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46、日更4.9W营养液加更

("风流债");

46.

修真历,
云出纪癸巳年,望霄宗内门大比,怒剑峰弟子秦应拔得榜眼。

竟得宗主亲自嘉赏:“听闻你丢了一柄剑,
唤露陌。”

秦应愣愣的,
有些惭愧的脸红了,不敢直视他,眼神能瞥见宗主的素白袍角:“是、尊上,
那是我师父赐予的。”

宗主赐了他一柄地阶品级的飞剑,
还说:“本尊亲自助你将露陌剑讨要归来……至于你。”

尽管看不见剑尊此刻的眼神,可秦应莫名地心底发毛,
恍惚地想宗主为何突然这样说,
帮自己讨要露陌剑?为、为何……可不曾听闻剑尊这般菩萨心肠。况且那剑不是被一只狐狸抢走了么,可那狐狸,不是也死了吗,在迷阵里没出来。

难不成,剑尊大人准备亲自解除迷阵,
找到狐狸的尸体,把自己的丢失之剑寻回来么?

自己何德何能?

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
剑尊不再看他,背身离去道:“至于你,
你根骨中下,
赐你去奔雷角历练百年,洗根练骨。”

秦应的冷汗当场就下来了。

这究竟是赏赐还是处罚?

奔雷角,
那是望霄宗后山一狭缝,蓝色惊雷于狭缝中乍现。雷系的弟子,在那里修炼再适合不过了,可秦应是金系单灵根,
虽说雷也可锻金,但百年?从未听闻有人敢在那下面待上百年!死不得,可那痛楚也不是常人能担下的。

他抱着怀中那沉重的地阶飞剑,自己还是年轻弟子中,第一个得到宗主亲自赏赐的人,还是这样的宝贝。

——不就是奔雷角么,他冲了!

背着这柄灵气饱满的黑色大剑回到怒剑峰,宗门弟子无一不羡:“师弟,你在演武场见到宗主了?他还赏赐了你这样的名剑?!地阶之上的剑都有可能剑灵,师弟你这个不会也有吧,让我摸摸看……哇塞你这剑好舒服!听这嗡嗡声……”

眼见秦应开始收拾东西,去执事堂请假,要出远门的模样,众人问他去何处。

“等我师父出关,帮我知会他一声,剑尊大人赐我去奔雷角洗根练骨百年。”

“百…百年?!”

“不错。”秦应意气风发地背着这大剑离开怒剑峰。

直到很久以后,他都不理解,为何剑尊赐予的这把剑脾气如此暴躁,反过来打他,他在奔雷角受锻体之痛,这把剑时不时的冲过来在他背上狠狠地抽一下,好像在说:这雷还不够重,让俺来!

若说着是把脾气坏的剑,又会在他受不了那无时无刻的雷火时,替他挡下几击,让他得以苟延残喘。

一般而言,一柄飞剑出世达到地阶,有概率诞生弱小的剑灵。这些剑灵天性大多孤高而单纯,人类很难收服他们,剑灵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

当然,这些剑灵思维简单,认定一个死理。不过,飞剑品阶越高,剑灵的智慧越高,在千万年前的仙人传说里,仙剑有灵,修炼成人。

近日,整个望霄宗内怨声载道。弟子们平日修炼苦闷,靠着洞天银镜看些上界资讯,仙盟大事件来消遣,谁知一夜之间,全宗上下的洞天银镜成了废品,什么资讯玩乐都没有了。

沧泱长老发话:“看看你们这些不成器的样子,那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快去给我闭关修炼!”

说完这话,心里暗骂下了这指令的剑尊,他坐在自己的飞剑上,瞬间疾驰万里,抵达一刚好在宗门范围外的山头,从储物袋内掏出自己的临时洞府丢下去,山体瞬间洞穿,潺潺溪流中间碎金流窜,步上几阶石阶,沧泱长老钻进洞府,悠闲地掏出一把瓜子躺下。

让他看看今日的仙盟资讯。

哟,悬赏榜实时更新了?

他磕了口葵花籽,仔细看了眼新鲜的悬赏榜榜首。

悬赏内容:偷走露陌剑的两尾灵狐
[附图两张]。

悬赏要求:提供有价值的线索,或不伤它分毫的活捉。

悬赏金额:百万灵石。

悬赏人:容寂。

“咳、咳——!”要被葵花籽呛死了!

