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6. 第 6 章

车内低迷的氛围一直持续到抵达横滨。

汽车平稳的停进公寓楼下的停车位里,源说了声“到了”后,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西装率先下车,他在乡下买的东西全都一件不留的烧掉了,这也算是之前留下来的职业习惯。

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抱着行李的乱步就像一只初到陌生新家的小黑猫,眯着眼睛,缩在座位上,肉垫里的小爪子随时准备利刃出鞘。

看出了乱步努力想要掩饰下去的不安情绪,源上前替他解开安全带。

“行李能自己拿吗?”

语气和蔼的都不像自己了啊。

似是从乱步身上感受到了,同几十年前的自己被家人亲手送出去时,莫名相似的伤感,此时的源并没有粗暴的将乱步从车里面抓出来,而是选择先等乱步适应一下。

不过那个时候的自己可比乱步可怜多了,毕竟家里人可不是为了保护他才这样做的。

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人用抓捕野兽的兽夹锁住四肢,狠狠的按在冰冷潮湿的地上,对自己的哭喊充耳不闻,只隔了几步路远的家人只顾着检查对方给出的酬金是否有误,那灿烂又恶心的笑脸,源永远都不会忘记。

被乱步抱了一路,还带着他体温的行李被丢到源的手上。

“这么重的行李乱步大人当然拿不动!”

哼,明明离开爸爸妈妈的人是他,该难过的人也是他,信之介竟然表现的比他还要伤心。

要不是妈妈说以后就要把信之介当做自己的家人,哼,真是麻烦。

从车里爬出来,乱步看着面前大概有十来层高的公寓楼,回头看了看正掏钥匙锁车的源,做出决定后像颗小炮弹一样跳到源的背上。

“信之介住十楼吧,那么多的楼梯我才不要自己走。”

然而因为他的跳跃能力实在不怎么样,只能双手艰难的吊住源的脖子,下半身无论怎么挣扎都难以再往上挪动半分。

幸好源的异能力可以抵抗所有伤害,换其他人来,大概现在都已经被乱步锁喉到窒息倒地了。

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托住身后扑腾的乱步猫猫,源偷偷叹了一口气后往家里走去。

总觉得未来的日子不会怎么好过了啊。

源的家就是标准的单身汉公寓,一个人生活刚好,两个人的话就有点…

给卧室的床换上新床单,把乱步的衣服拿出来挂在整理出的衣柜空位里,漱口杯、水杯、牙膏牙刷、毛巾…全都一一拿出来放到它们该去的位置。

“信之介----!”

整理房间的同时,新领养的乱步猫猫还会提出各种无理的要求。

比如:帮我调一下台,我想看动画片;我渴了要喝果汁;沙发上怎么连小毯子都没有!信之介----!

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呢?

源面无表情的探出头看着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的乱步。

“我饿了。”

信之介的家里连最基本的零食都没有,就连果汁都是现榨的,而且现在都快下午了,为什么还不做饭,乱步大人太不满意了!

“时间过得这么快吗?”

不敢置信的走到客厅查看时间,没想到已经下午三点了啊。

其实这也不能说是源太粗心,毕竟对他来说,一日三餐不过是个形式,因为他的异能似乎把饥饿也视为了对身体的伤害,所以他根本不会像正常人一样产生到点了该吃饭的想法。

“马上。”

既然答应了江户川先生要照顾好乱步,他就一定会做到。

走进厨房,打开冰箱。

嗯,几颗貌似还是上次夏目来自己家的时候买的鸡蛋,一瓶番茄酱一瓶蛋黄酱,还有一小把面条,米罐里还剩了大概一天量的米。

源:……

用尽毕生所学厨艺,两盘蛋包饭新鲜出炉。

期待的看着乱步用勺子挖起一勺饭放进嘴里嚼了嚼。

“怎么样?”

应该不会太难吃吧。

乱步脸上露出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的复杂表情。

“不咸不淡,但是!”

手里的小勺子直指对面的源。

“这是一份完全没有倾注爱意的蛋包饭!信之介大失败!”

源:“.…..”

什么叫倾注爱意啊!这里又不是中华[哔----]当家!不过是填饱肚子的蛋包饭而已干嘛要对它要求这么高!

