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执反派攻略守则(穿书) 》应有梨

第 17 章

“你怎么确定我们一定不会有事?”

尉慈姝闻音心中一颤,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直到后背碰到了带着凉意的墙壁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世子”

褚彦修此时已换了一身简衣,本被玉冠高束的墨发,此时半湿着被随意地束在身后,慢慢有晶莹的水珠顺着发丝蜿蜒滚落。

褚彦修所站立的地方很快便汇出一小滩水渍。

“天色已不早了。”褚彦修嗓音低哑潮湿,仿佛带了湿润的水汽。

“世子头发怎还滴水,要帮忙擦擦么?”

“湿着头发睡觉不好,丰庆不在,我帮世子擦擦头发吧。”尉慈姝刻意忽略了他话里的赶客之意,另跳开一个话题,试图献献殷勤。

说着往褚彦修身边靠近了几步,褚彦修却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靠近。

“天色已经很晚了,让丰庆送你回玉漪院吧。”

褚彦修在这次直接开口赶客,他刻意与尉慈姝保持着一段距离,阴沉着脸,眉头紧蹙,说话时视线没有往她身上落过一次,似是一眼也不想再见到她。

“我不用让丰庆送。”尉慈姝小声抗议,却也只敢低声抵抗。

她今晚根本不准备回去,但她此时也不敢直说,刚才一直在思索着要怎么说出口,想着不然就浑水摸鱼地在清辉阁待一晚上。

不想回去,其一是她觉得今日和褚彦修的关系有了一大步进展,可以试试趁热打铁,再推进一下两人关系。

第二就是她是真的很害怕,根本不敢一个人睡,要是回去一个人睡,尉慈姝感觉自己可能一整夜都不敢闭上眼一整夜脑海中都在重复播放今日所遇之事,天还没亮可能自己精神就先崩溃了。

玉漪院中就她和琳琅,哪怕让琳琅来陪她睡,可琳琅也只是个小姑娘,胆子也没比她大到哪里去,说不定两人变成了互相吓唬对方,然后两个人就都睡不着了....

尉慈姝思来想去,觉得最保险也最能让她安心的就是留在褚彦修身边。

虽然褚彦修应该是不会同意她留下来,但尉慈姝觉得人只要脸皮厚一点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她死赖着不走,褚彦修应该也不会将她直接扔出清辉阁吧,也许不会吧....

“那随你。”

褚彦修沉着脸冷冷地吐出一句,目光直直地盯在她的面上,似乎在等待着她自动离开。

“我的意思是说我今晚不回去玉漪院。”尉慈姝边说边偷偷觑着褚彦修的神色。

“随你”

“那你是同意了?”尉慈姝声音里抑制不住地带上了喜色,她没有想到褚彦修竟会这么轻易地就同意了她留宿。

褚彦修望向她的眸色中带了几丝困惑。

尉慈姝这才反应过来他应该是没有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是要留宿在清辉阁中,白开心了一场,不免有些气馁。

“我的意思是说我今晚要留宿在这里,不回玉漪院去了。”尉慈姝低着头,不敢和褚彦修对视,声音也有些闷闷的。

她的话音落下,房间内陷入了久久的静默之中。

长久的寂静之后,尉慈姝仍旧没有得到褚彦修的回答。

她忐忑地将低着的头慢慢抬起,试图看清褚彦修的神色,一抬头却撞进了一双似是淬了寒霜的眸中。

尉慈姝猜不透褚彦修的心思,但他浑身散发着的低气压,以及房间里莫名渗人的寒意,都在昭示着他此时的心情定是不太愉快的。

尉慈姝却仍然顶着强大的压力继续开口:“我是说真的,我今晚不回去玉漪院了,就算你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

“你也不能赶我走,我们成婚了,睡在一个屋子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赶我走于情于理都不合。”

“反正今晚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和你待一起的,你别想赶我走。”尉慈姝嘴上说的硬气,但其实心里心虚没有底气极了,生怕褚彦修一把上来就掐住她的脖子让她滚回玉漪院去。

那她...那她也只好滚回去了....

尉慈姝虽说有想过实在行不通,磨不过褚彦修便回去玉漪院再想想办法,不行晚上不睡了,明日白日里补觉也不是不行。

“苏国公府有没有人教过你,作为女子要自重,有没有教过你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天经地义的。”

“于情于理不合?”褚彦修轻嗤一声,将她的话重复一遍,然后又接着道:“于哪个情哪个礼不合,就算是不合情理又能如何?”

