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债 》睡芒

36、第 36 章

("风流债");

36.

容寂意识到怀里是什么后,
有一会儿没反应过来,手还落在其上,旋即很迅速地用褥子将怀中物一卷,
裹成一蛹,
推至里头。

古遥被那被褥束缚成一蚕宝宝,竟也还没醒,
下巴搁在褥子上,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咕噜”声。

容寂已然起身,合拢自己凌乱的衣裳,无波动的面孔下眼神里暗涌不断,
干脆将窗帘落下来不看他。

对于小花真的长大了这件事,他还没有习惯,昨夜也颇有一种不真实感,可方才那一下,却叫他一个激灵,
他捡起房里撑窗户的竹竿,
屏蔽三识,开始练剑。

古遥是接近巳时被饿醒的,发觉自己裹在被中无法动弹,床帘落下后整个床榻黯淡无光,他听见容寂练剑的簌簌如急雨声,
便滚了一圈,脑袋钻出床帘,喊他:“师哥,
你为什么把我裹起来了。”

容寂猛一下停住,扫他只是脑袋钻出来,身子还没钻出来,
便用竹竿挑起方才他洗过又烘干的烂衣裳:“穿上。”

方才看见这破布似的灰衫,犹如街头乞儿的衣裳,本想叫小二去买一件,但又不知他穿何尺寸。方才小花在他怀里那一下,其实已经摸出了一个大概……罢了,还是带他去买一身新的。

“你还没说,为何要把我裹着?”古遥在被褥里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由此可见被缚的有多紧,他施法钻出,挑起床帘穿衣衫,就见容寂是背着自己,坐得远远的,在喝客栈的难喝茶水。

古遥穿好衣服下床,摇身一变,又是一身红衣。

“我们去醉仙楼吃吧,这盛京的醉仙楼,和临安府那家味道一模一样。”

容寂也不回头:“可穿好了?”

“穿好啦!”

“走吧。”容寂站起,古遥来拉他的手。容寂被他抓住手心,一下挣开了,反过来攥住他的小臂,隔着衣衫拉着他,期间也没看他一眼。

只是手里,余光,都能真切地感受到,小花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郎了,不是五六岁的稚童。

虽说还是小孩模样顺眼,可人会长大,妖自然也会长大,此乃自然规律,大道法则。

容寂想他也不懂,不苛责他,可有些事要教导他。

“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穿衣服,睡觉也穿。”

古遥看向他,被他拉着走出房门:“沐浴也穿么?”

“……不,除了沐浴。”

“哦。”古遥想了想,又说,“倘若你娶了娘子,也要穿?”人和人要造小人,狐狸和狐狸造小狐崽子,这类事他是知晓的,是不穿衣的。

“……不娶。”容寂话锋一转,强调,“总之你昨晚那样,不穿衣服是不对的,你可知?”

“可我昨晚,我不是人呀,”他声音很轻,不让旁人听见,凑很近,在他耳旁说,“我是狐狸我为什么要穿衣裳,你说人要穿,那小动物不穿,我们有毛毛。”

容寂一下别开脑袋:“好好说话。”

古遥不知他怎么了,生分这么多,无辜地看着他:“噢。”

“是…动物有毛毛所以不穿,”容寂脸上那层人-皮面具波澜不惊,眼里却含着跟小孩讲道理的家长都会有的无奈,“可你不能中途变成了人,人是要穿的,懂了么。”

“可是我睡着了。”古遥要跟他辩,自己是动物的时候睡着的,狐狸不穿衣,所以他也不穿衣。

容寂顿了许久:“那你不要一会儿变人一会儿原形的。”

“可是,”古遥歪着头看他没有表情的脸,就望着他的眼睛,琢磨人类的情绪,“我原形的时候,你更喜欢抱我是不是。”

“……”

容寂的脸板得更骇人了。

两年不见,师哥这教他做人的毛病是越来越怪了,好在古遥也不嫌,他想得开,罢了,自己不跟他计较。

醉仙楼离满堂湖并不远,出客栈拐几条街就到。

途中,容寂把他领进了一家衣铺,比着他的身形买了两身方便行动又低调的灰衫,见古遥在看摸那些绫罗绸缎,被店家训了:“喂!别乱摸,这些布料可都是上好,精贵着呢,你可别摸坏了赔不起。”

“谁说我赔不起?”古遥拿出容寂的钱袋子,语气很阔绰,“我买了,多少两?”

