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37、1.9W营养液加更

("风流债");

37.

在修界与人斗法,
大多时候是比拼法宝,谁的法宝多、品阶高,就占上风。

而古遥几乎不跟那些修士斗法,
一来初出茅庐修为不够,
二来身上疾风符传送符多,许多时候还没打起来他就逃之夭夭。

古遥实战经验太少,
看见紫袍道士炸开成一朵血花,血浆溅落满地,看见国师失去战力,变成一滩烂泥,
便以为战斗结束了。

他不过是稍一掉以轻心,给自己喂了一株山上采的野参回血,地上那摊泥里,一颗红色狐珠缓缓融化,让国师的身体重组,
又变回了人,
或者说那不是人……

古遥眼睛睁大,惊骇地看着国师的身体慢慢地变大,衣袍四分五裂地爆开!从人的皮肤上隆起一块一块的黑色鼓包,那些鼓包上生长着毛发和刺,大大小小地遍布国师的身体,
上面还流着绿色的溃烂液体,腐臭难当!

两只藏在那躯体上显得细小的瞳孔,贪婪而危险地盯着古遥。

古遥见过一些妖兽变身,
由小变大,可从未想过人也可以如此,国师的模样之怪异狰狞,
身形暴涨有十年大树那么高,这是他见所未见的。

不止是他震惊,在固若金汤的结界之外,那些天师府的道士看见这一幕都惊骇不已,有的吓晕了,有的吓跑了……有的当场把隔夜饭吐了出来。

“那是国师大人?他怎会变成这样?”

“他竟是妖?!”

“这是什么妖怪,看起来好……呕!”

不少人都吓晕了。

这不是妖。古遥想,国师只是因贪婪堕入妖魔的人,却比人更可怕,比妖更危险。他脸色愈发地苍白,身上还剩几张疾风符,要跑么,可自己若是跑了,外面那些道士怎么办?

古遥侧头去看,有许多道士已经吓跑了,还有些晕在了地上。此时的国师已经失去了人的意识与理智,加上修为暴涨,若是这副模样跑回盛京城又该如何?

他强撑着站起,身上的障眼法已经不在了,穿着一身今日在衣铺买的灰衫,一双绿色妖瞳,红色长发,一条红白的狐狸尾巴自衣衫下摆支出来。

他蓄力一番,从香囊中拿出一枚红色的玛瑙珠子,这是从容寂的钱袋里找到的,自己离开后,容寂一直没丢,而是随身带着这些古遥喜欢的小珠子。

“嗨。”古遥招呼他一声,抬手一翻,一股薄薄的灵力裹着玛瑙。

黑毛怪物的注意力立即被那红珠所吸引。

古遥将玛瑙朝身后结界壁一弹。

国师猛地发出怪兽般的嘶吼,疯狂朝那珠子一扑,古遥趁机用了最后的气力弹起,飞跃在黑毛兽的脑袋上,砰地一声,黑毛兽撞在结界上。古遥差点被甩下去,他使劲扒在国师头顶,手持地上捡起的黑钉,用力往下猛地一扎!

“嗤!”地一声,从那黑眼瞳里飙出粘稠黑水,银色电流窜过国师的全身!

“啊——”黑毛兽痛叫,发狂地把古遥抖落下。此时的古遥,因手持黑钉,整条手臂都焦黑如炭,可身体上却仿佛感觉不到什么痛,只有汗水如注地从额间落下。

这黑钉适才他过手时就发觉,虽是国师炼化之物,但黑钉本身是驱邪法宝,按修界说法,是雷系,对妖魔伤害极大。

所以他才想着用它,看能不能对这非人非妖的怪物造成伤害,没想到竟真有用。

国师理智全失,智力也低,只剩下杀狐妖、夺狐珠的本能。

所以在他一掌重重拍过来时,古遥用大尾巴蜷住自己,全身防御全开,使出白颜教他的法门,整个身体周围犹如有一圈看不见的反弹壁,在国师的攻击落下时,却直接将怪兽弹飞出去!重重地撞在结界之上!

