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43、第 43 章

("风流债");

43.

那传话弟子名隋忍,
是主峰长老沧泱门下的大师兄,算是内门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上界仅百来个出窍,
他占一个。

一听宗主让他去捉一只狐狸,
一下懵了,什么……捉狐狸?

隋忍也不敢问,尊上要什么狐狸,
可万一捉错了,
宗主发气怎么办?

这五十多年间,隋忍很少见到容宗主,只是整日听几个主峰长老嗑着瓜子八卦:“宗主修的无情道嘛,所以不见人,既不见人,那就没有动心动情的风险,外头那些宗门想送个小妖精进来迷惑我们家宗主也是不可能的,
嗤,
就他那三辰殿外头的阵法,够严防死守了,我都进不去。所以我觉得,
他这无情道还真能修成。”

仙女峰的长老花铃叹息道:“这些年轻人想不开修无情道,
岂知贪痴嗔难断,人有七情六欲,
虽说也真有修成的,
不过惨也是够惨,数千年来孤身一人,没个道侣相伴,没了爱恨情仇,
就是成仙了又有什么意思,不快活啊。”

沧泱长老吐出瓜子皮说:“我看他有剑就挺快活的。你没见着他那样么,就算是魔界派出绝色美人,妖界派出会媚术的狐狸精,给他下了情毒后,再脱-光了丢他床上,他也不见得会破戒。”

长老们嗑瓜子传出来的流言,在内门纷飞。大家恍然大悟,原来剑尊大人总是不见人,是这缘由。真是为上界苍生着想,若宗主无情道破了,让魔界奸细得知,岂不是上界危!

隋忍听见的是第一手瓜,对宗主敬仰有加,也不敢多问,马上告退。

容寂却再次开口拦住他:“赤狐。”

赤狐……

那不是一种凡尘的动物么。

隋忍不懂,仍然遵命,回去告知了沧泱师尊。

沧泱稀奇:“最近那些仙女峰的女弟子,流行养些小猫小狗,都是没有灵气的平凡之物,宗主这是出关寂寞了,打算养宠物了?那你就去找一个给他罢。”

沧泱师尊在外不苟言笑,受人敬仰,谁知道私下里这么爱吐槽,若是宗主知晓这些年他都说了些什么,沧泱长老可能要被剑尊丢进魔窟吧……

隋忍还道:“宗主不仅要了赤狐,还让丹王长老把炼好的大造化丹送过去。”

沧泱随手一挥,将满地瓜子壳送走,说:“你去寻那赤狐,寻到了一起送上去给他。”

-

另一边,落日山脉的黑龙遗迹,古遥同那儒雅男子甫一进去,穿过屏障的感觉就好像把脑袋埋进水池里,透不过气,带着些微压迫感。

这压迫感对古遥而言没什么,他刚好卡在筑基巅峰,可他身旁的儒雅男子就有些难受了,元婴进入会被压制修为,还会剥夺一些能力,修为越高限制越大。

很快,二人跨过了屏障,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干枯的平地,立着一巨大黑色石碑。

石碑上写:“吾乃黑龙,寻承继者。”

古遥没有亲眼见到黑龙,乍一看石碑这么直白,还给指路,只觉像个骗子。

他刚被外头的黄牛所骗,现在看谁都不是好东西,包括和他暂时结了盟契的儒雅男子。

“在下毕云天,小友如何称呼?”儒雅男子是元婴的修为,但对待古遥态度良好,没有上界大部分元婴的傲气。

“我叫…沈遥。”他换了个假名,毕云天并不在乎这姓名真假,掏出一精巧玉牌给他,上面刻着一个“毕”字:“小友日后来奇珍阁买东西,带上这个,有一定折扣。”

“哦?有什么折扣?”

“…九五折。”

“……那不是和望霄宗弟子的折扣一样嘛!”古遥有点嫌弃,但还是多谢了对方好意,觉得这毕云天不像是恶人,可话也不能说得这么死。

“额,我这玉牌还可让你进入拍卖行,你跟人说要见我,拿着这玉牌即可……不过,小友是望霄宗弟子?”

古遥眼睛转了转,点头:“是啊。我那些师兄提前进来了,我想在外面赚点灵石嘛,我现在就去跟他们会合。”他想起自己手里还有曾经顺走的望霄宗玉牌,便找了找,拿出来假模假样地对着说话:“喂?师兄,我这就来!”

玉牌还有这功能?

