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7. 第 7 章

07.

哎?还真有啊。

古遥也诧异,不是说是宝贝呢,怎么连白云观的小弟子,都能随手掏出来甩给自己呢?看来这月狐涎,也不是什么很难得的东西。

“小冰,你是不是要反思一下你自己?”问完话,古遥看向空空如也的肩膀,“小冰???”

黄鼠狼已经不见了。

“我去。”

古遥高声喊他名字,无果,怀疑他是不是刚刚趁着开门偷偷溜进去了,有些焦急。生怕小冰被白云观的道士抓走剥皮了!

古遥连忙掏出罗盘一测——果真是指向白云观。

他再次敲门。

那小道士一看是他,立刻关门:“你这乞丐,怎么还不走!”

“小师傅见谅,”说话的是陆拂尘,“我们的灵宠,刚刚不小心溜进去了,可否让我们进去找一下?或者你们找到了,可否还给我们?”

大约是他说话礼貌,声音也温润如玉,小道士把门缝开得更大一些,露出一只眼睛:“什么灵宠?”

“一只……”

古遥:“黄鼠狼,刚刚吐你口水那只。”

“……”

真是叫花子。

小道士说:“你们且在外等着,不可进来,我去找找看,找到给你们说。”

陆拂尘:“多谢小师傅。”

两人在外一筹莫展地等待,过了有大半天,夜幕降临,古遥等不及了:“怎么还不出来。”

他对自己的化形术有信心,觉得小冰的真实形态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发觉,可白云观是什么地方?

万一呢?

这些时日,他和月狐同吃同住,成了朋友。

古遥还没跟狐狸交过朋友,打成人起,认识的都是人类。这月狐让他感觉很亲切,一直管自己叫狐仙大人,很崇拜自己。

这小狐狸还没化形,可万万不能让他死在这里了。

他忍不住了,直接飞身而起,触到法阵时,被弹了回来。古遥一咬牙,掏出一张破阵用的卷轴丢出去,没想到这法阵相当坚固,只是颤了两颤,又恢复原状。

古遥看有戏,准备再打它几次,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是何方道友,攻击我护宗法阵?”

古遥霎时停住动作,仰头望去,那是个穿灰色简朴道袍的男子,样貌俊秀,外表约莫三十多岁上下,但端看气质和修为,已然不年轻了,少说有个一千岁。

他盯着对方瞧:“你是百草先生吗?”

“小友是哪位?为何**?”

“小僧古遥,法号般若,一介散修,”他收了掏卷轴的动作,文质彬彬地拱手道,忽然开始咬文嚼字,“百草先生见谅,小僧不是故意攻击白云观护宗法阵的,只是我有一灵宠,不小心溜进你们白云观了,我一时心急,可否请百草先生帮我找下我的灵宠?”

“你说的灵宠,可是这月狐?”

看见他手里提着的黄鼠狼,古遥脸色微微一变,眼神变得警惕:“早就听闻百草先生不欺暗室,可否将小冰还给我?”

月狐正在他手里嗷嗷乱叫。

古遥听懂他说的话,小冰说这百草观主并未伤害他。

百草先生闻言摇头,仍提着月狐:“这暂且不急,我先问你,这月狐,你是怎么得到的,从何处得来?”

“这是我的灵宠,有什么问题么?”

古遥一愣,立刻想到在鲸舟之上,那不要脸的轩辕真人,也说过这一模一样的话。

你们人类好不讲道理!

古遥气红了脸,怒气冲冲道:“你想夺走它?我告诉你没门,你如果不还给我,我今天就要炸了你这破道观!”

真当自己好欺负?他包里还揣着跑路神器!

说话间,一片淡不可查的雾气自项圈冒出,滑入了古遥的掌心。

这是一缕玄阶法丹的丹雾,并无实质作用,只是捏碎便可引动天地一丝异象。

古遥已经想好了,要是这人不把小冰还给他,他就把丹雾扔出去吸引注意,趁其不备抢了小冰就跑。

他项圈里那么多宝贝,炸不了破道观还跑不了路不成?!

“小友冷静,我并无恶意。”百草观主审视着他,属于化神的恐怖威压,一下将古遥压迫,双膝跪地,两手反缴。

“我再问你一次,这月狐,你究竟是怎么得来的?”

古遥匍匐在白云观前的青石地上,不屈地仰着头:“关你屁事啊,你这还叫没有恶意!”

百草观主面色微沉,笼在古遥身上的威压愈发重了几分,只听咔咔的声响,几欲将他的骨头都要压碎!