容寂?同名同姓的,还是说,真是他宗那位剑尊???

古遥在地穴里打了个喷嚏。

这分身术,好生难学!

“老祖我这可是了不起的神通,不要看这修界还有其他的分-身法术,和我这个可不同。”

“有何不同?”这的确是一种神通,但拍卖行里偶尔也会出现,因为稀少,往往价高者得。

千面老祖:“旁的分-身神通,要分一缕元神,我这不用,随显随收,其中包含幻术,老夫自信无人能看穿!不然我这小蛇平庸资质,如何能冒充黑龙?”

不仅如此,练到第六重境,哪怕是分-身也有自我意识。结合幻术,幻化成其他人模样,就能毫无痕迹的冒充他人,绝不会被发现。只要他这一缕残魂侵占此小筑基识海,操控为傀儡,将无极千面术提到第六重境,他千面老祖,将时隔万年再次叱咤修界!

“原来黑龙真是假的?”古遥睁眼,恰好见那小黑蛇在偷吃自己吃剩的骨头,自己一睁眼,它立刻戒备地卷着骨头溜到了角落。

这遗迹没有那么厉害,但要包装得如此厉害。

“为何让你的蛇冒充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千面老祖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心想他问题怎么这么多,还能不能好好修炼了!自己想潜入他的元神和丹田都找不到机会。

古遥若有所思:“你不说话,是不是有阴谋,把人骗进去做什么?”

千面老祖不言,古遥得以肯定:“我知道了,有阴谋,”他言之凿凿地分析,“你困在此处,留一残念,你的分身术被你吹得如此高明,你莫不是有一分-身在外,需要骗人进去做些什么,唤醒他,这样你就可以出去,是不是,我不知道你出狱要做什么,肯定是为了干坏事,你看着就不像好人。”

“……”

这残念的智慧仅止于此,等古遥说了半天他也没说话,古遥也只好重新开始修习感悟这项神通。

他沉下心来,依稀能摸到其中关窍,好像……和自己的化形术,是共通的神通。

故此古遥学起来有些精神。

在他晏坐忘身时,那一缕残魂悄无声息,潜入他的气海丹田……但眼前一幕让残魂震惊,筑基小儿,怎会有内丹?

两、两个?

好浓的凶气!

残魂踌躇间,那烈火包裹着的红色天丹,犹如恶鬼一般,猛地张口!残魂大惊失色,尚且来不及逃跑,就被那摇曳的火红追逐着贪婪吞下,残魂发出撕裂般的凄冽惨叫,本好端端在感悟神通的古遥也一下痛苦地捂住肚子,瘫软倒在地上,暴-露原形。

他吞下天丹和白颜狐珠时,遭受过类似痛苦,五脏内附仿若挤压成了一团,整张狐狸脸都没了生气。害得缩在墙角的小黑蛇,窸窸窣窣地游走过来,嘶嘶吐着蛇信,触碰这狐狸,围着他游走,而后爬到狐狸身上,端端正正地盯着他的触须。

他不够聪明,不懂这人类为何突然变成了这红彤彤毛茸茸之物。

这是什么?小蛇未曾见过。

古遥痛苦得失去了意识。

虽然千面老祖只是一缕残魂,可也不是他小小一个筑基小妖可以吞噬的。

这种魂魄于天丹是大补之物,所以天丹是真不要命,将残魂吞下去时,天丹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强大,或者说它的寄宿者太弱小了,以至一缕残魂,就让他气息奄奄!

古遥在地穴出不去这段时日,思考自己狐生,他体验过人的生离死别,觉得再也没有什么痛苦能超过离开师哥那一天了,吞下狐珠也不能,现在也不能,他要活着,因为师祖在等解药。这超乎常人的意志,叫他一直没有咽下那口气。

他不知自己其实真的要死了,可身旁的小黑蛇想起方才主人告诉自己,让自己跟随这个“人类”一起出去,让他记住:“以后,这人类就是你新的主人了。”说这句话的残魂,还以为这具躯体已是囊中之物。

