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外室文当女配(穿书) 》秋凌

怼啊

昭阳长公主宴会这一天,姚锦瑟和姚二夫人一块儿去,南安伯夫人带着家中的庶女一块儿去。前后的马车,姚锦瑟也没有跟大房的庶女凑在一起。

姚锦瑟不是很喜欢大房的庶女,不喜欢她们的算计。但是出门在外,也不可能给她们冷脸,真要是站在一起,也不可能去说她们的不是。

到了昭阳长公主府,姚锦瑟就发现那一位五姑娘姚锦兰很是活泼,主动去亲近那些贵女。那些贵女明显不是很喜欢姚锦兰,人家是嫡女,哪里可能搭理姚锦兰这个庶女。

嫡女有嫡女的圈子,庶女有庶女的圈子。

即便姐妹感情再好,那些嫡出的贵女也不可能带着庶出的姐妹硬是要到嫡女的圈子里。来赏花宴的不只有嫡女,也有庶女。

姚锦兰接连碰壁,便跟二姑娘姚锦素道,“什么未来的摄政王妃,我看她的名头也不好用吧。”

要是真好用,那些人怎么可能这么对待自己呢?

姚锦兰觉得姚锦瑟真的无用,看见自家姐妹被欺负了,也不知道帮一把。

“她就知道跟那些郡主、县主地凑一块儿,当她们真想理会她啊。”姚锦兰嗤笑,“不过就是仗着她是未来的摄政王妃罢了。”

“小声点。”姚锦素不大开心,五妹妹靠她这么近做什么,让别人以为她也跟五妹这样吗?

那些人捧着姚锦瑟,那十分正常。能在摄政王耳边吹枕头风的人是姚锦瑟,又不是她们两个人。

“怕什么。”姚锦兰道,“又没有在她的面前说。”

有人正巧就在姚锦兰身边,恰巧就听了那些话,便知道姚锦兰跟姚锦瑟不对付。

于是就有人到姚锦瑟的面,问,“怎么不带你姐妹过来聊聊啊。”

“她们自己有手有脚。”姚锦瑟道,“不需要我时时刻刻把她们带在身边,况且,她们从小就生活在京城。不像是我,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云州,不了解京城的风俗。”

姚锦瑟岂会听不出人家话里的讽刺,就是觉得她冷情,不带着自家姐妹。她不带就不带了,怎么着,人家不喜欢她,算计她,她还得凑近,那不是脑子有问题么。

“云州确实比不上京城。”那名女子又继续道,“你……”

“云州也不错,多在外面走走,见识也多。”徐大姑娘连忙打算那一名女子说的话,“兄长他们还想着外出游学,就是要多增长见识。”

徐大姑娘不可能跟那人一块儿嘲讽姚锦瑟,便是姚锦瑟不是摄政王的未婚妻,也不该那么嘲讽。

多少官员都是从外面回京再升官的,徐大姑娘从小受到的教育,那就是要隐忍,别随意去嘲讽别人。兴许这一刻嘲讽别人,下一刻就被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了。

“你兄长是男子,又不是女子。”谢二姑娘来了,她已经跟景宁侯世子定亲,那是她辛辛苦苦求来的,闹得父母不得不同意,“女子还是得多注意一些。”

谢二姑娘特意来看姚锦瑟的,她就觉得姚锦瑟不可能不喜欢景宁侯世子,景宁侯世子多么好啊。要是姚锦瑟真不喜欢,那也是姚锦瑟眼瞎,是姚锦瑟看重权势,认为摄政王的权势比景宁侯世子的权势大。

姚锦瑟瞧见了谢二姑娘,也瞧见了她眼底的不屑。

“以色侍人能有几时好?”谢二姑娘一看到姚锦瑟那张漂亮的脸蛋就觉得来气,这个人竟然长得如此漂亮,也难怪了,难怪姚锦瑟会成为摄政王的未婚妻。

她偷听到哥哥他们说的话,可能皇帝就是用姚锦瑟的美貌去诱惑摄政王,让摄政王少管朝政。

一个美貌的棋子而已,迟早要被丢弃。

像摄政王那样的人物,被姚锦瑟迷一时,又不可能迷一辈子。

谢二姑娘这么想,就觉得心里舒坦许多了。

“不知能几时,有一时是一时。”姚锦瑟道,“何况,有了正妻之位,又不是妾室,何惧呢。”

身边有人跟姚锦瑟说眼前的这一位姑娘是谢二姑娘,那个跟景宁侯世子定亲的谢二姑娘。

姚锦瑟不疑惑了,能爱慕上景宁侯世子那样的人,还在得知景宁侯世子养了外室,还要死要活要嫁过去的人女子,脑子怎么可能好呢。

明明自己都没有跟景宁侯世子定亲,就因为景宁侯府曾经有意,这谢二姑娘就来为难自己。

也不想想,真正的情敌是谁。

谢二姑娘是觉得那一名外室青楼出身,不用畏惧么。还是觉得得不到的越发容易让人念念不忘,觉得景宁侯世子会记住她姚锦瑟?

