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8. 第 8 章

距离源公寓不到一公里的酒馆内。

桌上的小炉子里温着酒,氤氲的热气裹挟着淡淡的酒香,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尽管是在店内,夏目漱石也没有摘下他的棕色小礼帽。

看着对面已经开始迈入中老年人行列的好友,源忍不住感叹时间的强大。

“听说你现在都开始退居幕后,让学生替你出面了?”

说起来,福泽谕吉还是自己介绍给夏目认识的。

当时想要结束**生涯的后辈找到比较有经验的自己询问,可惜他完全不是做人生导师的这块料,原本还想着自己是前辈,要好好替后辈解答疑惑,结果聊了没几句源就放弃了。

他自己就是一个浑浑噩噩的人,“知心姐姐”什么的,还是交给夏目来做吧。

夏目漱石小啜了一口清酒。

“差不多也该把守护这座城市的责任交给下一代了。”

来了来了,城性恋的责任论发言。

对于好友深爱着一座城市的这种旷世奇恋,源并不是很能理解。

一颗花生米稳稳的砸到源的额头上,掉落在桌上弹了几下后稳稳的落进桌边的垃圾桶。

“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家伙不配质疑别人的情感。”

“不是,你这…”

还真把横滨当爱人了?

“新委托,明天去这个地方保护一个诊所里面的医生。”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夏目漱石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源的面前。

拿起信封,源直接撕开,里面是一个地址加两张照片。

一张照片上是一家外部看起来有些破旧的诊所,明显是黑市的诊所,另一张照片上是一个男人的证件照。

“森林太郎,军医?如果我没记错,福泽之前就是去做的他的保镖吧。”

曾经的军医,如今混迹在地下世界开诊所,不愧是夏目认识的人。

“但是,他能给的起佣金吗?”

要知道请他做保镖可是很贵的,一个黑医生,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又一颗花生米精准的砸在源的脸上。

“他是三刻构想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夏目漱石正色道,“福泽要准备开办事务所了,不能时刻待在那里。”

解释完前面几个问题,夏目漱石拿起身边的手杖,狠狠的敲在源的头上。

“给我赶紧从钱眼里面爬出来啊!”

大义面前还不忘提佣金,再不清醒一点他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在服务员过来劝架前,夏目漱石收起手杖,瞬间恢复成了温文尔雅的中年绅士,语气柔和的对其他客人表示刚才只是在教训家里不听话的小辈。

经常因为憨憨发言被打的源也习以为常的无视了周围谴责的视线,专心的品尝着面前的清酒。

这次又要做白工了,相比之下,还是种田光头的委托比较赚钱。

还好夏目不会读心,不然听到他这样的吐槽,估计又会抽出手杖**了吧。

……

杀伤力仅次于周一的周二,源换上简洁朴素的粗布浴衣,关好门窗,向着黑医生所在的贫民窟走去。

以前他倒不怎么在意这些,但现在家里养了个完全不能自保的小鬼,以后的委托都得做好保密措施了啊。

反正夏目说的今天到诊所就行,源也不急不缓的漫步在街上,等他走到地方,都已经快到中午了。

一踏进这处横滨最大的贫民窟,源周身的气息就发生了变化,人畜无害的青年突然换上了另一张面具,虽说仍面带笑意,但在那笑容深处,是仅仅看一眼都会被刺伤的杀意。

没办法,在这种地方,要是不表现得凶一点的话,可是会被其他人欺负的呢。

“森氏诊所,是这里吗?”

走到一间和照片上几乎一模一样的诊所前,源驻足研究了起来。

唯一和照片上不一样的就是,大门似乎,源想着出手搭上摇摇欲坠的诊所门,刚用力想要打开它。

“嘎吱”

木门发出痛苦的呻/吟,在原地摇晃了两下后终于不堪岁月和暴力的**,倒了下来。

坚持了这么久,辛苦你了。

源看了看手里提着的可怜木门,明明照片上的门看起来没这么脆弱啊。

这下敲门的礼仪也可以省下了。

把门搭在墙边,源踏进这间明显照明不足的小诊所。

木屐踩上某些不知名的湿滑液体,源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好歹也是诊所,这种脏乱的环境下,真的不怕滋生细菌吗。

“请问,森医生在吗?”

单手做喇叭状,源试探的问了一声。

“噼啪。”

“咳咳咳!”

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然后就是急剧的咳嗽声。

皮鞋在地板上行走的声音传来,一个身着破烂白大褂的男人低头捂着嘴走了出来。

“什么病?”