那结界阵法和古遥自身状态挂钩,国师那一撞,金光灭了大半,阵法些微晃动,发出环形的波动,竟有崩溃之意!

这表示古遥也快坚持不住了,他若不行了,阵法也会碎裂。

黑毛兽再次扑过来,他无力招架,用尾巴挡住,如此三次,法术无用了。黑毛兽却越发癫狂,怒吼着直接张开大口,古遥没再闪避,他有一只手已经完全不能用了,还剩一只,捡起另一只黑钉,又被电得要晕过去了,所以在黑毛兽将他吞入腹中时,古遥也没力气攻击。

他感觉自己完全浸入了一团腐臭液体中,根本无法呼吸,几乎要死去时,忽觉有种蒙蒙温暖之意。是……狐珠!

是国师方才吞下去还未完全吸收的那狐珠!

他拼尽全力地朝狐珠游去,张口就把它吃了!

好难吃!

古遥忍着没有吐出,被黑毛兽的食道所挤压,只好化作原形,变成小狐狸。那吞入腹中的小半个狐珠迅速在他的身体里转化为惊人的力量,很快,古遥意识恢复大半,抬起自己自己那只还能用的爪子,于粘稠之中,尖锐的指甲蓄力举起,用力一划——!

那四只锐利尖爪,带着一股远超古遥本身的力量刺穿怪物的喉咙,从黑毛兽口腔一直划到肚子,只听整个树林都寂静了下来,呼呼的风声伴随着古遥的喘息声,黑毛兽的独眼缓缓朝下一看。

敞开的肚皮滴答着粘液。

接着,重重一声“咚”地巨响,天旋地转,古遥想,这黑毛兽应该是倒地了,是死了吧,他双手全无知觉,浓到窒息的腐臭把古遥包围,清洁咒……古遥被熏得要哭了,身上一点灵力也不剩,也使不出清洁咒。

这味道好难闻,怕不是自己本没死,却要被臭死过去,他的前肢现在用不得,就用后肢和尾巴,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从黑毛兽肚子里爬了出去,滚在地上,和黑毛兽那慢慢缩小的尸-体挨得很近。

终于闻到了新鲜空气。

“呼……”他大口地呼吸,湛蓝的云天是最后倒映在古遥眼底的画面。

结界外,一群道士见恶斗过后,怪物死了,不免叫好:“死了,大妖怪死了!”

“那狐妖呢?也死了?”

前些年他们大肆抓狐狸和狐妖来炼狐丹,当时是狐妖作乱最多的时候,死了许多人。

起因是十几年前,宫里的娘娘被狐妖所杀,妖怪披上人皮去害皇帝,被国师识破,国师告诉皇上,说这些修炼五百年的狐妖,体内有一狐狸珠,可让人延年益寿,长生不老。

再然后就有了天师府,有了他们这些国师门生。

妖怪罪该万死这个认知,已刻入这群道士的骨髓里。

有道士发现可以进去,固若金汤的结界碎裂了,便带着一堆捉妖的法宝防御,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两具“尸体”。

国师是死了没错,都烂成水了,至于狐狸……

道士仔细分辨了一下,又立马躲开:“怎么办,他没死!”

“带回去吧?咱们带回去给皇上交差,这些妖都该死!”

皇上那么憎恶妖怪,活捉这狐妖回去,兴许还能论功行赏!

这么想着,这群道士上手,用大网将狐狸裹住,正准备收进收妖钵,只听踏空之声传来,漫天杀机笼罩,道士拿着大网的那只手,被远远的剑气所伤,直接砍掉!

还未来得及惨叫,脖子就被一道惊人剑气斩断!血淋淋的人头滚地,眼睛还鼓得大大的。

旁的道士马上认出,颤抖着要跑:“沈、沈……”

是那通缉令上画着的、专杀道士的沈不容!

