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第 12 章

在源准备趁着周末带乱步和福泽谕吉见上一面的时候,公寓的大门突然被人敲响。

想着谁会在这个时候来访,源走到玄关开门。

门外,身着军警制服的三人拿着一叠资料冲源露出一个非常官方的客套微笑。

“源先生,我们是来就您昨天举报了横滨警/校管理层失职行为一事,例行问询。”

站在最前方的人率先开口。

“知道了,进来吧。”

好久都没做过心理问卷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做满分。

对于这样的情况,源无疑是非常熟悉的。

只是从开始接异能特务科的委托起,接受问询调查的次数就开始逐渐减少了,以至于他都完全没料到在自己举报了那些人后,还会有人上门给自己做心理调查。

不外乎是担心自己因为某些腐败的一面,产生对整个官方机构的敌视情绪。

对门外三人的戒备情绪习以为常,源无视了他们不想进门的态度,拿过对方手里的测试题转身进屋。

“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不想在门口站着做心理测试。”

都一把年纪了还得像中学生一样做测试卷。

叹了一口气后,源坐在餐桌旁开始做卷子。

后面的三人小心翼翼的进门,在看到规规矩矩做卷子的源和客厅里吃着零食看动画片的乱步时愣了愣。

这对比…不过源先生家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孩。

想着上级说过源先生身边的所有异常都需要进行记录,其中一人偷偷掏出相机,准备将源家里突然出现的乱步记录下来时,一股强烈的敌意将他的动作定在原地。

“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

一边低着头奋笔疾书的源平静的说道。

那些人怎么对自己他都无所谓,反正都已经习惯了,但是乱步不可以。

那人默默将手放到腰侧,“源先生您这是?”

细密的汗珠顺着额角滑下,不安的情绪在三人之间蔓延开来。

“我说,明明心里全是怀疑,表面上还要装作十分信任的样子,真是搞不懂你们。”

安静的室内,乱步元气满满的声音响起。

起身走到三人身边,“你已经做好了马上夺门而出的准备了吧。”

指着其中一人,乱步毫不留情的说。

那人惊慌失措的摆手,“不,我没…”

要是被源先生知道自己这么怕他,一定会惹得他不高兴的吧,要是惹得他不高兴了,那后果,一定会被干掉吧。

可惜乱步并没有要听他解释的打算,进攻的矛头迅速指向下一个人。

“你的手已经握上武器了吧,唔,还是专门用来对付信之介的武器,真的有用吗?”

估计是为了让他们安心来信之介家做调查的虚假保障。

在那人对他怒目相向时,乱步的小手继续转动,指向最后一个人。

“你。”

被指着的人自信的挺起胸膛,他刚才可是什么小动作都没做。

“在进门的时候偷偷放屁了吧。”

说完,乱步捂着自己的鼻子退到源的身边,满脸嫌弃的看着那个人。

源:“.…..”

军警三人组:“.…..”

全场安静如鸡。

偷偷放屁被人当场点出。

这种事情,都能排在人生尴尬境地大赏前十位了吧。

当事人满脸通红的站在原地,动了动嘴,竟说不出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来。

主要也是因为,他确实,在刚刚进门的时候,放了个屁。

“咳,心理测试已经做好了。”

看不下去的源出声打破僵局,把资料推给一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三人。

虽然在别人家放屁听起来确实很不礼貌,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有时候并不是本人能控制得住的。

年纪轻轻就遭受如此大辱,真可怜。

对乱步做了个不准说话的手势,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拿上资料就可以走了,再待下去,那个人的脸都要被自己的羞愤烧熟了。

本来就是走个过场的事情,结果搞成这样。

毕竟他可是有夏目漱石作为担保加监督,军警上门调查也不过是上面的人希望通过这样提醒一下源,他仍处于对方的监控之下,最好不要妄图挣破规则的束缚。

不过在他们回去后,大概会直接向上级汇报“源家里多了一名能看穿他人是否偷偷放屁的神秘少年”吧。

送走几人,源回头看着还在为之前那人在家里放屁而感到愤慨的乱步,哭笑不得的上前揉了揉乱步的小脑袋。

“以后这种事情不可以当着别人的面直接说。”