毕云天疑惑,但也没多问,瞧出他的玉牌是真货,看来果然是望霄宗弟子,他不免意外,不过穿透他的化形术,十六七的年纪,筑基大圆满,天赋算是不错了。

这盟友契约仅限于在一定时间内不互相伤害对方,但倘若组队盟友被他人所害,同行人袖手旁观,则在契约规则外。所以哪怕组队了,也是有办法害死盟友的。

古遥不可能信任一个刚认识的人,此言一出,毕云天点点头,就同他挥手:“我往这边去,沈小友一切小心。”

可古遥不过走了几步,就被一根黑色长鞭拦了下来。

“站住。”

古遥垂着眼睛,看着顶在自己胸口的鞭子,余光扫了一眼。

轩辕真人。

“把三叶花和万年离火龟的龟壳都交出来!”

古遥本来心头咯噔,忽然感觉到他身上气息弱,想起这遗迹限制,所以……现在轩辕真人,只有筑基修为?

那自己怕什么!

“凭什么?你这老头太不要脸!”

“区区筑基,在本真人面前放肆?呵。”

“呵!你不也是筑基,”古遥仰着脸,也倏地拿出露陌剑来,学着那些望霄宗弟子的趾高气扬,头发一甩装比道:“我望霄宗弟子会怕你?你动我一根毫毛,我师尊屠你满门!”

“…望霄宗?”轩辕真人果然一愣,似是没想到,本来以为是个小散修,或者什么不起眼宗门的弟子,怎竟是望霄宗弟子……?大宗门弟子,入遗迹前都在宗门内留有命牌,自己若真杀了他,肯定会被护短的望霄宗寻仇。

“你师尊何人?”他气焰马上就下去了。

这么好使?

古遥也惊了,这名号太好使了吧!

“关你屁事!就凭你也配问我师尊名讳?”古遥表情越发拽起来,那狂妄的底气十足的模样,倒还真像那些不可一世的天才们。

轩辕真人犹疑了下,选择退让,直接施展疾风术离开。古遥还依依不饶,在背后骂他:“不要让我再碰见你!!不然有你好看!”

轩辕真人登时有些怒,想着化形去弄死他算了,可刚刚结仇……算了,他不敢。

古遥也没有在原地久留。

石碑上只说传承在遗迹深处,并未说清方向,故此往哪去的都有。

古遥对那传承其实也有点兴趣,但此刻他受到体内狍鸮天丹的牵引,直直地往反方向去。

“喂!”古遥拍了拍自己的肚皮,里头就是丹田天丹,“往哪儿走,再走就出去了!”

那天丹很有自己的想法,操纵古遥往反方向去,古遥还从未感受过天丹这样,让他身体全然不受控制一般,他心里一紧,想起小的时候,曾听见天丹冒出一些完全听不懂的语言来。

他当时询问师祖,师祖非常严肃地告诫他:“不要学那语言,很危险。”

师祖见他语言天赋差,对此还算放心,但还是打了一道印记在他脑中。

——“不要学天丹偶尔冒出来的语言。”

和“不要让人发现你是妖”这一印记,同样让他谨记。

天丹执拗地操纵他往回走,又见一小小的门。进遗迹时,那是个巨大的黑色屏障,出去时则是一小小的白色屏障,古遥要哭了,他不要出去啊,他真的不要,这名额二十五万灵石一个,该死的狍子丹——

可出乎意料的是,那玉白色屏障,竟不似进来时那么容易,古遥感觉身体陷入一团黏质,有些像鼻涕,像沼泽,将他整个人困住,动弹不得。

古遥还在骂他的天丹,却不知白色屏障背后,盘在潮湿地穴里啃蘑菇的小黑蛇一下慌了,嘴里的蘑菇掉在地上:“嘶…怎么会有人进来!”

人都贪婪,若见到黑龙传承,只会往深处去,怎会这么快就通过门出来!这不可能,主人说过,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人想不到的地方,才是他最安全的容身之所……

且进入他这地穴,还有一限制,必须是立进立出,才能钻入这地穴空间。

可小黑蛇压根没想到,有人竟在遗迹刚开,就选择放弃,不要他展现出的惊天神通与传承了??

这和主人说得不一样啊!!

它立刻爬到那地穴更深处,娴熟通过机关,爬到主人睡觉的玉棺上,吐着鲜红蛇信:“主人,你快醒醒嘶,有人进来了,嘶完了完了嘶……”

这“沼泽”很不好突破,古遥快要闷死在里头了……

-

隋忍为了捉赤狐,发动了所有人脉,因为这是一类凡兽,上界反而很少。但他人脉广,很快就有人送了一只红狐狸给他:“大师兄,你怎么想着喂狐狸了?”

