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妨碍我结婚 》一只锅子

1. 第 1 章

深夜,某高档别墅群。

刚结束加班回家的某企业高管开车经过一栋挂满庆贺彩灯的别墅时,稍微减缓了车速,看着尽显温馨惬意的小洋楼。

内心不由得感叹:‘小野先生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妻子是标准的大和抚子,儿女双全,在厚劳省任职,为人谦逊,总的说来是个不错的邻居。

而被邻居羡慕着的小野先生正穿着单薄的真丝睡衣,战战兢兢的缩在房间的角落,在他身后,平日里被大家赞叹为“大和抚子”的妻子,全然没了往日的优雅端庄,只能紧紧抓着丈夫的手臂,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被夫妻俩深深恐惧着的对象,就在他们面前,如同在自家后花园散步一般,随意的将保险箱中的机密拿出来丢得到处都是。

小野正人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按下床头的警/报/器,但在按下按钮之前,他最爱的钢笔就洞穿了他的手掌。

在痛呼出声前,面前这位私闯民宅的家伙就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前。

“嘘,我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闹腾的小鬼。”

说着,那人还拿着另一只钢笔对着卧室门比划了两下。

不能出声!不能吵醒隔壁睡着的孩子们!

小野正人死死捂住自己不断渗血的伤口,紧咬着牙和妻子缩到角落,目眦尽裂的瞪着面前在房间里闲逛的男人。

“你是猎犬吧,潜入要员宅邸伤人,你…”

“不是哦~真是过分啊,竟然骂我是狗。”

男人说着,单手劈开面前坚硬无比的墙壁。

“啊,终于找到了。”

这家伙还真是会藏东西呢,不愧是前军警高官。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

小野正人双目失神。

明明已经藏的那么深了,明明除了自己谁都不可能找到那里,明明…

拿着从墙壁中挖出来的档案袋,男人慢悠悠的走到窗台边坐下,借着月光检查里面文件的真伪。

而另外两人,也在这时看清了他的容貌。

那是一张非常年轻的面容,估计不会超过二十三岁,微长的黑色卷发稍微有些挡住了青年的双眼。

“太好了,文件是真的。”

这时青年也翻完了手里的文件,感叹着站起身来。

“多亏了大叔你,我可是足足加班了一周啊。”

青年抱怨着走到小野正人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坐在墙角的夫妻俩。

恐惧都快溢出来了呢,可是我有这么吓人吗?

“你…你是源!”

小野正人颤栗着从牙缝中漏出来几个字。

专为某些大人物处理“遗留问题”的清道夫,源信之介,年龄成谜,是一头潜伏于深渊,专食人心的怪物,听说源已经被永久的封印了,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有人将他放出来了吗?这时他不由得有些怨恨那些同意将源从深渊里放出来的人,这就是一头野兽啊!

看出了男人心中所想,源伸出一根手指否定的在小野正人眼前晃了晃。

“不是哦,我啊,早就从那里辞职了,现在不过是个普通的情报贩子而已。”

“今天会上门拜访,也只是因为某位正义的化身出钱买了你的犯罪证据。”

真是的,明明几年前就已经离开那里了,为什么现在还有人把自己和那里混为一谈啊。

源有些烦躁的想到,连这一点都会搞错的人,真不知道他的脑袋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连犯罪证据都不会销毁的蠢猪,根本没有继续苟活于世的必要。

冷漠的看着已经满身大汗的男人,源冷冷的啧了一声。

下次就算种田光头跪下来求他也绝对不接这样的委托!

手刀狠狠的劈在小野正人的后颈处,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的小野正人甚至来不及闷哼一声,就沉沉的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虽然很想送他去三途川,可惜我已经答应了夏目,从那里出来后就绝对不**了。”

源有些遗憾的小声念叨着。

能从那里离开,可都是夏目用生命替自己担保才得以实现。

虽然很不理解夏目这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做法,但源还是老老实实的答应了这个看似容易的要求。

“抱歉了啊,小野夫人,要怪,就怪你家私自同地下组织进行违法交易的丈夫吧。”

源蹲下身直视不停颤抖着的小野妻子。

不敢置信的惊讶,真实到快要实质化的恐惧,看起来是真的并不了解自己的枕边人到底做了些什么。

“不过你竟然会相信现在的一切都是你丈夫那微薄的薪水所能负担的,不得不说你还真是有点愚笨呢。”

完全没有怜香惜玉这种情感的源无情的说着,在小野妻子反应过来前,用同样的方法将人打晕。

没办法,要是不打晕她的话,说不定源刚走出别墅,警/报就会被按响。

将档案袋整理好,把昏死过去的夫妻俩齐齐放回床上盖好被子,随便扯了件衣柜里价值不菲的大衣丢在地上,挡住血迹。

源满意的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正大光明的从卧室开门离开。

别墅里的监控早就被他更换了,所以并不担心他的行踪被人发现。

走出位于半山腰的别墅群后,源咬掉手上的白手套,摸出裤兜里的打火机,点燃手套,随手丢进路边的排水沟。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路边的树丛。

傍晚来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乌漆墨黑一片,车停在哪里完全只能靠直觉,一路磕磕跘跘走到车边。

坐进驾驶室,源没有急着发动汽车,而是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直到电话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另一头的人才将电话接起。

“拿到文件了?”