小黑蛇虽不情愿,可瞧见这毛茸茸之物要咽气了,心中谨记主人的话,飞快钻回地穴深处,挖了一大丛蘑菇。

这些蘑菇是主人以魔血滋养,生生不息,吃了又长。小黑蛇已经吃了许多年,此时一点也不吝啬,卷起一大堆,哼哧哼哧地想方设法地喂养给那毛茸之物。

他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可小黑蛇觉得,自己蜕皮难受的时候吃些蘑菇就好了,毛茸之物应当也是如此吧嘶。

那沾了魔血的红伞蘑菇吃进嘴,化出一缕缕的森然魔气,汇入小狐狸的经脉血肉。这魔气在妖的体内,是剧毒之物,灼痛让小狐狸倏地变成了人,又一下变回了狐狸,他挣扎如一条被冲上岸的小鱼。

魔气汇入,本让那被撕扯到意识不清的残魂大喜过望,岂知吞噬他的那物也是魔物!吸了这丝丝缕缕的魔气,瞬间壮大,疯狂地将残魂嚼碎了。

古遥的身体散出阵阵焦味,好似被烤过一般。

他不怕火,也不怕炙热的烫,他还有师祖给他的三昧真火。但这炽火远超他的承受范围,焦黑的皮覆盖着他原本漂亮的红白皮毛,小黑蛇发呆似的围着他转,游到他身上去。

冷血动物的温度,给古遥带来微不足道的冰凉之意。残魂慢慢地融入他的妖丹,壮大几倍的灵力,如一股细流,一点一滴地冲击着他的气海穴。

与此同时,进遗迹寻找黑龙传承的修士,被引到遗迹深处,但见一庞大火山,叫做断金火山。这火山之下有一从未见过的封印!隐约散发着魔域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气息。

众修士想,难道这就是打开传承的方式么?于是一个个的,都上去尝试打开封印,但很快众人就发现这没有用处。

可每个人都想只有自己能进去,故此在外斗法,死了不少人,尸体被丢进火山池里。

渐渐,有人发觉那封印的颜色似乎浅了几分,可魔气也越来越浓,仔细思考下,认为似乎是因为把人丢进火山池造成的。

这等聪明人,站在高处纵观众人一番乱斗,而不搅入战局,反而保存体力。

待人死了大半,足有上千修士的尸骨化成岩浆,沉入底部。封印一解除,轩辕真人第一个冲进去。

哪怕众人的修为都被压制到筑基,但进来的那些个元婴,见多识广,身上数不清的法宝,是做足了准备才进来厮杀的,进了封印内部,又是多方缠斗。全然不知“传承”深处封印松动会发生何事。

万年前,千面老祖被自己分-身反噬,修炼入魔。分-身已然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欲反过来吞噬他这本体,还夺走他的法宝,将他逼得无路可退!

本体修为通神,因功法几欲堕魔。

老祖本体竭尽全力,在堕魔前牺牲自我,化作断金火山,将分-身镇压封印火山地穴。

他的封印威力不可小觑,层层之下,同时施法将此地完全隐藏起来,万年间不曾现世。

一旦有人试图打开最终封印,放魔出来,此地便会坍塌碎裂!

他只留了一道可进不可出的小口。

可他不曾晓得,被镇压在地穴深处的分-身,孵化了一只自己的宝贝蛋,还教导那物修行,化出幻影穿过出口,骗得人进来。

古遥醒来后,依旧困于地穴。

他低头看着自己光秃秃的焦黑皮毛,唉声一叹,两指并拢掐诀,瞬息化形成人。可人形模样也好不到哪去,皮肉绽开,古遥身上的回血药,之前在望霄宗禁区迷阵吃完了,不得已,他只能掏出最后那几十瓶月狐涎存粮,说服自己吞了下去。

旋即疯狂地蹲在角落里漱口,还掏出那黄牛赠与他的金风玉露一口气喝光。

只要一想到月狐涎是什么,古遥就难以接受,可效果倒是很好,开绽的皮肉缓缓修复,变得完好如初。

到这时,他才有心思关注四周的情况。低头看了一眼那黑蛇,然后摸索,石墙不算光滑,有一些看不懂的纹路,他摸索着冲那黑蛇骂道:“你那主人好不要脸!答应说我练了他的绝学,就送我平安无事的离开,现在死了,我怎么出去。”

虽然他知道是自己的天丹吞了那缕残魂,但古遥一点心虚都没有,那残魂没事溜进他的丹田做什么!夺舍么?