一旁,陆拂尘苦笑一声,知晓今日难走了,出声解释:“这月狐,是我们因缘巧合下救下的,观主,这月狐与我朋友关系极好,可否还给我们?我们来此处求见观主,是为了请您炼药的,只是这月狐,是万万不能献给您的。”

见他低头,古遥顿时气急:“跟他废话什么,他摆明了就是要抢小冰,道貌岸然之辈。”

“古遥,你先别说话,”陆拂尘低头看向他,旋即挺直背脊,盯着观主:“您尽管开口,若是需要别的东西,陆某有的,一定拿出来交换,只求你把月狐还给我们。”

其实这月狐对他而言,远没有那么重要,但事已至此,尚且不清楚百草观主的目的,陆拂尘思考问题比古遥要冷静全面,打算问清楚再说。

百草先生单手托着嗷嗷叫个不停的月狐,沉声道:“你们放心,我绝不伤害月狐,我只想知道你们如何得到的。”

“这……”陆拂尘略一沉吟,原原本本地说出,“这只月狐本不是我二人所有之物,他的主人是一对师兄妹,我们是从中洲来的,在鲸舟之上,月狐被玄武派的轩辕真人夺走,后来被我朋友救下,跟了我们一路,也有了情谊。”

“哦?”他眉目拧起,“那师兄妹二人,叫什么?长什么样?”

陆拂尘停顿了下,回答了他的问题:“是中洲一个小门派的修士,师兄叫高然,二十七八,师妹叫白珑,只有十六七。”

“白珑,十六七……”

百草先生重复这个名字。

接着,他收了威压,叫小弟子开门:“你们先进来,我还有话要问。”

古遥终于得以站起,那威压太过恐怖,他全身脱力,汗流浃背,侧头和陆拂尘对视一眼。

古遥有些踌躇。

虽然自己保命的本领多,传送符一大堆,可是……他记得陆拂尘说过,在有些地方,传送符是无法撕开用的。

那万一要不能用,跑不了路怎么办?

等进去了,可就真叫人瓮中捉鳖了。

但他们来这儿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见百草先生吗?

现在人是见到了,气氛却弄得如此剑拔**张。古遥拉不下脸来道歉,仍是仰着头道:“你把月狐还给我们。”

“我绝不会伤害他,这点小友可以放心,实际上,以前我也养过月狐当灵宠,我不过是想确认一些事,你们稍安勿躁,请进。”

百草先生不释放威压了,看起来脾性似乎极好,礼貌地招待他们进门,入座,请人掺茶,旋即拿出一副画像:“那叫白珑的小姑娘,和这画像,长得有几分像?”

陆拂尘定睛看。

“好像……眼睛有点像?鼻子也有点像。嗯,是有些相似。”

百草先生蹙眉,让他们等一会儿,陆拂尘直接起身,大声道:“我来此处,是为了请先生炼药的。”

“你要炼什么?”

“九转培婴丹!我集齐了一份材料,多少灵石陆某都可以出,只求先生出山,帮我炼制一颗成丹!”

“九转培婴丹……”他一沉吟,摇头,“抱歉,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上。”

“喂!你先把月狐还给我好吧!”古遥手里甩着几张**符,一副威胁他的模样。

百草先生便扭过头看他。

古遥这才发现,这百草先生的眼睛,和常人不同,泛白光,盯着自己看了会儿,看得他发毛,半晌听先生说:“你是……”

他顿了顿,扫了陆拂尘一眼,换了个问法:“你能和月狐沟通?”

古遥当即汗**竖立,手立刻伸进项圈,掏传送符。

“小友不必害怕,我不会做什么的。”他低头看着月狐,口中低喃,“这就难怪了……”

看样子已经看破了对方的狐妖身份。

古遥一只手攥着传送符,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你帮我问问这月狐,他多少岁?”

古遥:“我不能跟他沟通。”

“我只有几个问题罢了,我知道你可以,问完这些问题,我就帮你们炼丹。”

古遥一沉默,然后道:“……他二十出头了。”

“二十……”百草先生低声喃喃,“那你再问,这月狐,在跟随他上个主人之前,可曾跟过其他人。”

古遥看着小冰:“问你呢。”

月狐嗷嗷地叫了几声。

“有过。”

百草先生当即站起身:“可是这画像上的女子?”

小冰:“嗷。”

古遥:“他说是。”

“此言当真?!”百草先生心神震动,喃喃,“白珑…白珑……”

陆拂尘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心想一直问画像,莫非这画像上的美人,是百草先生的暗恋对象?白珑长得和画像有些相似,那就是画中女子的女儿?

百草观主的态度大变,请他们在白云观留宿几日,道:“我有些事需要确认,要离开几日,这月狐,我暂且收着,你们就住在我白云观,至于你要的九转培婴丹,等我确认无误后,我会想办法帮你炼丹。”

古遥马上急道:“先生,我也有丹药要炼,你能帮我炼么?”

