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11. 第 11 章

11.

飞剑追踪到狐狸背后,猛地袭击而来!古遥身上有护身佛决,一道佛光霎时将他罩住,像一个金光球,围住他的身躯。

飞剑碰触到这道防御极强的佛光,倏地弹开来!

“这狐狸……好强大的防御。”背后追踪的弟子,已有元婴修为,此刻不免紧锁眉头,“恐怕不是狐狸。”

手指掐出剑诀,指着坎方:“去!”

飞剑穷追不舍,古遥周身的佛光替他挡了几下,光芒渐渐式微,他修为太低,就是再多的法宝也不够打,有一下躲得不够及时,飞剑伺机袭上,腰腹被完全贯穿!血浸透大红袈裟,变成触目惊心的深红。

古遥顿了几秒,低头看着刺穿肚皮的白色飞剑。

隔着几公里,背后追踪之人,看见那狐狸极精,智慧堪称恐怖,两只前爪直接将剑拔出,往储物法器里丢。

下一秒,弟子就发现,自己的飞剑和他失去了联系。

他呆滞住:“那只狐狸……是不是把老子的露陌剑抢了?”

“好、好像是……”

飞剑主人试图用剑诀召唤回来,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更加惊骇:“它那是什么品阶的储物法器,竟能强行断开我于飞剑之间的联系!”

露陌剑,玄阶顶级的品级,不算是非常贵重的法器,胜在轻巧,速度能超过一些地阶的飞剑,是他师尊赐下来的宝贝。

让他匪夷所思的是,这狐狸怎么办到的,竟有这么高的智慧?!

古遥面色苍白地捂着伤口,顺势把刺伤自己的剑收进储物项圈,接着迅速吞了一瓶回血的丹药,把另一张地阶疾风符,贴在左边屁股上,大尾巴一摇,屁股癫狂地左右摇摆,两条尾巴直立着维持平衡,古遥速度激增,流光一瞬……很快,就发现自己进入一团迷障。

身后,追他的二人也止住了脚步。

禁区外的迷阵,饶是他们宗门内门弟子,也不敢进去,只能在外头等着,以为这狐狸必定会在几息时间之后,再次被迷阵给传送出来。

他们只需要在此守株待兔便可。

只不过,这一等就是几个时辰。

等到上面的人问抓到没有,他们回答:“那狐狸受了重伤,现在钻进了禁区迷阵,现在还没出来。”

“别抓了,一只畜生而已,还能翻天?那贼人偷了半天,想来是准备偷昙华的,没想到偷了宵辉玉,这东西也不重要,别管了。”

听完,两人对视一眼,猜测:“受了伤,小畜生可能死在迷阵里了。”

“可我的露陌剑被那臭狐狸抢走了,他会用符,还抢我东西,定然不是什么普通的狐狸,只有一个可能,那是狐妖……”

妖怪是怎么混进来的?

此事非同小可,只是这迷阵,任何人进去,要么再也出不来了,要么被迷阵驱逐出来。他们未曾闯入过,但听内门九宫一堂的阵法老师说过,禁区迷阵是由宗主亲自布的,迷障有毒,超过一定时间没有出来,必死无疑。

老师叮嘱过他们,不可擅闯。

加上知晓那是剑尊大人闭关处,所以他们从来都不会靠近这片山。

迷阵内。

古遥暂时止住了血流,但这飞剑蹊跷,他吃了一瓶回血丹,伤势却还未完全好,剑口暴露在外,被迷障入侵,再次变得血流不止。

流点血,对修士而言不算太大的问题,可若是一直流下去,他也知晓会出问题。

治疗的丹药一颗一颗地往嘴里丢,用白布缠在腰上。古遥迈开爪子,在迷阵里面瞎转悠了一会儿,试图破解阵法。

但眼前全是雾,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没有方向。

他掏出罗盘寻找出口,就连罗盘也在拼命打转,显然是受此处阵法磁场干扰。

虽然学过阵法的基础知识,会一些基础的阵法,可在这一方面,古遥依然是门外汉,但他知晓,这定然是很厉害的迷阵,自己除了碰运气,不可能破阵。

随着雾气入侵,他的防御极速地下降,回血丹见底,神智越来越模糊。迷障的毒性在体内蔓延,古遥心底诵念佛经,把存粮的回血药都快喝干了,却也只能继续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出口。

迷雾淹没了他,以至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一种微弱的,仿若月光的光辉,覆盖在他身体表层。

这种光是宵辉玉独有的。

这种石头,通常和灵石配合,用于布阵,价格高,但不难寻。

不知过了多久,在古遥感觉生命的垂危,猜到自己可能真的出不去时,爪子在储物项圈里扒拉了一会儿,找出那枚被他束之高阁,将他送到中洲的戒指。

金光闪闪的外表,似乎和项圈是同一种材质,坚不可摧。

离开之时,师祖告诫他,只有遇见天大的麻烦,才能用此物。没想到来上界还不到一年,就遇上了这么大的麻烦。

古遥苍白着脸,将金戒往天上一抛。

刹那,一道怪圈立于眼前,汹涌的风雪从中吹到脸上——

与此同时,玉屑山脉山巅,三辰殿,阵眼中心的六道造化塔,忽然破了一个细小的豁口。

远在下界,为情所困正在躲人的阿讷师祖,忽地,仿若感应到了什么:“小花遇上了麻烦?”