隋忍可不敢说是剑尊大人要,只说是自己要,传着传着,就变成他想养。他也不好解释,送给这师弟一瓶不错的丹药,随后,带着这普普通通的红狐狸,以及大造化丹,上了玉屑山脉。

也不知宗主要大造化丹做什么……

此乃天阶神丹,作用是赋予灵-体血肉经脉。

比方说,假如有弟子在遗迹里意外死去,宗门想保他,就要重新给他捏个身体,然后重塑经脉,而大造化丹是此类丹药中的顶配,能最大限度塑出最上乘的体魄。

又是要狐狸,又是要大造化丹的,该不会……

隋忍看了看手里头可怜的赤狐,因为一路送上来,还有些饿,黑眼睛望着自己。隋忍想了想,给他喂了一颗辟谷丹。

到了三辰殿的阵法外,他还未通报,那阵法自行散开,隔绝三辰殿与外界的红枫林现于眼前。

……上次隋忍来的时候,竹林就变成了红枫林,许是剑尊喜欢吧,那红枫林中现出一条小道,他犹豫了下,唤道:“尊上?”

宗主冰冷的声音道:“进来。”

自己竟然可以进三辰殿?

他受宠若惊,缓步爬上红枫满地的石阶,见到剑尊就随意地坐在殿外玉阶,一身白衣胜雪,乍一下似乎没有什么强者气息,可他连看都不敢看,站得远远的,弯腰行礼道:“怒剑峰弟子隋忍,见过尊上。”

这种完全看不出强者气息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他从没见过有修者可以将自身气息隐藏得这么完美。

犹记得上次见宗主,是十年前了吧,那时候的宗主还犹如凶神一般,隋忍上过魔界战场,见过魔物,可饶是魔物,也不比他身上那种黑色快要蔓延出的邪,仿佛要随时随地的杀人。

前些年的宗主,也的确杀过不少人,好的坏的都杀。

但十年闭关,宗主心境似乎又有提升,如今气息好似一个凡人,平缓得像水。

“这是宗主要的赤狐,以及大造化丹。”他手捧此物,未曾靠近,大造化丹被吸走,赤狐却还在他手上。

容寂只是远远地看他手里头的赤狐,红毛,尾巴尖是白色的,黑色眼睛,外表和小花不同,大小也不同。

“放枫林里吧,”容寂开口,“以后你每日来两次,带些凡间吃食。”

隋忍将赤狐放下,忽听他此言,以为自己听错了,还未仔细问,一转头,容寂心念一动,隋忍就消失在原地,回到了阵法外。

三辰殿,又变成了那个遥不可及的地方。

隋忍方才转头时,瞥见了剑尊如今的模样,一如十年前,不爱束发,黑发如瀑,一身宽袍白衣,十年前是凶神,十年后的今日,人还是那个人,周身凶戾却少了,只是那双眼,一如既往的冰冷,是那漫山炽烈如火的红枫也融化不了的眉眼。

就这样的人,现在要……让自己每日上来,要什么,凡间吃食?

五谷腥腐,很多修者不吃东西,只吃辟谷丹。不过隋忍是要吃的,食物的诱惑非常人能抵抗,只有闭关修炼没得吃了,他才会勉强自己吃些辟谷丹。

怒剑峰弟子离去,容寂身旁却出现了一晃悠悠的灵体,慢慢凝聚成人形幻影,一看模样,竟和方才那隋忍长得分毫不差!

“造化塔。”容寂叫他,“你去看看那狐狸。”

六道造化塔,造化万物,乃是一绝无仅有的半仙器。这虚影乃是造化塔幻化灵体,不能说话,只能传音给容寂:“你怎么不自己去看呢!”

“那不是我的狐狸。”容寂看一眼就知道,他起身,从殿外的碗莲中,取了一捧泥,兀自捏了起来。

造化塔那幻影扭动起来,似是欢呼:“容不故,我要有实体了!”

“你要做男人还是女人。”

容寂用洁白的手指握住灰泥,慢慢捏出躯干,胳膊,四肢。

造化塔:“我想雌雄同体!”他们器灵没有性别,它当过女人,也当过男人,觉得体验都不错。

容寂扫了它一眼,冷声:“选一个。”

造化塔蹲下来,思考了许久,在容寂为他捏出重要器官时,它抬手制止住:“我不要那物,我要做女人!”

