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48、第 48 章

("风流债");

“嘤……”

古遥弱弱地抬起自己的爪子,
想了一下。

眼睛慢慢阖上,再睁开,古遥的杏眼注视着眼前将自己抱于怀中的男人,
是不认识的人,
不熟悉的味道,可古遥却依稀感觉,他对眼前这男子,
亦有种相熟之感,分明初见,却一如故人归。

好像……画里的谪仙啊。

古遥虽不懂人的美丑,
可的确感觉,这男人眉目如画,
很美,可眼深如渊,难以捉摸。

古遥视线变得有些呆,
旋即,灵敏的鼻子轻微地动了动。

他身上的灵气好舒服啊!

除此之外,古遥还能嗅见一种冰冷的、内敛的**之气,
他一向对这些很敏锐,但察觉不出对方究竟是何修为,模糊地看着他,不知他是谁:“嘤……”

容寂眼眸垂下,似乎在同自己斗争什么似的,
眉心微微一蹙。

他好像是抬手想抚摸这小狐狸,可自我抗拒着,桎梏着,过了会儿,
行止不由心地慢慢将手放下。一股灵力化作手掌,将小狐狸托起,轻柔地放在了地上。

而不再自己抱着。

古遥脑袋一歪,仍是看着他,明明不曾相识,为何……

或许,就是因为像画,所以才觉熟悉?

不过,很快他这朦胧的想法,就被心心念念的,最重要的百万悬赏抓走了。

“嘤!”他一个翻身紧急坐起。

这是哪里?!

自己的本体呢!

他的百万赏金呢!

这时,容寂已然悄无声息地关闭了阵法,落日熔金,昏黄地倒映在三辰殿外的枫林中,将青枫叶染作金红。

阵外,紫袍女子小心地又问了句:“尊上,那无名剑修,可还要带他过来?”

“不必,把赏金给他吧。”他丢了一储物袋,落在紫袍女子手中。

里头就是悬赏金。

而后,容寂低头看着这着急地打转的小狐狸,出关后始终沉不下来的心,突然有些安静了下来,风声沙沙地吹着林间树叶,容寂看着他窜到了树林里去,在一望无垠的阵法里惊惶地寻找着出路,这边找了没有,又去那头找,容寂并未出声,始终只是看着这小动物。

隋忍和紫袍女子一起离开:“杨师姐,那我回去闭关了?下次这种事,你不要来叫我。”

“怎么,你对宗主有意见?”杨璃是仙女峰的大弟子,论辈分,要比隋忍高。

“我怎敢……杨师姐你不也不敢去找尊上么,下回杨师姐可以来我怒剑峰,找赵乏塔师妹,她不怕尊上。”

“师妹?怒剑峰也有师妹?”

“有一个…就她不怕尊上,现在我师尊也托她给尊上传话。”

说起来,怒剑峰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弟子了,好生古怪,可宗门上下竟无一人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本就是如此。

杨璃点点头,二人行至怒剑峰与外门的分岔口,就此分别开,杨璃冲到结界一瞧,那领赏的无名剑修已经不见了,只剩一个弟子还在原处。

杨璃问他:“那人呢?”

“回…回杨师伯,那人因你迟迟不回,以为我们……想赖掉他的赏金,呃,故此在门口气、气晕了……”

“哈??”

“我二人适才已将他送到了青竹庐舍,请了医修弟子为他把脉,并无大碍,想来只是气火攻心所以晕倒了。”

杨璃想到这赏金应当交给别人,便和弟子一起飞到了庐舍,这庐舍是外门的药舍,是一座小小的、却灵气很足的山,山巅是医修弟子居住的苗圃,从山腰往下,就是医舍,有时外门弟子受了伤,又没有合适的丹药治疗,便会来此处医治。

二人就是将古遥送到此处,因为不是宗门之人,医修弟子为他把脉后开了几颗清韵丹,就将人挪到了外面,露在天地间,平躺在竹床上。

杨璃低头看着这无名剑修,只想快些交差,就掐了一把他的人中,没有反应。

“治疗了吗?”她问背后那正在熬煮药水的医修弟子,那只是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小僮。这间庐舍只有他一人。

弟子恭敬地点头:“回长老,不晓得什么时候会醒。”这小医修不认得杨璃,但认得她身上衣袍,这是只有在内门执事堂地位很高的人才有资格穿的,所以不管怎么称呼,叫长老准没错。

杨璃“噢”了一声,虽然想交差,但人这么昏迷着也不能将储物袋缠他腰间再把人丢出去,说出去没有大宗风范。她管理此事有一段时日了,整日应付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现在总算是结束了,便丢了一颗法丹给那医修弟子,外加几颗上好的玄品灵石:“你好好的治疗此人,等他醒来,便捏碎法丹,我就会立刻赶来。”

小医修立刻收好这价值好几百的灵石,恭敬应从。

杨璃走后,小医修便将这显然不是宗门之人的剑修,搬到了里头庐舍里,捣碎巨麻、仙灵芝、茯苓等药,扣在药罐内,用了一块充满杂质的黄灰灵石,置于药炉下,从医修弟子的手指尖,燃起一小撮的灵火。

古遥无头苍蝇似的,在林子里瞎转了半天,明明很小一只,却跑得很快。

他这分-身不及本体的修为,加上在别人地盘上,他不敢露出过于妖异的举措,不然**的都不晓得,所以只是原始地在枫林中跑来跑去,而后无果,只能穿回枫林边缘,但他没再上前一步,而是站在枫树下,隔得远远地,警惕地看着安静站在飞檐下,穿着素白长袍的男人。

这是……驯兽师?