说完看向容寂,很小声地问:“师哥,我可以买么?”

“……买吧。”容寂颔首。

店家眉眼一横:“一匹布八十两!”

古遥一顿,默默地收了钱袋子,容寂见状,问那店家:“给他量一身,要等多久?”

“店里绣娘赶工,怎么也得半月。”

“那给他做一身。”那布料华贵非凡,只有权贵才能用这样的布料,行走江湖穿这一身极不合适,可容寂瞧他喜欢,小孩穿的衣服,半匹布也就够了。

古遥却当即摇头,拉住他:“我不要衣服,我要吃肉。”

“不要了?”

“嗯,不要了,我不喜欢了。”

容寂那钱袋子里,约莫百两银子,已然是很阔绰了,可这区区一匹布就要八十两,古遥可不乐意一匹布就让钱袋清空。虽说他可以随手变出金子来,可师哥总叫他不要骗人,所以古遥就没有使障眼法来变金子,怕他训斥。

说着不喜欢,但古遥前脚踏出衣铺,后脚身上的衣裳样式就变了,变成了那买不起的绸缎,一身的精细绣工,绫罗织缎。

“有什么了不起,要那么贵,我不花钱就能穿!”

他的障眼法特殊,容寂离他近,柔滑缎子扫过他的手背,那光洁舒服的滑腻触感,就像人的皮肤……

容寂侧头,见他头发束在脑后,露出一只粉白的耳朵,连着细腻白皙的脖颈,没入红衣。他收回目光,定了定心神,带他进醉仙楼用膳。

古遥大吃了一顿,随即借口犯困要回客栈,接着,他对容寂吹了让人昏睡的妖法,让他睡倒在床榻上。这是古遥从白颜那里学来的,吹一口气,对方就能睡着,再吹上一口,就能让凡人的一部分记忆消弭。

古遥只是吹了一小口,让他睡过去。

他心中不舍,不晓得此去又是多久不能相见,旋即留了一张歪歪扭扭的、写得文绉绉的纸条,塞在他的衣裳里。

古遥蹲在床边,摸了摸他细腻的俊朗眉眼:“师哥啊,我佛渡你,不要再杀人了。”

容寂浓睫深垂,眉心微皱。

古遥放下了床帘。

本该沉睡的容寂手指忽地一颤。

离开之时,古遥还在这房里下了一道简易的禁制,让人不会无端来开这道门。

随即,古遥浮在了空中,几张低阶疾风符拍在双腿上,整个人犹如一道闪电窜出,他方向感不好,但天师府的位置就在皇宫旁,且古遥能闻到那股滔天的杀戮之气,聚集在上空。以至天师府上头的那片天,在他眼里都显得格外不同,一片昏暗血色。

古遥一下没刹住车,直直的冲进了天师府里面,这里头本身就有浓烈妖气,他进去反而没人发觉。或者说,普通道士发觉不了。

本丹房里看成丹的国师,正在训斥门生:“这狐狸珠如斯罕见,就剩这一颗,若炼化有差池,我要你自己跳进丹炉!”

这时,他却倏地闻到了什么,仰头对上一双碧绿妖瞳。那一缕妖气,让他心中一颤。

“有妖来犯!”国师立刻一挥袍袖飞身起,可那一双妖瞳的主人,来得快,跑得也快!

