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72、第 72 章

("风流债");

72.

万剑近身,
金戈如雨,波光怒射。

古遥手持双剑屹立半空,分明只是个弱小的结丹境修士,
也并不强壮,却犹如天神。连内门弟子都仰望着他:“这便是……剑尊弟子么?”

有讲堂的老师见了,马上叫弟子:“万剑现身,千载难逢,
还不快打坐感悟?!”

编纂修真历史书的长老,
当即用留影镜记录,
心中激荡,挥笔记下今日种种。

对面谯明山众人不可置信,
受万剑威慑,有的修为浅,
已腿软跌坐在飞行法器上了,
互相搀扶:“他竟然可以召唤万剑?!”

“绝不可能。”这本就是说不通的,一个人纵然可以有无数的剑,
但真正的意义上的神兵,都是孤傲的,哪怕认主,
也只认最强的人,
且不与其他剑同流合污。

文曜真人认为,
这些剑定然不是眼前小结丹召唤出来的,
他肯定是会什么秘法秘术,亦或者是法宝。

饶是如此,他眼底还是流露出震撼来,继而转为火热的势在必得。

这秘法他要定了。

周围不少剑,惹他也眼馋,
临霄真人的虚空,临死也未曾传给自己。还有古遥手里的领域剑,有剑域的剑他见过,可从未见过这般强大的!

身侧万剑,古遥扫视一圈,心底困惑。他方才心里没有底气,召唤的是不故,但不故剑在他右手握着,能感觉到,这些剑是受他手中黑白长剑调遣驱使。

既如此,就相当于听自己的了。

他挺起胸膛,自信满棚,衣袂翻飞:“文曜真人,你还要跟我打吗?你的弟子打不过我,你也打不过我。”

好狡诈的小修士!文曜真人眯着眼盯着他,别说打不打得过,这么多剑虎视眈眈,谁敢出手,就是他打得过了,今日之为也会被人诟病,欺负一个年纪轻轻的结丹,弄得如此狼狈,不算本事!

“本宗今日来,不是为了闹得这般难看,这位……”

“我叫古遥,”他稳稳立于湛卢之上,声音传遍所有人的耳朵,“法号般若。”

文曜真人:“你是佛修?”

古遥双手合十答:“修剑的佛修。”

从前他化形,化名沈遥,从极寒之地回来后,模样便变了回来,他在宗门里本也不认识几个人,后都知晓他是靠着绝妙的化形之法,骗了所有人的眼睛。

文曜真人又说:“既如此,你一个佛修,如何继承望霄宗?”

“这不用你管,你只是一个外人。”古遥听长老说过往日恩怨,黎苍说过,他师哥的那几个师兄、师叔伯,都是在师哥继承临霄真人遗愿,当上宗主后,突然对他发难,逼他下位。

所以容寂杀了人,闹到如今这般。故此古遥对他们恶意原也不大,今日见了漫天纸钱,才心生愤怒。

文曜真人道:“那我问你,你们口口声声说容寂没有死,那为何他在极寒之地渡劫后,就再不现世?这是其一;其二,为何你们又私底下派遣弟子带着搜魂蚁去搜他魂魄?;望霄宗甚至暗地里搜罗炼制肉身的材料,此乃其三。”他语气大义凛然,“若剑尊身死!你们却隐瞒不报,这是多大的事?!”

沧泱屹立古遥身旁,怒道:“你对我宗门的事可真清楚,怕是安插了不少探子吧。一句话,剑尊闭关感悟,你若不滚,今日我让你有去无回。”

“沧泱真人,你我同门一场,言语如此决绝,真不顾同门之情。”

“哪门子的同门,不要老脸了,五十年前你亲口所言,谯明山从此与望霄宗恩断义绝,再无瓜葛!你再看看你门下这些弟子,被这些剑吓得屁滚尿流,腿都软了!还说我们剑尊弟子不成器,不成器的是你!”

古遥也大声附和:“老伯,你再不走,我要扎你了!”话毕,四周万剑形成一个更窄的包围圈,将谯明山弟子团团围住,仿佛真听他差遣。

文曜看向身后,有一半弟子,慑于万剑之威,已是东倒西歪,另外一半虽勉强站立,但战意全无,脸上写满了退缩,只有他的大弟子咬牙道:“掌门师尊,我们不能走。”

文曜真人摇头,目光扫过那一柄一柄,仿若活过来的剑:“走。”

“沧泱,”他离开前,回头一句,“若我师弟身死,一直不给交代,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又灰溜溜地走,留下仙盟的大长老竺潇,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一脸尴尬的刚往前一掠,还未说话,那上万柄剑就对准了他,仿佛下一刻便要击杀。

“般若小友,可否将这些剑……”

“他是仙盟的人,”沧泱眼神复杂地看着古遥,语气都轻柔了几分,“这些剑,先让他们退开?”