望霄宗捉住自己,却又不伤害自己,不是驯兽师是什么?

古遥压根没觉得这就是传闻中的宗主,因为早先来的时候,他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画像,那是他刚上鲸舟时,从鲸舟上的册子撕下之物。容寂才不长这样,容寂是个老头子。

他大胆地推测,这里是兽园,此人是心地善良的驯兽师,等把自己驯好了,就可以等宗门弟子来认领,成为弟子们的灵宠了。

古遥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听陆拂尘讲过一些轶事,这些宗门里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对待捉来的灵兽的,通常都不会善待。

不行,他得赶紧回到本体去,拿了钱就卷走连锁狐!

可是古遥的无极千面诀,还没练到可以自由切换状态的地步,他尚且还在第一重第一境,这得第二境才能做到。

他想沉下心来修炼一会儿神通,又不敢,因为那驯兽师一直看着自己呢。

他为何这样注视自己?

一人一狐,就那么长久地对视着,久到亘古,到古遥坐了下来,两只爪子慵懒地搭在前头,还是一动不动的戒备地望着他。

他望着那驯兽师倏地消失了,似乎是法术,兴许是个元婴,会瞬移呢。再然后,驯兽师很快又回来了,提着一个食盒,打开后弯腰放于地上。

旋即,容寂打下一道法术,背身进了自己的三辰殿,一进门,那门就从他身后关上,落在他身上的光从鎏金的落日变成了薄薄的清冷月霜,跨过满地星辰,归于静寂。

他坐在剑前,方才静下的心,再次掀起了狂风过境般的波澜。

幻境里经历的一切,对容寂的影响比他想象的似乎还要深,有一瞬自己不再是容寂,变成了造化人间界里的人类,那拥有凡人之心,经历凡俗一切与刻苦铭心的沈不容。

容寂并不认为那是自己,可造化塔内真实的感受与经历这两年一直滋扰着他,凭生烦忧。南柯一梦,人间天命,不顾平生,终是虚妄。

何况——现在还来了一只真实存在的狐狸,一动一眨眼一歪脑袋,都似幻境。

可他是那么地鲜活,从幻境跳出现实,立于眼前。

容寂审视自己的心,那一团石头捏出来的心脏,雾蒙蒙的、在跳动。

他观察了小狐狸许久,久到自己也不自知,单是望着。

从真实望进幻想。

明月如霜,照见他人犹如画般,渐渐,也像褪色的画一样飘散了,身体与背后那半黑半白的不故剑融为了一体。

这是容寂一贯的修炼方式,不作为人或肉身,而作为不生不灭的本身,感悟天地……

可是,很快容寂就意识到,此生无所起,此灭无所谢,今日他再无可能静下心来。

古遥坐在外头,也在修炼。

他并未碰那人放地上的食盒,因觉得对方是望霄宗的驯兽师,怕食盒里的食物放了些让小动物言听计从的药物,故此宁愿饿着也不肯吃。

他钻进林子,爬上一棵最为粗壮的青枫。

古遥坐在树干上,盘着后肢和长尾巴,两只爪子抬起,默念无极千面诀的法诀,将神识凝聚,欲要回到本体,百般尝试,飘忽起来。

殿内,只是安**着、但一直在默默观察它的容寂,察觉小狐狸魂魄有异,倏地一道法诀催下,封锁他的七魂六魄。

古遥飘忽起来的神识一下被震醒,睁开双眸。

欸?

兴许是隔得不太远,刚刚他分明感觉自己快要成功了,又突然被一股莫名的巨力给拽了回来……不过古遥刚刚那一下,也感知到了自己的本体,虽然不能确认方位,但可以察到安然无恙。

望霄宗并未把他如何。

可自己还没领赏呢!

等自己醒来,该不会就不认账了吧!东西也交出了,自己狐狸分狐也在此处,如何要账?!

他气得咬牙,一爪子锤在树上,痛得他呜咽一声,这分-身没有那么强大,反而体质很脆弱,古遥无能地在大树上蛮横撒着气,可这树仿佛有灵一般,不乐意让他这么做,树枝一拂,几片叶子打在身上,猝不及防地,就被细枝抽了下去。

你这臭树!嘤!

古遥两只爪子在空中一阵乱刨,正要施展疾风术,便感觉到有什么柔软而温暖的力量托住了他,预料之中的失重没有到来,这团灵力裹着他,将他慢慢地吸了过去。

容寂单手托住了小狐狸的后背,蓬松的狐狸**贴着他的手掌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古遥睁着圆圆的杏眼看着这个像画里走出的男人,眼睛慢慢地眨了一下,似有些困惑:“嘤?”

