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第 13 章

短暂的瞳孔地震后,源强忍着笑意继续之前的话题。

他就说经常皱眉会加速衰老吧,奈何福泽老以为自己在开玩笑不把这当回事。

“你也知道我最近接了委托,那里不太适合带乱步一起去,反正你开事务所的话肯定还需要招人吧,以乱步的聪明才智,绝对可以帮你解决许多疑难问题。”

听着源的话,福泽谕吉默默的看了一眼他旁边把年糕小豆汤吃得满嘴都是的少年。

对于源前辈的介绍,他现在持很大的怀疑态度。

只是他也不可能拒绝源的请求。

罢了,不过是帮忙看护一下孩子,举手之劳而已。

点了点头,“请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这孩子的。”

得到肯定回答的源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福泽谕吉,“我就知道福泽你一定会答应的,你真是大大大大好人!”

决定了,年度最佳后辈的奖项,他要颁发给沉稳话少靠得住的小吉。

源激动的样子,让福泽谕吉默默后退了一点,防备的看着源,生怕自己这位不拘小节的前辈突然扑过来。

“嗨嗨,乱步听到了吗,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听福泽…叔叔的话哦。”

乱步从年糕小豆汤中抬起头来,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

面前这个银发大叔看起来比信之介要不好说话的多,要不是信之介的工作不能带他,他才不想和这种不苟言笑的人一起生活呢。

见到乱步这种堪称无礼的态度,福泽谕吉再次皱眉。

真是太不懂礼数了!

只可惜乱步并不在意福泽谕吉的想法,只见他慢慢悠悠的将年糕小豆汤里面的蜜豆挑出来吃掉,喝完甜滋滋的糖水后,将只剩下年糕的碗往面前一放。

“我吃好了。”

在一旁等到无聊的源看了一眼对方的小碗,果然把年糕剩下了,但他也没有过多在意。

拿起放在身后架子上的外套搭在乱步身上,准备把乱步拉起来走人时,目睹了这一切的福泽谕吉愤然出声。

“珍惜粮食是所有人都应该遵守的生活准则,浪费粮食的时候你可曾想过那些战乱地区的人民只能整日靠啃食树皮过活吗。”

突如其来的斥责让乱步对福泽谕吉的观感更加糟糕,黑发少年扯着源的衣袖往源身后躲去,嘴里不甘示弱的进行反驳。

“白年糕什么味道都没有,谁会喜欢啊,而且信之介不会让我啃树皮的。”

说着还偷偷把源往身前推了推,只可惜源的身形完全纹丝不动。

“单凭不喜欢就可以轻视别人的劳动成果了吗?!”

如果眼神能实质化的话,乱步大概早就被福泽凌厉的视线射成筛子了。

被迫夹在两人中间的源尬笑着将双手放在胸前,对福泽谕吉做了个冷静下来的动作。

乱步不喜欢吃没有味道的东西,总不能掰开他的嘴硬塞下去。

可是福泽又不是那种会纵容小孩的人,要是自己不在,估计他早就动手教训乱步了。

源:我可太难了。

看出了源维护乱步的态度,福泽谕吉失望的看着他。

“源前辈!”

溺爱一个孩子就等于毁掉这个孩子!

没想到在后辈的教导上,源前辈竟然会是这样的态度。

“咳,既然福泽你都看出来了,我也就不再多加掩饰了。”

源正色道,“我根本不会教导孩子,所以为了乱步的未来,只能拜托你了!”

要是福泽因为目睹了乱步的“陋习”,突然收回前言的话可就糟糕了啊。

突如其来的坦白让在场的两位当事人愣了愣。

福泽神色复杂,“既然是源前辈的请求,我不会拒绝。”

不过他可不会像源前辈一样继续纵容这孩子了。

乱步一脸抗拒,但也只是手上攥着源衣角的力道稍微加重,并没有继续当着两位大人的面发表什么叛逆发言。

最后,三人相继离开包厢,只剩下碗里的年糕孤零零的躺在逐渐冰冷的瓷碗中。

因为森鸥外那边已经在催源回去了,所以在福泽谕吉答应下来后,源就直接带着他去自己家里拿乱步的日常生活用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得麻烦福泽谕吉了。

几人走在路上,沉默大概持续了一小会,乱步就打破了寂静的局面。

“我累了~”

听到这话,走在乱步左前方的源自然的半蹲下身子,把人背到背上。

趴在源的背上,乱步对旁边侧目的福泽谕吉坏笑着吐了吐舌头,像是在炫耀什么似的。

福泽谕吉皱眉。

没察觉到两人互动的源迎着福泽谕吉的视线,解释道:“乱步他很少走过这么远的路。”

这么远的路?远?