“你又要求什么?可有原材料?”

“我不知道求什么,我师祖**了,我想求一个世间最霸道的解毒丹。我也没有原材料,不过,只要您开口,我一定寻来。”

百草先生问:“什么毒?”

古遥却摇头:“是无解之毒,吐血,脸色发黑。”

“听着是寻常内伤,你确定是无解之毒?”

“我确定!”古遥万分肯定,“他就是那么说的。”

师祖态度强硬地把自己赶走,也是为了叫自己出来给他寻找解毒丹。

百草先生思索道:“如若是无解之毒,世上有不少,如若是要解这类无解之毒,只有一味丹药可以办到,但这种丹药,我怕是无法炼成。”

古遥怔愣,问为何。

“你要求的那最霸道的解毒丹,名为七花大还丹,这世上所有的毒,几乎都可以解。以我的造诣,不是不能炼,而是缺少炼丹的材料。”

“什么材料!”古遥一看有希望,热切追问,“先生您说,不管是什么,我一定去寻来!”

“七花大还丹,需要十七种炼药材料,”他徐徐道来,“其中之一是修炼成人的月狐精血,这个不难找,还有天机泉的泉水,也不难,以及另外十五种,每个都是天阶的天材地宝,其中有万年离火龟的龟壳,魔界的幽冥蝎王的蝎毒,一种一千年出芽,一千年生苞,一千年开花,弹指即谢,只有刹那芳华的佛前花,名曰昙华,以及……”

古遥越听越傻。

怎么都没听说过。

“您说慢点,”古遥掏出纸笔,让陆拂尘代笔,“拂尘你快帮我记一下。”

百草先生见状,便稀奇地盯着他:“你可知,我说的这些天材地宝,有多罕见?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得到。”

“我不知,可我一定要寻到,”他目光清澈的执拗着,“我师祖和我约定百年,百年之内,我一定要把这解毒丹拿回去给他。如果先生肯帮我炼药,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百草先生叹息:“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些药材灵宝,你根本无法收集!不可能的,别说你只是一个筑基,就算是你有化神、大乘期修为,想要全部寻得,也并非易事。你朋友的九转培婴丹还好说,你这个……”他眉心紧蹙,显然是犯难。

古遥的双眸含着单纯的坚定,仰头望着百草先生,固执道:“我会寻到的,我会的。”

百草先生回望着他,半晌,再次无奈叹息。

他判断,眼前之人是妖狐。虽然对方身上有很强大的法器隐藏了他的妖怪气息,蒙蔽了本来面目。但百草先生的眼睛天生和他人不同。这是一项神通,能看破幻象。

这小佛修身上,是有一丝狐狸的味道。确是狐妖无疑。

世人都说狐狸狡诈、狐魅、是淫-兽,可在神话中,狐族却有武士品格,随着狐精故事的演变,这一特点渐渐被人遗忘。

他却在古遥身上看见了这一特质。

“……也罢,如果你能寻到,我帮你炼就是。”

言罢,百草先生撕开一张地阶的定点传送符,“等我回来再说此事,你们且在白云观等着。”

这一等,就是半月。

百草先生始终没有回来,古遥在这道馆里闲得发霉,又有些担忧,陆拂尘便教他辨认天草地宝——尤其是百草先生所说的那十几种。

这白云观虽只是个小道观,可藏书量很丰富。

陆拂尘很细心,专门找来介绍这些,听都没听过的灵宝玉简,将之刻在新的玉简之上:“你打开来看,这十七种材料,每一种我都找了图,你只要见到了,肯定不会认错,我还在地图上做了颜色标记,比方说地图的北境,穿过这条河就是魔界,幽冥蝎王就在那里,我做了黑色标记,至于这些材料的生长环境、特征,我说与你听,你且自己记住。”

古遥既看不懂字,那他就是记在玉简上也没有用处。

又过了十来天。

古遥白天去主城酒楼吃饭,晚上回白云观,就听闻百草先生回来了。

“先生!先生!”古遥激动地飞奔而去,小道士拿着扫帚在背后叫他:“喂,叫花!你走错路了,先生在大殿!”

飞身掠到大殿处,跨过门槛,古遥看见两个人,除了百草观主,还有一瞧着二八年华的妙龄仙女,秀目黛眉,尖尖细细的杏眼,穿一件绣银勾花的月华裙……古遥当即感知到什么。

好浓的狐骚味!