古遥是有计划的,他并不真的鲁莽,只稍稍释放一点属于他的小妖气息,引起了国师的注意,就转身疾驰,离弦之箭一般驰到城外。

古遥虽然吃了白颜的狐狸珠,但身上的妖气并不浓重,他修为就是如此,再如何释放妖气,闻味道也只是个刚化形的小妖。

但国师并未掉以轻心,携几弟子迅速去追,同时给天师府的门生留下讯息,让他们跟随而来。

两年前他在白颜和一个小妖身上吃过一次大亏,静养两年,又服用了炼化后的狐珠才好。那狐珠可让人延年益寿,平添寿命,不仅让他一下恢复了,法力也远超从前。

所以他正愁近两年都没捉到妖,也没了新鲜的狐狸珠,结果眼下就送上门来一个!一路追,一路都在舔嘴皮吞口水,那模样活似黄鼠狼见了鸡。

古遥见背后有四五个人,追的有些慢,从腿上揭了一张疾风符,放缓速度,免得他们追不上自己。

城中百姓抬头望去,只见空中有人在飞,不由惊呼:“那是国师,他在捉妖,盛京城有妖怪?!”

古遥路过满堂湖客栈,朝下看了一眼,继续往城外疾驰,然后落在城外一片茂密山林之中。他前脚落地,国师后脚跟上,缓缓落于树梢。

“国师大人可还记得我?”

说话间,又有一自寻死路的天师府道士脚下一踏,飞了进来,他身穿紫袍,看着在天师府内的级别不低。而古遥恰好把一石头摆在边缘处,结印一拍,盖上一张符咒,牙齿一咬,将指腹咬破,妖血溢出,印在符咒上。

“是你!”国师盯着他,不由脸色大变,想起自己化作一滩烂泥的狼狈难堪。

“大人。”紫袍弟子狐疑道,“这就是一年前那个……”

“闭嘴!”

“是我呀。”这时,由古遥结印的那块石头为起始点,行成了一道结界,同时伴随“嗡”地一道深沉佛音,古遥看着眼前两人,虽然比计划里多了个碍事的,不过差别不大。

古遥:“一年不见,大人可有想我?”

国师闻言冷笑,愈加兴奋,尤其是闻到他身上的妖血气味,似有口水吞咽滴答之声:“小妖,今日你插翅难逃!”分明是人,他身上阴邪妖气却比古遥身上的还要浓。

“我看你才是插翅难逃。”

古遥笑眯眯地站在阵法边缘。

这是修界阵法书里,最基础的大阵,放在修界或许不算什么,但放在此处,凡人要想出去不太可能,加上古遥提前布置此阵时融入佛法,国师这种烂人若要逃出,那比登天还难。

与此同时,四周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的道士,几乎是盛京城内所有道士都听见国师的道令而聚集在阵外,但他们只要一靠近此阵,立刻就会被炽热佛光弹开!

“你会布捉妖阵,我也会布捉人阵。”古遥双手合十,掐诀,离地而起,口中念咒。

国师一看他念经就害怕,果断出手飞去,袖中一把黑钉挥出,电蛇流窜,出手就是杀招!只见那红衣少年身形一扭,向后腾空翻转躲开,黑发飞舞,伸手直接攥住他那几枚了不得的黑钉。

但似乎是被其上电流电了一下,黑钉倏地脱手,那只手一下被电得焦黑。古遥吃痛地闷哼一声。

惹得国师不免猖狂大笑,他还以为这小妖多厉害,攥着他的法器那刻他心都提了起来,结果不出所料:“凭你?”

“收!”黑钉倏地朝国师自己飞回。

古遥抬起一只焦黑的手,继续掐诀。

“不能让他这招施展出来!”国师吃过大亏,当即对紫袍道士说。

“是!大人,我二人围攻他,我从这边!”二人朝他逼近,古遥见状只得变换招数,一下瞬移至国师背后,一手掐佛决,一手以灵力汇聚成千根细如毫毛的针,双手分别朝国师的天灵盖和后背一拍!

以灵力为针,自是尖锐无比,凡人之躯难以抵抗!若是那紫袍道士挨此一击,怕是会当场毙命!但国师吃了不少狐珠,已然超脱凡人,可这一下仍是疼痛难忍,一张不像人脸的脸发狂地扭曲着,那火辣辣的佛决化作掌印印在他的后背,国师倏地退开来!古遥紧随其后,又是一掌,这回却盖在他的胸口,又一掌,印堂!

国师摔在地上,脸部萦绕黑雾,手臂横地生出一片黑色动物毛发,瞧着非人非兽,那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嘶吼,古怪至极!