“……我试试。”古遥心念一动,万剑让开一条道,并未离去。这些剑其实并不真的受他操纵,是手中不故剑的缘故。

不肯离去,许是认为危机还没解除。

后面弟子嘁嘁喳喳,说陨剑洞的剑都出来了:“四年开一次,还下不去的陨剑洞,现在可以去拔剑么?看,那是以前临霄真人用过的虚空,传说中可以一剑破虚空的神剑!那把是已故的上清长老的银羽,还有那个……”

众弟子一边翻古籍查证,一边激烈议论,有弟子真要去抽一把,却被万剑同仇敌忾地对准,他当即举起双手害怕地示弱:“诸位大佬,我就好奇看看……”

陨剑洞的剑,如此孤傲,剑尊弟子是如何办到的?

“他才结丹啊……”

此时,古遥缓缓下落,沧泱带他去怒剑峰,同仙盟的那位长老说了些什么,接着仙盟长老离去,万剑归洞。

“古遥,你跟我来一下。”沧泱御空在前,古遥御剑在后,途径宗门上空,诸弟子无一不仰望。

古遥从未受到如此多的瞩目。

他朝下面一看,有弟子修为比他高,却朝他颔首行礼,古遥赶紧在剑上回礼。

“许多弟子,没有出门历练的机会,今日谯明山来犯,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结果被你吓退,你太鲁莽!”

古遥默默跟随他,忍不住驳道:“可他们在我宗门撒纸钱,故意欺辱,我不该吓退他么?我没做错!”

“是没错,但也成了靶子,众矢之的。”

古遥是做了他想做的事,沧泱心里爽快,瞥他一眼:“等会儿跟其他峰主解释。”

“哦。”

玉屑山脉,临霄殿中。

十二峰的峰主,古遥还未全部见过,这三年,除了沧泱和黎苍,他只见过偶尔来沧泱这里嗑瓜子吃蟠桃的画仙峰主,后黎苍将他戒中烛龙,给了炼器宗师聂一。除此外,其他峰主也是第一回见。

古遥挨个行礼,他们围着一张大圆桌而坐,叫他不必多礼,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年少有为。”

古遥有点不好意思地埋头。

黎苍唤他:“坐这来。”

他犹豫坐下,听见沧泱说:“陨剑洞的剑,你如何驱使?”

他听沧泱声音里没有发难的意思,却也不敢将不故剑的秘密和盘托出:“其实,那些剑并非受我驱使,我想,应当是尊上离开前,交代了一些什么,阵法什么的,我不懂……”

众峰主固然想不通,但他一解释,也认为不是他能办到的事,也只有这说法才能说得通。

画仙:“今日这遭后,近些年谯明山恐怕都不敢再犯,可若一直寻不到尊上,事情也棘手……”

“他是想先发制人,证明尊上死了,证明尊上的弟子修为低浅,不配继承宗主之位,说来说去,就是觊觎那至高无上的地位。”

可无奈的是,若容宗主真的渡劫失败,身死道消,那于情于理,文曜真人的要求都不过分。他的确是下任宗主的第一人选。

宗主之位原确是他的。

这也是沧泱今日没有做得太绝的缘故。

众峰主议事,古遥抱着剑沉默坐在一旁,每次他和不故剑待在一起,怀中抱他,便有种师哥在身旁的感觉。

他出神地轻抚剑身。

黎苍却忽然提到他:“不过,今日古遥一番作为,名声算是打了出去,想必外面也会说,剑尊收了个好徒弟,有情有义、有胆识有本事。”

画仙马上接:“声名显赫,好事也是坏事,树大招风,你可千万要小心行事。”

古遥指了指自己:“说我么?”

“当然是说你了,尊上疼爱你,我从未见过他教人习剑,他有朝一日回来,你若有什么闪失,怕是要拿我们问罪了。”

古遥挠挠鼻子,点点头。

师哥是疼爱他,可他为何还不回家。

赵乏塔说,师哥便是怀中不故剑,他是剑灵么?

古遥有些迷惘,抱紧了怀中古剑。

这时,外面忽有弟子来报:“丹王大人,业火昙华被人半路抢走了……”

“什么?!”黎苍忽地站起,勃然怒道,“谁干的?”

数月前,黎苍听闻业火昙华出现,虽还未开花,但用他研究出的特殊方法,可以将其整个采摘移植,黎苍派一队弟子前去暗中采药,没想到被人半路夺走!