这杀道士专业户,一剑三个,随意用剑气挥了两下,就是尸体满地,他伸手提起大网,一手撕开,把瘦弱的小狐狸抱出来。

“小花…”他手臂不可控制地颤抖。

小狐狸浑身是伤,两只红白的前肢如今毛发尽数脱光,变成焦黑一片不说,依稀可见皮下红色肉骨,奄奄一息地被容寂搂于臂中。

地上有个道士没死,准备跑路,一看沈不容看向自己,不住地恐惧磕头:“少侠饶命,饶命啊,我没杀过妖,我……”

他磕着磕着,脑袋就掉了下来。容寂纵身一跃,用自己的外衫裹住受伤的小狐狸,从城门之上进了城,直接进了一家医馆,踢上大门,把郎中抓出来,面孔瞧着要打劫似的凶恶,语气却恳求:“大夫,你能治好他吗?”

那狐狸看着和死了没差,却还有气,被人珍重而小心地抱在怀里。

“我不是兽医……”大夫颤巍巍地说,又看了他一眼,“我试试,这伤口……好像是火烧的,或者雷劈的,要把上面烧焦的皮刮下来。”他吩咐旁边吓傻的药僮,“去、去拿一瓶烈酒来。”

酒液倒在狐狸爪子上。

古遥陷入混沌的意识,隐约闻到了烧焦的气味,像是烤肉,什么肉啊,谁烤的怎么烤焦了……哎呀,还有酒,他闻了又闻,肚子又饿了,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在郎中为他治疗的时候,容寂一直将小狐狸抱在怀里,有源源不断的内力输送到他身上,内力疗伤的说法,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有流传,外伤或许用内力治疗用处不大,但治内伤却是有大用处。

容寂怕这郎中报官,将他的学徒打晕,捆在一旁:“你若胆敢出去吆喝一声,我保证你这小徒弟马上就死,等治好我的狐狸,我就离去,我不会伤人。”

郎中自是点头。

这十天半月里,盛京城里开始传言,说国师本是妖,杀妖是为了自己修炼。因为传这些的正是天师府的道士,说得还有鼻子有眼:“国师在城外与一狐妖,男狐狸精大战三百回合,国师不敌,就现出了原形。”

有的道士心中害怕,担忧狐妖报复,当即把天师府里关押的狐狸偷偷放生。

道士们众口一词,流言纷纷,百姓也信了这说辞。所以郎中不是没想过,这被人带来治疗的小狐狸,是否是传言里的那只大妖怪,伤得这么重,应当是的吧,可这么小一只狐狸,怎么是害人的妖?

他尽心尽力地治疗,治了有十天半月,狐狸还是未醒,郎中说:“少侠,这些外伤,我全都治好了,能不能醒来要看这小兽的造化了。这盛京城里,除了宫里御医,就属我医术最高,少侠就算是去别处,那些江湖郎中想必也没有更好的法子。”

人若是昏迷不醒,可以说是心病难医,脑疾难治,这狐狸昏迷不醒,他也不晓得怎么说,针也施了,该做的都做了,可就是醒不来。

容寂对他道谢后,在城里买了一匹上好的马,从盛京城纵马往西去。怀里挎着一个兜,装着睡不醒的小狐狸。

他想起了香贡上师。

三月后,四月的西羌积雪刚化,阿勒古草原半山,昌迦寺外来了个远道而来的客人,是香贡上师的旧友。

香贡上师调了一味药,每日由容寂亲自煎好了,喂在狐狸口中。

约莫过了有小半年,十月的西羌就入了冬,开始下雪。

这狐狸幻化成了人,长着耳朵尾巴,头发还是红色的。被香贡上师看见了,容寂遍实话实说:“这只小狐狸跟我回到中原,后来就变出了人形,开始是个这么大点的小孩儿,后来有了一番造化,成了这么大的少年。”

