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80、第 80 章【修】

("风流债");

80.

谯明山弟子骇然地望着他面容凝固的金身,
铸出金身的佛修闻所未闻,这是半个佛陀了吧!

修界有这样的佛修么?!

除了臭名昭著的大禅和尚,以及万佛宗的主持净喜禅师,
是已知的化神境强者,
再没见过有这样耸人听闻的修佛高手。

有人猜测道:“是大禅,一定是他!快去请掌门,这臭和尚胆子不小,
竟来抢咱们谯明山了!!”

传闻大禅和尚的化形术了得,这种他们不认得又杀上门的和尚,一律按头大禅和尚处理。

“大、大师兄,
掌门不在……”

“什么?师尊不是在闭关么?!”

“三月前,掌门…就已经不在宗门了,
我们也不知掌门去了何处。”

言语间,
护宗大阵破碎成万千蓝羽。

谯明山弟子这才真的慌张起来:“快,
快去叫元明剑宗,
通知仙盟!”

“无量菩萨来集,
承佛威力。去——”

言出法随,和尚的金红袈裟从天而降,众人只感觉它大得可怖,一种难以言喻,甚至根本动弹不得的威压笼罩,
只见袈裟越来越大,
大到人仿若蝼蚁,金光佛咒越来越近,
耳边是密密麻麻的诵佛之声,超度般叫人怔然,只能无声仰望,
而做不出反抗。

尾随赶来的隋忍,见那和尚一招下去,整个谯明山夷为平地,似被他手里法器给整个端走。

“大……大师!”隋忍惊骇不已,这就是古遥口中身中剧毒不能动弹的师祖?这等修为,堪可比拟他师尊沧泱!

“大师,你…你这是,将谯明山收走了?!”

“阿弥陀佛。灼然一切处,光明灿烂去。”和尚穿着简朴的灰色袈裟,金身蓦地收回,周身气息完全藏匿,又恢复那副平平无奇的模样。他双手合十道:“等薛肃愿意现身了,老衲自然将他的弟子还给他。老衲的仇,要亲自跟他细细清算。”

薛肃便是文曜真人的姓名。

离开东来寺到上界时,他曾卜卦,虽卜出文曜真人凶多吉少,卦象一片死气,但仍有一线生机。

像文曜真人这样的修为,就是身死,也能凭神魂重修第二次,或是入枉死城,化作魔族。

而他给小花卜的卦,就更不乐观了。他推测小花是不小心入了虚空夹缝,那种地方,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并非人人都有临霄剑圣那般运气和实力。

小花离开东来寺后,他这个做师祖的,闲来无事就为他卜上一卦,看他近况如何。

他收养的这小狐狸本事不大,不够聪明,福气却很深,总是吉人自有天相的卦数。

和尚无论如何也没想过,有一天小狐狸会托望霄宗的人将七花大还丹带来给他。

隋忍忍不住问:“大师,你究竟是何人?”

“老衲只是东来寺一扫地僧,阿讷是也。”

他话音刚落,沧泱忽地出现在隋忍身前,将大弟子保护在背后,袍袖下的手掌凝聚着斩风破浪的灵力,九霄剑玉白色的剑柄隐约现在手心,沧泱凝视他半晌,接着朝他颔首道:“大禅大师,别来无恙。”

和尚无悲无喜的声音道:“老衲已被大禅寺除名多年,何来大禅一说?”

隋忍:“……”

古遥师祖竟是这和尚?

大禅二字,乃是法号,也是一极为特殊的法号,只有大禅寺的主持,才有资格被称为“大禅”。

千年前,大禅寺上一任的主持大师圆寂,便将法号传给了如今的大禅。可这一位大禅和尚,作风乖张行事恶劣,引得在上界地位超然的大禅寺的名声,也跟着一落千丈。

这大禅跟自己的女弟子有染就不说了,这是和尚私事,偏这和尚爱好打劫,答应给人炼器、炼药,结果掳了别人的材料就跑。

就在数月前,大禅和尚竟将他望霄宗千辛万苦寻来的、尚未开花的业火昙华夺走!

虽没有明确证据说,就是他做的,但只要一提到作恶的佛修,一律按大禅处理。

所以今日沧泱不是来跟他论理的,也不是为谯明山出头的,只为讨回他宗门的所有物。

他冷哼道:“我管你是不是大禅,若你将业火昙华归还,一切好说,若你不肯,你可敢与我一战?”