这味道旁人闻不到,他却能嗅到。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女子瞧。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狐狸精,还是母狐狸精——

女子怀里抱着小冰,朝古遥微微一笑。

古遥忍不住红了脸,偏过头去。

小冰嗷嗷叫。古遥听见小冰的话,眼睛微微张大,难以置信地对那女子道:“你竟然是小冰的娘亲?”

“不错,公子唤我椒娘便可。小冰同我说了,是你救了他一命,多谢公子。”她行了个狐族特有的礼仪。古遥马上道:“不敢当不敢当,举手之劳。”

椒娘还是微笑,美眸流转,但是看着他,有些困惑。

古遥看着,并不太像妖,身上没有妖的气息,反而有一种叫她感到忌惮和畏惧的威压。

可小冰却声称这是狐仙大人。

出于礼貌,椒娘并未问这个问题嘴唇轻启:“原本小冰应当留在我身边的,可他说一定要回来再见你一面,跟你告别。我也心想着要感谢一下恩人,于是跟随先生赶过来了。”

“不必,不必。”他谦虚地一摆手,“你大老远跑过来也不容易。”

这时,他已经完全忽略小冰了,直到椒娘忽地献出一滴精血给他:“我听百草先生说,你需要这样一味药,这精血,就权当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

狐族精血,一共只有三滴,献出一颗,必定元气大伤,古遥深知,想推拒,可又想到师祖的毒,一咬牙,受了这份大礼。

“我的确需要精血,多谢椒娘,我这儿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古遥在储物项圈里翻找一通,掏出一个卷轴。

古遥这里有很多传送符,除了各类品阶的传送符,就是这地阶法器传送卷轴了,可定点传送,和一次性的传送符不同,卷轴耐久性更高,这张传送卷轴可使用十次。

只要将卷轴的法阵印刻在某地,无论去往何处,天涯也罢,海角也罢,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当即传送到这个地方。

他手里也不多,送出去一个,还剩两个。

椒娘原本不准备收的,但是看见这道卷轴时也忍不住惊异地“呀”了一声:“这卷轴……”

一旁的百草先生也忍不住挑眉:“这卷轴……敢问小友,何处得来?”

“我师祖给的,”古遥转头,“怎么了先生?”

“你师祖是何人?”

古遥答:“他只是一藉藉无名的散修罢了,佛号阿讷,都叫他阿讷和尚。”

“阿讷……这我倒是未曾听过。”只是这卷轴不是一般人能炼制,这样在保命法器上下狠功,很像他一位老友,那位老友,也是佛修。

行事做派疯疯癫癫,上次跑来,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还偷走了他白云观的一株天阶灵草。

古遥和椒娘相谈甚欢,椒娘还许诺,下次来白云观,给他带妖界特产。古遥向往地问:“不知妖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和这边完全不一样,没有人族修士的地盘这么大,各族分割,比方我们狐族,自成一界,还有其他的……”椒娘也没有多说,“若等以后妖界与仙盟达成和平协议,你就可以来玩了。不然,人族修士是进不来的。”

此番百草先生冒着风险前去妖界找她,也颇费了些精力。

古遥想说自己不是人,但碍着百草先生在旁边,并未明说,眼里冒出光亮,口中答一定,脸颊微红:“等、等我找到了炼药材料,救了我师祖,有机会我一定来妖界找你!椒娘,你等着我。”

椒娘微微一笑,应诺下来。

她并未久留,次日,便要离开白云观回到妖界。

离开之时,古遥问了个有些冒昧的问题:“椒娘,小冰是你的亲骨肉么?”

“是,当年,我是先生跟前的灵宠,诞下一子。”

他们月狐和其他狐族不同,赤狐一次生一窝,月狐一次至多生一个小崽子。

“先生便将小冰当成定情信物送给了他的恋人,想来,那人又将小冰送到了中洲。”

古遥“哦”了一声,对百草先生的罗曼史没有兴趣,又轻声问道:“那小冰的父亲呢?”

她怅然地摇头道:“已经不在人世了,被人族修士拐去害了。”

“所以,小冰是单亲?”他提高音量,望向小冰的眼神,忽然充满了慈爱。

活了二十年的月狐打了个哆嗦,仰头回望古遥,并未发现他的心思。

小冰唤道:“狐仙大人,有空来妖界找我玩。”

古遥点点头,低头宠溺地看着他说:“小冰,你要好好修炼,争取早日修炼成人好吗。”

说完,他抬手揉了揉小冰的脑袋,想了想,觉得应该给“未来儿子”一点离别礼物,深思熟虑下,掏出几个瓷瓶:“不知妖界是什么样的,倘若有妖怪因为狐臭歧视你,就用这个——此乃我亲手调配的狐臭净,一次一滴即可,分开揉于足部、尾部。用一次管一个月,你用完这些,差不多就可以根治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