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第 17 章

关于谁该挨揍的话题,源和福泽谕吉默契的忽视了乱步的提问。

“委托已经解决了吧,时间也不早了,走吧,吃饭去。”

“嗯。”

被强行忽视的乱步:“笨蛋信之介!”

不主动背乱步大人,装作没听到乱步大人的问题,逃避应有的惩罚,哼,最重要的是答应给乱步大人买的零食一个都没买!

叫住前面已经快走到门口的两人,乱步跑到一边捡起刚才被福泽谕吉扇飞出去的眼镜,快步走到源的身边,拍了拍源的手臂。

“我今天已经走了很多路了,现在脚很痛。”

意思就是锻炼量已经够了所以不想走了吧。

源看了一眼旁边的福泽,眼神中传达出他的疑问。

‘这几天乱步缠着你要背了吗?’

福泽谕吉不自然的点了点头,不过他都是被缠的实在不厌烦了才勉强背乱步走一段。

作为男孩子,总是缠着大人要背像什么话。

不爱运动这一点,果然就算连福泽都没办法纠正过来。

无奈蹲下身,让乱步舒舒服服的趴到背上,源托住身后的少年起身。

“走吧,现在大卖场可能还没关门,乱步的零食都还没买。”

毕竟都是自己答应过的,源也不会因为今天乱步犯了错误就不给他买了。

“耶!”

乱步发出一声欢呼。

不过乐极生悲,下一秒乱步就捂着有些红肿的脸颊痛呼出声。

……

因为是冬季,现在街上都是以热腾腾的暖身饮品为主。

吵着要吃冰激凌镇痛的乱步最后也只能妥协的接受波子汽水。

买好零食和晚餐需要的食材,三人向着福泽谕吉现在的住所走去。

在听说源会煮饭时,通常都带着乱步吃速食便当或者在外面吃的福泽谕吉不禁感到一丝羞愧。

乱步拿着只剩下玻璃弹珠的汽水瓶左右摇晃,看着弹珠在瓶子中随着自己的动作四处滚动。

弹珠和瓶身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信之介~”

大概是觉得有些无聊,乱步扯着声音喊道,小手一下一下的戳着源的后脑勺。

“我饿了。”

有气无力,听起来应该是真的饿了。

从接到委托到现在,乱步只喝了一瓶波子汽水,要不是处处都管着他的福泽谕吉在旁边,他早就钻到购物袋里面找零食吃了。

“我记得刚才有买铜锣烧,不过只能吃一个,不然等下晚餐都吃不下了。”

源单手托着背上的乱步,另一只手探进旁边福泽谕吉提着的购物袋中,在后辈不赞同的皱眉凝视下,摸出一个因为有油纸包裹着,所以还隐隐有点温度的铜锣烧,递给乱步。

作为交换,乱步将手里的空汽水瓶交给源,同时还叮嘱道,“记得里面的弹珠要取出来。”

“真搞不懂你收集这里面的弹珠来做什么。”

“信之介是笨蛋当然不懂。”

“.…..”把铜锣烧给我还回来!

福泽谕吉:前辈您还真是该计较的地方不计较,不该计较的地方寸土必争。

在他看来,最该纠结的问题不应该是在饭前应不应该吃点心吗?

还有之前,对于乱步私自跟踪犯人到大本营的举动,源前辈也没表示过不认可之类的反对意见,在对像乱步这样的后辈的教导上,源前辈还真是…一言难尽。

虽然在以前的任务中,无一失手的源前辈确实值得学习。

但如今,福泽谕吉看着已经在给源扎小辫子的乱步,和完全无所谓、一心赶路的源。

乱步的教育,还是不要寄希望于源前辈了。

……

回到福泽谕吉的住处,源把零食分出来,提着袋子里剩下的食材走进厨房。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乱步的话,他和福泽谕吉在外面随便将就吃点也没什么,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因为在江户川夫人给的笔记本里面有写,希望源能尽量为乱步营造一个“家”的氛围。

“家”的氛围?

拿出一根胡萝卜削皮,小刀灵巧的在源的手中上下飞舞,不一会就处理好了一根胡萝卜。

最起码“家”得是个能解决一日三餐的地方吧。

削好胡萝卜,源开始处理土豆、甜椒、牛腩,全都处理好后按先后顺序倒进已经煮开的锅里。

在倒调味料的时候,源一手拿着辣椒粉,一手拿着冰糖,陷入沉思。

据他所知福泽一定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但是乱步又只吃甜口的咖喱。

所以还是得做两份吧。

单手托着滚烫的铁锅,将里面的咖喱倒出三分之二,将调料重新按比例加入。

蒸好米饭,源擦干手上的水珠,靠在门边看着已经开始散发香味的两锅咖喱。

“觉得很难以置信?”