“哈哈哈,”和尚轻声笑道,“沧泱真人,你并非老衲对手。”

沧泱的确看不清眼前大和尚的修为,若是化神,他一眼就能看穿,若是同阶,也应当是气息相仿,不至于看不透。只有一个解释,大禅的修为远超于他——

“老秃驴!”忽地,黎苍中气十足的声音也出现在被夷为平地的谯明山附近,声音渐渐近了,“我不信你能在我二人手底下走得过三招!将业火昙华归还,我望霄宗既往不咎!”

他和沧泱二人本就在外寻觅这秃驴下落,业火昙华兹事重大,事关剑尊肉身,必须寻回。

奈何中途收到隋忍的消息,得知古遥出了意外,沧泱去虚空寻找无果,回到上界,又收到谯明山出事的消息,沧泱和黎苍前后赶到此处,不成想在这看见了这和尚!

和尚摇头:“若是别的,老衲送你们一个恩情也不无不可,业火昙华,不行。”

这是给小花塑肉身所用。

“师尊……”隋忍方才他见识了这和尚的厉害,忍不住出声,对沧泱道:“这大禅,是古遥口中的师祖。”

沧泱:“什么?!”

“什么?!”黎苍的声音更惊,“他哪里像中了无解之毒的模样?中了无解之毒,还他妈能抢走业火昙华?!”古遥多次提到他在下界出身,有一位师祖,师祖是个很好很好的和尚,可是中了无解之毒,故而将他赶走。由此,他才会来上界寻药。

黎苍蹙眉,凌空问他:“大禅老秃驴,你是古遥的师祖?”

“不错。”大禅袍袖飞舞,头顶圆润光滑,面容已有沧桑之意,但这并不妨碍他身上超然物外的魅力,声音淡泊:“隋忍小友跟老衲提起过我那徒孙与望霄宗的渊源,七花大还丹,乃是黎苍峰主你亲手炼制,所以,你们若有什么想要的,除了业火昙华,老衲都可以送上。”

沧泱:“若我只要业火昙华呢。”

大禅和尚摇了下头:“如此,便只能你自己来取了。”

随即,仙盟的长老,与谯明山交好的涿光山、边春山,也都纷纷来了人。

-

隋忍现在跟古遥提起两个月前发生之事,仍觉头皮发麻,震愕不已,一座山在他眼前消失了,这是何等法器?

“谯明山附近方圆百里,寸草不生,你师祖并未杀人,他只想找文曜真人寻仇,二位峰主来了,仙盟也来了人,他缺在重重包围下直接逃之夭夭了。”

沧泱和黎苍去追,却无论如何也见不着大禅的身影,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

再然后,是闻讯而来的大禅寺佛修,大禅的女徒弟,还有为了追杀榜的悬赏而来的各界高手,更有看热闹的修士,用留影镜对准谯明山:“哇,真被夷为平地了,好大的仇!这和尚有点本事。”

大禅的名字,短短一日,席卷了整个上界。

隋忍对古遥道:“你师祖,已上了仙盟通缉卷宗。谯明山隶属仙盟,若是大禅杀了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将人整个山头端走,仙盟颜面无光,只能下令通缉,悬赏灵石百万,地阶飞行法器一件,地阶功法一本……总之,这不止是仙盟的悬赏,你师祖得罪过的人,一一加码,通缉悬赏单都翻了好几页。那地阶功法就是我望霄宗出的。古遥,现在你回来了,你师祖兴许会去找你。对了,我忘问了,你是如何从虚空出来的?”

古遥听得怔怔,太多信息一下灌入,将他脑子涨得无法思考,他止不住的担忧,师祖会出事么?

“隋长老,我师祖不是那样的人,师哥,师哥……”

他仰头去看容寂。

乐游已经降落在平地上,容寂手掌搭在古遥柔软的发顶,另一手转过对着古遥脸庞的洞天银镜,冷眉冷眼映照在银镜上,喊:“隋忍。”

“……尊、尊上?!”听见这道寒霜般的声音,隋忍猛地清醒过来,尊上和古遥在一起?

容寂:“去唤你师尊来。”

“回、回禀尊上,我师尊,师尊他和其他峰主,还在外寻大禅和尚下落……请尊上稍等!”

虽然沧泱不在望霄宗,但隋忍还有法子联系他,捏碎沧泱留下的法丹,一道漂浮的幻影浮现身前,沧泱的声音吼道:“你有劳什子事?不是说了老子有要事要办!没事不要叫我!”

“师尊,尊上有话跟你说……”

“就这点屁事?”

