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55、第 55 章

("风流债");

55.

古遥被杨长老带着离开时,
终究没忍住回头望了一眼。

这位高处不胜寒的尊上,许是在看自己,二人眼神擦过,
古遥眼中是欲言又止的波动,
而后被杨璃拽着跑了。

容寂的眼神,由他背影,落在杨璃牵着他手腕的手指上。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骨分明,骨节修长,
是一只适合握剑的手。人间界里,自己也是那么牵他的,可这双手,从未感受过人的温度。

三辰殿仍是日不落,一出来,
外面却是暮色四合,西天一轮钩月。

“你胆子也太大了!”杨璃护着他退下后,
一阵后怕地骂道,“你可知那是谁?!你敢那么跟他说话!”

“我……不知道那是谁,”古遥仍然恍惚,喃道,“是你们说的剑尊大人吗?”

“我带你进去前没告诉你?不能乱讲话,你差点就没命了,
幸亏他看你修为低,
不与你计较。”

古遥没有逃过一劫的庆幸,
他不觉得这位尊上会伤害自己,因为古遥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危险。

“剑尊大人姓沈吗?”他问。

“他姓容,你连他是谁都不知,
就进望霄宗?”

“我知晓他姓容。”在青竹山,他经常会听见有人提起“容宗主”这三个字,悬赏自己的通缉令上,也有望霄宗宗主的大名。他叫容寂。不知道说给谁听,他道:“我刚刚以为,他和我一个姓氏。”

杨璃一时无言,带着他快速地下了玉屑山脉:“你现在完了,你上哪儿去找那只狐狸?”

“我能找到的,我在狐狸身上下了高阶追踪咒。兴许我能想到的事,尊上没有想到?”古遥叽叽喳喳地问她,“杨长老,他真的养过狐狸?”

“不该你问的事你少问,你打听这些做什么?”杨璃都不知道的问题,怎么去回答他。

“哦…那剑尊大人多大了?这个你总晓得吧,我平素不看书,我也没有那个洞天银镜,不知晓这些。”

杨璃掏出紫剑,带他飞出去,算了算,答道:“快八十吧。”

八十,在修界,是很年轻的数字,就连杨璃这个元婴都比宗主年纪要大。

当年入门时她还是个刚入内门的小弟子,见证了一代剑圣陨落,见证了望霄宗更朝换代,临霄真人的师兄、师伯,有一些死在容宗主的剑下,有些带着弟子离去,去了涿光山,另起剑宗。

快到外门时,她二人又碰上了从怒剑峰出来带着赤狐溜达的隋忍,杨璃只跟他打了一声招呼:“隋师弟。”

“大师姐。”

古遥却看见那位“隋师弟”前面,到处乱跑的赤狐。

似乎是淘气了,被他抱了起来。

赤狐在他怀里嘤嘤撒娇。

古遥站在剑上,扭过头去望。

他一眼就能看出,那只赤狐真就是普通赤狐,在这等灵力充沛之地,也至多活二十年的凡间狐狸。

修士怎会养这样的狐狸……还那样温柔。

“长老,你的师弟……”古遥的声音被风带走。

“嗯?”

古遥略一俯身,在她耳旁喊:“他有道侣么?”

“……”

杨璃面无表情地将他丢在青竹山:“尊上交代,让你十日之内缉拿两尾狐,你别想着跑!我告诉你,你就是跑到中洲、魔界,我都能给你捉回来。若你做不到,去他面前请个罪,兴许他不会拿你怎么样。”

她见过剑尊几次,感觉这一次显然大不一样,有人气了,而不是冷冰冰高高在上的神仙。

“长老放心,我不会跑路的,我之前不懂规矩,外出闭关,听说律条严苛,要将我除名。杨长老能不能去跟大师傅说一声?”

杨璃叹息一声,想着他与自己的命兴许都不长了,便遂了他的意,在青竹山大师傅面前关照了他几句。

随后,古遥提出自己要领突破结丹的三千灵石,大师傅慢条斯理地写了张字条,盖上自己的戳,卷成一条后贴在他的肩上。

“明日一早,你去一趟外门管事处,你是编外弟子,出不去,让……张梁带你过去。下次外出离宗,也要去找管事的方长老。看在杨长老的面子上,这次不记你的过,扣你三个月的月银。”

说完,他伸手一抬,以灵力拉开一道抽屉,在内里繁多石头中间挑了一块,而后将石头招来,盖在他的宗门木牌上,那块并无出奇之处的石头,竟是融入了木牌。

大师傅做完这一切,将木牌丢给他:“去吧。”

古遥低头一看,木牌上多了一个椭圆的印记,还多了字。

乙,西南十五。

“这是……”古遥猜测道,“我的洞府么?”

