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第 15 章

临近黄昏,诊所后巷,隐匿于黑暗中的人在见到源出现时开始蠢蠢欲动。

随手将被自己打晕的佣兵丢到臭气烘天的垃圾堆里,在源转身的瞬间,黑暗中的人一拥而上。

不过数秒,装备齐全的佣兵身上只剩下一条堪堪蔽体的小裤衩。

“嚯。”

听到身后的动静,源转身查看。

这群贫民窟的小鬼战斗力也未免太强了点。

毕竟黑诊所也不是什么完全太平的地方,像这种人迹罕至的后巷,经常就被森医生当做处理“垃圾”的场所。

一般来说是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都会有人前来清理被森医生丢出来的“垃圾”。

而这对于贫民窟衣不蔽体的流浪儿来说,无疑是天降横财。

就算一些有用的东西都会被森鸥外事先取走,但像是衣物这样的生活用品,他们也是用得上的。

再加上源来这里后,一般都不会取走什么东西,经常都能在这里捡到各种武器装备,也就导致了黄昏时刻,这里**的流浪儿越来越多。

这样的商机,除了流浪儿当然还会有其他成年人也注意到,只是在成年人还没动手将后巷划为自己的地盘禁止流浪儿靠近时,源亲自找到了这些人,身体力行的告诉他们成年人到底该如何自己谋生存,而不是去和一群小孩子抢资源。

看着还没来得及撤离的小鬼们警惕的姿势,源做了个没有恶意的手势,要是真的害怕,就该等他完全离开后再行动吧。

转身离开,总觉得有种背着家里的猫偷偷在外面给其他猫猫小鱼干的罪恶感呢。

回到诊室,源看着正耐心的帮某黑帮成员清理伤口的森鸥外,手里的手术刀。

说起来森医生的手术刀,好像没怎么见他换过的样子。

真不卫生。

在森鸥外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后,回过头就看到了神色复杂的源,不由一愣。

他刚刚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察觉到他的疑惑,源主动开口,“你的手术刀,换过吗?”

要是没换过的话,那要是有一个病人有个什么传染性疾病,岂不是所有被森医生用手术刀治疗过的人都有可能被感染。

森鸥外失笑,“作为医者,像手术刀这种只能一次性使用的医疗器材我可绝对不会重复利用,这是最基本的素养。”

说着挥了挥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手术刀。

“不过在这混乱之地,一点防身的小工具还是得随身携带的。”

一边操刀治人,一边挥刀**,还真是一点都不矛盾。

点了点头,源拿起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和服外套披上,下班时间到了,他也该回旅店休息了。

“请稍等片刻,源先生,等一下还会有一位病人。”

转头和森鸥外对视。

看到对方眼底毫不掩饰的算计时,源默默叹了一口气。

“先声明不要指望我会帮你铲除对手。”

担心自己不陪他“出诊”,索性把“病人”约到了诊所,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让他猜猜看,应该不是港黑内部同现首领意见不合的干部之辈,毕竟现在的港黑还得维持表面上的平静。

至于港黑明面上的竞争对手,这种任务对于表面上只是位黑医生的森鸥外来说,还是有些过于困难。

那么剩下的就是,明面上是港黑附属,却暗地里偷偷谋私的小组织。

森鸥外无奈的笑了笑,“源先生的原则我当然不会忘记,这次只是为了获取一些必要的情报而已。”

就是过程可能会稍微血腥了一点而已。

两人说话间,诊所门被人敲响,没有等待主人家的同意,木门被人打开,一群混混模样的人鱼贯而入,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位自带暴发户气质的男人,看起来和森医生年龄相仿。

源仅仅瞥了一眼后就低下了头,现在他就只是森医生的小助理“信太郎”而已。

男人咳嗽着走到森鸥外面前,旁边的小弟识相的将森鸥外的专座拖到男人身后。

翘着二郎腿坐下,男人对森鸥外抬了抬下巴。

“说吧,港黑接下来的指示。”

傲慢的模样,全然没了在首领面前的卑躬屈膝,说着还一脸嗤笑的转过头去和身边的小弟吐槽,“真不明白那老头给我安排一个医生做联络人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觉得森鸥外一个医生,借他几百个胆子也不敢去首领面前说闲话吧。

“小泽先生,要知道你今天的作态,被我汇报给首领的话…”

还没说完,森鸥外就被一个身形壮硕的小弟提着领子拎了起来。

“不过是一个不知道借什么上位的医生。”

坐在森鸥外面前的男人站了起来,从旁边小弟的手中接过手/枪,冰冷的枪口贴上森鸥外的脖颈。

“说起来小泽组最近新招了一名异能者,森医生知道吗?”