内心化身吐槽星人的源表面上无比平静的坐下,“冷了就不好吃了。”

显然,对于乱步的评论,源选择假装听不见。

这顿午晚餐结束后,乱步继续躺回沙发看动画片,源整理好厨房,拿着江户川先生的给的信封走进书房。

今天正好是周六,明天带乱步去买一些住校用品,后天正好送他入学。

十四岁,应该达到入学年龄了吧。

警校都是军事化管理,也不知道乱步这小鬼能不能适应。

先给江户川先生的前同事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后,对方表示周一他可以带着江户川先生的信和乱步直接去学校,通话期间,对方还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一些关于乱步的能力问题。

只是源都以自己不清楚无法评论回绝了。

“啧。”

那种期待下一个“千里眼”出现的殷切之情,把乱步当成工具供他往上爬的心态也太不加掩饰了。

令人作呕。

可这又是江户川先生的请求。

校园生活,对所有未成年来说,都是他们所必须经历的,在进入社会前的预备阶段。

那群蠢猪最好祈祷自己不要利欲熏心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将手里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揉成一团,丢到书桌边的垃圾桶里,源拨出另一通电话。

“休假结束了?”

夏目漱石慵懒的声线从听筒中传出,除了他的声音,还能听到几位女性小声唤猫的声音。

“还没,又在用你那下流的异能力骗取无知路人的善意吗?”

结合曾经撞见过好几次的假猫骗撸画面,源毫不留情的问道。

“咳咳,这只是收集情报的需要,话说你已经回横滨了吗,江户川先生那边怎么样,有得到满意的回答吗?”

夏目漱石转移话题。

“回来了,算是得到了一点启发,对了,你在横滨警/校有认识的人吗?”

“算有吧,你…”

合理推断,不可能是源自己要进入警校,结合他刚从乡下江户川先生那里回来,还有最近某些和江户川先生有过恩怨的地下组织开始活动,所以。

“你把江户川乱步带到横滨来了?”

以他对源的了解,这人绝对不会主动要求收养最讨厌的中二期小鬼,也就是说这是江户川先生的请求。

这下可真是有意思了,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看到源这家伙养孩子。

“三天后结束休假,在这之前不要联系我。”

察觉到对方非常失礼的想法,源快速说完后挂断电话。

他只是想确认一下,有没有比江户川先生的前同事更靠谱的关系网,现在确认完了,不想听吐槽的源果断结束通话。

但在挂断后,源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有问。

听说福泽似乎深受“三刻构想”理念的影响,正准备开办一家事务所…算了,还是下次直接问福泽接不接照顾孩子的委托吧。

有时候他需要潜伏进某些任务目标所在的组织获取情报,一离开就归期不定,以前自己就一个人,当然不用在意这些,现在家里多了一只看起来完全没有自理能力的小鬼,就算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总有要回家的时候吧。

在接下一次委托前,这些问题都得先处理好啊。

……

晚上,源放好热水,走出浴室。

“你可以自己洗澡吧。”

趴在沙发上半梦半醒的乱步抬起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可以。”

源松了一口气。

“但是,平常头发都是妈妈帮我洗的。”

很好,所以还是需要自己来。

“信之介~水太烫了。”

“信之介~眼睛睁不开了。”

“信之介~我的橡皮鸭子不见了。”

调水温,拿毛巾,找鸭子。

平常看起来简简单单的洗浴把源累得满头大汗。

大概花了平常自己所用洗浴时间的四倍,源终于洗好了一只乱步猫猫,用崭新的大毛巾把人包起来抱到卧室的床上,正准备离开时,被乱步拉住衣角。

“头发没有吹干。”

源:“...好!”

直到把乱步的一头黑发吹得蓬松到自带duangduang的特效后,源才收起吹风机起身,忙活了半天,他自己还没洗呢。

简单快速的把全身冲洗了一遍后,源带着被子和枕头准备去沙发上睡。

得找个时间把储物室收拾出来做卧室,总不能他天天睡沙发吧。

离开前,源看了眼窝在自己床上的乱步,黑发猫猫紧紧的裹着被子,视线一直跟着自己移动。

“怎么了?”

对小孩子来说,现在已经到睡觉时间了吧,怎么对方看起来似乎还挺精神的?

“妈妈每天睡觉前都会给我讲睡前故事。”

乱步理直气壮的说着。

信之介居然连这一点都不知道,果然是个大笨蛋!

睡前故事?!

帮洗头就算了,这个睡前故事…这也太为难他了!

然而最后呢。

源微笑着坐到床边,“那么接下来我就给你讲一个,不听话的黑雪公主,被美貌善良的后母送去伺候邪恶的小矮人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