容寂为她捏体时,造化塔就去看了看那狐狸,也是一只赤狐,她那虚影围着转了转,那狐狸怕生,很紧张地躲藏起来。

“容不故。”她顶着隋忍的模样,飘回容寂身边,“这不是你的那只。”

“我知晓。”容寂将泥人捏好。她说:“还不够好看,你把我捏好看些,要天底下最好看的脸。”

容寂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一个模样,手指微微捏出少年的脸来,他对着这泥人脸怔愣,倏地反应过来,一拇指下去,将那捏好的脑袋按扁。

“……你干嘛这么对人家的脸!”

容寂并不答话,重新为她捏了一张,在人间界里,他见过许多人,最好看的人是什么模样,他没有别的答案,因为想不起旁人的长相。

容寂随手给她捏了一个凑合的,丢开:“就这样吧,拿着滚。”

造化塔一撇嘴,俯身慢慢钻进泥塑,这融合需要一定时间,三辰殿殿外不分日夜,始终是白日,殿内则始终漆黑如夜。

过了许久,造化塔终于站起来了,摸了摸自己的脸,胳膊,腿,她有实体啦!好不好看?她掏出一铜镜,揽境自照,看见镜中那眉心的第三只眼,哇地一声就哭了。

容不故,你眼里的好看,就是这样?!

她悲伤地啜泣了好久,骂了又骂,蹲在地上捡起大造化丹吃了。

这重塑经脉的过程,也需要些时日,待她重新醒来,约莫是过去了半月。

她不知容寂去了何处,找了一阵,方才看见他站在枫林中,布了一阵,将那普通的赤狐困于阵中,然后走了进去。

造化塔看见容寂弯腰,去看那赤狐,赤狐怕人,躲藏着爬上树。

容寂抬手,看着树枝,面容平静,眼神却极深,好似在观察。

过不久,他也没碰那赤狐,便抬步背手出来了,脸色是说不出的阴沉。

这不是他要的狐狸,他想发怒,可也没有伤害那赤狐,袖袍一挥,本来下山去买了些吃食,准备送上玉屑山脉的隋忍,怀中忽然多出一物,像是从天而降。

嗯???

隋忍疑惑,低头一瞧,竟是一只狐狸……

这狐狸他认得,红皮毛、黑眼睛。

他于一月前,奉命带去给宗主的那只赤狐,莫名其妙地从天而降了……这、这应该是,宗主的手笔?

此前天天让自己送吃的喂养,怎又突然不要了?

隋忍心中不解,更是惶恐。提着打包的烧鸡便火速返回宗门,怀中抱着赤狐,急匆匆地上了玉屑山脉,三辰殿阵法外,他通报道:“弟子隋忍,见过尊上,尊上,弟子冒昧打扰,不知这赤狐可是尊上……”

“送与你了。”

“这……”隋忍睁大眼睛,犹豫了下,忙点头称是,“那尊上,这烧鸡……”他话音未落,里头倏地传来宗主那不似寻常的声音,冰冷中含着怒意:“谁让你买烧鸡的?”

“是……”他分明站在阵法外,却能感觉到那恐怖的威压,让他立刻扑通跪地,五脏内附都挤在了一起,痛苦地汗如雨下地道:“是弟子自作主张,烧鸡是弟子下山时,酒楼小二推荐的,弟子不知宗主忌讳,是弟子的错!弟子这就销毁!”说罢,他抬手要将包在黄色油纸里的美食烧了,那烧鸡就不见了。

威压也不见了。

他呆住,不知所措。

“滚。”

隋忍落荒而逃。

真不是人伺候的,这阴晴不定的,宗主果然还是老样子。

而殿内的容寂,却拆开了油纸,他除了在人间界里吃过东西,在这现世内,是从来不吃的。

他不需要吃东西。

油纸包着一只黄澄澄的鸡,鸡皮卤得油光水滑,勾人馋虫。

容寂只是盯着那鸡,好似要把它盯出花来,然后又突然生气了,拂袖一挥。

正在跑路回怒剑峰的隋忍,脸上突然被一油腻的香喷喷物什砸中,把他砸懵了。

这??

“你现在像人了,我的人间界滋味不错吧。”造化塔靠在檐下道,“容不故,你动情了。”

似乎是因为拥有了实体,还有了第三只眼,那第三只眼,恰能看见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容寂的脸色却更沉了,冰冷犹如一尊石像,古井似的目光瞥过她,拂袖走出大殿,从她身旁经过,嗤道:“幻境罢了。若动情,无需你言,天道自会处置我。”

话音刚落,头顶上方,一片浓重乌云飘到了望霄宗上空,隐约可见其间恐怖银蛇电闪。

“容不故!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大笑,“……你遭报应了!!”