谯明山事件后,沧泱和其他峰主一道在外寻了两个月,也没寻到大禅和尚,只从不同受害者那里听说了大禅的不同事迹,越听越蹊跷,几乎每一次,这大禅抢了人东西,使出大禅寺的独门绝招后,还要表明身份,自称大禅,仿佛等着人来找他寻仇般。所以外界都说他疯癫,但正常人怎会这样行事?

虽然蹊跷,但这秃驴抢了他望霄宗的业火昙华没错,所以那些恶事肯定全都是这秃驴干的!

沧泱正在火大的气头上,刚说完一句,旋即反应过来:“等等,你说谁?尊上?剑尊?”

也不晓得自家师尊方才那句话,尊上有没有听见,隋忍硬着头皮道:“是剑尊大人……”

透过薄薄洞天银镜,沧泱的幻影看见了完好无损的剑尊,以及据说落入虚空夹缝生死难料的古遥,他愣了片刻,老泪纵横:“宗主啊,你可算回来了!宗主啊!”嘴里喊着宗主,眼睛却是看着自己教习过的弟子古遥。

年过四千岁的沧泱,竟忍不住的抹眼泪,抬手捂住脸,似在跟旁人说话:“嗯,宗主他没事。还有古遥,他没事,就在宗主旁边,这还有假,老子亲眼所见!”

虽不知宗主的肉身是如何一回事,但看他活着便是天大的好事。

容寂其实从来不觉得这些宗门峰主,对自己有真感情,毕竟他与这些峰主并未如何相处过。他的一生都在造化塔中度过,见过最多的人是临霄,与这些峰主的交集不多,现在看见沧泱这副模样,他停顿了好一会儿,唤道:“长老。”

容寂的声音不似方才那般冰寒,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温度:“大禅的事我耳闻了,若是寻到他,定不可伤他,若寻不到,先回宗门再商议。”

他听隋忍所言,大禅为小花竟跑来谯明山找文曜真人寻仇,想必小花在他心中分量极重。

业火昙华他要,若对方是小花至亲的师祖,或许能讨要来。

容寂带着古遥回宗门的路途中,不故剑悄然杀回双极宗,正在跟妖族干架的那几个符阵师,被一柄悄无声息的黑白古剑洞穿身体,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下了。

对面妖族猛地愣住。

那长剑仿若有灵,悬立当空,一种远古凶神般强大无匹的戾气,从剑身四溢。

忽地,锋锐剑气猛地朝妖族四人决堤而泄!

……

上界西方,永康城旁,双极宗。

双极宗一贯很低调,宗门有两位炼器和符阵宗师,乃是兄妹二人。

这兄妹二人常年在宗门内,并不出世,宗门超然世外,隐匿于上界,无人能寻到入口,只在永康城内有一宝塔作为办事处。

有修士若找上门来,寻他们炼器,双极宗也几乎总是有求必应,只要材料和灵石管够,他们就能炼,故此在修界中博了难得的好名声。

都说双极宗的两位宗主是好人,心善。

传闻双极宗还是奇珍阁的东家。

这样一个以炼器和符阵闻名遐迩的宗门,其宗门防御堪称固若金汤!就是望霄宗的护宗大阵,也难以匹敌。

结果就在今日,出了大事。

双极宗幸存的修士此刻一脸茫然,同上门的仙盟长老描述。

“是一把剑做的,长什么样没看清楚,反正是一把剑,它自己飞过来,杀了我们宗门十几人,把我宗门阵法阵眼破坏得一团乱遭!又自己飞走了。”

仙盟长老想了想:“那应该是大禅和尚做的。”

“大禅?!”幸存的修士怒道,“我双极宗与他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宗?!”

“两个月前,他把谯明山端走了,你说谯明山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么?”

“可大禅他不是个佛修么?杀我宗门符阵师的,是一把剑。”

“可大禅是炼器宗师啊,这剑不讲道理,不是他炼制的还能是谁?”

长老传音回仙盟:“大禅刚刚在双极宗杀了几个人。对了,”仙盟长老转头问这修士,“你们宗主要不要追加点悬赏金进奖池?现在上界各大宗门都在追杀他,多个宗门多份力量,这是好事,早点捉住这个大魔头,早点太平,你说是不是?”

-

望霄宗,玉屑山,临霄殿。

临霄殿曾是临霄剑圣的故居,峰主们习惯性地在此处商议要事,十二峰一共十三位峰主齐聚一堂。

容寂本欲将古遥送回三辰殿,他不同意,一定要听:“事关我师祖,我也能出主意。”

沧泱看见了容寂的新肉身,还是和以往一般无二,捉摸不透的气息,分不清的层次。

“宗主现在是何修为?”

