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嘴强守护神 》桃园电霸

第五十二章 威风

围困比蒙族的军队突然撤走。

传言是商羊族的大祭司得到了神谕,商三生所作所为有悖于神意。

商羊族大举征战,消耗粮草人丁无数,这一场战争也支撑不下去了。

人族加入了战争,再这样消耗下去也没有意义了,据说商羊族的族长一天传旨八次,严令商三生回师。

有人说人族采用了围魏救赵的方式,翻过了天堑大雪山,出现在商羊的都城甄城。商羊族的族长被迫召回这里的军队、

也有人说是商羊族内讧了。

这是抢功劳的时候,比蒙族的大军闻风出动,纷纷追击商羊的军队,而人族却没有得到任何追击的命令,依然呆在城中。

很快,比蒙族的将士们听说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妖狼族的军队控制了整个什邡城,族长也做了阶下囚,将士们的家眷都陷在城中,心急如焚,纷纷回师。

更坏的消息传来,在他们追击商羊的时候,被炎刺可汗剃了光头的传世部落的可汗也带着他的军队出现在这里,他们已经进城,他们善守。

而炎刺可汗,已经带着他的赤炎营进入了比蒙族的腹地,比蒙族的大军,无法突破什邡城回援。

比蒙族的将士围住什邡城,要与人族谈判。

被他们认为是草包的鸦牢之甲胄鲜明的骑在一头高头大马之上,只身出城。他指着这些比蒙的将士说:“没有我们,比蒙族早就被商羊族屠了,为了保卫你们的什邡城,我们人族战死了一千精锐,你们为了什邡城战死了多少?”

鸦牢之这是在偷换概念,什邡城之战还没有真正打打响,在这之前的战争中,比蒙族战死的将士很多很多。

商羊族的将士无言以对,他们战死在什邡城的将士真不足一千。

“商羊的目标是你们,而你们却躲在我们的身后,你们还算是男人吗?你们还有男人的话,出来和我一战!”

胖子耀武扬威,比蒙族的将军们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在盘算着,最后比蒙族军中最有威望的将军凯文梅格站了出来,他了解人族的统帅鸦牢之荒淫无道,根本没有办法相信这个敢于只身出城面对比蒙族的大军的勇士就是他所了解的鸦牢之。

这个荒淫无道,自从到了什邡城以后除了喝酒睡女人外就没有做过任何事情的荒淫将军绝对不应该一个人站在这儿。

或许事情和大家想象之中不一样,是人族也发生了内讧,逼迫他出城送死?这小子没有办法,只有鼻子插大葱装象了。

假如这样,比蒙族还有救。所以,他决定站出来一试。

“不要忘记你踏着的土地是我们比蒙族的土地!”他骑着披着黄金铠的战马,举着黄金枪出阵。

“是吗?梅格将军?”贝飞鸿笑了,他朝着城墙上打了一个响指。

城墙上面,几个人族的战士压着凯文梅格的家人上了城墙。

“打败我,什邡城中的人族的战士们随便你们处置;我打败了你,我只杀你的全家老少。”

鸦牢之的言语冷漠而又清晰,他如同千年冰雪一样的冷,冷得让人发慌。这还是他们熟悉的荒淫的将军吗?

别说比蒙族的人意外,就算是人族战士,也非常的意外。

城墙上的传世可汗宁重非常欣慰看着他,得意的去捻了一下胡须,可惜,他的胡须头发才不久被姬有缺给剃光过,到现在还没有长出来,只长出了一些胡渣子,他捻了一个空,他气恼的跺跺脚,骂了一声:“这个小王八羔子,等回来我把你的鸟毛都要剃个干净!”

鸦牢之身上弥漫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杀气,他双腿一夹,身下的战马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叫,对着凯文梅格冲了过去。

凯文梅格的战马仰天长嘶,比蒙族人身材高大,力大无穷,这样的冲锋是他们的长项。

但是面对商羊和人族的弓箭,他们吃亏也很多。

现在人族将军想以自己的短对他的长,他也就不客气了,也对着贝飞鸿冲过来。

突然他觉得有一些不对劲,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得想这么多了,只有冲上去。

凯文梅格举黄金枪散发着然人灵魂战栗的光,枪柄为黄金所铸,枪头为阴山所产的玄铁融合了多种珍贵的矿物强化,锋利异常。

鸦牢之掌着一柄刀,刀柄有一些破旧,刀非常的普通,这样的刀到处都有,随便到那个旧货铺中都可以买到,唯一有点特征的就是刀柄非常的光滑铮亮,可能是因为握得太多了的原因。

两骑相错,双方都发出了一声怒吼。

交错之后,他们还是沿着自己的轨迹往前冲着。

鸦牢之低低的吼叫了一声,勒住了战马,回过了头。

而凯文梅格的一人一骑还在往前狂奔。

一条血线出现在一人一骑身体的正中间,然后这一条血线还在扩大,而这一人一骑还是浑然不觉,疯狂的前冲。

他们一直冲到城墙上,碰的一声撞上了城墙。

这一人一骑如同一堆烂泥一样片刻解体,全部糊在城墙上面。

就在和鸦牢之交错的那一刻,鸦牢之的刀将他们斩成了碎片,鸦牢之的刀太快了,以至于他们什么都没有看清;刀也太锋利了,以至于凯文梅格冲出了这么远,一直碰到城墙才全部解体。

苍月九刀。

这就是鸦牢之的苍月九刀。

如天上的苍月一样照在人的身上,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无处不在,无处不攻。

比蒙族的将士们都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刀法太诡异了,它怎么可能出现在荒淫无道的人族将军身上呢?

城墙上面,三十颗头颅落地,有几颗白发苍苍的,也有几颗头颅上还长着胎毛,他们是比蒙族凯文梅格将军的家眷。

鸦牢之又回到了他原来站立的位置,冷漠的看着比蒙族的将士。

“还有要挑战的吗?”

比蒙族三万将士,一个个大气不敢喘。

胖子鸦牢之缓缓环视了一周,目光如同他手中的刀子一样锋利,比蒙族的将士们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不敢接触他的目光。

整个战争之中,他只出了一刀,可是这一刀,让他有着天神一样的威风。

“我是奉怀仁可汗的命来救什邡城的,效忠于怀仁可汗,你们就能活下去,并且会活得比以前更好,”他笑了一笑,笑容非常的冷酷,“因为,我有力量救你们,也有力量毁灭你们。想自己和你们的家属活命的,就放下武器,自缚双手。”说完,什邡城的城门大开,一队队人族战士从城中冲了出来,这是一支人族的步卒,但是他们比最精锐的骑兵还牛气,一个个扬武耀威,嚣张异常。

比蒙族的将士们都知道,这就是人族传世部的步卒善守。攻城他们不行,但是守城,他们可以说是大荒第一名。

什邡城落在他们手中,别说他们三万比蒙军队,就再加上三万都是于事无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