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7. 第 7 章

□□时间结束,源帮乱步整理好被子。

“好梦。”

没有管闭着眼睛的黑发小鬼到底睡没睡着,起身走出卧室。

“呼”

躺倒在沙发上,源难得的感到有些疲惫,养孩子这种事情,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困难。

然而他还没躺到十分钟,卧室内传来熟悉的呼唤。

“信之介~我一个人睡不着。”

我可没有陪小鬼睡觉的爱好!

虽然这样想,源还是诚实的起身,不论怎么说,这都是乱步第一次离开父母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难免会感到害怕。

他只是不想辜负江户川夫妇的信任!

在卧室里铺了个潦草的地铺,关灯躺下。

数十秒后。

“信之介~太黑的话,也睡不着。”

以前妈妈都会在床边给他亮一盏小台灯,现在房间里黑乎乎的一片,让他怎么睡嘛。

源:……

默默起身开灯,但是他没料到的是,台灯似乎因为太久没用,突然的启用,让它艰难的闪烁了几秒后,“啪”的一声又熄灭了。

沉默…

“我去找找还有没有其他可以照明的工具。”

在储物室一阵翻找,源拿着一个军用手电筒回到卧室。

装好电池后打开,瞬间照亮了大半个房间。

“这…”

手忙脚乱的把台灯的灯罩拆下来盖在手电筒上,稍微减弱了一点照明效果,但还是有点晃眼睛。

再加上一层毛巾,一个圆滚滚的光球就这样做成啦。(源:这是什么幼儿手工频道吗?!)

把光球放到床头柜上,“这样行了吧。”

乱步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终于可以躺下了。

半夜,源突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

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地,旁边的床上,已经看不到某个黑发小鬼的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团不断抽动的被子精。

这么晚了,还不好好睡觉这也太叛逆了。

被吵醒美梦的源憋着一肚子火气走到床边,猛的掀开被子,训斥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面前缩成一团偷偷哭泣的乱步堵了回去。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源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到床边,小心翼翼的伸手搭上乱步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同时把刚刚被自己掀飞的杯子扯回来,盖在乱步身上。

白天无所谓的样子都是故意那样做给他们看的吧。

少年小声的呜咽环绕在源的耳边,面前不停啜泣的小小身影仿佛和源记忆中的那个自己重合起来。

任由着乱步将自己的手臂紧紧抱住,源神色不明的看着他,或许江户川先生拜托自己照顾乱步的请求,不只是为了保护乱步,还为了帮自己走出深渊。

毕竟以江户川先生曾经的人脉,比源更适合收养乱步的人比比皆是。

啜泣声逐渐停了下来,乱步的呼吸也开始变得平稳绵长。

就在源确认对方已经睡着后,准备抽回自己被乱步抱住的左手时,他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收不回来了。

太用力的话又会把乱步吵醒,到时候只会导致更糟糕的情况发生。

可是…

刚说过“没有陪小鬼睡觉的爱好”的源:这都是不可抗力!

乱步舒舒服服睡了一觉醒来后。

“信之介!为什么你在乱步大人的床上!”

那神情,语气,仿佛源就是一位欲行不轨的采花大盗。

一夜之间,被子枕头都被乱步抢走,到现在连床都不属于自己了的源沉默的看着裹着两层被子,怀里抱一个枕头,头下放一个枕头的乱步。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理直气壮的恶人先告状的啊!

“搞清楚一点,明明是你昨晚…”

源坐直身子,准备好好和乱步理论一番,结果他刚说到昨晚,就被面前突然炸毛的乱步打断发言。

“昨晚明明是信之介主动爬上床的!乱步大人可是好心的和信之介分享了一半的床铺!乱步大人才没有哭!”

欲盖弥彰的意图也太过于明显了。

“好了好了,信之介该去做早饭了!”

披着厚厚的被子,乱步高高的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指使着源赶紧离开。

他昨晚偷偷流泪什么的,一定是信之介产生幻觉了!乱步大人才不会像无知的臭小鬼一样哭泣!

源:从乱步这小鬼身上感受到的同类气息什么的,果然是错觉吧,他少年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烦人。

“信之介!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感觉有被冒犯到的乱步果断使用枕头攻击,成功命中目标,并将目标驱逐出境。

……

两人的早餐是番茄酱鸡蛋面。

本以为乱步又会发表什么让人爆血管的评论,但意外的是他非常乖巧的吃完了自己碗里的面条,一言不发的自己换好出门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看着晨间动画等源收拾好出门。

期间不敢相信的看了乱步好几眼,源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乱步:如果现在惹信之介生气的话,他很有可能会不带我出门。

不带他出门=不能一起去逛城里的市集=不能买自己想要的零食和粗点心=不开心翻倍。

整理好一切,源带着乱步开车到了附近的大卖场。

嘱咐乱步要好好跟紧自己不要乱跑后,源任由着乱步拉着自己的衣角动身走进卖场。

今天来的时候他带上了江户川夫人给的小本子,上面有记着乱步所有的生活必需品注意事项。

比如衣服毛巾要纯棉的,牙刷要儿童软毛,鞋子总要买大一码,沐浴露…

刚看了两页,源就觉得头昏眼花起来,原来养孩子这么复杂的吗?