香贡上师见多识广,心中慈悲,想起这小狐幼时,皈依在地藏王菩萨前跪拜的模样,也没有赶他二人出去。

为了避人耳目,怕这昌迦寺的小喇嘛看见了妖怪害怕,就带着古遥下山,住在了山下的庄子里。

这庄子他搬走多年,无人来过,灰尘落了一层。容寂打扫一番,买回来两只羊喂养,每天有固定的羊奶,煮得滚烫了,再放凉喂他。

古遥看着面色红润,可他只是平躺着,唤他也没有动静。

容寂睡在他的身侧,有时半夜会醒,侧头去看看小花醒过来没有。

近了年关,容寂从附近牧民处买来了牛羊肉,用厚重温暖的羊羔毛铺在床榻上,做成褥子盖在他身上,大老远买了上好的炭,在冰冷的屋里烧起了。暖意侵袭了整个房间,容寂熬好了药,端进房,将他搂着起身,捏住他的下巴,单手端着碗用小勺一点一点地喂进他嘴里。

这样很费劲,不知是不是小花觉得药味苦涩难喝,每次喝一点他就要不服气地吐一点出来,容寂只能一边给他擦嘴,一边喂他喝药,有时候还会吐在自己身上,容寂每次等喂完了,就得去换衣服。

每隔几日,他还会帮小花换一次衣裳,知晓他爱穿红衣,便给他置了几身换着穿,觉得这样,即使是昏睡不醒,兴许也要高兴一些。

这一日,他刚把古遥抱起来,要给他更衣,就感觉那毛茸的狐耳似是动了一下,扫在他的脖颈皮肤上发痒。

“小花?”容寂条件反射地低头看着他的脸。

炭火的橘红亮光照在那雪白的皮肤上,古遥仍是深深地闭着双眼,呼吸声均匀,仿佛那一下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容寂凝视住他良久,发觉果真是错觉,便叹息一声,弯腰轻轻解开他的衣裳:“你说春分日,同我一醉方休,你可知春分早已过了,第二个春分日就要来了。”

“等你醒了,师哥带你回平江府去放河灯,吃烧鸡。”容寂拨开落在他脸上的红色碎发。

古遥不知自己沉睡了多久,于他而言,似乎就只是那一瞬之间的事,他感觉过了许久,又感觉还在跟黑毛兽生死决斗,所以古遥醒来时,绿眼睛里映出容寂那有些憔悴的英俊脸庞,第一反应就是喊他:“师哥……”

他的声音好似很久没有说话了般,嘶哑得不像话。

容寂愣住,随即,眼里发出惊人的湿润光亮。

古遥轻咳,急躁地催促他:“跑……国师,你跑……”

“嘘…嘘,”容寂的食指竖在他的嘴唇上,指尖有些发抖,声音亦然如此,“不说话了,小花,国师已经死了。”

“哦,死了……是哦,我打死的。”古遥也呆了一下,身上绵软无力,想坐起身来,却又使不上力。

“要起?”容寂手臂放在他后背,揽过少年,抱他起身。

古遥就靠在他身上,恍惚地看着四周,也分不清这是何处。他低头注意到自己身上半褪的衣衫,只盖着一张毛绒的羊毛毯,自己一起,毯子就滑下,便轻轻地拽容寂的衣袖,动了动嘴唇:“师哥…为何我没有衣服。”

“我现在可是人形?”古遥看见了自己的皮肤,缓慢地说:“你说,人无论何时,都要穿衣。”

“……师哥帮我穿一下。”古遥无理地说,“打国师好辛苦,我起不来啦。”

作者有话要说:  男德班长:……我真是教育有方

-

加更来啦!

我们明天见啵啵!