小黑蛇盘旋着,一下消失了,古遥以为他是跑了,但很快,这些机关一层一层地在古遥面前打开来,层层向下,一层比一层深。而这些个方块似的地穴,胶结在一起,还会自己挪动,疑似组成一种变幻莫测的封印。

古遥对阵法的理解仅限于此,施展疾风术缓缓下落,来到了地穴的最深处。看见了这玉棺,以及玉棺旁边,自己那些被偷走的床、锅、褥子,衣服……

古遥转向这小蛇。

小蛇爬到玉棺之上:“嘶嘶。”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不会讲蛇语。”古遥看见玉棺上有封印,猜到了什么,但不去碰他,又问那蛇:“你带我来此处做什么,你有出去的法子么?”

“嘶、嘶嘶……”小黑蛇爬到了一石堆旁,“嘶!”

有传送阵!

主人说了,只要自己骗那些人进来,他们进了遗迹深处,就有办法激活传送阵了。至于传送阵是什么,小蛇不懂,小蛇只知是主人研究了许多年之物,就是那一石堆,通过石堆可以离开。是真的离开,而不是他化出的幻影。

虽然他修炼主人给的功法和神通,吸取魔气后得以化出那样强大的幻影,可终究是幻影,离得太远便会直接消散。

古遥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就在这地穴深处到处搜查,看见地上那散发着浓重魔气的恶心蘑菇,看向小蛇:“原来你就吃这些东西啊,难怪你连我吃剩的鸡骨头都那么喜欢吃……”他自己说到“鸡”字,肚子又饿了,索性坐下,拿出锅具来,瞥见地穴里有一处石头堆,看着像个灶,便把锅架在上头,下面用火球术生火,做荷叶鸡。

他吃肉,蛇吃骨头,古遥瞧他实在是可怜,分享了一丢丢的肉给他,小黑蛇欢天喜地,蛇信卷起肉吞了下去,扭动着在古遥面前跳舞。

古遥唉声叹气地趴下,和小蛇那阴戾的黑色竖瞳对视:“现在我不能伤害你,你也不能伤害我,我们都出不去,同病相怜,友好一点吧,我叫古遥,你叫什么名字?”

“嘶嘶……”

“嘶嘶怪?”

古遥说着,感觉此情此景发生过。

师哥第一次问他名字,他不会说话,只会嘤嘤叫。

师哥是人,人都有转世,可沈不容生前罪孽深重,杀了许多人,或许……转世会入地狱道,恶鬼道,运气好些,就是这畜生道了。

思及此,古遥爱怜地摸了摸蛇头,那蛇很不情愿,吐出蛇信威胁他:“嘶!”

兴许这就是师哥的转世呢。

所以古遥也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发憷。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他忽发奇想地说。

既然自己不喜欢小红,小黑蛇定也不喜欢小黑这敷衍的名字吧。

万物有灵,古遥一边啃鸡腿,一边掏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不值钱的玩意儿:“小蛇,告诉我,你最喜欢什么?”

小黑蛇哼哧哼哧地埋头嚼他丢地上的骨头。

“看来你最喜欢骨头了,”古遥想了想,唤道,“那叫你小骨头吧,小骨头,我们还能不能出去?”说到这,古遥想起师祖留下的戒指。

可上次用这戒指,将他送去异界,自己若是现在打开,不说能不能用,万一又去了异界,自己回不来了怎么办?

他打算再等等,说不定两年过,遗迹大门洞开,自己就能出去了呢?

没事干的古遥,就在地穴里练习自己刚学的分身术,这神通被那老头吹得这样厉害,但在古遥这里却远没有那样牛逼,他练习了半天,分出了一只狐狸来。那狐狸和原形自己一模一样,还没动静。

古遥看了看功法,好半天,才揣摩出来。

原来自己练的这第一重第一境就是如此,分-身没有思维,要自己操纵,初学者无法独自控制本体和分-身,清醒时只能控制其中一个。所以是要么控制本体,要么控制狐狸么?

那这神通要来何用?

分出一只不能动弹的狐狸给自己当围脖么?!

