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4. 第 4 章

04.

古遥说完正要把这瓶口水丢出去,忽地想起什么来,掏出一张手帕,将瓷瓶包起来,收到储物项圈里。

起初,陆拂尘并不知道他收起此物有何用处,还以为他要拿到上界去兜售。

半月后。

鲸舟终于抵达上界,众人通过传送阵下船,来到一片一望无垠的草甸,不远,是林立的雪山,远超中洲的充沛灵气,混淆着青草气息钻入鼻间。

从鲸舟的阵法走出,是个大的传送阵,挂了一个大招牌,写着几个不同的目的地,传送到不同的修真城镇,价格不同,只要缴纳相应的灵石就能直接传送离开。

再一看价格,竟要八百灵石之多!

所以很多人只是看一眼,就直接出去了。

穿过森林可以下山,下山就可以御剑飞行,抵达最近的修真城镇,约莫要半月。

再往外走,左右两侧是来接人的通道,外面则是各个上界门派的弟子,正在竭力宣传自家宗门:“武玄门招外门弟子了,招外门弟子了,结丹期以上可报名面试!”

“焚香谷招人,筑基大圆满以下勿扰,只招女修,外门弟子每月可领两百灵石,入门就送玄阶心法……”

通常说灵石,就是指黄品的、最低阶的那一类灵石。

每月两百个,那要连续领十六年不花销,才抵得上来上界的一张鲸舟船票。

可在中洲的宗门里,普通宗门,外门弟子每月顶多二十颗灵石罢了。

这就是中洲的修士掏空储物袋都要来上界的缘由。

陆拂尘也是第一次来,忍不住左顾右盼,古遥直接站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下他,虽不言,但显然意思是在问:“我们怎么走?”

“这些招揽弟子的宗门里,没有白云观。”像白云观这种,在某一方面地位超然的门派,都不会在鲸舟外招人。

会来此处招人的,都是一些,在鲸舟发放的小册子上都藉藉无名的小宗门。

不过有些散修,会在这些宗门招揽前停住脚步,仔细询问过后,测试灵力,如果年纪在招揽范围内,则直接通过传送阵离开。

可是上界并没有那么好混,一些小宗门也挑人,如若年纪太大,修为没有精进的可能,则会被拒之门外。上界花销也高,在此处生存,还不如回中洲当个闲散长老。

古遥冲他比划着手势,两只狐狸爪子指了指自己的丹田,表示修为压不住了,他要突破!

陆拂尘明晓他的意思:“那先找个地方让你突破。”

跟他们一起出来的高然师兄妹俩,刚一出来就拿着传送符离开了。

古遥朝外看了眼。

更往外,还有兜售丹药法宝的摊子,组成了几条街道。他虽然有兴趣,但突破要紧,于是当即拿出地图,随手指了个森林,叫陆拂尘拿出飞行法器,载着他过去。

陆拂尘的飞行法器是寻仙宗宗主传下来给他的。在手中时是一个小纸鹤,放出去,变大后,就是巨大的纸鹤,人可以坐在两边的翅膀上,御空飞行。

十日后。

森林深处的一处隐蔽洞穴,古遥顺利突破了筑基,出了一身的黑泥,他抬手给自己施了个清洁咒。但还没有急着出去,明心静气,收敛身上的异像。

如果古遥此刻的模样,被人看见,定要马上通知仙盟去抓他。

鸿衣羽裳,红发绿眼,两条红白大尾巴从衣衫下摆伸出,脸上有两道红色妖纹,模样极其妖异。

古遥低头看着自己多出来的尾巴,脖颈间,项圈收缩,溢出的妖气被收走——

这项圈,是师祖给古遥的储物法器,比一般的戒指、储物袋,都要大许多。除了储物这一功能,还是隐藏他身上妖修气息的关键法宝。

他刚刚突破,境界不稳,这才化形,变成了普通的黑发黑眼,脸上的妖纹慢慢褪去,两条大尾巴也收了回去,等身上的妖气,全都被项圈锁住后,方才走出隐匿阵,从洞穴飞出。

陆拂尘察觉,抬头看着他停在自己面前,心神一颤。

古遥似乎真有那么几分像狐狸精,圆圆的杏眼微微上挑,瞳仁深黑,含着惑人的妖气。除了长相,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让人无法挪动目光的灵动。

陆拂尘暗自给自己下了一道清心咒,拿出地图:“我们去白云观,要走这条路,往西边走,如果用我的飞行法器,可能要走一个月才能到。”

“不急,我先不去白云观。”他有别的事要做。

“那你去哪儿?你在上界不是一个人也不认识吗。”

“我先去找个天材地宝。”他顿了顿,提出一开始就想好的办法,“你可以先去白云观求见观主,不是说很难求见他吗?拂尘,不如我们分头行动,等我办完事了,我就去白云观找你。”