“大人!”那紫袍弟子一瞧,马上焦急地出手要救,古遥却头也不回地道:“你是道士,你的天职就是收妖,你且看看你的大人,他是人是妖?”

不止是他,阵法外面聚集的天师府道士们,都见了这诡谲的一幕。他们敬重的国师大人,竟成了妖?!不仅如此,那本该罪大恶极的狐妖身上反而有种悲天悯人的气息?!

紫袍道士一犹豫,国师怒吼道:“愣着做什么?你不杀他,我杀你!”

紫袍道士一下被唬住,手持金铃摇晃:“……阴交难翻,速降速灵!”

古遥叹息一声,闭上双眼,腾空时指间变幻莫测,倏地,佛眼一开!

“火铃一震,魔魅魂消!”紫袍道士话音刚落,就被一道无孔不入的佛光所照,那一下过来,竟然没有痛楚,只有温暖,如同丙火日的烈阳。阵外那些道士,本不信佛,一下见着这般佛光,好像见到了佛祖,纷纷跪下。

“阿弥陀佛。”

这是古遥第一次杀人,杀了个道士。

他虚弱地落地,原本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只见国师的身体,又成了一团焦黑烂泥,散发出古遥压根就不想靠近的浓臭。

与此同时,本该沉睡到晚上的容寂,倏地睁了眼。

“小花?”他本能地揭开被子一瞧,怀中空无一物,也没有狐狸残留体温,只有一小撮红狐狸毛飘在空中,一封折起来的纸条,从他衣衫落出。

容寂一阵心悸,心底不安,立刻打开一看。

信上歪歪扭扭的字写:

师哥吾爱,

若师弟大难不死,春分日,我们平江府再相见,吃他个二三十只烧鸡,一●方休。

或许是他不会写一醉方休的“醉”字,抹成了一团黑。

落款,是一只狐爪子印,恰似一朵黑色的梅花。

作者有话要说:  还差1000营养液就可以加更了~~

50个红包啵啵大家=3=

小世界还有1.5w(我猜的)

非常感谢在2021-08-06
03:32:13~2021-08-07
07:33: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啵啵!!!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沈兰舟的耳坠、i-got-juice、大月亮、小懒猪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煎茶酸酒
2个;再瘦十斤、落大雨水浸gai、梦醒殇断、沈兰舟的耳坠、风间、送你朵发发、谢谢谢谢谢谢谢、罗蜜蜜、梨梓树、今晚月色真美、玮玮玮、瓜子、过过过、?、47298048、1854、临渊、大月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蟹儿酿
60瓶;云深不知处
57瓶;青萝
56瓶;blue怪我的爱
55瓶;40784093
50瓶;七七、阳光、weirdo、匿名美女用户
40瓶;棠味小酥饼
32瓶;半步疯、才不是小鱼、梨梓树
30瓶;胡乱唱歌、寒烟
28瓶;27222559
26瓶;狂儿、遥殿、枝上楠、北徇、生如夏花.死如秋叶...、joy-s、煌束_susumu
20瓶;斐然然
18瓶;蓀、yangshang、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16瓶;月光
15瓶;酣睡寒风、拉粑粑小魔仙、46297379、wivi、闻人盼巧、多喝岩浆、惦念着、妖月、隔壁花花真好看、初秋楠、木摆摆、月言勺、唔岩、haru的养乐多、爆炒吴雩
10瓶;正直的cmy
8瓶;十九不二
7瓶;兔子
6瓶;五行不乱、魈大人要有和璞鸢、能不能不卖蠢、一青灯下一、河边那小石头、妙蛙种子、崽崽好乖、冰糖葫芦摊煎饼果子、you
can
you
up、西瓜少年、红尘
5瓶;水漫金山
4瓶;soft亲爹、weiweitu、混珠、q球球q
3瓶;七九、noone、路远马亡、49712151、小菲菲啦啦
2瓶;蒹葭苍苍、小菊花、秦城膜拜、39734609、春日青、你是人间小茉莉、夏栖凰、盛夏、komerebi、橙汁儿、je、冷不丁的、撑死的猫、哈皮~、秦疏、粥粥、4285221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风流债");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