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猫成精了[综英美] 》雅辛托斯

第 11 章

这位托尼的朋友,拉着罗莎莎做了不少检查,最后得出什么结果,她不知道。

反正最后……她睡过去了。

大概是猫的身体真的能影响人吧,她现在一天能睡十三四个小时,睡觉都快成她工作了。

等托尼他们都回来了,已经是一礼拜之后的事了。这一礼拜里,罗莎莎再次和AI管家大卫相依为命。

好吧,其实也不止他们两个啦。

因为大别墅被毁,托尼搬到他的斯塔克大厦里,尽管占据的是最高的几层,但楼下那么多层是有不少斯塔克工业的员工在上班的。连带着佩珀过来见她,都变得方便了很多。

罗莎莎不知道佩珀知道多少事情,但看她对待自己的态度没有一点变化,还是蛮高兴的。

“玛丽,今天心情怎么样啊?”佩珀提着晚餐,笑着走过来。

罗莎莎赶紧跑到她脚边,喵了一声后,就跟着她的脚步,走到了餐桌边。

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她已经能很好地用这幅猫身爬上爬下了,爬这么个餐桌也不成问题了。

她爬到餐桌上,端正地坐在一旁,等着佩珀把袋子里的晚餐拿出来。

自从知道小奶猫靠点外卖维持三餐,佩珀就一手揽下了这事。斯塔克工业本来就配有员工食堂,而且还是一日三餐外加夜宵都有提供。罗莎莎只需要提前把想吃的告诉佩珀,佩珀就会在餐点去员工食堂打包,然后一人一猫坐下来一起吃。

“给,你要的日本料理。”佩珀把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三文鱼厚切,顿时,一股浓郁的香味就充满了罗莎莎整个鼻腔。

这三文鱼厚切还是罗莎莎到这个世界后才知道的食物,她以前虽然知道有日本料理,但也仅局限于拉面、寿司这种。

当然了,在这之前,她先用中英字典查了三文鱼厚切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大卫可是直接把一份完整的员工食堂菜单给她看了,结果一眼望去……她没几个知道明确意思了。

唉,文盲真是惨,文盲连点单吃饭都不会。

罗莎莎觉得,要是她还是个人,说话不是喵喵喵,恐怕也只会对着菜单说this、one、two这样简单粗暴的词。

佩珀把酱油倒到小碟子里,然后把整份三文鱼厚切和酱油推到她面前,完了又开始帮她剥饭团的包装。

“喵喵!”先吃吧!没事的!

佩珀笑着,任由小奶猫拿头顶了顶她的手臂,然后把剥去了包装的饭团放在空盘子里,这才拿起筷子,开始吃晚餐。

罗莎莎见她动筷了,便也叼起一块三文鱼厚切,在碟子里沾了沾酱油,然后舌头往里一卷,就把三文鱼厚切卷进嘴了。

她细嚼慢咽着,仔细品味着这份对她来说是第一次尝试的食物。

鱼肉的鲜甜混合着酱油的鲜香,在她嘴里漾了开来,美好得宛如天堂。

“喵喵喵喵!”我一定是当猫当久了,所以觉得这个特别好吃!

佩珀虽然听不懂小奶猫在说什么,但看她那享受的样子,就知道她很喜欢。于是摸了摸她的头,道:“喜欢就多吃一点。”

“喵。”好的。

一人一猫吃得正起劲,大卫就出声了。

“佩珀小姐,玛丽小姐,先生和罗杰斯先生、巴恩斯先生、罗曼诺夫小姐、巴顿先生、威尔逊先生正在往餐厅走来。”

罗莎莎懵逼地抬起头,疑惑地看向佩珀。这一连串的人名里,她只知道先生(sir)指的是她的铲屎官托尼,其他几个人是谁,她只能大致猜测应该都是托尼的伙伴,这次去调查事情真相的同伴。

没等她多想,这几人就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这不是玛丽么?有没有想我啊?”之前想摸她的那个男人开口。

罗莎莎想了好一会,才把这个人和鹰眼克林特·巴顿联系上。没办法,她虽然看过电影,里面也有这么个人物,但……她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脸盲,仅针对欧美人的脸盲,再加上现在这些人的样子和电影里还是有差别的,她认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情有可原的她躲过了来自克林特的手掌攻击,但在铲屎官托尼伸手过来时,还是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让托尼摸了摸她的头。

“真是乖孩子。”托尼摸得心满意足。

但娜塔莎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斯塔克,你记不记得这是个小姑娘?”

“对,托尼,还有克林特,你们这个行为可以算得上是性&骚&扰。”正直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指出。

而巴基一手搁在史蒂夫肩膀上,大笑着:“对对对,谁知道斯塔克又有了什么新的癖好呢?”

