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亮不及你情深 》羲玥公子

52、月亮不及你情深一

("月亮不及你情深");

从珍珠海回程,
抵达香格里拉镇已经是下午七点。

周景庭在舒慕住的酒店订了一间房,打算今天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回南城。

周景庭订的房间在五楼,
舒慕住三楼。

周景庭牵着舒慕上了电梯,按了五,舒慕刚要按三,
被他阻止,“住我那。”

舒慕好笑道:“我总得要去拿行李。”

“嗯。”周景庭按了三,
“我等你。”

到了三楼,
周景庭跟着她一块下了电梯,
在电梯口等她。

舒慕进了房间,袁香雪坐在床上捧着手机翻看照片,看到了她,
她微微笑着,“舒慕姐,
今天那个男人就是你最爱的那个人吧。”

舒慕点头承认,
“嗯。”

袁香雪今天目睹了他们在珍珠海边拥抱,
她用手机定格下了一些画面,“你过来看,我给你们拍了照。”

舒慕走了过去,
看着她手机屏幕上的照片,
照片上是她和周景庭拥抱的画面。

照片里,
有雪山,
有碧蓝色的湖,有彩虹,还有绿树,像童话里的场景。

“能发给我吗?”舒慕问。

“当然可以,
待会我就发到你的微信上。”袁香雪看着照片感慨说:“你的爱人好帅啊,和你很般配。”

“谢谢。”

“太好了,你终于可以和爱的人在一起了,舒慕姐,这一次你们可要好好珍惜彼此啊。”

舒慕点头,“嗯,会的。”

袁香雪又问:“他去哪了?”

“在外面等我。”舒慕说:“今晚你自己一个人住,可以吗?”

“可以的,放心。”

“嗯。”舒慕没带多少东西,只用两分钟就收好了,出来后,周景庭迎了上来,接过她手上的行李,顺道牵起她。

舒慕无奈,今天除了吃饭,这人就没松开过她的手。

周景庭订的是豪华房,还带了一个小露台,在露台上可以看到雪山和星空。

进了房,周景庭放下舒慕的行李,转身搂住她。

舒慕无奈笑了笑,“周景庭,你怎么这么腻歪?”

“我只是想这么做。”周景庭微微松开双臂,低眉看着她。

“又干嘛?”

“还想做一件事。”

舒慕刚想问什么事,下一瞬,下巴被微微抬起,周景庭俯身,吻了下来。

触感温热而柔软,那一瞬间她的心也跟着软了。

她缓缓闭上眼睛,双手攀上他的后背,迎合着他的吻。

松开时,舒慕呼吸急促,接着又咳了几声。

周景庭忙顺了顺她的后背,拿起了酒店准备的矿泉水扭开,喂给她喝了点。

“好点了吗?”

舒慕唇色水润嫣红,她清了清嗓子,“没事,昨天走了长线,运动过度,嗓子有点不舒服。”

周景庭抚了抚她的头发,“先去泡个热水澡。”

“嗯。”

——

夜晚的天气晴朗,仰头就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豪华套间外的露台上摆了一张双人躺椅,白天可以看蓝天白云,还有近在咫尺的崇山峻岭,晚上可以看星星月亮。

夜晚有点凉,周景庭搂着舒慕躺在双人躺椅上,他把自己的风衣盖在她身上,手臂充当枕头,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墨空中月色清明,在月色照耀之下,远处的雪山也能看清一点轮廓。

舒慕还没有一点真实感,觉得自己在做梦,周景庭忽然出现在亚丁,这跟他的作风一点也不符。

“我觉得你跟以前比起来,有些不一样了?”舒慕说。

周景庭给她提了提盖在身上的那件风衣,“是变好了,还是不好?”

舒慕想了想,以前的周景庭太过理智,几乎不会做任何不理智的事情,“怎么说好,就是你以前从来不会做头脑发热的事情。”

“被你传染的。”

舒慕反问:“还是我的锅?”

“遇到你之前,我可是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人,在停电的时候突然跑到我面前跟我说生日快乐,放学路上,在路边摘了一朵花就说要送给我。”

舒慕也想起了那些往事,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傻傻的,“那是十七八岁的我,现在我可不会这么做。”

“因为现在轮到我了。”

过了一会儿,舒慕又轻笑了笑,“我突然想起,我头脑发热的毛病其实还没改。”

“比如说?”