说着,他抬手从储物项圈内掏出一个黑色的罗盘法器,而后再拿出那瓶月狐涎。

陆拂尘没见他用过这个法器,只见古遥将月狐涎放在罗盘中央,那罗盘指针就开始疯狂地转圈,然后停留在一个方向,也是往西。

眼下罗盘有反应,说明月狐还活着。

“巧了!你往西去,我也往西走,那我们可以一起走,我蹭下你的飞鹤。”他刚突破筑基,可以用疾风术了,也可以短暂的使用飞行法器,但无法支撑长久的一直飞行。

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陆拂尘恍然大悟,这个罗盘是寻物的。月狐涎是引子,是用于寻找月狐的。

“你要去找那只被轩辕真人捉走的月狐?拿去送给白云观的观主,让他给你炼药?”

活的月狐,的确可以算是一种天材地宝。

“那倒也不是。”

古遥手捧罗盘,坐上他的飞鹤法器,道:“那个轩辕真人,是头肥羊,我先去抢了他。”他说的理所当然,“至于月狐……”

古遥话音顿住,并未说如何处置。

“古遥。”坐在飞鹤上,陆拂尘忍不住扭头叫他。

“什么?”

“…我打不过那轩辕真人。要不……”他说,“要不我先去找我师祖,我师祖是元婴,他就在永康城,不过我不知他出关没有。”

“我知道你打不过,你先去白云观吧,我自己想办法。”

陆拂尘沉默了下,眉心蹙起,半晌,无奈道:“那我同你一道吧。”

古遥这储物项圈内,究竟有多少传送符,他也不晓得,但既然有这么多保命的法器,饶是被元婴追杀,也定能活下来。

古遥眉开眼笑:“好啊,既如此,我就分你一半赃!”

陆拂尘摇头,表示不用:“如若下次遇见高然师兄妹,他们的东西就还给他们吧。”

古遥没接话。

他修佛,可与其他佛修不同,并不在乎因果。

不过同为狐族,那月狐现在的落难,乃是自己造成的结果。

一年前,古遥跟随陆拂尘前往荒野遗迹,要摘一株奇花,结果陆拂尘受了重伤,差点死了。

当时是古遥救了他一命。

在他恢复期间,古遥在附近泉眼打水时,发现轩辕离就在山谷里,被那守护奇花的灵兽白猿打死。于是随便化了个形,跑过去叼走了那死人的戒指,用三昧真火炼化成了自己的东西。

这罗盘,就是在轩辕离戒指里找到的法宝,他一直没拿出来用。

之所以一直没用,是不知道这咒语应当怎么念。古遥不识字,更不识道家咒语。是前些日子,他抄下来让陆拂尘教他,才学会的。

用法也是学会咒语后才琢磨出来的,这是拿来寻物的,也可以寻人,只要把人的贴身之物放在上面,再念一句咒语,就可以通过罗盘寻到。

快要寻到之时,两人还在飞鹤上,这罗盘的指针便开始摇摆不定,花了十天工夫,飞鹤降落在一片平原上,根据罗盘显示,月狐就在这附近。

放大地图,此地叫落日平原,地处上界西南,再更往西走一些,就是白云观。

“这地方,”古遥指着地图上那个马头,“有马肉吃?”

“……这是个驿站。”

落日平原上的落日驿站,是离他们最近的驿站,可以传送到更往西的天水城,白云观就在天水城附近。

“哦哦,驿站,我懂。所以有吃的是吧 。”古遥揉了揉肚皮,闭关十日,他饿了。

陆拂尘失笑,放出飞鹤,拉他上来。

缩地成寸,乃是元婴才有的本领,结丹期用飞行法器是最快的。

落日驿站傍水而建,左边是一条狭长的河流,穿过河流,更往左去,不远是一片沼泽,远处浓雾之中,有一片长长的山脉。

他们到的时候,驿站已经客满了,都是修士。一看人这么多,古遥便去问马厩的伙计:“你们这儿是什么景点吗,怎么这么多游客?”

伙计正在给马驹喂干草,闻言抬头,面对古遥那张脸,忽然就愣了神。

“……客官,您听口音就不是本地人,我们这儿并非景点,”

伙计整日在这驿站干活,时常都能碰见那些仙人,但还未曾见过……这样的。若说是好看,他见过更好看的,但就是仿佛被蛊惑了一样直了眼,怪异地心生邪念,这叫他惊惶地低下头,不敢再看,口中道:“从我们驿站往南走二十里,落日山脉上有神迹,所以才有这样多的修士慕名而来。”

“嗯?什么鸡?”

“神迹!”

“笋鸡?”

古遥眼睛倏地一亮,冒出绿光:“这是什么品种?”吃竹笋长大的野鸡?

伙计听见吸溜口水的声音。

“来了这么多人,你们这笋鸡一定很好吃吧!”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