对方并没有直接和源对视,而是咳嗽着走到问诊台前坐下,胡乱的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

这时,一个脏兮兮的听诊器出现在他的面前,看起来像是刚从地上捡起来的一样。

但实际上也确实是源才从脚下捡起来的。

“在找这个吗?”

“对,多谢。”

说着那人就准备伸手来拿听诊器,可惜在他伸手的时候对方突然拿着听诊器往后一缩,没等他抬头质问,脖子上突然一凉。

还沾着零星血污的听诊器犹如一条灵活的游蛇,紧紧的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回过神来,他就已经被人死死的勒着脖子踩在地上。

一支精巧的小刀正对着他的左眼,而拿着小刀的人正以惊慌失措的语气说着关切的话语。

“阿拉阿拉,医生你也太不小心了,是因为地上太滑了吗?”

在源说完后,旁边病房里传来了有人走动的声音,似乎是想出来查看情况。

在身下的冒牌医生想要出声提醒自己的同伴的时候,源毫不犹豫的拿着小刀穿透了他的上下嘴唇,将他的提醒和痛呼都封了起来。

“唔唔!”

这时病房门口的帘子被一双粗糙的大手缓缓掀开,“喂,你在搞什么鬼?”

在帘子被掀开的一瞬,源扯着听诊器将人从地上提了起来,对看到这一幕又惊又怒的几人露出苦恼的表情。

“这位医生好像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呢~”

怎么看都是你这家伙动的手吧!

病房内的几人顿时拿出藏在背后的武器,嘴里发出“欧拉欧拉”的声音冲向源。

“还真是粗暴的不讲道理呢。”

源矮身躲开直冲自己咽喉而来的**,一脚将手里提着的人踢到看起来最不好惹的人身上。

看着对方做出要接下自己同伴的动作,源有些同情的看向他。

“如果是我的话,会选择直接躲开哦。”

“嘭!”

回答他的只有两人一起被撞进墙壁的声音。

看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飞出去的两人所吸引,源无奈挠头,战斗的时候还走神,这就是贫民窟的战斗力吗?

揪住离自己最近两人的后衣领,提起来一撞。

“砰!”

“噼里啪啦!”

“哗啦!”

病房内,真正的森医生听着外面传来的“**”声,揉了揉自己被绑出血印的手腕,起身向外走去。

再晚一步,说不定他这间小诊所就要被人拆掉了啊。

身着廉价浴衣的青年正舒服的坐在听诊台上,翘着二郎腿,黑色卷发下,一双深棕色的眸子戏谑的看向他。

“终于舍得出来了。”

白嫖的保镖还不满意,还要搞小动作测试他的实力,要不是因为夏目,他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森鸥外装作不明所以的走到源面前,视线茫然的在源和另外跪着的几人之间来回。

“先生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而已啊。”

不是说接替福泽阁下工作的是他的前辈吗?眼前的这位青年,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那位福泽阁下的前辈的样子啊。

不过业务能力倒是不比福泽阁下差,甚至高于他。

依据的话,从面前这几个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帮派成员如今的反应就可以得出。

简直都恨不得把自己和地板融为一体了啊,可惜他刚才错过了中间的过程,想必一定是非常值得借鉴的处罚手段吧。

起身,源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医生,在对方笑到脸僵之前移开视线。

“随你怎么说,这些人你自己处理。”

说完,径自走到一边的会客小沙发上躺下,随手拿起一份不知道是放了几年的报纸看了起来。

他只需要确保雇主的安全,至于打扫诊所什么的,都不在他的工作范围内了呢。

森鸥外:性格意外的恶劣呢。

另外几位听到源不会再对他们出手后,纷纷松了一口气,只可惜,他们似乎低估了身边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的战斗力。

一道银光闪过,几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地上,睁大的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神情冰冷的医生。

至死都错估了对方的能力,连可怜都配不上的一群蠢货,可能他们到三途川都还想不明白,至始至终,自己都不过是被医生骗来测试新保镖实力的棋子吧。

源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一幕,要是在其他地方,或许还会有善心泛滥的好人替他们出头,可惜这里是弱肉强食的三不管地带。

刚刚终结了几条鲜活生命的医生仿若只是处理了几只臭虫,微笑着走到源面前的沙发上坐下。

“请问该如何称呼先生呢?”

源抬头看了一眼,心想难道夏目没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对方。

仔细想了想,在对方失去耐心前,源张口。

“我叫江口信太郎,叫我江口就可以了。”

森鸥外嘴角抽搐着点了点头。

“好的源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