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56、6.9W营养液加更

("风流债");

56.

古遥不知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但睡得好香。是张梁在外叫醒他,本不打算起的,忽听见他一句:“沈哥,
我带你去管事堂领灵石。”

灵石?

古遥倏地睁眼,
火速坐起,用法术穿衣,撕开禁制符,下一刻就出现院落外。

“我来了!”

张梁却看着他院里的梨花说:“昨夜暴雨,我院里的花和草都被打落了,
你这棵梨花倒是顽强。”

古遥扭头,看见怒放的梨树,仿佛是一个错觉,怎么比昨夜刚来时,开得还要热烈呢?

他不解,
但并未细想,张梁带他下了青竹山,
去外门管事堂,出示大师傅给的传音条,领到三千灵石后,张梁要去上课,而古遥这个编外弟子,只能去种田。

他在外闭关一月,
药圃早就整理好了,
有些草长得快,
已经成熟了。药圃弟子教他辨认:“像这样,尖尖绿根部黄,就可以摘了,
你把这一片的睛草嫩芽,在午时前全部采好洗净,端去那边晾晒。”

“沈遥,这块地你耕一下。”

“沈遥,你浇水加了多少升灵粉!这草都长这么高了!”

“沈遥……”

辛苦种了几日田,他没急着去见剑尊,怕缉拿速度太快惹人怀疑,只在这几日托下山去城里的弟子,帮自己捎带一些虎乳,被他养在戒指里的小月狐,喝了九眼虎的虎乳后不似一开始那么怕他了,悄悄地会闻一闻古遥的手指。

小动物都是很简单的,心思单纯,尤其是这样刚出生的,谁对它好,它就认谁。

在青竹山内,他跟旁的弟子熟络一些后,还悄悄打听了剑尊的信息。

这些小弟子,从未亲眼见过那样的人物,也是一知半解,说:“宗主修的是无情道。”

“什么是无情道?”古遥修佛,不解其意。

“就是断情绝欲的心境,一种境界,没有感情,不同人打交道,不结道侣,没有人陪伴,一般我们正常修士都不修这个的。”

“哦……”他似懂非懂。

断情绝欲,不要道侣,那就是不娶亲,这一点也像他师哥。

“为何正常修士不修,他却要修呢?”

“这个……”那个弟子没法回答他,板着脸道,“快去耕你的田,问那么多,你个编外弟子想做什么?”

到第五日,古遥给青竹山的管事请假,专门跑了趟伽蓝寺,装模作样地在山里逮狐狸,然后将自己的分-身祭出,一下甩在树上。随即他窜上树,一把抓住自己那只闭着眼睛不会动的分-身:“好哇,你这家伙跑这么远来了,叫我好找!”

古遥一狐分饰两角:“嘤嘤!”

“别嘤了,我这就抓你回去受罚!”

正准备揣着□□回去,忽地,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自己突破结丹,有了第三条尾巴,分-身亦然。

……

如何是好?

多出的那一条尾巴他藏不了,自己的障眼法如此拙劣,恐怕会被看穿,古遥犹豫地掏出飞剑,提起那第三条尾巴,看了一会儿。

——到底是下不了手。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分-身,他没办法下狠心把自己的尾巴剪掉一根。

古遥硬着头皮将三尾分狐揣着带回了宗门,捏碎法丹,杨璃幻影出现。

古遥提着狐狸给她瞧:“杨长老,我找到这狐狸了!”

“咦?”杨璃刚想说甚好,接着,便透过幻影看见这狐狸不对劲。

三条尾巴?

她询问古遥:“你是不是捉错了?”

“没有错,就是这一只!”

“尾巴数量不对。”

“灵兽,跟人的皱纹一样,尾巴也会随着年龄而增长的!没错,就是这样。”这是他想了一路的理由。

显然杨璃觉得不太行:“你就拿这个交差,沈遥,你不要命了。”

“若尊上要的就是这只,那就是它了,你看他昏睡的模样,是不是和我那日交给你的一模一样?”

“这倒是……”狐狸都长得差不多,在她眼里分别不大,总之,她觉得古遥在冒险,此事怕是难以善了,恐会激怒剑尊,便借口有事,传音给怒剑峰的隋忍,让他帮个忙。

隋忍说:“可是,赵乏塔师妹几日前外出云游了,我也不敢去叨扰尊上。”

杨璃硬要拉上他:“其实尊上现在没有那么可怕了,前几日我见过他,很是和善。”

“真的么?”