在他身后,不知道看了多久的福泽谕吉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在福泽谕吉的认知里,源应该时属于外热内冷的那类人,表面上嘻嘻哈哈,但内心其实一片荒芜。

就像对乱步,他总觉得源其实并没有表现的那么在乎那孩子,事事都顺着乱步来,这种做法,在福泽谕吉看来,就是一种另类的不在意的表现。

可是,眼前的源前辈竟然会为了乱步亲自下厨做饭。

“信之介当然是在乎乱步大人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厨房门外的乱步仰起头紧盯着福泽谕吉,黑发少年似乎是在为源的关心被误解鸣不平,又似乎是在对福泽谕吉的妄自猜测表示不满。

估计要不是被今天福泽谕吉的一顿怒吼震住,乱步就要仗着家长(源)在旁边,狠狠的踩福泽谕吉一脚了。

然而乱步的怒火在福泽谕吉眼里威胁程度等同于一只炸毛的奶猫。

两人四目相对,乱步气呼呼的不甘示弱,福泽谕吉面无表情。

感觉自己稍显多余的源:“.…..”你们不要再为我打架了!

按住乱步快要炸毛的脑袋揉了揉,源推着乱步的肩膀把人送出厨房,“我当然是在乎乱步的。”

听到源这样的回答,乱步扭头对福泽谕吉做了个“这次我赢了”的骄傲表情。

“只是我关心乱步的方式似乎有些不正确,所以才让福泽产生了误解。”

等等!乱步慌忙回头,看着源,伸出手想要捂住源的嘴巴,阻止他继续往下说。

可是他和源比起来,无异于兔搏狮子。

轻而易举的将乱步压制住,源轻启薄唇,“为了不让这样的误解再次发生,我决定要向福泽学习。”

福泽谕吉(欣慰点头):这才是我认识的源前辈。

乱步(无能狂怒):不!乱步大人不同意!

势单力薄的乱步最后在源的压制下被迫老实的坐好,鼓着脸决定晚饭前都不和源讲话的乱步默默转动身体,用冷酷的背影告诉源和福泽谕吉,他们到底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刚拿着药酒回来的源看着缩成一团的乱步,不禁失笑。

乱步还真是很好的诠释了“身体虽小,脾气可完全不输成年人”这一说法。

轻手轻脚的走到乱步身边坐下,手指沾上药酒戳到乱步鼓起来的脸颊上,在乱步反抗之前,另一只手固定住乱步的脑袋,手指微微用力揉搓。

福泽这一巴掌还真是毫不含糊。

手下少年细嫩的皮肤已经肿了起来,要是不好好处理的话,明天只会更加糟糕。

“痛!痛死了啦!信之介!”

乱步挥舞着拳头抗议道,只可惜,他这样做,除了让自己更累一点外,根本不会对源造成任何伤害。

乱步这样完全不配合的态度,也确实给源增添了不少困扰。

比如在发现了自己的“铁拳”不会对源带来任何痛苦后,乱步果断改变攻击目标,出手捂住源的双眼。

突然间眼前一黑的源:“要是因为看不见把药酒擦到眼睛里我可不管哦。”

已经痛到麻木的乱步:“要是擦到眼睛里那就是信之介的失职!”

乱步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源,也知道源是为了自己好,但这和他就是想要给信之介添乱有什么关系吗?

哼,要是擦到眼睛里去了,就罚信之介给乱步大人买一百只橡皮鸭子!

旁观两位互相伤害全过程的福泽谕吉:都太失礼了!

感觉差不多后,源松开钳制着乱步脑袋的手,拍了拍仍挡在自己眼前的双手。

“已经结束了。”

哼,信之介结束了,本大人还没结束!

乱步一个飞扑,将视野被剥夺的源扑倒在地,一手捂着源的眼睛,一手毫不留情的模仿着源之前的动作给后者的俊脸做“按摩”。

躺在地上,源透过乱步完全没有捂紧的手指缝隙,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上方的乱步。

刚才好像太大力了啊,乱步的脸看起来似乎更肿,也更红了。

给乱步上药的难度,不亚于给猫剪指甲呢。

任由着乱步拿自己的脸面撒气的源心态平和的想到。

端着三人晚餐走出厨房的福泽谕吉,神情严肃,“咚”的一声将装有咖喱的锅子放下。

“乱步!源前辈!”

乱步年纪还小就算了,源前辈怎么也配合他,毫无形象的打成一团,这像什么话!

哦豁,家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