语气中还带有被人扰了清梦的不悦。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哪有这么晚给委托人打电话交任务的啊!

“嗯,老地方,自己派人去拿,佣金打到老账户。”

说完,源就将电话从耳边拿下来,手指向着挂断键按去。

“等等,后面还有一…”

察觉到源正准备挂电话,那边的人连忙出声。

“从现在开始歇业,归期不定,有事找夏目。”

挂断电话,源把手机丢到副驾驶,发动汽车离开。

来到某儿童公园前,汽车缓缓停下,源看着不远处正急匆匆的往这边赶的便衣特工,对他们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后。

拿着档案袋的手探出车窗…

“源先生!请等……”

松手,档案袋呈抛物线飞出,落进路边的垃圾桶内。

源口中的“老地方”,当然指的就是这处儿童公园外的垃圾桶。

生意人的诚信决不能坏!说是垃圾桶,他就绝对不会放到其他地方。

……

满足的睡了一整天后,源踩着夜色再次出门,来到自己和好友时常光顾的酒吧。

酒吧内,看到吧台边坐着的棕色身影,源径直走到那人身边坐下。

“一杯橙汁,谢谢。”

“开车来的?”

夏目漱石一脸鄙夷的看着面前这个在酒吧点橙汁的男人。

“是啊,这么远的路,你让我走过来?”

沉默着瞥了源一眼。

除了自己亲自驾驶,否则百分百晕交通工具,而且还是那种死去活来的晕。

上帝果然还是有一点公平的吧。

“谁知道我的异能是怎么判断伤害的呢,或许它的判定就是晕车不算是对我的伤害,而是一种人生体验吧。”

源结果服务生递过来的橙汁,无视来自四面八方鄙夷的眼神,爽快的喝了一大口。

“所以,夏目今天约我出来,是有让我找到人生意义的方法了吗?”

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身边坐着的好友。

要知道,源的唯一追求,就是找到人生的意义。

回忆起曾经某次任务执行过程中,某位已故的前辈在阻止他对任务目标的亲人下手时,这样对源说过。

‘你这家伙给我好好了解一下人生的意义啊!随随便便的将活生生的人当做路边的杂草,像你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人活着,可不是让你这种家伙随意践踏的啊!也给我好好了解一下生命吧!混蛋!’

‘果然跟你这种冷血怪物完全讲不通啊!’

当时他是怎么回应的呢?

“任务内容为‘全灭’。”好像是这样。

最后还是他费力将前辈打晕,才能好好按照任务内容执行,当时可是费了很大力气呢。

一直到现在,源仍未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那不是任务的要求吗。

但当时前辈的一席话,却深深的刻在了源的心里,不过在他找到前辈询问什么才是“人生的意义”时,这位前辈却已经殉职。

哦,对了,死因是对任务目标的儿子手下留情,被后者背刺,据说是当场死亡。

结束回忆,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所以给别人留下了疑惑后就撒手西去,这样的前辈还真是不靠谱呢。

看出了源又开始回忆过去,几年前将源从猎犬中拉出来的夏目漱石坐直身体,轻轻敲了敲身前的吧台。

“没有。”

“切。”

“不过我认识一位目前在乡下隐居的先生,或许能帮你解答。”

“诶?!”

源的双眼再次亮了起来,Blingbling的看着好友。

“夏目~Kami sama!请务必为我引见这位先生!”

青年人甜腻的嗓音猛烈的冲击着夏目漱石的耳朵。

用手杖抵住想要扑过来拥抱自己的源,夏目漱石尴尬的咳了两声。

“坐好再说!”

简直不成体统!

“是!”

源迅速坐直身体,双手像小学生一样整齐的放在腿上,确认姿势无误后,期待的看向夏目。

“……江户川先生目前和妻儿隐居乡下,按理说是不接外部的拜帖的。”

“嗯嗯,我知道夏目一定有办法,所以所以。”

这家伙!知道什么叫悬念吗!

夏目隐忍的闭了闭眼,随即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

“地址在里面,自己想办法去。”

珍惜又小心的从夏目手中接过信封,源虔诚的拿着信,脸上露出了某种邪教信徒独有的痴迷。

“嗯!”

夏目:“见到江户川先生给我放正常一点啊!”

这种邪教徒的既视感,源一定会被对方用扫把赶出门外吧。

“嗯~”

夏目:“.…..”

算了算了。

……

按照信上的地址,源开车来到横滨乡下的某个小镇。

随便将车停在某个空旷的地方后,源下车,理了理领带,为了拜见江户川先生,他可是做足了准备。

不过,双脚踩上柔软湿润的泥地,因为下过雨,地面变得格外的松软,闻着弥漫在空气中的乡村气息。

源低头看着皮鞋边上的泥土,还是失算了啊。

正在源准备无视鞋上的泥土,尽快找到江户川宅时,衣角处突然传来被拉扯的感觉。

转身,一个黑发眯眯眼小孩正拉着他的衣角。

“你就是爸爸说的客人吧,啊,是有事相求吗?既然这样…我走累了,背我。”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