“当然。”杨璃拉着他,去青竹山接到古遥,让隋忍载他一程,自己毕竟是女子。

来之前,隋忍就听杨璃说了此事,听闻尊上最近很执着于一只狐狸,乃是之前洞天银镜内惹人发笑的两尾狐。狐狸倒是找到了,好像又狡猾地逃跑了,剑尊大人似乎没有在狐狸身上下追踪咒,所以找不到了,故而找到这最初将狐狸交上来领赏之人。

这人果然有些本事,成了青竹山的编外弟子,又一次替剑尊找到了狐狸。

可是……隋忍看见这青竹山弟子手里头的三尾狐,隐约感觉自己是不是上当了。这能交差吗?

尊上不会生气吗?

他打定主意,等会儿把人带到就走,绝不进三辰殿。

这编外弟子还是个小话痨,在飞剑上也不安分,问他问题:“这位长老,我上次见你养了一只赤狐。”

“嗯。”

“你为什么养赤狐呀?”

隋忍脾气平易近人,没有冷着脸没回答,耐心道:“是尊上赐我的。”

“欸?”

古遥不解。

“尊上一直都在找狐狸,让我找了一只赤狐,他养了一段时间,好像是不对吧,就送给我养,尊上有令,我也不能不要是不是?别说,这狐狸养熟了,其实也挺不错的,可以暖被窝,爱撒娇,有点像女人……”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他干咳一声,没有继续,板着脸操纵飞剑,入了内门结界。

古遥此刻却有些发愣。

原来剑尊大人真的养过狐狸。

那他要的狐狸,究竟是哪一只?

是自己么?

再次抵达玉屑山,三辰殿外,隋忍放下他就火速跑了,杨璃喊都没喊住。

好在阵法打开时,剑尊并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

只让沈遥一人进了。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走了?她站在门口瞧,阵法又关了。

尊上会杀了他么?

门口两个守殿弟子也悄悄问她:“杨长老,尊上召见他两回了,他是什么人呐?”

“尊上悬赏的那只狐狸,就是他捉来的。”她简略答。

“拍屁逃亡那只吗?哈哈哈哈哈!”两个弟子掩着嘴笑。

古遥看见背后的茂密枫林,入口消失了,完全隔绝了外界。他在这里待过一段时日,知晓这片树林多大,广阔得像海。

他夹着三尾分狐,慢腾腾地拾阶而上,他要见的人站得并不高,只是在石阶尽头,仰头便能望见。

还是高高在上的模样,一双眼深如古井,看穿一切般在高处俯视着他。

古遥霎时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似乎尾巴都要被他看出来了。想逃跑,自己这个小狐精的化形把戏,大乘期的高手怎会不洞穿。

他止住脚步,略一踌躇,先弯腰行礼:“弟子沈遥,见过尊上。”

这是方才杨璃三令五申要他学的。

“沈遥。”

“哎。”古遥应了一声,发觉自己接得太快,连忙补救,“弟子在,尊上的狐狸,我捉来了。”

古遥亮出胳膊底下夹着的狐□□,遮遮掩掩地把那第三条尾巴藏起来:“尊上…请看。”

容寂凝神,狐狸凌空朝他飞去,落入他的怀中。

古遥仰起头,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地垂头。

容寂明知故问:“为何狐狸沉睡不醒。”

“许是……春困。”

“那他为何有三尾。”

古遥想了想,觉得“就像人会长皱纹一样”这个说法并不保险,春阳正好,他福至心灵,眼睛溜溜地一转,答:“尊上有所不知,春天来了,公狐狸也想求偶呢!所以长出了第三条尾巴。”

“是这样吗。”容寂的手指抚过怀中小狐的蓬松尾巴,可眼睛却只是在看他。

古遥说:“春天,万物复苏。”

“万物复苏,那狐狸什么时候醒?”

“我想,兴许等会儿就醒吧。”他还是埋着脑袋,像只胆小怕事的小鸵鸟。

容寂不紧不慢地道:“那等他醒了,你再来找本尊索要赏金。”

“……”

古遥急了,那不是说,自己要回草房子一趟,先躺下,然后穿到分-身上,表演一个原地复活转圈圈给容寂看,再假装睡觉,继而回到本体。若是遇见上次的境况,自己回不去了怎么办,就算是回本体了,自己再跑过来要钱?

