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2. 第 2 章

活了这么多年,源还是头一次遇上这么自来熟的小孩。

见源愣着半天不反应,江户川乱步不满的拍了拍源的后腰。

“我说,我走累了,背我,反正你也要去我家吧。”

真是的,这么简单的逻辑弄不清楚吗?

一大早和妈妈一起出来买东西,走了这么多路,江户川乱步早就累得不想走了。

想着不能辛苦妈妈,又正好在路边碰到源,他当然不会放过送上门来的劳动力。

更何况,既然是想向爸爸咨询问题,帮忙把他的儿子送回家也不过分吧。

鬼使神差的,向来对小鬼唯恐避之不及的源竟顺从的蹲下身来。

这位是江户川先生家的公子的话,帮帮忙也是为了给江户川先生留下个好的第一印象。心里他这样劝说着自己。

“嘿咻,哟西!现在我们走吧!”

撑着源的肩膀,江户川乱步伸出手指着不远处人满为患的市集,示意源往那边走。

真是不错呢,这位客人先生的身高,这样一来他就是这里最高的存在了。

骑在一米八五的源身上,江户川乱步兴奋的四处张望,这可是爸爸的背上所欣赏不到的风景。

背着这样一只不安分乱动的江户川乱步,担心他不小心摔下去,源只好紧紧的把住前者的双脚,但这样一来,他整洁的西装外套不可避免的被乱步胡乱晃动的双脚蹭上了泥土。

果然,他还是最讨厌小鬼头了。

走了一段距离后。

“在前面的鱼铺停一下!”

江户川乱步单手按住源的脑袋,示意他先别走了。

强忍着把背上的小鬼拖下来打一顿的想法,源咬着牙停下脚步。

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使唤过!

鱼铺前,正收好钱袋的江户川夫人在听到熟悉的声音后,提着买好的食材转身。

“我们回…乱步,太失礼了哦。”

这种一回头就看到自己儿子骑在别人背上的画面,对其他人来说或许会感到震惊,但对于江户川夫人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

毕竟乱步可是经常趁着自己买菜的间隙,偷溜走去找代步的“坐骑”。

上上次还不知道从哪里牵来了一头水牛,唯一庆幸的是那头水牛还比较温顺,加上主人又受过他们家一些恩惠,才没有把事情闹大。

对于江户川夫人的不赞同,江户川乱步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这是今天来访的客人先生。”

背他回去正好顺路。

“那也…”

“没关系的,敢问夫人就是江户川夫人吗?在下源信之介,今日贸然来访,实在是有些疑惑望江户川先生解答。”

想着要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的源非常大度的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背乱步一程,并且还强硬的从江户川夫人手下将她买的菜都提到了自己手上。

就这样,源背着江户川乱步,提着江户川夫人买的菜,向着江户川宅走去,如果不是他还穿着西装,或许其他人就要问江户川家什么时候请了位这么帅气的佣人呢了吧。

路上,乱步揪着源的黑色卷发,好奇的东问西问。

“呐呐,你说你叫源信之介,我可以叫你信之介吗?”

好无礼的要求!

源:“可以。”

“哼哼,信之介,城里好玩吗?”

一点也不好玩。

源:“还行。”

“听说城里的粗点心样式多到每天吃一种,一直吃一年都吃不全,这是真的吗?”

这道题超纲了…

源:“不清楚,如果乱步君想吃的话我可以带你去。”

“那就这样说定啦!”

乱步比了个“耶”的手势,高兴地在源的背上手舞足蹈,同时转过头去对江户川夫人说。

“妈妈,这是信之介自己答应的哦!”

因为之前忽悠着全镇的小孩把他们的零食“上供”,被家长发现后以一个月不能吃零食为惩罚,让乱步深刻的明白了这种事情,不能自己主动,得等对方主动。

这样的话,妈妈就没有理由教训他啦。

嘛,虽然信之介前面老是心口不一,但只要能带他去吃美味的粗点心,他也不是不能把他当朋友。

江户川夫人无奈的捂嘴笑了笑。

“那真是麻烦源先生了。”

源:你们这是听不懂客套话?!

