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3. 第 3 章

不知道在棋桌前坐了多久,等源回过神来时面前已经没有了江户川先生的身影。

端起早就冷却了的清茶喝了一口。

回味着之前江户川夫人留下的话,源想到了几年前,某次任务结束后,夏目找到了飘在海里随波逐流的自己。

背着阳光的夏目漱石对他伸手,纤尘不染的白手套被自己手上咸腥的海水打湿。

“如果以未来绝不杀人为代价,换取离开猎犬的资格,你愿意吗?”

所以早在那个时候,夏目就已经给出了建议吗。

只可惜,愚笨的他完全没有领悟。

“啊,所以信之介连简单的抄答案都不会呢,真是笨蛋。”

转头,一脸鄙夷的乱步站在身边,手里还拿着一个只剩下外皮的大福。

拳头它不自觉的就硬了…

江户川先生和江户川夫人都是有大智慧的隐士,不过他们的儿子就。

“妈妈让我来叫你吃饭,真是的,到了午饭时间就要自觉地在餐桌上坐好啊。”

说着,乱步非常不情愿的几口吃完手里的大福皮,用沾满奶油的手拍了拍源的肩膀。

“如果要多住几天的话,吃完饭就得出门买日用品,这里的市集只开到下午两点,食物…”

示意源跟上,乱步掰着手指,把江户川夫人拜托他给客人先生普及的生活信息一一交代清楚。

就这样一直走到餐桌旁,乱步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一张铺了软垫的椅子上。

端起面前的儿童水杯,呼噜噜喝了一大口牛奶。

没有加糖。

放下杯子,乱步不满的看着对面坐着的江户川先生,他刚刚可是替爸爸去给信之介普及了一大堆生活信息的,连一杯甜牛奶的奖励都没有吗!

江户川先生悠闲的喝了一口面前的清茶。

“今天妈妈做了小肉丸。”

是乱步最喜欢的酸甜口小肉丸哦。

乱步:小肉丸!

比起小肉丸,牛奶甜不甜完全没关系。

和江户川先生打过招呼后,源才坐到乱步给自己指的位置上,看着身边父子俩的互动,作为一名快晋升魔法师的单身贵族,请恕他无法理解。

午餐结束后。

江户川先生介绍源租住江户川宅隔壁的小院,不过也只是把主人的联系方式给了源,因为他还要负责洗碗以及收拾厨房。

源看着厨房里欢声笑语的夫妻俩,默默转身离开,突然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联系上房主后,说明情况,源在房主亲戚那里交了定金,拿着钥匙回到小院里。

因为房主亲戚会定期打扫,所以里面尚且还算干净整洁。

出于习惯,源将房子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确认安全后,揣着钥匙出门买生活用品了。

本以为可以当天来当天回,现在要多住几天的话,还得买几件衣服,毕竟他总不能把一套西装穿几天吧。

拍了拍西装上之前因为背乱步,被好动的小鬼蹭上的泥巴,面带嫌弃的用纸巾将肩上残留的奶油抹了抹,源来到小镇上唯一一间成衣店。

店里的服装琳琅满目,视线扫过店内仿佛来自上世纪的服装,源迅速挑了几件单一色系的家居浴衣,拿了双木屐后结账离开。

反正浴衣也是可以穿出门的。

离开前,热情的店家还笑盈盈的拉着源,说她好久都没碰到过源这样无论穿什么都帅气逼人的顾客了。

艰难的从店家的手下挣脱出来,本以为这就结束了,源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里,不只是成衣店的老板这么热情。

“哦呀,老身好久都没见过这么俊美的年轻人了。”

“小伙子,家里定亲了吗?”

“这些都五折卖你,以后常来呀。”

源:我现在有点后悔了。

忍住打晕所有把自己当猴子围观的镇民的冲动,源提着买好的所有生活用品急匆匆的回到租下的院子里。

整理好一切,源冲了个澡,换上刚买的浴衣,把价值不菲的西装团成一团丢进洗衣盆。

这时,他终于意识到了乡下生活的不易之处。

这里的一切都是手动的!

没有燃气灶,没有洗衣机,没有天然气…

端着大大的洗衣盆走到院子里,源估摸着平常洗衣服的量抓了把洗衣粉丢进去,然后开始搓搓搓。

“信之介是在玩泡泡吗?”

非常有辨识度的少年音从隔壁传来。

隔壁江户川家的天才儿子,双手搭在一米七左右的围墙上,堪堪探出一个乱蓬蓬的小脑袋,眯着眼睛好奇的看向源…手下满是泡泡的盆子。

“当然不…”

“好好玩的样子,我也要玩!”