“嗯。”大师傅打了个哈欠,随手将他打发出去。

夜色下,古遥看见张梁在外面等自己,张梁的肩膀上飘着一盏琉璃灯,照亮了少年稚嫩的侧脸。古遥朝他走过去,二人朝着弟子居住的庐舍而去。张梁没有问他杨长老的事,而是说:“大师傅处罚你了吗?”

古遥摇头,然后说:“只是罚了我三个月的月银。”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要被除名了。”他松出一口气,掏出一本册子和一枚玉简给他,“这是宗门门规,还有青竹山的山规,你今晚好好读一读。”

古遥接下,掏出木牌问了他自己的洞府所在后,同张梁告别。

说是洞府,实际上就是一间足以遮风避雨的草房子,外头有个小院,一小块可以种药的地,一口井,还有一棵梨树。暮春时节,梨花还未谢,地上絮了一小片,有些萧索。

正欲推门,可他却推不开门,似是下了什么禁制。花了一会儿工夫,古遥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在木门的左侧,有个小小的凹槽,看形状和他的宗门令牌是一致的,方方的,上头尖尖,像个小房子。

古遥试着将木牌扣进去,不偏不倚的正好,由木牌四周发出一道荧绿微光,只听啪嗒一声,门上的锁头开了。

“吱呀——”

他推门而入,里头陈设更是简单,一张床,一张桌,桌上有个浇花的水壶,是低阶的法器,可蓄满自身容量几倍多的水。除了水壶,还有一小摞的医书,一个小碟子,碟中放了两颗黑黢黢的丹药,古遥低头轻嗅,是难闻的辟谷丹。

虽然环境不算好,但古遥不是苦修,从项圈里掏出一盏油灯用火球术点亮,指间现出一张禁制符贴在门上,把原本那窄窄的竹床收走,换成自己的软床。他甚至还有多余的精力,变出一个木桶,娴熟地运用火球术和控水术,将井中的水控出加热,点了禅香。沐浴后,已是亥时三刻。

窗外,暮春的雨暴打落花,青竹山一贯顺应自然万物,气候随着天地变化,有风有雨。

灭了油灯,古遥方才卷着自己的羊毛毯躺下,头发潮湿,有了倦意,然而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若是师哥转世为人,会变成剑尊大人那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么?

剑尊知道很多事,说这样的人有洞悉天地的推演术,也不稀奇,可古遥不觉得是巧合,他推演天地、推演修界大事也就罢了,真无事做,平白推演自己一只小动物做什么。

也或许是剑尊真的养过一只有两条尾巴,和自己相似的狐狸,他也并非师哥的转世,一切只是凑巧。

古遥窝在羊羔毛的毯子里,掏出白日在伽蓝寺里,那人送他的珠子。本想丢掉,可他喜欢这珠子,想拿去珊瑚巷问问是什么珠子,但瞧着又平平无奇,恐怕也不值多少灵石。

古遥把珠子放在手心里搓热,低头闻了又闻。

不知为何,他竟然闻到了剑尊身上那种冷得像石头的味道。

古遥舔了一口。

呸呸。

这珠子没什么味道。

感应到召唤,容寂睁了眼。

他并非人类,不需要睡觉,以往大多时候都在造化塔里修炼。可造化塔现在成了人,贪恋人世间美好,前几日告诉他她要去外面玩,就这么离开了。

“我一直在给你编故事,你说人间不好玩,那你养什么狐狸?容不故,你有了凡心。”

容寂:“你给我编的故事里,也有这只狐狸吗?”

“狐狸是属于你的意外。”

她说:“那日阿勒古草原雪崩,原本我要让一位美得像仙女一样的女子意外路过,来搭救你,兴许你会爱上她,爱上做凡人的感觉,你没有凡人的心,若不给你情,斩断你的情,你又如何脱凡入圣?可那只误入塔中的狐狸,提前将你救出,打乱了我为你攥写的爱情故事。”

将造化塔炼制出来的仙人,赋予她许多的情感,赋予她感知万物的能力,她可以造化出完美真实的地狱道、天神道、畜生道,却只能造化出近乎真实的人道。

天地之性,唯人为贵,凡人是千变万化的,凡人有感情,有贪痴嗔,有灵魂。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可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还有情。

容寂不是第一次入她造化出的人间道修心,但唯有最后一次给他不一样的感受。

造化塔叹息道:“我只好重新开始给你编故事啦,我控制他,不让他在我的地盘上那么强大,聪明,但我没办法控制一切事情。容不故,我操纵不了你想养狐狸的心,操纵不了他试图喂给你狐狸珠,更无法操纵从你眼角流出的眼泪。”

人流泪是什么感觉?