若是剑尊又有话问:“狐狸怎么又昏睡不醒了?”

自己怎么解释?

容寂看他模样,就知他在打鬼主意,虽化形了,但眼里的神采却是不变。

接着一块白玉牌缓缓飘在空中,朝他慢慢飞过去,古遥伸手接住。

容寂冷声道:“拿着,明日你自己来找我。”

还给了期限,明日。

古遥迟疑地点了下头。

“会御剑么?”

“当然会了!”古遥心里还是很得意的,自己修佛,对御剑无师自通,外门好些弟子都没他厉害,还要上御剑课,从飞剑上掉下来栽跟头。

容寂见过他御剑。实在是……惨不忍睹,这也好意思骄傲。但自己只教过他用剑,没教过他怎么御剑,他连一把看得过眼的剑都没有。

想送他剑,容寂又忍住了,放他离去。

出去时,杨璃还在。

杨璃震惊他还活着:“你是怎么跟他解释的?”

“我说春天来了,狐狸发-情啦,多了一条尾巴。”

“这也可以?”

“尊上不食人间烟火,很好糊弄的。”古遥催促她带自己回去,“走啦。”

杨璃以为没她什么事了,留了粒法丹给他,从青竹山离开。

古遥没去耕田,在门上打下禁制,躺在床榻上,催动无极千面诀,感应分-身所在。他如今已修炼到第一重的第二境,只要不遇见差错或禁锢,应该可以随时切换。只不过刚到第二境,并不熟练。古遥默念几次口诀,尝试着找到那一缕牵扯的丝线,神魂缓缓离体,沿着这条线,倏地,古遥浑身魂魄震颤一下,有几分晕眩。

半晌,他徐徐睁眼,眼皮颤了颤,睁开了那双碧绿的圆杏眼。

眼瞳之中,倒映着剑尊大人那张清滢如玉的脸庞。

完成任务打卡的古遥,正准备离开。却听他说:“等会儿再走吧。”

“…嘤?”

狐狸心底惊惶,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走!

容寂的脸上仍然没有半分表情,可棱角无端变得柔和了,似乎是狐狸形态让他更觉得自在一些,冰凉的手指搭在狐狸毛上,指尖陷入蓬松毛发,感受到了皮肉下的血液和温度。

古遥依稀感觉到他的孤独,原来是需要狐狸陪伴呀。

他上次便观察过,这里没有其他人类了,更没有动物。

古遥默默靠在人类的腿上,觉得他像师哥,又不像师哥。

容寂变出提前准备好的食盒:“肚子饿了么?”

古遥从他腿上抬起脑袋,鼻子动了动。

“有你喜欢的烧鸡。”

古遥仰头看着他。

容寂似乎知晓他心中困惑,并未解答:“吃吧。”

跟他接触过一段时间的人类,都知晓他爱吃烧鸡,陆拂尘知道,百草也知晓,现在张梁也知道了。

剑尊又是如何知晓的,靠他的推演术么?

古遥愣愣地望着他,眼睛透过这张惊为天人的皮相,仿佛可以看见内里灵魂,他忽然没了心情吃东西,默默地缩回了脑袋,搁在自己的爪子上。

“怎么又不吃了,不饿?”

古遥半睁着的眼睛,看见食盒里的三只烧鸡。薄薄一层金黄油光,味道很香。

三只。

会一次给他买三只的,只有师哥。

眼睛往上,用一个有些像翻白眼的姿势注视着他,容寂想他许是被自己困住不高兴,就将狐狸从腿上抱到地上:“去玩吧。”

虽然都是同一个人,可每次给古遥的感受都不一样。

他本不喜欢这样一个肆意妄为的人类的,可现在却觉得,尊上似乎也是个很好的人。连弟子们都说他无人陪伴,孤僻得人尽皆知。

拖着三条尾巴,古遥钻进青枫林,容寂想他是不是在上次的树洞,手一抬,将青枫林再次变作桃林,虽是暮春,可在他这里不分四季,只要他想,春日亦可六出纷飞。

古遥钻进青枫林,却又迷离在桃林中,这一点也不像暮春的桃林,花仍然怒放,像这几日他院里的梨树。

那棵古树树洞离他很近,里头维持原样,仍然有一捧桃花瓣做成一堆的小床,看着便松软至极。

古遥并未进去,他跳上树,折了一小朵完整的桃花,树灵有些不悦,却也没有抽打他。随即小狐狸叼着细小的桃枝奔回广阔的宫殿,坐在人类面前,将嘴里叼着的花,低头放在他的腿上。

“为何送一朵花给我?”