他抠了抠脚,从腰间的葫芦里,摇出几颗石头,一个龟壳,一柄铜镜。

嘴里念念有词的,将这几样物品随手丢在地上,卜卦。

“焰里寒冰结,杨花九月飞,异端……”只见那卦相奇特,火焰里结着寒冰,多荒谬啊,杨花是春天开花,自不可能在九月纷飞。

这样的异常卦象,生平所见,但隐约在哪本书上见过。他马上翻开古籍查阅。

-

风雪吹在狐狸的毛发上,古遥被那冷风刺得眯起眼。

冰天雪地,火系妖兽最讨厌的环境!

可古遥别无他法,在光圈收缩之际,强撑着起来,纵身一跃。

随着戒圈的收缩,跃入另一个世界里,他仿佛也变小了。

呼……

好大的雪。

冷。

四周一片白茫茫,不知是何处,灵气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

通道消失,金戒掉在地上,不知是不是古遥的错觉,这戒指原有的夺目光芒,现在变得黯淡了几分。

正准备把戒指放回储物项圈,顺便吃点药修养一下,抬起狐狸爪子的那刻,古遥却震惊地发现,脖颈上的项圈不翼而飞了!?

哎?

他慌乱地抬着爪子搓自己身上,去哪儿了去哪儿了?

这项圈不知是什么品阶,看不出品阶,可却是他的本命法宝,在师祖的帮助下仍然炼化了好几年才成功。

如若要取下来,除非他死,怎么……怎么会突然没有了……?

古遥前所未有地慌了。

刀子似的罡风猎猎地刮在脸上,雪花触碰到皮毛的温度而融化。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师祖给他逃命的金戒,怎会把他带到这样鸟不拉屎的严寒之地!

太古怪了,上界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

灵气稀薄的犹如人间。

古遥是狐狸,他的皮毛是足以御寒的,加上修行过后,本是不畏严寒的,但不知怎地,此处的低温竟然让他无法抵御住,伤口在渗血,储物项圈离奇消失,只有眼前这戒指。

面对庞然大雪,古遥倒霉地叹气,再次将金戒丢出。

这次却没有反应。

滚了两圈,金戒掉在雪地里。

古遥走过去,捡起来。

一次性的?

还是有冷却时间?

师祖怎么没说过……

他不知晓,在天地茫茫之中,朝前走了一段路,约莫只有四五丈远罢了。古遥很快就失去力气,回头看,血迹染红了白雪。

雪花落在火红的狐狸毛上,覆盖了一层。

他耷拉着眼皮,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或许,这里并非极寒之地,而是自己的修为消失了。

小狐狸缩着脑袋,本能地在雪中刨了个洞,缩进去躲着,垂下头舔舐着流血的伤口。

往常有一定治愈作用的唾液,突然不起作用了,不仅如此,他还注意到,自己似乎变得更瘦小了,小得像刚出生那会儿。

小狐狸蜷缩起来,慢慢地,意识离他远去,迷迷糊糊之际,听闻有人的脚步声,踩在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动静,古遥发出一声叫唤:“救我……”

谁知话出口,就变成了一声虚弱的“嘤”声。

“少主!这儿有只狐狸。”

古遥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那戴着皮革的手掌好生温暖,说话的时候呼出热气犹如炭火,他却没力气去蹭。

“好小的狐狸,感觉不足月,毛都还没长齐,”那粗犷的声音嘀咕着,“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死了?怪可怜的。”

古遥立刻蹬了下腿,身体力行地告诉这人,自己还没死!

快救我,我狐仙大人定会报答你!

“呀,还没死啊,但受了这样严重的伤,应该没办法活了……这么小,做不了狐裘,少主,我带回去让吉祥给你缝一个围巾吧,这红色还挺喜庆。”

喜庆,喜庆你妹!

古遥拼尽全力地蹬腿。

又听见另一道低哑的嗓音道:“不必,臭。”

古遥睁不开眼,不知这个说“臭”的是何人。

他暗暗发誓,等自己恢复,定要给他下个臭障丹,让他臭一辈子,臭到结不了婚,讨不了媳妇,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

“少主说的也是……”男子低头注视着手心里这个,巴掌大点的小狐狸。

他还没在阿勒古草原见过这样的赤狐,有些稀奇。

瞧着这小狐狸也活不了了,狐狸肉也不好吃,所以好心人索性将狐狸放下来,戴着皮手套的手掌,三两下挖出一个坑洞来,口中一边道:“你若是猎犬,我也就带回去给你治疗了,还能养着,来年打猎,可惜是个狐狸崽子……”

把狐狸塞进坑洞,正要就地用雪埋了,就见着那幼小的狐狸仰了下脖子,甚至没力气睁眼,暗红的血染在红色皮毛上,一片片的雪覆盖着它。

小狐狸仿佛用尽了毕生的气力,微微翕动黑色吻部,发出了最后三声呐喊:“汪!汪汪!”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