福泽谕吉觉得自己可能需要重新审视自己所尊敬的前辈了,这连曾经最基本的日常跑圈的百分之一都达不到,哪里远了。

疑惑一直持续到公寓,在看到源将一大袋橡皮鸭子拎出来时,福泽谕吉疑惑加重。

“这…”是要顺路提出去丢掉吗?

“那是乱步大人最喜欢的玩具,想着丢掉什么的,太过分了!”

从一回到公寓就独自窝进沙发吃零食的乱步愤然起身嚷道,顶着一头因为在沙发上乱蹭而蓬乱不堪的头发,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因为领地被侵犯而气到炸毛的小猫咪。

福泽谕吉皱眉。

另一边还在忙活着整理行李的源探出头来,认真的同福泽谕吉解释。

“橡皮鸭子是乱步洗澡的时候的必需品,对了,乱步现在还不会自己洗头,他会把泡沫洗进眼睛里,福泽你大概两天帮他洗一次头吧。”

一边解释,源一边将整理好的另一包行李提出来。

赫然一大包零食被放在福泽谕吉身边的餐桌上。

“小孩子要少吃零食,这就拜托福泽帮我监督一下乱步啦,这里应该能撑到下周我给他买新的。”

在源说话的同时,客厅里还传来乱步的喊话。

“虽然那点零食我一天就能吃完,但是…没办法,下周信之介一定要记得来看我!”

这是源和乱步之前约定好的,乱步乖乖待在福泽谕吉那里,源则每个周末都会给他买零食和点心。

沉默的看着眼前足够普通小朋友吃上半年的零食山,福泽谕吉继续皱眉。

那边源已经整理好乱步的衣服打包好提出来,不及零食和玩具四分之一的衣服和洗漱用品,让福泽谕吉眉头锁死。

这哪是养孩子,源前辈这是在供祖宗吧。

“还有还有,乱步他睡觉得开着一盏小灯才睡得着。”

总算有了个正常孩子该有的诉求。

“我记得福泽你现在住的地方是日式住宅吧,正好可以陪乱步一起睡,他现在还不能一个人自己睡。”

福泽眉头拧死。

都十几岁,是半个成年人了,还不能自己一个人睡觉?!

“晚上要是有睡前故事的话更好,不过福泽你应该不会这个,要是乱步想听的话,你就讲点自己以前的工作经历吧。”

源自顾自的补充着。

他记得之前乱步听自己讲以前那些任务经过的时候,好像是挺感兴趣的吧。

还好福泽谕吉性格沉稳,换其他人可能早就夺门而逃了,这哪是帮忙照顾孩子,这分明是给家里请了一位祖宗。

银发武士沉默片刻,内心再多的意见最终化为一个字。

“嗯。”

源:我就知道小吉最可靠了!

整理好所有东西后,源开车将乱步和福泽谕吉送到后者家门外。

安顿好一切,源走到乱步身前,半蹲下来,揉着乱步有些炸起来的黑发,小声提醒,“福泽可是个非常认真严肃的人,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吧。”

乱步嘟着嘴不满的哼了一声。

这一点乱步大人他早就看出来了,笨蛋信之介。

一旁听得一清二楚的福泽谕吉:……

“好了,差不多我也该回去复工了,那么下周再见。”

转身上车,对车外的两人挥了挥手,发动汽车缓缓离开。

在源离开后,乱步习惯性的拉上身边人的衣角,可惜此时他身边已经不是那个会无条件纵容他的信之介了。

“这样扯和服会被你扯松。”

袖子被人从手中抽出。

哼,乱步大人要吃零食了!

“以后一天只能吃一包。”

同时还传来零食被关进柜子并上锁的声音。

可恶!完全打不过敌人的乱步张牙舞爪的躺在榻榻米上无能狂怒。

最绝望的是耳边还传来福泽谕吉严肃的声音。

“坐要有坐相。”

他明明是躺着的,哪里坐了。

信之介快回来,你的后辈*屏蔽的关键字*乱步大人!

遗憾的是,源什么都记得给乱步准备了,唯独没有给他买手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很好的诠释了此时乱步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