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在雄英校医室的第一天 》春深初夏

第 25 章

正在比赛中的第三组也已经决出了胜负,饭田君大声的宣布了参与最终决赛的三位选手,分别是绿谷出久,轰焦冻和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在分别朝轰和绿谷放狠话之后,对着织田景的方向脸上全是势在必得:“我一定会赢的!”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的目光织田景竟隐隐有点不敢直视,幸好比赛马上就开始了。

饭田君站在一边大声宣布:“那么开始五十米自由泳决赛。”

大家纷纷为他们三鼓劲的时候,饭田君左手拿起哨子右手高高举起:“各就各位。”

“预备。”

三人同时落水的声音比较大,在边缘的织田景瞬间开始紧张起来,站直之后开始观察四周。

“17点,就在刚才泳池的时间结束了,赶紧给我回家去。”从门口走进来的相泽老师正是破坏气氛的一把好手。

织田景不是第一次看到相泽消太头发树立起来的样子了,但是每一次看都莫名觉得好笑。

相泽消太的眼睛里划过红色的光,语气非常凶的问:“你们说什么了吗?”

“什么都没有。”大家非常识时务的回答。

“噗。”而织田景的笑出声正好赶在,现场一片安静的时候。

看着相泽消太的目光扫过来,织田景笑着向他打招呼:“下午好。”

“你们赶紧离开。”看着织田景也蹑手蹑脚地跟在人群后面打算离开,相泽消太再次开口,“织田桑等一下。”

这种仿佛上学时期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感觉,让织田景有些心慌慌的,但是一想到她现在就是老师啊,瞬间心里又安稳起来:“相泽老师有什么事吗?”

从上到下打量了眼前的少女一眼,相泽消太转头闷声说:“你先去换回自己的衣服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诶?”织田景显然已经忘却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泳衣再看了看捂到下巴的相泽消太,:“啊!”

出口就在相泽消太的背后,而织田景是快到他面前的时候被喊住的。

织田景在叫了一声之后,是非常想要保持镇静的状态离开的。假装是个不carry任何尴尬情况的大佬,可是心一慌动作也还是忍不住有点慌张。

游泳池边上都是大家身上滑落下来的水,认真走路是不会滑到的。可织田景她不够认真,于是就像古早的小言一样她向前滑倒了……

并且因为不可抗力原因,她扑到了相泽消太的身上。

相泽消太:“……”

织田景:“……”

气氛一时之间非常尴尬,相泽消太目前的姿势是双手插兜站立在原地,而织田景整个人都挂在对方的身上,用脸朝胸肌手扶空气的姿势。

努力站稳后织田景已经不敢再看对方的脸了,她低着头瓮声说:“实在对不起,我先走了。”

“嗯。”在织田景走之后,相泽消太才回了一声,已经散落垂下的黑发遮挡住他发红的耳尖。

叫住织田景只是因为这次合宿b班也要去,虽然她也有负责教导b班,但也只限于课堂的部分对b班成员的个性没有那么多了解。所以是给她发材料好让他准备一下的,没想到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

这导致了织田景直接是全程红着脸低着头面对相泽消太的,而相泽消太作为一个30岁的成年单身男人,这点阅历还是有的。只是最开始稍稍有点不自在而已,后面已经调节过来了。

相泽消太在交接之后认真的说:“织田桑我会忘记刚刚发生的事的。”

织田景一听到整个人都不好了,手直接伸过去捂住对方的嘴:“啊啊啊你不要说。”

冷静下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一时间身上的所有感知都好像放在了手掌心上。有点刺手的胡茬以及……正好在手心的对方的嘴唇。

杀了我吧……让我死吧……这两个念头在她心里来回晃荡,晃荡过2分钟之后,织田景进入了佛系【不,是黑化状态。

“今天实在是对不起呢,相、泽、老、师。”织田景的手从嘴上挪到了脸颊旁边摩挲了两下之后,用假装无辜的眼神对着他,“可以不要说出去吗?就当做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对吧。”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我个头啊!这种鬼畜的属性是哪里来的啊!脑袋短路为什么要上这个剧本啊!”当晚织田景彻底在家发疯。

而相泽消太作为一个可以随时随地睡下的男人,罕见的没有睡好,一闭眼他仿佛又感受到那柔软的身躯……

不!不能再想下去了!他睁着干涩的眼睛,面对漆黑的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