没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说着无用,但这神通颇有些高深之处,与幻术相结合,古遥暗自领悟,他的天赋化形在无形间又有精进。

古遥将分-身收回,如此几日,小黑蛇从一开始的敌对,慢慢变成守在他身边,吃了古遥所有吃剩的骨头,黑蛇看着细,还短,小小一只,但吞骨头毫不含糊,一进去马上就能消化,好像那胃是个无底洞般。

又待了几日,古遥快要和那蘑菇一起发霉了,整日和一条只会嘶来嘶去的蛇聊天,忽地,他正在做饭时,天摇地动!古遥虽然不知身在何处,可知晓定然是地底深处,他感觉上面一层一层的方块在疯狂地晃动,挪成了一排,将顶上空间封死!

激烈的动荡间,他感觉到小黑蛇卷着自己的脚踝,将他拖着。

古遥看见自己做饭的石堆形成了一风穴,上面的锅具哐啷地抖动起来,蓝色环光围绕,那小锅连带着锅里的肉一瞬间消失无踪,好似不曾存在。

小蛇虽小,力气却很大,把古遥拖到石堆风穴处。古遥一下明白过来,这是……

传送阵!

古遥一把拽着脚腕的蛇,感激他提示自己,将他卷成一把揣在腰间的袋子里,站在了风穴上,由下而来的飓风将他的头发吹至颠倒,古遥感觉自己浮起,小蛇从他腰间袋子里爬出来,看向主人的玉棺,忽地跳出风穴,使出大力去推了一把那玉棺。

古遥却伸手,将黑蛇抓回,口唇被风掀得说话声音都在剧烈抖动:“小骨头,我带你出去!这地穴要塌了!”

飓风鼓得他双耳嗡嗡,环形的蓝光围绕着他,撕裂般的痛苦一瞬而至,和外界那些要花钱的传送阵,是全然不同的感受。

古遥被飓风传送带至空中,将他抛下,失重地掉了下去!

树枝挂住了他身上袈裟,古遥眩晕得无法睁眼,脸色惨白一片,努力抬起手臂,腕间佛珠一闪,化作一道金球将他兜住,缓缓落地。

和他一起落地的,还有树上的苹果,和手腕间盘着的黑蛇。

古遥趴在地上,呕地吐了一遭,浑身都是被那诡异的传送阵激出的不良反应,脸色煞白,双眼无神。可小骨头却还是精神如初,见到阳光有些不适,躲在古遥的衣袖里,又被香甜的苹果所吸引,溜出去一口将苹果吞了下去。

半日后。

古遥离开不剩一个苹果的苹果林。

他被传送的地点离落日山脉不远,时隔久远,古遥借着活点地图,再次来到旁的落日驿站。

那遗迹为何突然坍塌?古遥猜驿站应当有消息。一问,伙计果然听说此事:“仙盟都通报了,那遗迹里的黑龙应当只是虚影!进去的仙人死了一大半,最后遗迹都塌了。外面的宗门都没法派人进去救,死里逃生的,是各个身受重伤,欸。”

说完,伙计递上菜单:“客官请看,有新上的季节性菜式。”

古遥翻开,小黑蛇闻见食物香味,探头探脑地爬了出来,古遥觉得他身上有魔气,怕引起注意,将他掖回了袖口。这时,他古遥倏地瞥见从菜单末页掉出来的一张纸。

嗯?

悬赏。

二字打在最上方。

一张两尾狐的帅照印在这张纸上。

古遥心里一惊,因为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的原形,端端正正的正面模样。

……没想到自己还挺上镜。

而下面这图则是露陌剑。

——望霄宗竟然悬赏自己了?

多少?

多少?!

古遥定睛。

一、一百万灵石?!

那圆圆的杏眼,从疲惫的懒惰到倏地睁大,放出惊人的光。

古遥攥着这张纸,饭都来不及吃就从落日驿站狂奔出去,传送阵在哪儿?他要去钟灵城!

古遥想起自己那不入流的分身术。

他从未想过,这东西可以成为财富密码!

千面老祖,真有你的!

落日山脉外,临时传送阵已经撤了。

古遥打开活点地图,默念掐诀,将狐狸分-身祭出,和纯白的露陌剑捆一起,塞进自己的项圈内,腕间卷着小黑蛇,脚踩飞剑朝着望霄宗这条致富路疾驰而去。

“客官不吃了么?”伙计追出,便瞥见那红衣佛修,御剑化作一道惊人流光,瞬间消失不见。

他嘴巴张大,现在的佛修……竟也会御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分-身这个词,我要拿他怎么办

----

日更+4.9w营养液加更

明天见啵啵!!!