从来不关注这种生活琐事的源不禁露出钦佩的神情。

江户川夫人真是位伟大的母亲。

他默默感叹道。

刚准备去买第一页标注的衣服和毛巾,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拉扯感。

果然,老实了一路的乱步正费力的扯着源的衣角,伸手指着不远处的零食贩卖区。

“我要鸡肉味和番茄味的薯片!”

江户川夫人…

“啊,那边还有那种里面带弹珠的汽水,我也要!”

真是位…

“我刚刚看到有可以喷水的橡皮鸭子,信之介快去买一个!”

伟大的母亲!

而且这时还有不知情的路人笑着和源感叹:“这位小哥的弟弟还真是活泼可爱呢。”

打不得骂不得,彻底沦为工具人的源被乱步拉着买了一大堆不存在于他购物清单上的零食玩具,原本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结束的购物行程,硬是拖到了快到中午才买好所有必需品。

回家路上,源专心的开着车,路过某家商店街时突然被乱步叫停。

“粗点心还没买!”

“你吃这么多零食中午还能吃下饭吗?”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源还是默默熄火下车,去给乱步买粗点心了。

毕竟这也是之前在乡下的时候自己亲口答应了的,要是不买的话,不知道乱步又要闹成什么样。

在源刚刚站到点心铺前时,里面刚刚做好了一炉热腾腾的粗点心,正好让源碰上,连队都不用排,点单付款,不到五分钟,源就坐回了车上。

趁着粗点心还热乎着的时候,乱步满足的吃了起来。

哼哼,他可是特地算好了时间来的。

要是源在这个时候问他是怎么算到的话,大概又会得到乱步看待“笨蛋信之介”的鄙视表情加嘲讽力Max的回复:这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吗?

……

终于,源期待已久的周一终于到来。

起了个大早,把前一天买的豆沙包蒸上,开始给乱步整理行李,原本昨天是收好了的,但是乱步中途突然出现,把源刚刚整理好的行李又搅得一团乱。

当时乱步的原话是:“不用带这么多东西啦,反正周末就会回来了。”

源仔细想了想,也确实是这样,缩减了不少行李后,见时间也不早了,索性先休息,第二天再起来装。

装好行李,身后传来乱步穿着拖鞋在屋子里“啪嗒啪嗒”闲逛的声音。

不出一会,“信之介~早饭还没好吗?”

源毫不夸张的说,在遇到乱步后,他几乎把自己以前十年量的“信之介”都听完了。

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像老妈子了啊!

晃了晃头,将脑袋里的危险想法甩出脑袋,起身将行李拿到玄关处放好。

吃完早饭,源确认所有入学所需的东西都带齐后,带着乱步向横滨警/校赶去。

“在学校要规规矩矩的听话一点知道吗?不过要是被欺负了也不要忍气吞声,如果有事情直接找老师联系我。”

原本是想让乱步被欺负就直接打回去,但想到他一身细胳膊细腿,源觉得还是找老师比较合理。

旁边抱着小书包的乱步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在回应源的叮嘱。

但实际上,他早就被源啰嗦的念叨催眠入梦了。

来到学校,在门口登记后,警卫将大门打开,让源开车进入。

因为有江户川先生的同事事先打过招呼,刚停好车,一位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就走到他们车边。

“源先生您好,这位就是江户川同学吧,还真是一表…”

“咚”

这是睡着了的乱步不小心把头磕到车门上的声音。

“咳,我就是江户川同学所在年级的教导主任,请两位跟我来。”

假装刚才无时发生,教导主任清了清嗓音,不等乱步下车,就率先向着不远处的宿舍楼走了过去。

把乱步叫醒后,源看着已经走远的教导主任,眼里隐隐透露出不满的神色。

“啧,看到了吗,这种垃圾你在学校里最好离他远一点。”

乱步茫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是个教导主任,这官架子还挺不得了。

一手提着乱步的行李,一手提着还睡眼惺忪的乱步,源加快步伐,跟上走在前面的教导主任。

先去宿舍放行李,然后带他们熟悉了一下校园,操场、食堂、教学楼、训练室、教务大楼…

一路走下来,“身娇体弱”的乱步早就扒拉着源的衣角表示自己不想走了。

这次源当然没有继续纵容乱步,都到警/校了,还这样下去可不行。

办完了最后一项,入学登记,源看着教导主任将乱步领进低年级的教室,确认乱步看不到自己后,扯着后面出来的教导主任的衣领走到旁边监控的死角处。

“不知道能不能辛苦您帮我监督一下乱步呢。”

完全是陈述句的语气,根本没有给对方留有拒绝的余地。

经过一路下来的观察,源发现教导主任也就是官架子大了一点,除此之外也算是个不错的“线人”人选。

对方遭到这种完全称得上是冒犯的对待,神情一肃,就想呵斥源。

这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张证件,证件上的信息让他果断收回了自己的呵斥。

只见他露出一个谄媚的微笑,“那当然没问题,还请源大人放心。”

如果自己能借着一名学生搭上面前这人的话,那他就…

“喂,给我听好,只是让你帮忙监督一下那小鬼,不准给他开后门知道吗!”

“了解了解,在下一定做到!”

“嗯,多谢。”

源没有继续同对方聊下去的想法,收起证件转身就走。

心里想到:夏目这次弄的证件还挺不错,晚上请他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