他没有从男人身上,感受到一丝一毫想要伤害自己的意思,小动物在这方面有天生的灵敏直觉,虽这么感觉着,可他依旧很警惕。

“闹脾气?”容寂将他放下,居高临下的指着食盒,“为何不吃?”

这是他方才瞬移下山,从钟灵城最人声鼎沸的酒楼里买回来的。

古遥一屁股坐下。

他才不吃嘤!

师哥说过,不认识的人投喂的食物,再好吃也不要看一眼!以为这样就能收卖自己,让自己沦为驯兽师的宠物么,生当陨首,死当结草,他小狐狸也是有尊严的!

古遥悄悄用余光瞄着食盒里的糕点和鸡腿。

吞咽了一口。

迅速高高地别过头去。

好狐狸不吃嗟来之食!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宝贝们!啵啵=3=

50个小红包耶

感谢在2021-08-14
08:22:42~2021-08-15
06:04: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谢谢大家的投喂=3=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冰舞冰
1个;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41783104
3个;妥妥、哈哈哈哈哈
2个;罗蜜蜜、eniac、郁熠、2one、翎上、哼唧爱读书、临渊、、胖胖、小懒猪、188团团旗、陌上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亦不知欢不欢喜
188瓶;°漩沐
122瓶;迦叶碟
115瓶;热心网友闻某
110瓶;蔷薇司夜、2333
100瓶;两面包夹芝士、eniac
70瓶;小幸运、秋日私语
66瓶;苍岚、克斯维尔的明天、明明、超梦
60瓶;花潮
58瓶;三三与星星、舰长的经验书、偶是一只猪
50瓶;19567256
48瓶;善善
46瓶;邝珂文、青鹧
45瓶;抹茶布丁、翻滚的毛绒球、橣懜、来来来、大雾、犯二的少年、月光、44927531、苏钦琬
40瓶;神出鬼没看书人是也
35瓶;刹那芳华li
34瓶;萧倾月
33瓶;@亓官11
32瓶;甜心、lion、忍者阿卡、小小酥、玛卡巴卡、41219308、sky&sea、临渊、帕奇
30瓶;不留遗憾
28瓶;眺望远方的喵、柊倾
25瓶;讷河否
23瓶;删山一青
22瓶;糖果萌萌哒
21瓶;摸伊嗷喵、沐夜姗姗、三烟、喵喵嘻、兰羡、恶人、?_??、想要好看的老婆、。、41345472、五谷杂粮大白兔、晏晏、奇变偶不变、暮翊洛特、14024758、石上三年、大do啦、42223275、50423263、大尾巴狼、circle、我就是来看的、啊嘞啊嘞、超橘元气、阿走鸭鸭鸭、窝基馒头、林林七、予、洛浅川、月满西楼、sukie、魑晓之夜、好狒狒、撒格伊伊、木木、27394291、腐曦、溪禾
20瓶;未知、jay小枫、懒人不懒、35523309、2233*、萌萌哒
18瓶;13540132、晴天、冰舞冰
16瓶;江寻意、宋家妖孽
15瓶;51619040
14瓶;暮晚鸦寒、ali、墨安
12瓶;霄xi、年上幼枝
11瓶;十六洲、vv俊安、克离思、扛着苏虹笙的蓦回、holter、很认真。、卜丁、一只脱毛的熊、茗邬、蜉蝣与鲲、xhmine、汀兰、望仔是添的、温微、清洛、伯爵、咔嚓卡尺、从前的自己、纠结自己不会飞的鱼、浅意思7碎碎念、20978466、,
,
,
,
,、墨墨、小林、妄言、haru的养乐多、有姝、21174360、小菲菲啦啦、42723442、元元学习中、花京院典明日方舟、喵喵爱敷敷、再看评论我是猪、小腐一枚、18146177、雨霏著、顾大帅的笛子、光芒万丈
10瓶;吃好睡好人生大事
8瓶;zkkk卡特、低糖版酥糖、甜甜圈吃麦芽糖、若雪谣
7瓶;撑死的猫、拉粑粑小魔仙、景大四、大矛
6瓶;崽崽好乖、小黄桶、蛋卷卷、爱睡觉的考拉、塔里木&6、随生、哒哒哒zzz、叶修修、来啊,快活啊、沈升时、末末、梦比优斯、海棠、暮、44576910、47919765、xt、清绪微梦
5瓶;叉烧包、芜湖、江边明月、you
can
you
up、草吃莓惹、川流
4瓶;路远马亡、江阴、zeo
3瓶;小小酥糖、可乐加冰、linda、sunny、索菲娅、komerebi、健健康康、莫若莫是、 ̄へ ̄
2瓶;喜乐、阿也、盛夏、49712151、bunnylin、sivablue、阮阮、abcat
木木彡、ayaya、がきぁいあ、三岁啦、32497323、49373066、蒹葭苍苍、淡小然、南落一枳、sean、拾遗补天、钞能力、4243190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