餐车上,把他的脖子和四肢用绳子捆住,绑在铁柱上,抓起巨大的剔骨刀活生生将头颅从中间切开,露出内里白里透红的脑髓。

人类口中发出的惨叫被塞在口中毛巾堵住,只能看到他不断翻白的眼睛。

感受到剧痛,他瞬间便昏死过去了。但当然,在没有受到致命伤的前提下,死还是没那么快死透的。

厨师从汤锅里舀起一烧黏糊糊的,滚烫的热汤,朝着人类的脑袋里面浇下去。

“先把这道菜上了吧,新鲜的人类脑,直接用小金勺挖出来吃就行。”

贵族们吃食最精致,也最喜欢玩猎奇。

这样活生生烫出来的人脑最鲜美也最香,适合当开胃前菜。

土御门终于绷不住了,面色惨白地瞥过视线,弯腰在地上干呕起来。

这幅画面的冲击力倒是其次。主要是他灵感高,虽然革除了阴阳师能力,但周围充斥着无处不在的庞大怨魂数量依旧影响到了他的感官。

说来也奇怪,一般在人类统治的社会里,动物除非成精开灵智,不然死后都无法留下怨魂。然而这些人类明明一个个灵智未开,连话都不会说,整一个原始人模样,但他们死后化作的冤魂数量却不在少数。再加上这个超s级副本内自身携带的,无处不在的黑暗气息,让土御门难受极了。

恰在此时,分系统温馨提示【请过一个理智检定】

所幸两个人都检定成功,阴阳师虽然一副看起来就快要吐的神情,但好歹也过了这个坎。

【因为两位都是无限循环里资深的求生者,所以面前的场面虽然血腥至极,但你们仅仅也只是感觉胃里翻滚两下,干呕而已,勉强没有出现太激烈的反应】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空气中充斥的血腥味,厨师们的笑声,灯影下晃动的虚影与不间断举起又落下的手臂让你们感到有些迷幻,似乎有什么更加邪恶的,不可名状的东西在暗中侵蚀着你们的心灵】

【因为不可控的环境原因,我将对你们进行一个暗骰】

【你们理智值同时减去2,s级练习生宗九理智值为4850,s级练习生土御门理智值为4650】

【由于这是环境不可控原因,本次理智值下降负面值将转移到深层影响,注意,若是在一天内失去超过五分之一的理智值,练习生将会强行进入不定时疯狂状态】

一大串的系统提示过后,宗九感觉一阵莫名的烦躁。

那种游离在这个世界中的残酷,性,残忍和独特的血腥刺激着他的感官,让锁链之下束缚的东西蠢蠢欲动。

这个副本本身就足够扭曲。

人类与动物的角色进行互换,

他知道这是理智减少后的负面影响,于是便在原地站了一会。

也就是这眩晕的片刻,正好有一个奉命追查两只走丢人类的牛头人警官走来。

不知为何,牛头人盯着面前两个一个穿旗袍的,一个穿蛋糕裙的无关人等,怎么看怎么奇怪,甚至可以说一句越看越奇怪。

“你们是哪里进来农场的?出示通行证让我检查一下。”

宗九顿觉不妙,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圆圆的通行证,一边做好了逃跑的打算。

果不其然,这牛头人本来就是隶属马戏团的警官,看他手上拿着的马戏团管理通行证,脸上显露出的狐疑神色愈发浓重。

马戏团高层和教团渊源颇深,但也没听说过教团的人穿着这幅打扮。

“分系统,快,魅惑这个nc!”

【您的投掷结果6570】

【因为该nc已经对您生起疑心,所以该轮自动进入对抗检定,难度等级为困难】

【正在对该nc进行心理学检定中,请稍后】

【nc心理学检定结束,很遗憾,虽然您的美丽让人过目不忘,但或许是面容掩盖在面纱下的缘故,因此大大打了折扣,没能成功动摇该nc的心灵,反而使得他更加戒备了】

运气再好宗九也只能让自己投掷骰子的结果变好,可管不了nc的检定结果。

“快跑!”

好在他反应足够迅速,一把拉起土御门就朝着厨房门口飞奔而去。

本就怀疑的牛头警官看他们率先开跑,其中一个裙子上的尾巴还啪嗒一声跟夹子一起掉到地上,登时恍然大悟,连忙扯起嗓子大喊:“那两只从拍卖会场里逃出来的珍稀人类就在前面!快抓住他们!”

恰逢前面有岔路口,情急之下,宗九推了土御门一把:“分开跑,待会在兽医医院集合。”

地下农场的地形图他们早在进来的时候就看了一遍,正好是一个环形圆圈十字的情况,现在岔开跑不仅可以分开追兵,到时候也好掩人耳目。

“好。”阴阳师干脆的应下,把脚上的高跟鞋一踢,干脆就赤着脚朝另一边跑去。

再配合他那一身翻滚的裙摆,看起来真有点迪士尼在逃公主的模样。

宗九抽空看了一眼,头也不回地冲进了相反处的走廊。

说来也奇怪,这条路很黑,沿路的灯似乎都不甚明晰,闪烁明灭,影影绰绰。

然而就在他刚刚拐过边角的下一秒,宗九就感觉自己的脚腕被人拽住了。

不仅仅是脚腕,他整个人都被蜂拥而上的阴影包裹吞没。

从阴影处探出来的的修长手指轻而易举的抓住他的腰肢,另一只手则轻轻顺着旗袍高开叉的大腿根部划过,带着布料特有的摩挲和颤栗感,大有继续顺着开叉线往更危险的深处滑入的意思。

冰冷的吐息顺着白发青年的耳廓划过,深深嗅了一口他身上的气息后,低沉的声音缓缓在阴影中响起,语气戏谑。

“这位美丽的小姐,您似乎走错路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