业火昙华,是为剑尊炼制肉身所需,虽用普通的昙华也能替代,但昙华已经给古遥炼七花大还丹用了,此时再寻,颇费工夫。

“不会是谯明山的人做的吧!来我宗门讨嫌惹事,声东击西,好歹毒!”

弟子道:“回禀大人,那人孑然一身,并未伤人,抢了东西就跑,身法极快,我观其修为,怕是……”

“化神?洞虚?”

“应当是……洞虚。”

“现在洞虚都遍地走了?”上界的洞虚强者,有名有姓的,不超过二十个,就算是有些低调散修,那也顶多二十一二。

洞虚境,爱抢劫,也不伤人。

黎苍下意识想到一人:“大禅老秃驴,又是他!”

这位大禅和尚,在修界的名声之臭,不输望霄宗宗主。

宗主至少还有威名,在强者为尊的修界,引人敬仰。可这和尚不同,是佛修,却行事乖张,爱好偷鸡摸狗,偏偏在炼器、符阵、炼丹术上,都是宗师,一个秃驴造诣抵他望霄宗三个峰主……

往日有人找这秃驴炼器、炼药,他口头答应,转头药也不炼了,把材料掳走。至今他的名字还在仙盟的追杀榜上,由于得罪的人太多,恶名昭彰,追杀榜排名第一位就是他。

但始终没人能将他捉住,传闻他化形术了得,也无人知他真实面貌。

小道消息说,这秃驴跟徒弟有染,连他的女徒弟都在追杀他。

“好一个佛修,偷鸡摸狗、道貌岸然的和尚!”

旁的古遥感觉自己中了一箭,不敢吭声。

黎苍马上让聂二峰主推演,拍桌而起:“算一下他在哪个方位,兹事重大,老秃驴许是洞虚境,沧泱,你随我一道。”

他二人要出去追杀秃驴,古遥也要回东来寺一趟,沧泱派遣隋忍护送他,还给了古遥不少保命的法器。每个峰主都给了古遥一样东西,仙女峰的画仙长老,递给古遥一个卷轴。

“这是万兽图。”

此卷轴和师祖给他的那些,布满各种阵法的卷轴不同,这张卷轴上绘满了奇形怪状的凶兽,活灵活现,大多古遥还不认得。

“用法是以血喂养,只能用你的血,若遇上危机,将卷轴内妖兽放出,便可听令于你。”

这是她亲手所绘,连自己的亲传弟子都舍不得给。

古遥向她行礼道谢,画仙却是满脸慈爱,说应该的。

而那位双子峰的炼器宗师,聂一,给古遥的是用之前从地心带回来的烛龙翅膀,炼化的飞行法器,花了他三年时间:“穿上便可肩生羽翼。”

“这烛龙,便物归原主。”

古遥的储物项圈满得快放不下了,聂一多看了一眼他的项圈:“这法器不错。”

“回峰主,是我师祖给的。”出来这么久了,古遥知晓修界诸多事,自是明白,师祖或许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若只是一酒肉和尚,给他的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回东来寺前,古遥先回了三辰殿。

赵乏塔蹲在积雪的密林中,同一直受树灵照顾的月狐说话,什么你多大了呀,父母在哪,为何在这。

古遥刚认识她,此人身份疑团重重,他并不信任。他三步并做两步跑去:“小言!”

“原来你叫小言呐。”赵乏塔歪着脑袋。

古遥却一把将小月狐捞起抱在怀中,看她的眼神好像在坏蛋:“做什么!”

赵乏塔笑着抚摸树灵的枝条:“我问她父母在哪,她说你是她父亲?”

“我养大的,我自然是她父亲!”古遥见她与树灵这般熟稔,有些意外,抿唇质问,“你与我师哥,是什么关系?”

“是老朋友,我比他年纪还要大些呢!所以,你叫我师姐吧。”

“你为何知晓我们的事?”

“我可是无所不知的造化塔!”

古遥的警惕散了几分,抱着剑问:“那、那你知道,我师哥现在在何处么,他为何不回家?”

“小狐狸,你怀中不故,是容不故的本体,我从来不能靠近的,他不喜欢人靠近他。”

“不故……”他喃喃唤道。

大雪在林间滂霈,落在古遥的脸庞上,嘴唇翕动,垂首将剑紧紧抱住,无声道:“师哥,我想你了。”

“他为你破了道心,毁了肉身,无关风月,只论人间心事。”

造化塔不小心放那只小狐狸入内时,未曾想过今日,她造化万物,自己是造化人间界中的一草一木,算是与他相处了四十余年。古遥不认得她,她却瞧他亲切得很,笑着说:“容不故还活着,小狐狸,不要难过,我带你去找他回来。”

“那、那他在……”

“在你眼前,亦在远方。”

她望向极北之地的目光,穿越瀚海,极寒之地,飞过崩腾长河,在封魔大阵前遇阻。

古遥的神识被他裹着,眼前遇到这紫黑色魔气翻涌的屏障:“赵师姐,这是哪里?”