大家问的,小世界什么时候结束,我想应该是2或3章

50个小红包~

--

感谢在2021-08-07
07:33:33~2021-08-07
22:05: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i-got-juice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月亮
2个;取名好难、罗蜜蜜、包包包包包、沈兰舟的耳坠、稗蕴亦、42313091、27729832、浪稚、42311493、谢谢谢谢谢谢谢、二月笙、尾芽、郁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皓月初昇是我的永恒
129瓶;一只小房子吖
110瓶;椰子壳
102瓶;猞猁是大喵
78瓶;嘟嘟
76瓶;机智一阵风、旺仔小馒头
66瓶;弥莱卡
65瓶;sissi、zin
60瓶;热爱学习ǒ
54瓶;爱f、无尽之夜的凶手、树林里的小鱼、子琦、mountainmiemie、看書
50瓶;53282887
45瓶;橘子汽水
44瓶;althea、淡定的淡水鱼、蓝波
40瓶;咔咔咔咔咔咔
35瓶;晓得啦、叶叶语语、vyvs、豆芽、江海寄余生、沈非、川流、有一种糖叫喜马拉雅、myym、哆哆哆哆、鸡蛋生一点、要、爱吃瓜的前排观众
30瓶;默默的莫
26瓶;一尘木
22瓶;君来惊飞雪、一叶之秋木苏、猫性、白开水不加糖、huang、小可爱好坏、封如故是我的、sophiaco、羽生小迷妹、yangshang、vv俊安、七七、dbya、牙子、北徇、棠味小酥饼、宁君延正提刀赶来的路、叶琼华、埃、一叶惊蛰、好想睡觉、19018895、妖遥、林指导、每天都在等更新、星河、给你拍个月亮、雪夜、哒哒哒达达、魑晓之夜、瓜瓜、侥生、小小社玄田、一、闻喜、懒、喵、努力加餐饭、度谦陌、你再过来我就、三烟、米小糖、乇乇吖、水墨青花
20瓶;二毛
19瓶;大月亮、冬天太冷了、悍悍姬
18瓶;快到伦家碗里来、望仔的小添饼、19908185、懒猫咪
16瓶;kaka、苏郁郁郁、35722167、亚力芝士多多德、:)、月言勺、candy、20041629、春日无时差
15瓶;小懒猪、47125512
14瓶;31171308
13瓶;云罗、三十三、一个小盆友-、前月浮梁、凉飕飕的、你知道吗、你最可爱、小白菜、36687766、47208114、akashi。s、天末同云、myst、柊倾、g、我的头发还很多、病娇统治世界、訫殇、木摆摆、柚子貮代、hehe、fg、壹元、xulinye、绘时、bridgetlu、崽崽好乖、brute、一碗猫、青衣、沙沙、咒、来啊,快活啊、心有猛虎、与子成说、32326127、辛夷、风、蘑菇不磨叽、amaymay、十里、里予、月光、椰子一只、,
,
,
,
,、男德班班长、杍枍、爆炒吴雩、48645250、jene2、35523309、飞、秋阳
10瓶;尾芽
9瓶;草吃莓惹、лина、又复一年君不归、von、$&?......&$、lion、37694228、jrhy、土豆
8瓶;44920257、3705邪
7瓶;书书、空境、凉拌土豆子、庐山云雾、好风景、abcat
木木彡、jsdfdjh、健健康康、长溪
6瓶;是雯雯呀、grey酱酱、某某、椿灰染紫色、橙橙橙橙、咸鱼一条、辞星、27030795、春衫旧、枕石、22174889、五行不乱、出来看上帝、呦呦呦、譖、粥粥、简之、cpy真香、小菲菲啦啦、放放、kuki、淡小然、本质就是人、你滴池王、盏忧、不过六级不改名、小石子
5瓶;heywo、c-洛美、bx、祁醉的节操、杏仁豆腐、sunny、再看评论我是猪、叉烧包、迟瞑
4瓶;二月笙、初夏、夜微凉°、阿段、予酆、zxt
3瓶;45229216、十六个小石榴、天天都在评论区笑拉、昵称123、水一天菱、星星、易安、夏栖凰、komerebi、46632916
2瓶;玉堂纸鸢、图图、小菊花、起名困难症、钞能力、醅、阮阮、秦城膜拜、41413745、盛夏、y、月水j、小巴鱼、46545449、索菲娅、哈皮~、大大今天更新了吗、翎上、豆沙包、4971215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