托尼瞥了他一眼,凉凉道:“我记得,资料上写,巴恩斯上校在军队期间,身边的女伴就没固定下来过。受伤被注射血清后,更是和不少女性有来往。而且罗曼诺夫以前是你的学生吧?”

托尼这一招够狠,直接把伤口扯了开来。

就算是一直都知道他是什么德行的佩珀都皱起了眉,瞪了他一眼:“托尼!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是他先开始的不是么?”

罗莎莎一会看看托尼,一会看看其他人,虽然她只听懂了其中一小部分,但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她的铲屎官没说什么好话。

唉,遇上这么个铲屎官,也是够可以了。虽然有很多钱,但钱买不回情商啊。

虽然这么想着,罗莎莎却对着他们叫了起来。

“喵喵喵。”坐下来好话讲话,不要吵架打架。

边喵喵叫着,她还走到距离餐桌最近的几人边上,用小爪子碰了碰他们,用她那双橘色的眼睛温和地看着他们。

“喵喵喵喵喵。”院长妈妈说了,吵架解决不了事情,有什么事就坐下来好好聊聊。

想了想,她又走回到佩珀带回来的晚餐边上,小心地朝边上推了推,示意他们吃。

没什么比坐下来一起吃更能缓和气氛的事了,如果还是不行,就多吃一点。

大抵是被罗莎莎这些举动惊到,连下意识会嘲讽别人的托尼都安静得闭上了嘴。

他看了小奶猫几秒,突然开口:“大卫,最近玛丽吃的都是员工食堂里的东西?”

包装袋上印了字,一看就知道来源。

佩珀瞥了他一眼:“玛丽把想吃的告诉我,然后我打包带上来,我们两个一起吃,怎么了?”

“没什么。”托尼立马否认,他凑到罗莎莎面前,问她道,“小公主,这食堂里的东西味道怎么样?你喜不喜欢?我再聘几个厨师回来吧?”

罗莎莎伸出爪子,抵在他脸上,把他往外推了推,等他终于远离了些后,才跺脚把屏幕叫了出来。

她自暴自弃地在输入框里打中文,由着大卫帮她翻译成英文。不过这样的操作,至少比她直接输英文要快得多。

‘浪费钱是可耻的!’

“我有的是钱。”托尼一看到这句话,就得意地对罗莎莎道。

罗莎莎看了他一眼,继续写。

‘钱不是万能的,至少买不回情商。’

这句话刚被翻译出来,克林特就笑得好大声,就连山姆也忍不住露出了他那口洁白的牙齿。巴基开始还笑得有点夸张,但被史蒂夫看了一眼后,还是稍稍收敛了一些。两位女士虽然很得体,但她们微微上扬的嘴角和眯缝起来的双眼,都透露着笑意。

托尼这下就不高兴了,他用手指点了下小奶猫的鼻子,垂下眼看向她:“我觉得当初我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怎么就把你救了呢?”

罗莎莎一把抱住托尼的手,把他往三文鱼厚切的方向拉了拉。

托尼瞥了眼吃到一半的三文鱼,板着个脸,没有一点表情:“晚了,现在才想着贿赂我已经晚了。”

罗莎莎放开了抱着他手的爪子,在大家以为她被托尼的举动气到时,她啪啪又打了几个字。

一看翻译,就连两位女士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就是所谓的傲娇?’

唯二没笑的史蒂夫小声地问他的好基友:“傲娇是什么意思?”

巴基扬了扬下巴,指向托尼:“就他那样的。”

他哪样啊?

托尼气得用手指轻轻推了一下小奶猫:“说什么呢你?你就是这么对待供你吃喝的人?”

罗莎莎看了他几眼,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他,低头开始吃起三文鱼厚切。

凭借她在福利院里帮院长妈妈带过的那么多小朋友的经验,现在这时候就不能理托尼,越理他,他反而越得意,好像自己取得了什么胜利似的。只有冷处理才不会让他把鼻子翘到天上去。

托尼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应,戳了小奶猫的背几下,愣是没见她转过身来。他有些无语地看向佩珀:“这小家伙的脾气倒是见涨啊。”

“我看倒是比你好多了。”佩珀把盛有饭团的盘子往罗莎莎方向推了推,才继续说,“比你有礼貌多了。”

“这叫有礼貌?”

“现在已经是饭点了。”

大卫也趁机说了一句:“先生,之前你们点的外卖,已经送到大厦一楼。”

托尼看了眼时间,吃晚餐的确有一点晚了,便随口道:“叫那个外卖员把东西送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