古遥朝他叫唤几声。

容寂摸摸狐狸脑袋,低声说:“我知晓你叫小花。”

小狐狸双目睁大。

他不言,将狐狸送的花,反过来别在狐狸耳朵上。

“回去吧。”

日不落的三辰殿外,薄晓从东方而生。

-

“沈遥!你要睡到几时,日上三竿了!快起来耕地!”

叫他的人,住在沈遥隔壁的茅草屋,是管理药圃的一个小弟子,刚好比古遥大一级,督促他浇花,耕地,采药。

“沈遥!!!”

……

过了好一会儿,听见外面喊他的声音,古遥茫然地坐起,不记得自己怎么回来的。

好像是,尊上摸摸他的脑袋,叫了他的名字,再然后自己睡着…不由自主的回了本体。

忽地,他鼻子一动。

什么香味?

古遥扭头看向桌上——

还是那个食盒,里头放着的三只烧鸡,他隔着一层也能敏锐地嗅到。

原来不是他自己回来的。

是剑尊送他回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写完了

我躺平了,今天真的没有了嘤!

明天见啵~

-

安利一本!很好看的书!都去看!

《圣父男主人设崩了[穿书]》蜀七

简尧熬夜看文,气得怒发千字长评,边骂边追——

“辣鸡作者屎里放粮!作者脑残,男主圣父!”

“这都不黑化?!就这?就这?!”

书里的男主霍衍被恶毒保姆掉包,从小被虐待,偏偏他圣父光芒照耀大地,知道真相后不仅原谅了养父母,甚至还保证不去找亲生父母。

后来亲生父母上门,在听说亲弟弟需要换肾之后,又义无反顾的回到豪门,甘愿奉献自己的一颗肾。

在豪门里被保姆的儿子污蔑,辱骂,被虐打,他都以他那非人的宽广胸怀选择了原谅。

就这辣鸡文,谁看谁脑残。

就这圣父男,谁爱谁包子。

然而一朝穿书,成为了男主邻居的简尧:“我爱圣父!圣父不记仇!圣父不报复!圣父有理想!”

——

毁了一切之后,霍衍发现自己回到了小时候,被他亲手扭断了脖子的养父母还好好活着,他还住在贫穷落后的小县城里。

唯一的变数是隔壁搬来了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的儿子总说他是个好人。

霍衍打断了养父的腿。

简尧:“我知道!肯定是他之后上山会遇到危险,你要阻止他!”

霍衍把养母送进了疯人院。

简尧:“霍哥你真是好人!那家疯人院收费好贵的,你就不该管她!你太好了!”

霍衍:“我不是好人。”

简尧笑着看他,眼底没有阴霾,灿如烈阳:“这世上没有比霍哥更好的人。”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他愿意为了这个人放下屠刀。

