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修无情道 》岫青晓白

停云峰巅

停云峰巅

晨日初起, 孤山各峰皆是练剑声。雪意峰不例外, 峰上少有的几个弟子已开始日课修行,萧满没惊动聚精会神的容远, 悄然御风,离开栖隐处。

行在云端上,风极为凛冽,萧满向着停云峰去, 衣袂被吹得凌乱。不经意间往下投去一瞥, 看见各峰各景, 他发现曲寒星有句感慨很对,下山历练不过半月,归来却觉得已过数年, 许多东西看上去都略显陌生。

萧满没有来到停云峰山腰或者山顶,这样未免有些不尊重, 他落在峰脚, 先伸手探了探,才迈出步子。

禁制乃是以灵力布下的阵法, 其存在不难被察觉。

这里的禁制与雪意峰上那道格外不同。雪意峰的禁制初看略有几分轻飘飘的感觉,让人误以为极容易穿过, 可一旦踏过去, 便是如同泰山砸面来的压迫感, 境界稍低的人会被直接拍飞,像极了那个爱开玩笑的主人。

停云峰上的禁制则是凌厉之气直接扑面而来,教人稍微靠近, 便遍体生寒。好在它没拦萧满,让他垮了过去。萧满微松一口气。

便往峰上行。

这里似乎经年无人打理,树与草的生长姿态颇具野性,鸟兽分外放肆,直接走在道上,见了人也不惧。

萧满没往上走太远,寻得一处溪畔站定。他练剑,不是从入门剑招开始,而是双手持剑,练习最基本的上下挥砍。

他非常专注,渐渐忘了风声水声,注意到的唯余自己的呼吸声。

如此挥剑约有三百下,萧满停歇稍作休息,乍然看见身旁多出一人,被吓了一跳。

这人一身滚金边黑袍,腰间束着灿金腰封,抱臂靠在一块石头上,桃花眼含笑,不是沈倦又是谁?

萧满立刻向他行礼:“师祖。”

“小少年,这里不是练剑最好的地方,你该去山顶上。”沈倦轻笑说道。

萧满先是一惊,尔后眸间浮现欣喜:“我可以上去吗?”

沈倦离开倚靠着的石头,甩甩衣袖走到萧满面前,抬眼望了望天空,目光落在萧满脸上:“停云峰上哪只小鸟儿不是随处乱飞,小少年你为何不可?”

“我叫萧满。”萧满道,正要致谢,沈倦已拉起他,评价一句“好名字”,:“走,带你上去认认路。”

萧满就被这般扯走。

看得出沈倦可以放慢了御风速度,从山脚到山腰,好一阵功夫才到。萧满边记路,边问:“师祖,我可以在此待到试剑大会吗?”

“想待多久便待多久。”沈倦道。

萧满赶紧道谢。

又过一阵,行至峰顶,沈倦将萧满放下。

他一抬手,指着道殿宽阔的前坪道:“就是这里,此处是停云峰上风最烈的地方,可助你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