舒慕一边回忆一边像说故事一样叙述着,“比如说,五年前,你生日的那天,我还在上海,那天我明明已经在年会会场坐下来了,可我突然就想给你过生日,于是我就头脑发热地跑去了机场,想要搭最后一班航班回去,在十二点之前跟你说生日快乐。”

周景庭听着舒慕说起五年前的事,他也记得很清楚,那天他等了一天也没等来舒慕的电话,隔天联系她的时候,舒慕突然就提了分手。

如果舒慕当初提前回来是想给自己过生日,说明她还爱着他,那为什么第二天就提了分手。

“那后来呢?发生什么事了?”

“后来,我在机场看到下雪了,航班也因此晚点,我担心赶不回去,于是想给你打电话。”

周景庭觉得奇怪,“可我没接到你的电话。”

“你是没接,接电话的是唐雨倩。”

原来那天舒慕给他打了电话,可他完全没发现,也不知道唐雨倩到底是什么时候替他接了电话。

周景庭用额头抵着舒慕的头,“抱歉。”

“所以,你这是在为让唐雨倩帮你接电话而道歉吗?”

“不是,是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舒慕皱了皱眉,唐雨倩帮他接了电话他都不知道?“莫非你那天喝醉了?”

“也没有,那天我母亲过来家里给我过生日,唐雨倩确实也在,但我不知道她怎么碰到我的手机。”

舒慕微微诧异,“那天你妈也在?”

“嗯。”

“可是……”舒慕回想起那天,除了唐雨倩接了她的电话,还有她发的朋友圈,朋友圈的图片是两份牛扒,然后还有蛋糕,周景庭的照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单独过生日的。

当初她本来就陷入了一种觉得和周景庭已经走不下去的怪圈里,加上这一重又一重的打击,让她崩溃了。

周景庭问:“可是什么?”

“她还发了一条暧昧的朋友圈,我以为你和她单独过生日的。”

周景庭并不知道这一切,但他能想象得到舒慕当时误解了之后会有多痛苦,她其实很容易胡思乱想,更别说唐雨倩还故意发了让人误解的朋友圈。

“我父母和她父母是知交,我妈看着她长大的,每次来南城都喜欢叫上她,实际上,我和她并没有多少私交。”

所以说,当初是她误会了。

那天在上海虹桥机场肝肠寸断,舒慕记忆犹新,她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就是因为肝肠寸断,所以才狠下心来提了分手。

但是时间要是回到五年前,这个结果或许还会重新上演。

因为那件事只是□□,她和周景庭那段时间积累了不少怨气,全都埋藏在两个人的心里,随意一根□□,就能让怨气爆发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抱歉。”周景庭再次道歉。

舒慕以前从没听过他道歉,今天短时间听到两次,她倒觉得奇怪了,“这次又为什么道歉?”

“当时我不乐意你和高老师见面,可我却忽略了你也会介意我身边有别的异性的。”

舒慕无奈笑了笑,所以说,当年其实他们互相都在吃对方的醋,生对方的气,只是碍于面子,没有直接说出来,还以为彼此已经不爱对方了。

“现在想想,好像挺可笑的。”舒慕感慨道。

周景庭柔声说:“那以后,你要是对我有不满,就直接跟我说,好不好?”

“嗯。”舒慕还想到了一件事,“唐雨倩是跟你告白了吧?”

“我拒绝了。”

舒慕笑了一声,“她来公司审查那天,特意跟我说她也离职了,要跟你一起回苍城,我还以为,你们两在一起了。”

“没有,也不可能。”

所以说,一切都是唐雨倩自导自演,可笑的是她竟然全都信了。

舒慕叹了一口气,拖长了语气,“怎么办啊,周景庭。”

“嗯?”

“我们两都是个醋坛子,而你又‘花枝招展’,到处惹烂桃花,以后这日子怎么过?”

周景庭好笑地问:“花枝招展?”

“嗯哼?”舒慕挑眉,看着他那张脸,“你就差把花枝招展写脸上了。”

“那我以后是不是该丑化一下自己?”

“那倒不必,就怕你一变丑,我也看不上你了。”

周景庭被她气笑了,“你有没有良心。”

“有呀。”

2("月亮不及你情深");