作者有话要说:  烧鸡:我做错了什么!

现在是网恋奔现前,不停做心理准备的男德班长

——

50个前排红包~明天见啵啵=3=

貌似差4k营养液,我觉得你们应该没有了吧嘿

感谢在2021-08-10
05:34:27~2021-08-11
05:49: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谢谢啵啵=3=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文郁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i-got-juice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哼唧爱读书、188团团旗
2个;一只阿竹、24878675、不萌、梨蛋蛋、风间、13540132、望舒御月、芋头糕、皆可、不、落大雨水浸gai、哒啦哒啦、摸伊嗷喵、磨人的小神经、185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杳杳
140瓶;沈清珩
80瓶;xigh
78瓶;兜兜有糖
70瓶;夜话白鹭、克斯维尔的明天、小黄是只肥狗、苑苑
60瓶;其实577
52瓶;啊啊啊啊啊、。。。、從從
50瓶;50856076、萝卜少女
46瓶;188团团旗
44瓶;炸鸡腿真好吃
43瓶;草本植物、君子之交、soft.、撒格伊伊、北念、一只阿竹
40瓶;暴风狂雨
38瓶;文郁、娃哈哈ad钙
34瓶;光芒万丈、楠鸮、忍者阿卡、芋头头、鲸落
30瓶;笑嘻嘻、淽容、歌麓
28瓶;一果页糖
27瓶;清河、是鸭鸭不是牙牙
26瓶;隐竹
25瓶;42585935、夏凉
23瓶;超爱喝酸奶、46632916
22瓶;橘子折猫
21瓶;猞猁是大喵、胖胖、摸伊嗷喵、格.、东青、45093758、大魔王的小白g、一个洗碗工、沈兰舟的耳坠、换个马甲继续做人、冰雪聪明大个、tiantian2000、afufu、青鸾、谢美玉、青萝、最爱作者大大、尢漓、empty
room、顾怀锦、白云独角兽、回忆、江寻意、看啥啊、莫慢待、淦的漂亮、小别扭、27956357、想吃娃娃菜、磁锡xxx、南顾笙烟、雪夜雾纱音、噗噗噗、悦悦、你是我此生不灭烟火、小水管子、谢谢谢谢谢谢谢、林小山、欢腾夜、27831194、49717992、皑枝绣、海棠烟笼十里堤、蔷薇司夜、666、19509584、sheep、ayaya
20瓶;漠漠爱
18瓶;堇青愚人
17瓶;无序
16瓶;闪耀星、席德梅尔、葳wei猫儿、沐光
15瓶;51619040、31171308
14瓶;小星球、柊倾、大大的橘子、爱吃柚子、低糖版酥糖、怕热的兔子酱、甜甜的月亮、墨丘利官方女友、删山一青、hello、青衣、小精灵、披着马甲的npc、吃完再走、闻人盼巧、恰好、豫卿、予、大大我来啦、咔咔咔、hehe、wivi、木小圆、草吃莓惹、木然、爱吃糖的大脸猫、很认真。、长腿小妖兽、新一啊、等一场盛世、昭昭以恶名、harmr、努力努力再努力x、36687766、朝暮、喵喵喵咪123、25963191、x.y、芳华、39506776、芒果西米露、锦茹、66菌、ting、卜丁、夭、季月、冬月十四、小鲤鱼糖画、道安君、继欢
10瓶;平生展眉为东风
9瓶;12225340、陈
8瓶;宜宜宜、弱智黑、lalala、钱念念念念不忘.
6瓶;haya、。——。、╭淡看庭前花落、林序、辛夷、阿晚晚、魈大人要有和璞鸢、38614985、yuwen、出门桑、木木、circle、二鱼、灵非灵、算算有十六、44920257、安家阿九、荞麦,、超大一只划水怪、是雯雯呀
5瓶;春树暮云、健健康康、江湖一根葱
4瓶;想开车、miao、予酆、3705邪、江川尚衡、wuli小受、红尘、维丘维丘啊、42472637、hello
3瓶;5554184、水漫金山、南落一枳、妙、淡小然、想你
2瓶;21842248、哈皮~、水一天菱、盛夏、a-ting、咿咿、醅、盏忧、就是小飞侠、孽影笑笑257、晴天、娇娇老婆小甜心、宅女一枚、小菊花、浊泾清渭、大大今天更新了吗、39734609、bunnylin、吃货燕、目成、索菲娅、钞能力、土匪头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