“听说是能自由变化成自己所见过的人的模样的特殊异能者。”

面对生命的威胁,森鸥外仍保持着平静,连心跳都没有加速半分。

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呢,小泽先生,这样的话,就算我还想放任你给港黑添点麻烦好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都不行了。

“是啊,非常适用于潜入卧底一类的异能。”

男人缓缓扣动**。

旁边被忽视的彻彻底底的源:我现在的伪装技巧已经进化到这么炉火纯青了吗?

“砰!”

枪/声响起。

一道血痕出现在森鸥外颈侧。

源捏碎手上抓着的枪/口,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将森鸥外从壮汉的手上夺下来,随手一甩,把人丢到问诊台后。

“你!”

说话人才刚说出一个字,就被源扯着衣领拉到面前。

破颜拳精准的落在小泽组首领的脸正中位置,鼻梁碎裂的声音响起。

丢开失去意识的男人,源夺下身边壮汉手上已经开火的冲/锋/枪,无视四面八方打在自己身体上的子/弹,源举起壮汉像是扔铁饼一样将他丢到火力最猛的一处。

这下森医生又得辛苦做卫生了。

翻身上前,在一群混混惊恐的眼神中将他们一一打翻。

明明早就发现了枪/械无用,还执着的对自己扫射,这群人还真是丢黑帮的脸。

熟练的提着人往后巷走,“剩下的你可以自己做了吧。”

拍着灰从问诊台后站起来,森鸥外捂着有些耳鸣的耳朵苦恼的点了点头。

本以为在自己被提起来的时候源先生就会主动出手,结果证明还是自己想得太美好了。

后巷里,负责清理“垃圾”的人已经到了,注意到源出来后,那人指着旁边被绑成粽子的佣兵,语气不满的对源说:“最近老是活人,这让我怎么处理。”

视线转移到源手上胸口还有起伏的人,更加生气。

要知道他只是靠“收垃圾”挣点勉强维生的钱,尸体不会说话他怎么处理都行,这活生生的人让他怎么处理。

要是真能狠下心对活人出手的话,他早就混黑去了。

听完对方的抱怨,源托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会。

“哦,我知道了,先生你可以把他们卖掉!”

严肃认真的样子让对方差点就信了他的鬼话。

这是人不是宠物!

“先生你的态度真让我怀疑你到底是不是这里的人呢。”

按理说在这种地方,买/卖/人/口,‘出货’什么的,不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吗。

“如果先生不愿意的话,我们也只有请其他的‘清洁工’过来了呢,毕竟他们应该挺愿意做这个工作的。”

懒得和对方多费口舌,源丢下手里的两个人后就走回诊室,毕竟里面还堆着那么一大堆人等待清理。

来来**好几次,在搬运最后两个人时,源看到后巷里,刚刚还犹豫不决的人已经开始将被绑得严严实实的“货物”往车里塞。

看样子是想通了。

源满意的点了点头,一直靠着站在门边,现在森医生还在里面忙着,他最好还是不要进去添乱。

目送着那人离开,源像是不经意的侧头看了一下旁边脏乱差的垃圾堆。

装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将一个用皮衣做成的小包裹拎出来。

“这里怎么还有一包垃圾。”

说着在将小包裹轻轻丢到垃圾堆旁一处没有污水的地面后,转身离开。

在源离开后不久,一个黑色的小脑袋从垃圾堆中探出来,小小的身子蹑手蹑脚的走到小包裹边,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放着之前源从一个闻起来比较干净的人身上扒下来的毛外套,一柄锋利的小刀,和一些零碎的物件。

芥川银心满意足的抱起小包裹,有了这些东西,哥哥就不用为一张破烂的毯子去和别人打架了。

无意间听到别人说这里能捡到不少生活物资,芥川银碍于哥哥的不允许,一直都没来,今天终于找到机会,趁着哥哥不在,偷偷一个人跟在其他大孩子身后来到这里。

只是她人小抢不过其他人,等到所有人都抢到了物资离开后,她还一无所获。

不过还好她最终还是等到了。

本以为到这个时候还等在这里的至少是十来岁的大孩子,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小女孩。

源从虚掩着的门后走出,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直接回去旅店,冲个热水澡,好好休息,而不是像个跟踪狂一样跟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乱跑。

难道是因为养过孩子后就突然激发了他潜在意识里的父爱吗?

源将一个企图**小女孩的流浪汉拖进巷子里打晕后困惑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