容寂说和以前一样。

那就还是渡劫境,半步成仙。

沧泱点点头,只要没退到化神,一切好说。

他心下大定,视线扫过坐在宗主身侧沉默的古遥,轻咳一声,没有叫大禅老秃驴,而是道:“古遥啊,大禅和尚去寻谯明山麻烦,是为了你,据说文曜真人在虚空中伏击你是不是?聂一峰主推演过了,说文曜真人凶多吉少,怕是也落入虚空夹缝之中了。”

“其实…”古遥摸了摸鼻子,“我只猜测那是文曜真人,并无真凭。”他也想不到,师祖是黎苍峰主总提起的那位臭名昭著的大禅和尚,竟为了他跑去找谯明山的麻烦,又得罪了那样多的人……

古遥心头发憷,不知师祖人在何处,是不是东躲西藏的,没地方可去了。

师祖还不晓得,自己其实还活着。

容寂看了一眼身侧的小花,手从底下伸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仿佛在安慰,嘴上出声:“文曜死了。”

众峰主:“嗯??”

容寂冷声:“本尊杀的。”

就是还有一线生机,那他也只能往枉死城去。

偌大的临霄殿安静了一会儿。

黎苍想起文曜前段时日所作所为,来他宗门上空嚣张的撒纸钱,欺辱他宗门小弟子,竟还跑到虚空之中伏击一个元婴和结丹!

得此下场,他心中痛快!

——可文曜真人毕竟是前宗主的大弟子,容寂的大师兄。一代剑宗强者,洞虚高手,说没就没了。

剑尊脾性不改当年,依旧心如铁石,不是魔头胜似魔头,这下倒好,几个师兄全死他手里了。

“咳……”沧泱又轻咳了一声,“既然…文曜他死了,那我们对大禅也有了交代,谯明山小弟子毕竟无辜,惩罚一下就行了,不然他在上界,怕是难以生存。”

“不过我听闻大禅,昨日在双极宗作案,犯下……”沧泱斟酌着用词,“干了一点不地道的小坏事。”

“我干的。”容寂的声音依旧平稳。

众峰主:“……”

古遥不知此事,侧头望他。

“…小花,”容寂低声问他,“师哥再问你一次,还愿意跟我成亲么?”

古遥下意识点点头:“愿意。”

容寂揉了揉他的发顶:“四月初八可好?”

那副柔和的模样,惊呆了临霄殿中那些个见惯了剑尊不讲道理的峰主们。

四月初八就是下个月。

古遥乖乖点头,又拧了下眉,说:“可我师祖……”

“合籍大典,你师祖听闻,自会赶来。”

就是大禅得罪的人再多,那些人还敢在他面前围殴老人不成。

古遥顿了一会儿,“嗯”了一声。

旋即,容寂的声音传遍大殿:“四月初八,合籍大典,本尊与般若禅师缔结道侣,往后余生,死生契阔,生死与共。”

——结道侣是大事,只是如今,鲜少有人将道侣大典弄得这般盛大,以容寂修为,他嘴里说出的话,那便是言出法随,不得违背,他说“往后余生,死生契阔,”便只能遵守诺言,不得违逆。

否则日后道心有损,无法飞升也就罢了,怕是会再来一次雷劫。

诸峰主面面相觑,黎苍先反应过来:“恭贺宗主。”

“恭贺宗主,恭喜二位喜结连理。”

“……”

“传下去,四月初八,剑尊大人的合籍大典!”

“传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50个小红包啵=3=

感谢在2021-09-12
08:00:54~2021-09-13
07:5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武小邪、爱f、齐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光
29瓶;啊噗、myym、予我欢喜
20瓶;舟舟、荷塘绿光、jingle、武小邪、光芒万丈、猫宁、查理苏在逃未婚妻、独倚高楼、酒泡泡、辞、能不能不卖蠢
10瓶;晚夜玉衡
8瓶;反梦反醒
6瓶;周大猩猩、想当二十、落单单、0.0、冰块要吗、40930144、景大四、artist、桃子小星星
5瓶;44886399
3瓶;52978756、寻、31171308
2瓶;54494388、桑妖、^_^、迟涯、一二三、甜茶、盛夏、加菲77、早什么川、superlena、1111+11、糖球球、微光、wuli小受、雨点听着喂喂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