姚锦瑟无语,反正她不能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

“这正妻不正妻的,可不是你说的算的。”谢二姑娘道,“若是哪日被休了,便不是了。”

“那姑娘就得记住你说的这些话了。”姚锦瑟微笑,被休的是谁,那还不一定呢。

就女主林娇娇那么能折腾,就看林娇娇什么时候逃跑,谢二姑娘能不能顺利嫁去景宁侯府了。

在原著里,林娇娇在景宁侯世子成亲的前两天逃跑,景宁侯世子无心成亲。要是谢家把林娇娇摁住,不让林娇娇跑了,或许谢二姑娘能顺利嫁入景宁侯府。

顺利嫁进去之后呢?当景宁侯世子真的会碰她吗?

姚锦瑟想这些都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问题,又不是自己嫁给景宁侯世子。

“你……”谢二姑娘咬牙。

“说起来,你们姐妹也算是厉害。”姚锦瑟道,“去买个首饰遇上一个,来这赏花宴,又遇上一个。一个要让我变成强买之人,一个要让我成为下堂妇,想来你们是能聊得来的。”

在场的但凡听过外面的一些传闻,就知道姚锦瑟说的姐妹是指林娇娇和谢二姑娘了。

姚锦瑟又不是包子,哪里可能任由谢二姑娘嘲讽。

“你们的夫君,你们的未婚夫,可不是旁人的。”姚锦瑟又道,“别强压着别人喜欢他啊,逼着别人红杏出墙,好玩吗?”

谢二姑娘脸色微变,她没有想到姚锦瑟竟然敢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

“二姑娘。”就在这时,昭阳长公主身边的丫鬟前来找谢二姑娘,“长公主让您过去。”

谢二姑娘倒是想继续说下去,可是对上姚锦瑟的眼,只觉得这个人的目光太冷,又怕更加丢脸,只好跟着那个丫鬟离开。

其他的姑娘看到那一幕之后,心想谢二姑娘是谢家嫡女,谢家又是书香门第之家,有好几个人在当官。昭阳长公主的驸马就是谢家的人,这姚锦瑟当真不给谢家面子啊。

姚锦瑟敢那么说谢二姑娘,也就敢那么说旁人,那么她们还是少得罪姚锦瑟为好。

昭阳长公主一见到谢二姑娘不悦的脸色,便知道这个人一定是碰壁了。摄政王认可的姑娘,岂会是寻常的姑娘呢。

“听说你感染了风寒,便早些回去歇息吧。”昭阳长公主不打算让谢二姑娘继续留在赏花宴,就怕这个人说出不该说的话。

昭阳长公主最开始没有阻止谢二姑娘,是想着谢二姑娘已经得偿所愿跟景宁侯世子定亲了,应该不会如何折腾了。便是谢二姑娘想要瞧瞧南安伯府的姑娘,那也无妨。

谁能想到谢二姑娘爱慕景宁侯世子爱慕到盲了眼睛呢,便是一个差点跟景宁侯世子说亲的女子,都能让谢二姑娘这般嫉妒。

“二婶……”谢二姑娘不想回去。

“回去吧。”昭阳长公主道。

谢二姑娘不敢不回去,不敢惹怒昭阳长公主,就怕被人强行送回去。

当谢大夫人得知自己女儿的所作所为之后,也寻了一个理由回去隔壁府,回到了谢家。

谢大夫人去看女儿时,正好看到谢二姑娘红着眼睛。

“母亲。”谢二姑娘扑到谢大夫人的怀里,“那个姚锦瑟真的是太过分了,她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咒我被休。”

“她怎么好端端地咒你?”谢大夫人不是那种不明理的,姚锦瑟和自家女儿原本就是陌生人,谁无端端地去咒陌生人呢。

“她就是嫉妒我能嫁给景宁侯世子,而她就只能嫁给凶名在外的……”

“闭嘴!”谢大夫人原本还以为是什么,没想到女儿又说到景宁侯世子。真当别人都喜欢景宁侯世子,都想嫁给景宁侯世子啊,“女子的名声何等重要,她是未来的摄政王妃,你再说景宁侯世子做什么?”

“本来就是。”谢二姑娘咬牙,“她就是……”

“别说了。”谢大夫人不想安慰女儿了,“你就别去想这些,好好绣嫁衣,年底就嫁过去。”

为了防止亲事出现变故,景宁侯府那边就想这要早点办亲事,而谢家这边也是这个态度,避免谢二姑娘再折腾,还是把谢二姑娘早早嫁出去比较好。

谢家人对谢二姑娘很失望,他们没想让谢二姑娘一定要去攀附权贵,想让她嫁得幸福一点。偏偏谢二姑娘觉得他们不够关心她,还这么能折腾。

谢二姑娘为难未来摄政王妃的事情传开了,那些贵夫人得知之后,就想着管好家里的女儿,别让女儿为了一个男人瞎折腾。

那些男人都没有心,别多爱他们,更该爱自己。

而林娇娇得知之后,她就更加害怕,谢二姑娘连成为摄政王未婚妻的姚锦瑟都容不下,又怎么可能容下自己呢。她得早点想办法,得早点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