打断源的回话,乱步开始哼哧哼哧的往围墙上爬。

担心他不小心摔下来,源无奈起身,擦干手里的泡沫,双手架着乱步将人从墙上抱了下来。

“我在洗衣服。”

不是玩泡泡!所以你没得玩!

“这么多泡泡用来洗衣服,信之介也太浪费了吧!”

见过真正的洗衣服场景的乱步理所当然的把源的行为当做了浪费,作为信之介的好邻居,他就勉强过来帮帮忙吧。

避开源试图拦下自己的双手,乱步跑到洗衣盆旁,变魔术般的摸出一个带着把的圆环。

“当当!”

将圆环放进满是泡泡的盆里,然后拿出,转身用圆环对着源大大的吹了一口。

一个透明的泡泡从圆环中飞出,撞在源的脸上,炸开。

就在源忍无可忍要直接上手把人打晕送回家时,隔壁传来了江户川先生的声音。

“乱步,不可以给源先生添麻烦!”

“嗨嗨~”

接着又说,“源先生,乱步就打扰了。”

“...无妨。”

这说不定是江户川先生给自己的考验。

源这样想着,走到洗衣盆边坐下,努力的无视身边肆意玩耍的乱步。

静下心来,信之介!

一墙之隔的江户川宅内。

“这样真的好吗?”

江户川夫人有些不安的看着自家丈夫。

虽然知道源的杀性已经被那位夏目先生封印了数年,但让乱步接触这么危险的人物,作为母亲,她难以放下心来。

江户川先生对自家爱人安抚的笑了笑,捻起一颗棋子。

“同样孤独的人,是会互相吸引的。”

这次同意夏目先生将源介绍到自己这里来,不只是想帮源解开心中的疑惑,同时也是为了乱步。

从小就拥有着超出同龄人,甚至是成年人的智慧,为了让乱步健康成长,他们一直试图将乱步保护在他们所建造的“正常世界”内。

但他们也清楚,总有一天,乱步会失去双亲为他竖起的保护伞,孤独无措的暴露在污浊的真实世界下。

如果在保护伞消失之前,能为乱步找到另一处庇护,就算是让他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不懂生命可贵,麻木行走于世间的源,就算他曾经是噬人的野兽,不死的怪物,不可否认的是,他和乱步一样,是孤独的。

源的身边有身为友人的夏目漱石,封印着他的杀性。

乱步的身边有作为双亲的他们,竭力保护着乱步的纯真。

但这都只是暂时的,夏目先生无法完全理解源的内心,他们也无法永远护着乱步。

“相信源先生吧。”

相信他不会伤害和自己同样孤独的乱步。

回到隔壁,被夫妇俩尝试信赖的源先生正默念着佛经将洗好的衣服晾晒起来。

在他身边,拿着装满洗衣液特调泡泡水的乱步,坐在屋檐下透过吹出的泡泡观察源的动作。

“信之介~我饿了~”

这不是午饭时间才过去没多久吗!

源整了整晾衣杆上翻折的衣角,无奈的转身走进房间,从才买的食物中翻出一袋薯片。

话说他原本是不吃零食的,但是小商店的阿姨硬要把这个作为见面礼塞给自己,这下正好派上了用场。

“接着。”

薯片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乱步甚至来不及反应,薯片就稳稳的落在了他的怀里。

“吃完薯片就赶紧给我回家去。”

源拿着一罐啤酒坐到乱步身边不远处,如果是一般的小鬼,他早就直接把人打晕丢出去了。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乱步撕开包装袋时产生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咔擦咔擦咔擦”

“对于信之介这样的美男子,我就猜到花子阿姨会给鸡肉味的薯片。”

乱步边吃薯片边说道,说的同时,还炫耀似的转过头来看着源,像是在等待源的夸奖。

喝下一大口啤酒,源斜睨了等待夸夸的小鬼一眼。

“依据呢?”

感受到源语气中的质疑,乱步拿着薯片腾地一下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坐着的源。

微微皱起的眉头透露出这位小天才心中的不悦。

“哼,这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吗?”

说完后,还自顾自的生了一会气,等了一会没等到源的主动道歉,乱步气呼呼的说:“花子阿姨最喜欢给长得好看的年轻人送小零食,并且零食价值的高低就代表着这个人的颜值高低。”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信之介是第一个收到薯片的人。”

想到之前自己只得到了一根草莓味棒棒糖,乱步就更生气了。

听完全程,源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所以我的颜值就值一包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