褚彦修边说边向着她步步逼近,四周气温低到似是要结成冰,尉慈姝被吓了一跳,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退无可退才停下了下来。

尉慈姝心中惴惴,回想起上一次在书房时的场景,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感觉嗓子有些干哑,脖颈也仿佛隐隐开始作痛。

尉慈姝心想着看不见褚彦修便不会害怕了,干脆闭上眼睛,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我不回玉漪院,世子干脆杀了我吧。”

哪怕心里怕得要死手脚已经开始发软,但嘴上却仍还要逞强。

却不想,预料中脖颈处的疼痛迟迟没有落下,尉慈姝却感觉到自己被人拽着胳膊开始往前走。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褚彦修阴沉着脸正拉着她的胳膊大跨步走在前面,而再有几步便就要出了房门。

“我不回去”

“我不要回去,你松开我,你凭什么要赶我走,我不....”

任尉慈姝再怎么不愿,仍还是抵不过褚彦修的力气,被拖拽到了门口,她话还没说完,褚彦修便将她往门外一推,嘭地一声将门关了上。

尉慈姝所有的话语都被隔绝在了门外。

清辉阁院内仍是冷冷清清没有一个走动的小厮或婢女,只有婆娑的树影,及漫天的繁星同她作伴。

虽被赶了出来,尉慈姝却仍不气馁。

人生前十七年中,她从未发现自己竟如此有毅力过。

莫名地尉慈姝就是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也还有实在是不想一个人走回去玉漪院一个人待在一个屋子里的原因。

只是静静地在门口待了一会,尉慈姝便开始了用力地拍打门扇。

她不相信褚彦修能在这样的噪音中无动于衷还能睡得着。

但尉慈姝不知拍了多久,可能是一刻钟,也可能是两刻钟,里面却始终是没有响动。

到了最后尉慈姝心里也已经不抱褚彦修还会再出来开门放自己进去的希望,但她也不知自己该如何抉择。

是留在清辉阁,还是回去玉漪院,尉慈姝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只剩下两只手还在那里麻木地来回在门扇上拍着,心思却不知早就飞到了哪里去。

早知道,在褚彦修提议让丰庆送自己回去的时候就顺着他的话好了。

现在丰庆早就回了自己耳房,而褚彦修好像又被她给惹生气了根本不会搭理她,更别说去叫丰庆送她回玉漪院了。

尉慈姝泄了气,拍门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两只手机械地有一搭没一搭地在门上拍着,心里越想越觉得发闷。

褚彦修他怎么就,怎么就能直接将她给赶了出来呢!

尉慈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对里面动静的注意力也全部被转移开,也就没有听见那逐渐向她逼近的稳健有力的脚步声。

在尉慈姝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屋门被倏地从里面打了开来,尉慈姝没有防备,拍上门的双手来不及收回,身子没有了支撑点出于惯力向前扑去。

扑进了一道坚硬宽厚而又熟悉的怀抱里。

而自己有些干燥起皮的唇部好像是贴在了一道有些坚硬而又有些温热的肌肤上。

尉慈姝有些发懵,思绪还停留在刚才漫无目的的四处漫游中,空白的大脑里还未反应过来此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上唇,舌尖却触碰到了一片平滑散发着丝丝热意的肌肤。

湿濡的舌尖同干燥的唇瓣同时细细密密地触上了泛着热意的细腻肌肤,尉慈姝甚至感受的到肌肤下面心脏的跳动。

散发着热意的肌肤?

跳动的心脏?

尉慈姝混沌的大脑此时才彻底彻底清明过来,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时,不禁有些窘迫,红晕渐渐自脖颈处攀上两颊,但当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对象是谁时,本泛着淡淡粉意的脸颊霎时变得惨白。

夏日夜晚暑气未散,褚彦修只穿了件单薄的单衣,衣物交领处露出了一片胸膛,发尾还带着湿意的水汽,晶亮的水珠顺着光滑的发丝滚落在裸露的肌肤之上,带来几丝湿润的凉意。

而那片裸露出来的肌肤上,一片温软之物很快便盖过了那几丝凉意,带来几丝若有似无的酥麻痒意。

但很快,那柔软的触感便脱离开来,酥麻的痒意却滞留在那片微热的肌肤上不肯散去,让本就泛着热意的肌肤变得更加有些发烫。

褚彦修沉着的面色略微一滞,却很快便被掩饰过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般,垂在身侧的指尖不自然地蜷缩了一下,也很快便恢复自然。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