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贼王]四周目的修罗场日常 》一园子李子

chapter 41

Chapter 41

爱意x回应x萨卡斯基

——时光漫长,岁月悠远

我怀着从未说出口的爱

赴天高路远,寻有你的人间

————————————————————————————————

“听说黄猿大将这次去香波地群岛处理海贼冒犯天龙人的事件,救回来了个女孩子”

“啊,我也知道这件事,听说她浑身都是很严重的伤,抢救了好几天才勉强救回来”

两个在总部楼下打扫卫生的执勤兵闲聊着,话题的中心是最近才刚传开的被大将救回来的女孩

“太过分了,这帮没人性的海贼”

其中一个人握着扫帚的杆,有些愤恨

“我看未必,那可是香波地群岛啊,说不定是……”

话没说完,但另外一人却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天龙人在香波地群岛的**和光明正大的奴隶买卖几乎人尽皆知

他刚要张嘴说什么,眼角扫过的一个高大身影却让他猛地僵住了

“大将!”

两人立刻站正了身姿敬了一个标准的礼,一动也不敢动的目送身披正义大衣的男人离去

真是太懈怠了,刚才的谈话如果被听到就完了,那可是一丝不苟到恐怖的赤犬大将啊!

与同伴对视一眼,两人皆是一头冷汗,还是安心做事吧

萨卡斯基当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但他没有过去训斥那两个不严谨的新兵,只是独自走在前往医院的路上

他盖在海军大衣之下的手掌悄然的握紧,头微微垂下,帽檐在神色不明的脸上投下大片的阴影

天龙人的残暴连海军总部的士兵都忍不住唏嘘,他们却依旧要为那群所谓的世界贵族保驾护航,这是何等的讽刺

他孤独的前行着,马林梵多被无数人所仰望的太阳也无法驱散那一身阴影

终于到了医院,他径直走进去,轻车熟路的上了楼去探望那个依旧沉睡着的人

萨卡斯基在门口停住脚步,默默的抬手脱下了身上写着[正义]的大衣,丢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推开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金发女孩那有些消瘦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慢慢走过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连睡梦中都在皱着眉的小姑娘,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紧蹙的眉头

自从波鲁萨利诺把她带回来已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塞琉胸口临近心脏的位置,左侧大腿和右侧靠近手腕的地方都**伤力极强的**破了几个血洞,虽然及时的把**取了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伤口就是不见愈合

萨卡斯基清楚的知道塞琉斯汀作为杰尔玛的改造人拥有超乎常人的自愈能力,但她现在的痊愈速度甚至不如一个大街上随便找来的普通人

虽说正因如此万幸的隐藏住了她的特异,再加上波鲁萨利诺有意的安排,那群科研的疯子没有注意到她,但长此以往的昏迷迟早会拖垮她的身体

想到这里,他的大手贴上了她的脸颊,在那惨白的毫无一丝血色的娇嫩脸旁上,他的大拇指温柔的轻蹭她的眼角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呼吸轻的微不可闻,脆弱的样子仿佛能让人看见她生命的流逝,而萨卡斯基只能看着她,陪着她,笨拙的抚平她皱紧的眉头

病床上她娇弱安静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记忆里她生病的场景

那年她十四岁,还是稚嫩青涩的年纪,却总是很成熟懂事的体贴着他,生怕会给他添一点麻烦

所以当那天傍晚,库赞冲到他面前,告诉他塞琉斯汀生了病正高烧不退的时候,他竟一时间觉得莫名和无措

明明早上自己出门的时候,塞琉还乖巧的坐在秋千上和他挥手,目送他的身影离开,怎么不过一天的时间她就病倒了

无暇去想库赞是怎么知道塞琉生病的,他立刻赶往了医院

他赶到时,他的小姑娘正自己一个人缩在病床上,沉重的喘息着,紧闭着眼满脸烧的通红

他当时一下子就愣住了,不知道是站是坐,不知道该上去看看她还是遥远的守在这里

当年收养她本就是个意外,他早有了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信仰的觉悟,几乎不把目光投向那之外的任何事情

现在想想平时他对塞琉斯汀的关注真的少的可怜,所以到了现在他才会如此的不知所措

病床上满头冷汗的小姑娘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到来,挣扎着睁开眼睛

萨卡斯基看她醒了,不自觉的走上前,却又僵在了那里

“萨卡斯基?”

她似乎很疑惑他的出现,这个认知让萨卡斯基局促的抿了抿唇

“对不起……”

细细弱弱的声音传来,小姑娘看着他,不知为何开口却是道歉的话

为什么道歉?