在乱步不解的想要反驳的时候,源补充道。

“但是可以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说。”

他倒要看看到底还有多少人和他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不得不说乱步在测谎这方面还真是非常好用。

人形自走测谎仪乱步抬头带着“搞不懂你们大人一天天的在想些什么”的眼神看了源一眼。

“再不出门的话我们就要错过和信之介后辈约的见面时间了。”

“啊,糟糕。”

一不留神时间就过去这么多了啊。

手忙脚乱的收拾好出门,因为约定的地点是公寓附近的茶室,所以源并没有开车的打算。

其导致的结果就是。

“信之介走太快了!”

此时身高还不到一米六的乱步像只无尾熊一样紧紧的吊在源的手上,吵嚷着不想自己走了。

于是,到最后,等待已久的福泽谕吉就见到自己尊敬的前辈,源信之介,一手开门,一手夹着一个黑发少年,原本整齐的着装在经过一番不为人知的□□后,皱巴巴穿在身上,踩着准时到达的最后一秒,出现在自己面前。

“呼,差点就迟到了。”

放下手里的乱步,源在福泽谕吉非常不赞同的视线中大大咧咧的坐到桌前。

在乱步开始抱怨他之前的粗暴举动前,将点心单塞到乱步面前。

“想吃什么自己点。”

瞬间将即将发脾气的乱步猫猫成功顺毛。

做完这一切之后才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后辈身上。

看到福泽谕吉拧死的眉头,“哎呀,经常皱眉可是会加速衰老的哦。”

单手撑在脑边上下挥了挥,源端起刚刚对方倒好的热茶,完全不在意杯壁上滚烫的温度,小小的喝了一口。

热茶入口的瞬间,异能被动发动,滚烫的热茶化作清凉的冷茶入喉。

“来看看,这就是我想拜托你帮忙照顾一段时间的乱步,江户川乱步。”

将旁边和自己一样坐得东倒西歪的乱步扒拉到身前,源拍了拍乱步的肩膀,示意他主动和接下来负责他衣食住行的新铲屎,呸,新监护人打招呼。

“福泽你好。”

一心想着点心的乱步无奈抬头和福泽挥了挥爪子,随即就着目前的姿势软趴趴的靠在源的身上,不知道这里的年糕小豆汤够不够甜呢。

乱步敷衍的问候,加上毫无敬意的上对下称呼,让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托乱步的福,在一天内体验了两次尴尬到窒息的场面,源低声咳了几下,拉着乱步坐正身体。

“坐正,歪歪扭扭的像什么话。”

没看到对面福泽的眉头已经快锁死了吗。

源不这样说还好,他一说,乱步和福泽谕吉的视线同时聚焦在他身上。

让别人端正坐姿之前,先确认自己有没有做到这一点啊!

“源前辈!”

终于忍不下去的福泽谕吉目露严肃的看着源,作为教导者,像这样子怎么可以。

还有源前辈准备拜托给自己照顾的少年,那样称呼长辈也太失礼了。

“信之介自己都没有坐正。”

乱步小声嘟囔。

“对长辈最起码的态度就是尊重!”

福泽谕吉视线转向乱步,武者一旦严肃起来,身上的气势就足以吓哭隔壁小孩。

等到服务员端着年糕小豆汤上来时,就看到前不久带着孩子风风火火进店的青年和他带着的孩子正规规矩矩的坐在最先到的银发武士面前,看起来像是刚接受过一番训斥的样子。

或许是她的视线太过直接,引得银发武士看了过来。

“失礼了。”

这么直白的盯着客人,可是大忌。

低着头走出房间,在关门的瞬间,服务员还是没按捺住自己的热心肠。

“既然是一家人出来放松的话,孩子们不小心犯错也请不要过多责备。”

在服务员看来,源和乱步应该就是福泽谕吉的孩子或者后辈一类的吧。

一般来说也只有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才能把孩子们吓到一句话都不敢说。

不过有一说一,这父子三人都好帅!

内心感叹着三位客人的俊美容貌,服务员对莫名愣神的福泽谕吉甜美一笑后,关门离开,全然不知她短短的一句提醒给里面的几位客人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