背后长河结冰,万里雪原。

古遥:“这是极寒之地?”

“唔,应该是吧,反正,我就感觉到他在里面。”这只是她造化出的幻觉,并非真实。赵乏塔抬手敲了敲这仿佛要吞噬天地的紫黑屏障:“容不故,你在里面吗?在你就嗯一声!”

古遥也学着她的模样,抬手要敲,指节遇无物,敲了个空——这是幻境。

他意识到后,缓缓将手放下。

“师哥……”他失落地唤道,“不故,你理我一下,我跟沧泱峰主学了剑,现在特别厉害了……”

古遥闭了眼,心底用了烂熟于心的“万里星河入梦来”召唤诀。

他的声音仿佛穿透了这层庞大阵法,穿透浓得化不开的层层紫黑魔气——

魔界中央城。

这是整个魔界唯一的城池,从人界烧杀掠夺来的房屋、洞府,甚至是植被,层次不齐地屹立在这座万年极夜,不曾被光明眷顾的世界。但无论是什么植被,只要是活物,到了此处,受魔气侵蚀,要么枯萎,要么变成毒草。

此时,魔君景凌那被雷劈过后就再也不曾醒来、昏睡中的身体,忽地飘起,悬浮当空。

在旁边照看他照看得困了,正在打瞌睡的蜥蜴兵,脑袋一颠便醒了,眼睁睁看着魔君的身体飘出去,犹如被人施了引物术般。他大惊失色,当即跑出,用人类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呱啦地朝同类大喊:“魔、魔君他上天了!”

地上那些正在睡大觉、烤肉吃、或是挖矿的魔界军团,纷纷抬首。

军师捋了捋自己脸颊的一根鲶鱼须,夸赞:“君上天赋超绝,昏迷也不忘修行御空术。好,甚好,飞得可真快!”

作者有话要说:  男德班长下章应该会上线?吧

我们明天见=3=下次加更10.8w营养液~

本章50个红包嘿!

【关于更新时间:通常我是凌晨3:50起来写,写三千四千可以在早八点更,有时候不小心写多了,一个剧情写不完,大概要迟到一会儿……】

感谢在2021-09-04
08:47:45~2021-09-05
07:41: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hwyjane、桃芝芝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什么都最大*、念鬼?、brooke
2个;4313494、24464125、1854、、爱f、临渊、熊熊骑士、?温乆℡、人间苏神尘不到、pp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上鸢尾
130瓶;多多
99瓶;棠丸子_q
74瓶;爱谁谁别爱我
72瓶;mo、dear银
50瓶;苏世誉
49瓶;杳丨
48瓶;春日青、sissi
40瓶;求大大看我
39瓶;天天
36瓶;定言
35瓶;某糖、吖奫、猫小秦、沉舒、myym、able
30瓶;枝庭、子非鱼、juexuanlee、晾晾、小别扭、继欢、风吹假发、benbenbaobao、46750763、jocelyn51、xbzdyj、百岁、jane
20瓶;s诺
18瓶;莲渚、木木
17瓶;羽惑
16瓶;5689942
14瓶;麻辣兔头、武小邪、往东不往西、甲乙丙丁、喵淼淼、程又炎、克洛伊leilei、我想看二更、熊~~~~、悍悍姬、無限、7864881、景大四、41211514、柠c、纵是花开时、123、有姝、林秋石的猫、轻卿、薄荷、溪木槿、tina893746、double、、一米倾安、邵邵1991、00、32203103、千转、不想说话、丰丰倒山心、里里、azora
10瓶;汤包不蘸醋、18202859
9瓶;53824089
8瓶;默默、反梦反醒
6瓶;醉里挑灯看剑、人間信者。、holter、堇青愚人、雅~、阅读中、软弱无能、一个小盆友-、鱼香青椒、一行白鹭、yuwen、言的neverland、卿嗔、择城、noone、24069596、池狐狸、茯茶叶、grey酱酱
5瓶;糖球球、51542693、桃子、珍珠彩叶桂、砂梨、迟涯、总是水逆sn
3瓶;寻、木秃里熬夜变猪魔法、21810553、景云溪、黑斑瞎子、梵梵、健健康康、一入小说深似海、全身一抹蓝
2瓶;奶糊熊、囡哈、六音、大鱼同学、喜乐、加菲77、小看、脆脆饼干、小鸭子君、鱼仔、lingling、matatabi、独倚高楼、景小姐、哈皮~、小菊花、揽星河、罐装、53977903、谢灵通、一二三、年年、盛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