萨卡斯基想问,却依旧没有张口,只是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

他的沉默让塞琉更愧疚了,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十分难过,又或许是被病弱的身体影响了情绪,蓝色的双眼蓄满了泪水

“给…给你添麻烦了”

她断断续续的抽泣着,拽起被子似乎是想盖住被泪水浸润的脸颊

“真的对不起,我自己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她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啜泣声越来越大,断断续续的说着,语气里是小心翼翼的讨好和害怕被抛弃的恐惧

萨卡斯基不懂自己听到那些话的心情,他看着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的塞琉,那双蓝眼睛里掉出来的大颗的泪水像是砸在了他的心上

于是他头一次冲动的,让情感主宰了一切

高大的男人走上前,把哭泣着的金发女孩紧紧的按在怀里

小姑娘惊得停下了哭声,有些瑟缩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亲密的接触这个自己所憧憬的男人

扑面而来的温暖实在是太麻痹人的神经了,至少在此刻,她忘记了自己刚才是为何而伤心,只是悄悄地攥紧了他胸前的衣料,把自己再贴的离他近些

那无比依恋的姿态让萨卡斯基莫名的有些心酸,他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谈起

想要安慰她,想要问她为什么生病了不告诉他,想要让她清楚的知道终此一生他都不会抛弃她

但是喷洒在胸口炙热滚烫的气息却一下子让他忘记了自己原本想要说的话

他只是笨拙的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怀中金发小姑娘的后背,一下一下的,动作有些僵硬却已经是尽他所能的温柔

“我在”

低沉的嗓音这么说着,简单的两个字却一下子让塞琉眼里再次蓄满了泪水

我在这里,所以不要怕了

我永远不会抛弃你

萨卡斯基知道自己不会照顾人,知道他有时候对塞琉的要求过于严苛,但是他打心底里希望小姑娘能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他的羽翼下,而自己会拼尽一切保护她,为她抵御外界的风霜

他爱她,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

床上的女孩轻轻动了动,唤醒了沉浸在回忆中的萨卡斯基

他应该抽回手掌的,但是不知道被什么心情趋势着,他没有那么做

塞琉在脸侧温暖的手掌上轻蹭了一下,缓缓的睁开了那双让人看着恍若隔世的眼睛

视线还有些模糊,入目似乎是一间病房

正轻柔的抚摸着她脸庞的男人,那刚毅的轮廓在眼前逐渐清晰

她迷茫的看着他,没有躲开脸颊旁带着炙热温度的手掌

萨卡斯基的脸上没有表情,却不会让人觉得平淡,反而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样子,他垂头看着塞琉,常年习惯性的皱眉让他的眉头留下了深深的两道印记

可能是因为莫名的心安,塞琉斯汀对面前的人并不感到畏惧,她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抬起左手,轻轻的在他眉头上点了一下

窗口摆了一瓶花,清风吹起了窗帘,带着那花香迎入塞琉的周身

萨卡斯基收回了手臂,塞琉斯汀却突然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

“我一定是认识你的”

她的反应略微的令萨卡斯基感到意外,毕竟无论是库赞还是波鲁萨利诺得出的结论都是小姑娘不存在那些记忆,对他们三人自然也是不相识的

“你的名字是什么?”

而塞琉则是看着他的神色,越来越肯定自己的想法,面前的男人是来自过去的友人,她与他之间有着斩不断的羁绊

“萨卡斯基”

这是她第一次听萨卡斯基说话,那声音却好像和久远的记忆产生了共鸣,让塞琉想再听一听,听他说话,听那低沉的嗓音重复自己的名字

“你能唤一次我的名字么”

于是她这么问了,笃定着这个男人是认识自己的,而她的内心似乎在无比渴望着,再一次,再一次……

萨卡斯基看着她,轻轻的,说出了那双温柔的蔚蓝色眼瞳主人的名字

“塞琉斯汀”

塞琉终于,再一次听见萨卡斯基呼唤自己的声音

她得偿所愿的笑了,那笑容里似乎饱含了不属于她的情绪

怀念,憧憬,还有微不可见的爱意

“萨卡斯基……”

塞琉在温柔的日光里重复着这个名字,闭上眼睛,唇边是那让萨卡斯基熟悉的笑意

他恍惚间又看见了曾经在那颗树下,永远为自己驻足的身影

她靠近了,任由树荫洒下点点斑驳的痕迹,就这样怀着不可说的心思,轻轻的亲吻了他的唇角

柔软的触感一触即离

他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却不懂自己此刻内心的欢愉

她笑着转身,身上的海军大衣随着她的走动悠扬的摆动着

而萨卡斯基只是站在她身后看着她,随着那一步一步远去的人,他看清了自己的心

等到再次重逢,我一定会告诉你……

“我在”

他回应了病床上塞琉斯汀的呼唤,却好像又透过此刻,在和记忆里的那个身影对话

我永远在这里,爱着你,从过去到未来一直如此

这份爱也许随着时间,随着塞琉斯汀日益用倾慕的目光注视着他,逐渐变质

但那都是爱,无论是怎样的形式,萨卡斯基从未否认过自己爱着塞琉斯汀

只是他从来没有将这份爱意告知于她

他爱她,却不知如何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