#白切黑疯批攻x小太阳乐观受

-

感谢在2021-08-21
07:15:24~2021-08-21
19:20: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谢美玉
2个;罐装、士口草加、otiak、陌酱、软莞、罗蜜蜜、春日无时差、呆猫、麻辣兔头、三里番茄、玮玮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还是没有妖刀
293瓶;astupidcat
200瓶;deciused
150瓶;御蘅
132瓶;南山
106瓶;摩尔曼斯克、阿小阿、年廿廿、木慈
100瓶;日常躺尸
90瓶;original
sin。
84瓶;时倾悠、顾辞笙丶
80瓶;小小酥
72瓶;爱未
70瓶;予
62瓶;呱、棠味小酥饼、一粒米、桃矢、苍岚、消不掉的黑眼圈
60瓶;看文为了爽
58瓶;沈巍
56瓶;夏习清、芜湖、晴晴、mask_q、考上了、糖都给你别追我、o(≧?≦)o、纵是花开时、良訞、qiqi373
50瓶;追更机
46瓶;归途的猫猫、h、李里、坠落凡间的星辰、南辞、autumnus、纯白°、你猜、寒烟、盛九、-20、悍悍姬、猞猁是大喵、临渊、小幸运、蜉蝣、糖、中毒、gequant、琳宝902
40瓶;漆柒岐
35瓶;...
34瓶;谢允川、圈圈大魔王、张石头、慕世无双、哆哆哆哆、di
mattina、qunahe、安依yui、啊鳅啊鳅、萌萌哒、荷花遇鱼、十三月、修阿、椰子壳、你最可爱
30瓶;goodyhxd、呱孤
28瓶;阿娟
26瓶;想吃娃娃菜、じゃ
24瓶;笙歌、yo可酱、你是哪块小饼干、gi惑、青衫忆笙、七杀_判、寐不眠、容昳roy、阿七阿七、北辰墨殃、定言、哒哒哒达达、九大人、何以、最近鸭梨好大!、再哭是小狗、柒未、天青色等烟雨、开心桃子汽水、招财双速十八、阿七儿、云恋、满船清梦压星河、lion、summer4771、玉川流、夸大大求加更、菌咕、转世回眸间、yjm_mx1226、吃了吗、紫、撒格伊伊、穈楹潆、大do啦、佐佑icon、清晏、nini、53051223、晴雨风铃、无棋子、一颗软糖、陈火鸡、mggdcf、典、薄暮凉夏、陈华年、來我的深海、克斯维尔的明天、拔牙真的好疼、求不剧透、妖容丁丁、凤梨、江寻意、maer、21960119、随风飘去、只吃小甜饼、徐西临dx、你对象、小李要加油、31138819、小别扭
20瓶;堇青愚人
19瓶;小时光、未知、another、就爱修仙
18瓶;39991684
17瓶;亚力芝士多多德、奇变偶不变、腐曦、词词、长夜和灯灯都是我的
15瓶;打伞的心、月满西楼、亦心
14瓶;阿瞬、lcagalli
12瓶;萝卜兔酱、白日梦
11瓶;桔子君、路桥、沈升时、鲨人不眨眼、林夜、鸽子不咕、秉烛夜游、38983175、九微、林也、marrytiti、无游、开开心心看文啦、一颗大柚子、再见_ovo、黑不溜秋、小沈是个药罐子、祈目、the
son
of
the
choes、知非、我来看看有什么好东西、考官a、邝珂文、萌萌、吱汁支、吃好睡好人生大事、皮皮虾还是椒盐的好吃、我只是个吃瓜群众、梦寐、景行、一揖飞光、斗胆教日月射落、淡语w、midnight、楠鸮、肥皂1573、竹笋、爱吃鱼干、天天容易预告、默默、呐呐呐、树林里的小鱼、王琼琼、啊啾、魑晓之夜、树上有只猫、大宝小宝平安喜乐、ania、居宝贝、一位不知名的小轩同学
10瓶;陌苒、童童呀
8瓶;脆脆饼干、浅晓柒、吃人不吐馒头、桑落
7瓶;孔苏啊、犹如云卷伴云舒、komerebi、=口=!
6瓶;昵称、25829506、雅~、瑶瑶妖妖、低糖版酥糖、绿松石、ayaya、奶狗联盟爱好者、春立、憨子、40930144、27789126、白之白麓、爱冰清忘羡花怜、小腐一枚、譖、江川尚衡、暖风呼、一枚铜钱吖、末末、今晚月色真美、小新、薄荷精、罐装、冷温檬.、鹤浮云洲、月霜霜、祸心、落单单、烈酒、月水j、云深不知处、曲诶曲诶、winnie
5瓶;玉堂纸鸢、浮云物语两不休、择城
4瓶;九四、也许、冰糖葫芦摊煎饼果子
3瓶;45453213、惊鸿、yy、面面炸虾、宛宛、がきぁいあ、47514972、吃菠萝的兔子、朝暮、木木、33893758
2瓶;小菊花、48436811、努力生活快快乐乐、文泽、霄xi、哈皮~、白羽、可乐加冰、盛夏、小巴鱼、dm、浊泾清渭、小矮人、夭、38787464、里予、啾咪、陌酱、年年、abcat
木木彡、cpy真香、崽崽好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