容寂感受过一次,那么陌生,风沙迷眼,脸颊变得湿润,而后干涸。

他的身体是一块又一块的石头组成。

石头又怎会落泪,容寂还想再试一次那种陌生的感觉,却未能成功。

“所有发生的事都是真的。”他问。

“真或假,那要问你的心啦。”造化塔说完这些,跟他说拜拜,“我出去玩了,没事不要叫我回来。”

容寂正低头审视胸腔里的白色屠仙石。

旋即,感应到召唤,由三辰殿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青竹山西南角的草房子里。

古遥一无所知,手心里攥着小珠子,睡不着地辗转反侧,像人那样叹息。

容寂指尖微动,一缕幽微的光流到他的眉心,古遥闭了眼,卷着羊羔毛毯,侧头压在软枕上,呼呼大睡。

容寂走到床榻边,低头看着那张陌生的脸,二十岁模样的青年,蜷缩睡觉的姿势却流露出本身的孩子气来。稍一弯腰,容寂伸手,将毯子轻轻掖在了他的下巴尖。

约莫是他的法术让古遥放松了警惕,一时不察,渐渐现出人形原形,十七岁的少年模样,三条毛茸茸的尾巴也掉了出来。

容寂看了一眼,将他的尾巴塞进被窝。但动物的尾巴一向有自己的主意,不太听话地跟他对着干,刚给他放进去,就掉了出来,如此两三次,其中一条尾巴不乐意地打了他一下,尾巴尖柔软地拍了拍他的手心。

容寂定住,有些无措。在幻境里,他也经历过这样,小花的尾巴睡着也不安分,会乱动,会卷在他的腰上,他又是会被痒醒,会按住他的尾巴不让他乱动,这尾巴就会腾地一下起来抽打他的手。

现在他还是没有办法。

沉默地凝视住他许久,快要天明了,容寂视若无睹地从他的房里出去,没有瞬移回去,只是视禁制符为无物,穿透走出,薄薄的晓光照在茅草屋顶,地面泥泞,梨花瓣被雨打了满地,不像雪,像打碎的月亮,被雨水裹挟着颠沛流离。

这些雨滴纷纷绕开了容寂。

他得天地造化,雨是近不了他身的,站在草屋院落,他仰起头,手指轻抬,破开了周身天然的结界,让那么一颗两颗注意力不集中的雨珠得以闯入,滴答,落在他的脸上。

他用手指抚掉,指间的湿润渐渐干透。

不是人的眼泪,心里却有了动容。

作者有话要说:  我没办法将这本写的快餐化,抱头痛哭qaq心急如焚的宝子们理解一下

还差3k营养液,今天应该不用加更吧……?(●—●)

如果不养肥,那我们还是明天八点见~50个红包啵啵=3=

感谢在2021-08-20
04:07:09~2021-08-21
07:15: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谢谢!!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谢美玉、过过过、林语惊.、白熊、罗蜜蜜、武小邪、桑七七、逗号、4313494、士口草加、入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噗噗.
119瓶;23672833
66瓶;野渡.
60瓶;白棋
54瓶;小北
50瓶;夏凉
46瓶;ali、末巷、小兔子乖乖yht、夏天不热、胖大海、李怼怼、思极、□□ile微微微
40瓶;大米花糖
32瓶;莫慢待
30瓶;49044886
28瓶;北辰墨殃
25瓶;君莫笑、走板、池映雪在线rua猫、小时光、鲸小蓝、10018、young_daphne、26882211、叶子苏苏、今明奶茶、枕河、gi惑、青鸟、禾页酱、花秃秃、==、猫性、rocio、阿柚、我就想做条咸鱼、今天的霾好清新、狂儿、丛薄、道阻且长、洛小秋在线自闭
20瓶;小狐狸的唢呐
18瓶;君子夏
16瓶;大李选手不吃菠菜、柠c、阿走鸭鸭鸭
15瓶;桑七七、病娇统治世界
12瓶;小米、鲨人不眨眼、青夢、一揖飞光、狼、凤梨、pangzhi、啊啾、伯爵、咔嚓卡尺、rmgi、甜甜圈吃麦芽糖、度、入星、陌上、24175128、三里番茄、丰丰倒山心、jay小枫、46339971
10瓶;武小邪、小矮人、爱冰清忘羡花怜
9瓶;無限、细辛、31160634
8瓶;玉堂纸鸢
7瓶;桃桃、薛定谔的团子
6瓶;没挂机纯菜、糖球球、37483708、蛋卷卷、雅~、fffxxddd、红尘、璐璐永追随、今晚月色真美、ty□□、珍珠彩叶桂、萌萌哒、景大四、万变沙皮拉、易安
5瓶;linda、江苏超苏哒
3瓶;griez、39307525、手撕你cp、健健康康、惊鸿、36656998、面面炸虾、abcat
木木彡、方寸
2瓶;里予、追重启小三爷咯、崽崽好乖、山子、34891978、啾咪、盛夏、永不退货、.、evedaycat、木木、远远、deity、吃菠萝的兔子、喜乐、桑落、绿色小阿晋、48436811、哈皮~、小修、雨点听着喂喂声、咿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