感谢在2021-08-12
07:58:12~2021-08-13
08:01: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i-got-juice、althea、羊咩咩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尾芽
3个;胖胖、落大雨水浸gai、在5t5怀里困觉觉
2个;18167944、西横、给我甜!、43014384、莫怡、、罗蜜蜜、竹枝酒、瓜子、1854、风吹牛羊叽叽凉、moon、子衿清清、2525746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斯褡
160瓶;一池清风映斜阳
100瓶;21336086
96瓶;昼夜幻想家
95瓶;清清
92瓶;最爱吃鱼
90瓶;深深深水
79瓶;日总
70瓶;蟹儿酿
62瓶;青蛇玉佩、噗嗤笑
60瓶;希望之翼、ligg、一粒米、吃糖我在行、爱f
50瓶;钟宛
46瓶;

沐洺、
42瓶;摸膜馍默川、江舟添盛望、一米倾安、莫余余余余、姜大橘、43014384、浅?まじま よしき、我的项戎钧、市丸银
40瓶;坎坎坷坷
38瓶;我想去搬民政局
36瓶;goodyhxd
31瓶;乳糖、雨青、18167944、19768139、五谷杂粮大白兔、31563534、27831194、鲸落
30瓶;月野癸桃
26瓶;jia
24瓶;子拾
22瓶;qwt1220、华华、病娇统治世界、3164455、妙妙屋、久茶、千里、盛世光年、是陌陌呀~、念念呀、诹少的声控粉……、==、九极、西横、清瑟tiffany、13540132、木盒盒盒盒、君莫笑、权冰淇淋、happyloser、橘离离、窝基馒头、诗晴、小乔是我家的小狗勾、蓝色的花盆、patrick、一瓶可爱多、磕糖女孩、42188138、吉吉吉吉、期待下一次花开、althea、拔牙真的好疼、最可爱的鸟、亻尹、我想看甜文、沈慕、長情、闻人盼巧、丛薄、

ω?`)暗中观察、好hwl
20瓶;一直想说你大爷
18瓶;木然
16瓶;祭雪、不羡
15瓶;旻旻4498
14瓶;南降、你猜、大尾巴狼、隔楼听雨、dawn
12瓶;葵葵的狐狸、timi、27989366、是涂涂酱、快到伦家碗里来、时雨澄、吐泡泡、江寻意、咚咚呀、无敌可爱mao、如愿已尝酱、垂枝藓、酱汁鱼丸、准家杂货铺、安安、云起远山青、晴天、朋友、楠鸮、大月亮、一只汪汪汪、咔嚓卡尺、柑橘栀子花、娃娃很开心、酒瞿枊、大大的橘子、47209384、青衣、纵使花时常病酒、一只塔里的猫、莲渚、.嫉妒使我人格分裂、wivi、玻璃之情、谢羽奚、527樱桃、越越真棒、蜉蝣与鲲、草莓味大布丁、唐景行、二鱼、初四、兰酱兰酱
10瓶;坟头二大爷拉二胡上香
9瓶;44920257、木的枝梗
8瓶;今日有酒、你是人间小茉莉、mantaki、chanson、薛定谔的团子
6瓶;海棠、朱嘉琳、爱睡觉的考拉、人间失格、ylinge、九瑜.、ktlips、杀手喵喵、53177317、咿咿、mt.engian、忘羡、蕾铃眼
5瓶;帕奇、小兔子乖乖yht、平生展眉为东风、北街城浅巷
i
4瓶;3705邪、万变沙皮拉、上岸成功、十九不二、弱智黑、腐曦
3瓶;咸鱼翻身、罄扈咎、墨香家的小柠檬、 ̄へ ̄、无聊的某鼠、水漫金山、喜乐、柚子仙女、路痴一生、盛夏
2瓶;长安、允子、飞舞的泪、景云溪、昵称123、一只狂妄自大的土狗、哈皮~、佳行止由心、不知为何、就是小飞侠、aummoon、吸一口纯氧就飘浮?、孽影笑笑257、醅、索菲娅、ayaya、xu、2525746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