但实际上在场的两位江户川都能听出源话里的敷衍,只是乱步如今还不太明白什么叫敷衍,只知道既然说出口,就要实现。

而江户川夫人,她还不忍心让心灵澄澈的乱步过早接触到成人世界的虚与委蛇,反正源先生也没反对不是吗。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走到江户川宅外。

江户川夫人上前推开小院的木门。

“亲爱的,我们回来啦。”

走进院子,不远处自己和自己对弈的江户川先生转过头来,和爱人深情对视后,偏转视线,见到背着乱步提着菜的源时稍微愣了愣。

这就是夏目先生和自己说的那位…嗯,看起来有些平易近人过头了呢。

“这位是源信之介,源先生,是你昨天说过的客人吧,回来的路上帮了大忙呢。”

江户川夫人笑着从源手上取下装满食材的菜篮,同时将源背上的乱步接下来,“请源先生好好休息一下吧,乱步,不可以再麻烦源先生了哦。”

终于见到了自己真正要拜访的对象,源对着江户川先生行了个晚辈礼。

“在下源信之介,贸然上门打扰了,请江…”

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

“在提问之前,先和我下盘棋吧。”

看着源规规矩矩的坐到对面,江户川先生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

你这是把我当心理大师了啊,夏目先生。

这种粘稠到让人窒息的茫然,极力渴求救赎的气息。

刚才还不觉得,在源真正靠近自己之后,他才清晰的感受到了。

还好乱步已经嫌他们无聊跑进房间里看电视了。

“想必江户川先生已经知道我的问题了吧。”

走出一步棋后,源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江户川先生。

所以,还请告诉他,人生的意义吧。

他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被源视线锁定的江户川先生镇定的坐在原地,走出自己的一步棋后,平静的看着源的双眼。

深棕色的眼眸深处,尽是虚无。

“穷其一生追逐人生意义却寻而未果的人数不胜数,源先生为何执着于这一点呢?”

“因为…我不想活得这么麻木。”

人活着,总要有一个存在的意义吧。

可是源无论怎么,都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可是,源先生现在做的事情,不都是有意义的吗?不论是做为‘清道夫’,还是作为情报商。”

江户川先生将棋盘上的将棋一颗一颗的摆回原位,这一局,是他赢了。

“如果源先生将世人所为之努力拼搏的工作当做麻木的日常的话,那只会让自己与世界脱节,虽然不知道源先生之前经历了什么,但就当下而言,如果选择继续活下去的话,还是要尽情享受当下才对。”

“选择继续活下去?”

源怔愣的看着面前重新摆好的棋盘。

重复着这句话,源脸上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脆弱表情。

只可惜,在生存和死亡之间,他根本没有选择啊。

自从被发现了拥有不受任何伤害的异能力后,他就被一群人从温暖舒适的家中带走,送进深山里的某个研究所,为了测试他的异能强度,每天都是各种不同的致命试验。

在每天活在死亡阴影下的同时,他还需要同其他的小孩子一起练习体术、枪/械、药理…

那个时候,他的异能还不并能阻止时间作用在他的身上。

直到某天,研究院试完了所有物理手段,开始对他用毒。

终于,在某天试过十来种毒药后,他濒临死亡,本以为马上就能得到解脱后,他的异能开始发生变异。

从那天起,他的时间,停留在了那一刻,那年,他才二十一岁。

后来,他就作为“成品”被送到了名为猎犬的队伍中。

在各种见不得光的任务中,他心中某处闪烁着的微光,也逐渐熄灭。

只能做为棋子活跃在暗处的人生,连存在的意义都是别人赋予的。

源仰头看着头顶没有一丝杂质的蓝天,正是因为没有,所以他才想要拥有只属于自己的,关于源信之介这个人的,人生的意义啊。

“这样的话,我建议源先生在这里多住几天。”

仿佛完全洞察了源的心中所想,江户川先生建议道。

“适当的休假,或许能在放松身心的同时,让源先生找回某些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

一杯清茶被放到桌上,端着茶盘的江户川夫人对看向自己的源的笑了笑。

“虽然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妇,但对于源先生的困扰,我想冒昧的说一句。”

“请讲。”

“不尊重生命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生命的意义。”

说完这样一句话,也不管这句话在源的心中掀起了多大的惊涛骇浪,江户川夫人对着自己的丈夫点头微笑后端着茶盘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